一定有人还在鱼腹里

一定有人还在鱼腹里

“嘿。”他看着我, 眼睛变得明亮,“你知道,我们之间不要问。你不能问我过得怎样,我也不会问你。”

7月 12, 2022 阅读 2888 字数 5404 评论 0 喜欢 0
一定有人还在鱼腹里 by  荞麦

“有人找你。”胖得像一座小山的同事喊了我一声,又低下头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我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看见一个高个子的男人倚在门框上。认不出来,很陌生,但如果断言完全陌生又有点过于武断。一种类似熟稔的氛围正缓缓弥漫开来。我眨了眨眼,他依然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静待我把他辨认出来。

是Z。他刮掉了胡子,将T恤塞进牛仔裤,系了一条皮带,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而不再是乱七八糟的。除此以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我还是辨认了很久。毕竟,我们已经十年没见了。

我走出去,站在他面前,除了惊讶之外,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久不见。”还是他先说。

我笨拙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毕业后他明明回了苏州,不知道跟什么人结婚了。但他现在站在这儿,看不出曾经离开过的痕迹。

“我现在就住附近。”他说,“听说你在这里工作,就来看看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我又问。

他笑了笑,仿佛这个问题根本无需回答。

“哪儿能安静地说会儿话?最好还能抽根烟。”

“这整栋楼都禁烟。”我说,“想抽烟得去厕所,打开窗户,偷偷抽一根。”

他笑起来:“你也会躲到女厕所这么干?”

“我早不抽烟啦。其实我压根不喜欢抽烟。”我也笑了。

说起来,我们现在都是三十多岁的真正的成年人了。

我们一起走出办公室,在这层楼里徒然转了一圈,依然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地方。我差点脱口而出说附近有个咖啡店,但随即想到自己未必能够跟他相处那么长的时间。最后我们站在电梯间里,两侧的电梯一动不动,像是沉默的人紧闭双唇。

他拎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站定之后,把它递给我:“一时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最后就从家里拿来一张CD,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我似乎很愉快地接了过来。事实上,别说家里早就没有CD机,我也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听过音乐了。本来我就是一个对音乐不敏感的人,以前因为他玩乐队,我也就装作对音乐很有兴趣的样子。毕业之后,顺理成章把所有CD都送人了。

竟然是一张古典音乐钢琴曲,封面上印着李斯特。有那么一会儿,我觉得自己大概记错了,他不是一直喜欢摇滚吗?

我道了谢,把CD拿在手上,塑料袋顺便就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顺路来看看你。”他说。

有同事正巧急匆匆经过,但还是减慢速度,好奇地看了我们一眼。

我们各自踌躇了一会儿,还是他说道:“那我先走了。有空再联系。你回去工作吧。”接着他又说:“能拿一张你的名片吗?”

我返身回办公室拿名片,却越走越犹豫了。他要我的名片干什么?但,不过只是名片而已,又能用来干什么呢?我从抽屉里抽出一张名片,走回去,他正仰头看着我们公司的名字。接过名片之后,他没有看也没有念上面的内容,我本来很担心他会这么做。

我帮他按了电梯,往日都很缓慢的电梯今天瞬间就打开了,仿佛一直等在这里似的。他走进去,我们互相挥了挥手。电梯门就关上了。

这时我才真正好奇起来:他怎么会知道我在哪间办公室?而且,这栋楼是要刷卡的,门卫异常严格。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但好像又没什么能够难住他。大学的时候他也曾经大摇大摆走进女生宿舍,给女朋友送了一束刚摘的白色野花。我站在二楼看着他们俩。当时的心情,倒也不怎么记得了。

送走他之后,我回到办公室,继续看刚刚没有看完的电影,却怎么都难以进入剧情了,我时不时往门口看一下,担心他又会再次出现,这一想象令我感觉尴尬。再过了一会儿,这种感觉消失了。一切又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要不是桌子上放着那张CD,我会觉得刚刚发生的这次见面恐怕只是午休时的一个小梦。十年没有任何联系之后,他轻轻松松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怎么看,这一点都显得不怎么真实。我把CD随手也扔进了垃圾桶。

