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万个赞

一百万个赞

只要用这支笔写满一百万个赞,就可以实现任何一个愿望。

6月 4, 2022 阅读 2092 字数 3274 评论 0 喜欢 0
一百万个赞 by  李哈罗

在每一个需要自慰的夜晚,许小姐都能清楚地认识到自己有多丑。

坦白而言,许小姐综合条件并不很差,每次遭遇千奇百怪的相亲对象,她也只能归咎于自己过于平凡的长相。所以,当她第一眼见到张先生,还以为他走错了片场。不管是从穿衣打扮还是举止谈吐来看,张先生在相亲市场上都算得上高级成色。结束的时候,听到他说“明晚吃个饭吧”,许小姐激动得差点摔碎手上的咖啡杯。

她说:“明天下午约了小姐妹,要不改天再说?”

张先生点头:“行,等你有时间了,咱们再约。”

当晚,许小姐失眠了。这些年来,她看过的恋爱宝典与言情小说,虽算不上浩如烟海,但也非常人可比。其实她哪有什么小姐妹可约,只不过早就想试试欲擒故纵的戏码。只可惜,这些年来,她遇上的都是快下市的注水肉,空学一身武艺而无处施展。如今遇上了张先生,那些烂熟于心的宝典终于可以信手拈来。

我一定能更吸引他的,伴随着幻想,许小姐终于在鱼肚白的凌晨睡了过去。

见许小姐之前,张先生已经喝过两杯咖啡了,与另外两个女孩。

但许小姐是他发出晚饭邀请的第一个女孩,因为他实在是想不出她能有拒绝他的理由。他隐约能猜出那个小姐妹之约其实是子虚乌有,这些年来,多多少少也有些女孩对他使过相同的把戏。可这一次,他竟然有些愧疚,像是难以负担许小姐的倾心。

张先生患ED有一段日子了,确切地说是与前女友分手以后就这样了。

他的前任有个怪癖,喜欢在做爱的时候尖叫与号哭。张先生与前任的第一次性爱,是以在她突如其来的一声尖叫中被吓软匆匆收场的。第二次更是惨烈,在她的哭号中张先生没能坚持够两分钟。往后的日子更是江河日下,他不是没有和前任商量过,但在兴奋中,她的反应根本不受大脑皮层控制。张先生本以为这只是一个需要慢慢适应的过程,但屡次的挫败与前任失望的眼神,让他在与前任分手后,彻底告别了男人的功能。

张先生自然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频频造访医生,医生最后只能黔驴技穷地说:“心病还需心药医。”

张先生倒是想让前任做一回白衣天使,但“请问你能跟我上次床来治病吗”这样的话又让他如何启齿?更糟糕的是,随着年岁渐长,在父母之命不可违的情形下,他的确见过几个女孩,但那些心高气傲的女孩又哪能忍受一个不举的男人呢?

直到他遇上许小姐。

他第一次觉得,这是个会有下文的故事。

几天后,“得了空”的许小姐和张先生共进了晚餐。张先生自然是从头到尾绅士范儿十足,让许小姐活生生地觉得自己多年没有男人的滋润完全是为了等待如今的苦尽甘来。晚餐后,他将许小姐送回了家,许小姐在副驾驶娇羞地邀请道:“要不上去坐坐吧,时间还早呢。”

张先生内敛地笑道:“周末再聚吧。你是说过喜欢钓鱼吧,周末要不去朋友那里玩玩?你看怎么样?”

许小姐点点头:“你安排就好。”开门下了车。

没等许小姐走几步路,张先生按下车窗叫住了她:“晚上记得早点休息。”

许小姐转头挥了挥手,听口型,像是在说“拜拜”。

许小姐觉得自己挖到宝了。

刚上了楼,就甩开了鞋子,跑上床蹦跶了十几下。这样成熟稳重又不猴急好色的男人怎么就被她给碰上了呢?

做梦都能笑醒呢。

张先生的危机最终还是来了,那天他们吻得动情,躺上床的那刻,张先生甚至以为自己马上要不治而愈了,只是许小姐连内裤都脱了,他还是软得那么令人失望。

许小姐愣愣地问:“所以,你……有这个毛病?”

张先生取过衬衣,不敢看她的眼睛:“是啊。”

她起身在他的身边坐下:“那……能好吗?”

张先生仍低头看着地板:“我在治。”

那晚,许小姐是在张先生的臂弯里睡着的。她暗暗地想,他那么好,就算是这辈子都不举,她也认命了。

尽管还是有些不甘心。

早上醒来,张先生就被许小姐公寓里满天飞的A4纸震惊了。他伸手抓过一张,密密麻麻写满了“赞”。

“这是?”他举着纸向许小姐问道。

正睡眼惺忪的许小姐陡然一惊,下意识地抢过张先生手中的A4纸,讪讪地说道:“哈哈,没什么。”

“可是……”张先生显然没有打消疑虑。

许小姐仍是讪讪地笑,连忙起身收拾客厅的狼藉:“练字,练字,我在练字。”

许小姐写“赞”已经有些日子了。近些天,更是有了空就奋笔疾书。

她得了一个方子。一个能“治愈”任何疾病的方子。

确切地说,是一支笔。

只要用这支笔写满一百万个赞,就可以实现任何一个愿望。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任何智力正常年龄超过三岁的人都不会相信的神话故事。许小姐没疯不傻,所以她将信将疑。但是这件事里有太多的巧合……陌生人慌慌张张塞给她的字条,寺庙住持微妙的话语,午夜巡回的梦境以及在家门口神秘出现的造型怪异的笔……实现它的成本又如此低廉……

