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炒米

一把炒米

5月 26, 2019 阅读 109 字数 844 评论 0 喜欢 0
一把炒米 by 袁炳发

炊事班老班长和一个大个子战士,还有一个小个子战士,在一次作战中没有突围出去,与队伍失去了联系,被敌人围困在一个叫苇子沟的山上。已是第七天了。

这七天,三个人是靠吃野菜啃树皮活过来的。

此时,三个人无力地靠在一棵粗壮的老榆树上,目光贪婪地望着米袋里的那一把炒米。

望着那一把炒米,老班长的喉结蠕动了几下,小个子战士艰难地咽了下唾沫,大个子战士的那张嘴很大地张着……

谁也没有敢动那一把炒米。老班长有话,不到关键时刻谁也不许动。

这句话是昨天夜里老班长端着枪说的。

昨天夜里,老班长刚刚睡去,就被一阵撕扯声惊醒。老班长睁眼一看,见是大个子战士与小个子战士争夺米袋里的那一把炒米。

老班长气怒地抓过枪,拉上枪栓骂道:“妈个蛋,都给我住手!这点米不到关键时刻谁也不能动,谁动我就崩了谁!”

第八天的夜里,夜色漆染一般的黑,老班长拿过那个米袋,走到大个子战士面前,说:“你赶快把这把米嚼下去,趁今晚儿没有月亮,天黑突出去。我们在北面打枪把敌人吸引过来,你就在南面突。突出去找到队伍来救我们。”

大个子战士激动地接过米袋,稍迟疑一下就把米抓到嘴边。这时,小个子战士却一把夺过米袋,对老班长说:“还是叫我吃吧!我个子小,突围灵巧。”

老班长被小个子战士突然的举动激怒了,他夺过米袋,一拳就打在小个子战士的鼻子上,骂道:“我日你个娘的,灵巧个屁,个子顶不住枪杆高!”

小个子战士不敢言语,流着泪抹着鼻内流出的殷红的血。

大个子战士狼吞虎咽地把那把米嚼了下去。

突围开始,老班长和小个子战士在北面山坡上的一阵枪声把敌人吸引过来。

突围出去的大个子战士,回望着苇子沟的北山村时,那里的枪声正一阵紧似一阵地激烈……

几天以后,大个子战士带着队伍来营救老班长和小个子战士时,却在苇子沟的北山坡上,发现了老班长和小个子战士布满了弹孔的尸体。

大个子战士痛悔地仰天长哭。之后,就和其他战士一起,把老班长和小个子战士的尸体掩埋在苇子沟的北山上。

几十年过后,一位大个子将军来到苇子沟,在苇子沟的北山上,立下一块墓碑,上写:革命烈士刘冬生父子之墓。

袁炳发
5月 26,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肯肯舞

    “我开车出去兜兜风,”他对他妻子说:“一、两个钟头左右回来。” 除了花几分钟去邮局或小铺子,他不常出门,总是呆在家里,作些杂事——他妻子叫他作修理先生——此外,虽然很少作,偶...

  • 炸活鱼

    报载一段新闻:新加坡禁止餐厅制卖一道中国佳肴“炸活鱼“。据云:“这道用‘北平秘方’烹调出来的佳肴,是一位前来访问的中国大陆厨师引进新加坡的。即把一条活鲤,去鳞后,把两鳃以...

    梁实秋 阅读 72
  • 穿墙记

    从前,有一个异人,名叫杜蒂耶尔,住在蒙马特尔区奥尔尚街七十五号乙公寓的四层楼上,他有不费吹灰之力穿墙过壁的奇能。此公留着一个撮黑山羊胡,架着一副夹鼻眼镜,在登记局当个...

    马塞尔·埃梅 阅读 44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