当天晚上,几乎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我放下正在看的书,给海生打了个电话。“咦,稀奇。你多久没跟我联系过了?”海生自己回答,“好像已经有……三年了?”三年前我们在路上偶尔碰见,他从车子里拿了一箱樱桃给我,还跟我互换了电话号码。“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啊。”他说。后来他在节日给我发的各种短信我也并没有回过。

“今天Z来找我了。忽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吓我一跳。”

“嗯,他是回来了。离婚了,你知道吧?没有一样事情是顺利的,过得一塌糊涂……我非常了解你的心情。真的。明天我们见面吃个饭吧。好好聊聊。多少年没有聊天了?我完全了解你,也了解他。七点吧,我处理好工作,请你好好吃一顿。就环贸顶楼的旋转餐厅吧,我来订位子。你到时候出现就行了。”

我沉默的时间有点长,在这段沉默里面,他也一句话不说。

“好的。到时候见。”我说。

旋转餐厅真的在旋转。一开始根本意识不到,过了一会儿再抬头看,刚刚窗外的高楼已经不见了,东边的山简直像拔地而起。再过一会儿,又到了南边,建筑矮了很多,也显得静谧。

海生只拿着一只男式手包,紧腿裤、衬衫、尖头皮鞋。举手投足都很像一名广告公司的老板,早不再是当年在大学里苦苦打工热爱打鼓的少年。他先点菜,点了很多。“够了吧?”我虚弱地叫了几声,他又加了几个菜。

然后他高高兴兴地拿自己两个小孩的合影给我看:刚出生的女儿躺在摇篮里,而他三岁的儿子正一脸不快地站在一边。

“她总是笑,看见谁都笑。你觉得她像我还是像她妈妈?”他无限爱怜地说。

我根本不知道他现任妻子是不是依然是大学时期的那个女朋友。大概换了吧?但换了他又不会这么问我。于是我说:“像你。”

他脸上流露出一种温柔得无可救药的神情:“还是像她妈,她妈比较好看。”

把照片细心地收起来之后,他夹了一块鱼到我碗里,并挑去了刺:“你也该找个人结婚了吧?到底还在寻找什么?你看看我……没什么好犹豫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嗯,我知道……你放心好了。”我说。

“至于Z嘛,我也正头疼呢,这段时间他经常出现在我的公司,我那么忙,刚开始还能陪他说会儿话,后来就慢慢没时间了。前几天他又来了,我必须得开个会,他说没关系,我等你。我就去开会。开了好几个小时,结束的时候已经忘记这回事了。结果他竟然还在等我,一直坐在公司的会客室。烟蒂堆满了烟灰缸。咖啡喝了三杯。”

“他去找你干什么呢?”不知为何,这让我有点微微的不快。

“聊天。他的计划,他准备在这儿重新开始,想干的事情很多,心也很大。当然也苦闷。”海生笑了:“你知道,就是那些,听了就当作没有听到的那些话。也向我借了钱,我当然没想要回来。”

“大学的时候我们不是最喜欢听他讲那些雄心壮志吗?你还说他是天生的leader。领袖,海妖,唱歌的时候,海员们就不得不追随。”

“那时候竟然是真诚的。真的那么觉得。跟在他后面,简直像是被鲸鱼吃进肚子,又盲目又惊奇。”他笑了,好像怕不笑的话,我就不会相信似的。“而且你那时候,多么喜欢他。所有人都知道。你知道他回宿舍之后跟我怎么说吗?他说你一看到他脸就会红。”

我的心口被重重一击。但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海生继续说:“这么多年了,虽然我们三个曾经是最好的朋友,但不妨直说,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特别……就算他曾经很特别吧,现在也不过是个很普通又不得志的人……你们是不是毕业之后就没再联系了?”

“毕业前见过一次。他来实习单位找我借钱,说是要帮你交学费。”

这句话仿佛包含着指责,但其实并没有。我想解释,又放弃了。

海生叹了口气,沉默下来。

他把烟灰缸拖到自己面前,掏出烟来。“你要吗?”