许小姐魔障了似的决定试试。

离完成100万个赞的日子越来越近,许小姐这些天都有些失眠,兴奋与不安伴随着她的夜晚。当初提笔写第一个赞的时候,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变美。但是,如今快完成了,她倒是开始犹豫了。

她想给张先生治病,自己才三十将近,哪能真正甘心做个活寡妇呢?可是不如意的外表也是困扰她十几年的难题。唉,夜不能寐。

与许小姐良宵一度的一周后,张先生在出差的城市碰到了前任。前任大方地跟他打招呼:“世界真小啊。”

张先生有些出神地看着她得体的穿着和恰到好处的妆容,她还是人群中的那个焦点。

前任问他:“最近如何?有新的女朋友了吗?”

她问得那么自然,张先生的答案脱口而出:“还那样吧,没呢,你呢?”

她没有回答,只是抿嘴笑,笑得那么好看:“忙去吧,有空联系。”

下午开会的时候,张先生收到了一条新短信:“晚上喝一杯?”

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因为微醺中的前任现在的呻吟竟温柔起来了,张先生晚上的表现简直可以用“游刃有余”来形容。结束后,前任枕在他的胸口说:“我们复合吧。”

那个瞬间,张先生的脑中应该是有划过许小姐的影子的,但是他抚着前任光洁的脊背说:“好。”

许小姐最终还是决定给张先生治病。当她在纸上写下“治愈张先生的ED”这个愿望后,立刻给出差回来的张先生打了个电话:“今晚有时间吗?来我家吃饭呗,刚学会了几个新菜式。”

张先生的第一反应是惊慌,但深呼吸两下后,他答应了。

酒足饭饱后的张先生望着眼含秋水的许小姐,心里惴惴不安。适量的酒精让许小姐大胆地将手伸入张先生的西裤,在他耳边低语道:“试试今晚呗。”

张先生的眼前浮现出了前任凹凸曼妙的胴体,他掰直许小姐的身体,朝着她微张着的丰厚嘴唇吻了下去。

随后两天的周末,许小姐和张先生都没有联系彼此。

许小姐兴奋得快要发疯了。不仅是因为张先生的ED治愈了,还因为她手握了能满足任何愿望的神笔。她开始幻想自己写完200万个赞的时候应该要些什么,写完300万个赞的时候……她兴奋得甚至不能一个人享有这个秘密。

她对最好的闺密神神秘秘地低声说:“你知道吗?现在我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

闺蜜当即泼下一瓢冷水:“你是疯了吧。”

“我知道你不信,”许小姐坐得离闺蜜更近了一点,“我试过了,真的可以实现!具体怎么操作我不能跟你说,不过跟写字有关……”

“等等,”闺蜜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该不会是跟一支笔有关吧。”

许小姐朝四周警惕地看了看:“你小声点!是跟笔有关。你怎么知道的?”

闺蜜讪讪地笑着,没有说话。这本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陌生人的纸条、住持的解说、门口的笔,都是朋友设计的,没想到这么一个漏洞百出的玩笑居然能欺骗许小姐到这种地步。

“我猜的。”闺蜜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如今已经着了魔的许小姐真相。

许小姐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继续诉说起了自己的奇遇。

张先生这时却陷入了无尽的折磨。他会和前任复合,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向许小姐开口。手机上的短信编辑了又删除,删除了又编辑,轮回往复。最终,他还是发送了信息:“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张先生不合时宜的信息在许小姐浑身散发着炙热光芒的时候降临,反而像是一个玩笑。正滔滔不绝的许小姐突然安静下来。闺蜜看着她,她看着闺蜜,然后她拨打了张先生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张先生拉黑了她。

许小姐怔住了,她无法判断自己下一步该做什么。一分钟后,她开始流眼泪,渐渐地变成嚎啕大哭。

只是嚎叫还没持续多久,竟慢慢成了冷笑,她终于理清了思路:

有什么好难过的,再写100万个赞,他不就又成了ED男了吗?

想到这儿,许小姐不顾目瞪口呆的闺蜜,拎着包大步走出了餐厅。

李哈罗
6月 4,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三种人生态度

    “人生态度”是指人日常生活的倾向而言,向深里讲,即入了哲学范围;向粗浅里说,也不难明白。依中国分法,将人生态度分为“出世”与“入世”两种,但我嫌其笼统,不如三分法较为详尽适...

    梁漱溟 阅读 619
  • 喂猫

    1. 我家小区物业楼这里有块布告栏,那是用来贴各种公告的牌子,上面有很多花花绿绿的纸被撕掉留下的痕迹,新的布告一层层贴在旧的痕迹上面。上面都是什么灭害虫的、停水的、社区服...

    大王outsider 阅读 1354
  • 不要累死你的爱

    从台北回纽约。 在出境大厅里看见一对情侣抱着痛哭,男孩子都排到验关了,却又跑回头,冲了过去,搂着女朋友哭。 好不容易,出了关,还看见他隔着玻璃对着女孩子喊:“求求你!...

    刘墉 阅读 791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