我摇了摇头。他于是一个人闷头抽烟。

我在这片沉默中想象着鲸鱼黑漆漆又宽大的鱼腹,我们盲目又快乐的青春期。而现在我跟海生早已经航行在海面上,各自有了方向。

但说到底,最后我们都不过是独自一人罢了。

旋转餐厅已经转了第二圈,我们转到了西边。西边是江,可以远远看到一条灰色的带子,并不明显,它是被岸两边的灯火衬托出来的,一条沉默的狭沟:恰如此时。

服务员走过来陆续撤走了菜碟。海生问我要不要甜点,我摇摇头。最后一人点了一杯咖啡。

“总之,”海生说,“有什么事情你打电话给我。如果他向你借钱,不要借给他。如果他喋喋不休,你打电话给我。”

我们喝完了咖啡,他说要回去哄女儿睡觉。我们便一起站了起来,他在前台买了单。走出电梯,后门那里空无一人。

“不应该拥抱一下吗?”海生永远那么热情。

但最后只是握了握手。

Z并没有再出现,反而消失得像一阵烟雾。只是有一天我收到了陌生号码的短信,说:“上次见面时说好久不见,其实并不对,我在路上碰见过你好几回,但都没有过去跟你打招呼。”我开始并没有想到,后来才明白这是Z的号码。

这条短信带来的是近乎惊恐式的心神不定:随时会爆炸的炸弹。砰。微微的摇晃感。不知所措。拿不定主意。我走路时略微东张西望。

这期间:我一个人出去旅行了一次。剪短了头发。买了一包碧云,抽掉了一半。

等Z真的出现时,已经两个多月过去了。刚刚下过一场暴雨,碧空如洗。光线令一切变得略略透明。他打电话让我下楼,我似乎正好完全做好了准备,就走下去。他站在大门外,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T和一条深绿色软棉短裤,头发剪得短短的。

“我们出去玩吧!”他说,“我买了水和吃的。我们去江那边,去落霞山。”

我恰巧那天穿了一条短短的浅色牛仔裙,头发恰好又是短短的。于是我上楼拿了包,还有我的保温杯。我们走出去,在旁边的咖啡店我买了一杯冰咖啡灌进保温杯。然后一起坐上了公交车。

“真的可以吗?”到这个时候他才问我。

“没什么不可以的。”我说。

碧蓝的天空又开始慢慢堆积起云朵,往郊区的公交车里空空荡荡。他坐在我前面的位子上,转过身来,似乎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就像一些甜蜜而痛楚,又不得不忘却的,被浪费的情感。

他会向我借钱吗?

会在什么时候?

不是周末的时候,落霞山就仅仅是一座山。山下脏兮兮的,散落着一些小店铺,卖着零碎的东西。售票处不见人影,门也关着,我们站在门口等待。他叉腰抬头看山,山顶有雾,“可能今天还会有阵雨。”他说。这无疑又给一切蒙上了一层轻薄的压力。过了一会儿,慢慢走来一个穿着拖鞋的中年人,走着走着,拖鞋掉了,他耐心折回去穿上继续走,脸上毫无笑意,尽是忍耐之情。

“门票多少钱?”Z问他。

“80。”他说。

“不是一直都是15块么?”

“现在里面有舍利子,80,还是平时的价格。周末要150。过了这段时间,就看不到了。舍利子懂吗?”

Z转身看我,我们俩走到一边,我开始掏钱包:“我这里有零钱。”

他不看我,还是叉着腰看着山。“我记得后山有条路。”他说,“好像还记得怎么走。走那边一分钱都不用花。”

我们又站了一会儿,仿佛在抵挡什么不该出现的情绪,比如:焦躁或者疑惑。他先转身,我跟在他后面,往后山走。很快,他就找到了那条小路,因为说起来,后山被踩出的小路仅此一条。我们走到山脚下,小路更加小了,只剩一个脚印那么宽。我看着脚上的鞋,有点犹豫。“走啊。”他扭头招呼我,脸上荡漾出十年前那种轻松的笑意。

那好吧。

山陡得令人吃惊,小路被灌木遮蔽了大半部分。他走在前面,为我扯开灌木,偶尔还会拉我一把。他拉我的方式,既显得勇敢,又不那么亲密。

“看,有一只猫。”中途我们终于找到一块石头可以坐下来稍微休息一会儿,我打开保温杯喝凉凉的咖啡。有一只三花猫轻快地从我们旁边窜了过去,消失在草丛里。我们一起在草丛里翻找了很久,却再也没看见它。像是幻觉。却唤起了所有的美好记忆。

“还记得翻灵谷寺那次吗?你爬树翻过去的,裤子全部蹭脏了,翻过去之后又不敢跳下去。”他说起往事。

“结果你轻轻松松推开门就进去了。那扇小铁门根本没有锁。因为太隐蔽了嘛。”我也想起来了。后来他把我从树上抱下来。那次有一只野猫一路跟了我们很久。

“我总是不愿意买票……后来我一直在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于是总要付出点什么代价。”他还在笑。

“继续走吧。”我把保温杯收起来,整理了一下鞋带。这次我走在前面。

山路更陡了,植物也更茂密了。树枝不断打在脸上。

等到了那个几乎高过我头顶的斜坡时,我终于停住了,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借助了,我们不可能越过去了。

“过不去了,好像。”我扭头跟他说。

“试试看,爬上去,应该没问题。比这更陡的我们也爬过吧?”

“我们已经不是20岁了。”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这句话在我脑海中已经徘徊了太久了。

“再相信我一次吧……还记得那个又高又陡,笔直笔直的山吗?”

“真不知道当时我们为什么要爬那座山。那样做简直一点意义都没有。山上甚至连风景都谈不上。谁会蠢到因为爬一座没有名字的小山摔死?”

“你试试看,不要怕,我会跟在你后面。”

我只好继续往上爬,抓住斜坡上凸起的一些石块,还有植物浮出地面的根茎。旁边倒是有树,但树枝上都是刺,我碰也不敢去碰。

小心翼翼爬到一半,我脚下一滑,整个人控制不住地向后仰去,叫声飘起来,还没落下,就感到有一只手,稳稳托住了我的背。我定了定神,站住了。

等爬上山顶,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时,才发现他的手已经被血染红了。”

“树刺又长又尖。”他简短地说明。

我拿出矿泉水帮他冲洗伤口。伤口很深。但他脸上露出一种痛快的神情。

山上风越来越大,树林发出声音,一时间,我有那么多话想问他,比如:“这些年你都在做什么?到底过得好不好?还爱着什么恨着什么吗?”

“嘿。”他看着我,眼睛变得明亮,“你知道,我们之间不要问。你不能问我过得怎样,我也不会问你。”

“我们之间,不谈论这些。也不谈论后悔或者原谅。”他又说。

我睁大了眼睛,以免自己会哭。

山峦里树木随着风摇摆,像是不平静的海面。山顶只有孤零零一个小木亭。漆都掉光了。山下面就是长江。天色开始转灰,云朵纷纷聚拢在江面上,光线透过云层,一缕一缕地落下。

有些东西依然被完好地保存在那里,在黑漆漆的鱼腹中。

我们两个人默默坐在亭子里,看着下面灰色的江面,就像坐在时间的缝隙,等待暴雨来临。

荞麦
7月 12,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亲戚们

    我爸这边的亲戚们信奉权力,我妈那边的亲戚们热爱金钱。一种完美的合力。要逃脱的话,需要像我一样,拥有一种近乎终极的冷漠。 他们各自分属两个庞大的家族,分别有4个和8个兄弟...

    荞麦 阅读 1135
  • 关于她的命运

    1 李菁的故事从80年代开始。 关于自己跟世界的联系,李菁最早知道的是:自己出生的那一天,马丁·路德·金在一个旅馆的阳台上被射杀。 这是父亲告诉她的。从北京被下...

    荞麦 阅读 1161
  • 爱的恐怖主义

    我的爸妈都出生于50年代后期,可以说继承了前一代悲惨的命运,却没有迎来新的转机。他们经历了大饥荒的童年,贫困的青年时代,又经历了“文革”,很多人都没有能够完成最基本的教育...

    荞麦 阅读 752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