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脸

丑脸

6月 20, 2019 阅读 600 字数 475 评论 0 喜欢 0
丑脸 by 汪曾祺

这四位略有赀财,但在城里算不上是绅士大户,因此对绅士大户很巴结。大户人家有事,婚丧寿庆,他们必定是礼到人到,从不缺席。他们和绅士大户多少都能拉扯一点亲戚关系,叙起来却好像是至亲。他们来了,气氛就活跃起来,很多人都愿意看他们一眼,然后抿嘴而笑。有时他们凑一桌麻将,来看一眼,抿嘴笑着走开的人更多。女眷们伸了脑袋,尽情地看够,然后跑到对面廊子上放声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直揉肚子,嘴里还要不停地乱叫:“哎哟哎哟……”。

这四位长得奇丑。他们长了四张丑脸。

第一位是驴脸。这没有太特别处,只是特别的长而已。

第二位,女眷们叫他“瓢把子脸”,是说他的额头大,且光滑无毛,下巴又有点向外兜。

第三位是“磨刀砖脸”,是说脸狭长,上下都有点翘,而当中是个凹脸心。

第四位最特别,是一张“鞋拔子脸”。鞋拔子后来很少见到了,当初是常见的。那会穿鞋时兴狭小,得用鞋拔子拔,用手是拔不上去的。“鞋拔子脸”是什么样的呢?没有看过的,想象不出,但是一看见这张脸,就觉得真像!这不知道是哪一位尖嘴促狭的少奶奶想出来的!

这四位相继去世了。前后脚。

人总要死的,不论长了一张什么脸。

汪曾祺
6月 20,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金岳霖先生

    西南联大有许多很有趣的教授,金岳霖先生是其中的一位。金先生是我的老师沈从文先生的好朋友。沈先生当面和背后都称他为“老金”。大概时常来往的熟朋友都这样称呼他。 关于金先生...

    汪曾祺 阅读 116
  • 观音寺

    我在观音寺住过一年。观音寺在昆明北郊,是一个荒村,没有什么寺。–从前也许有过。西南联大有几个同学,心血来潮,办了一所中学。他们不知通过什么关系,在观音寺找了一处...

    汪曾祺 阅读 707
  • 收字纸的老人

    中国人对于字有一种特殊的崇拜心理,认为字是神圣的。有字的纸是不能随便抛掷的。亵渎了字纸,会遭到天谴。因此,家家都有一个字纸篓。这是一个小、宽肩的篓子,竹篾为胎,外糊白...

    汪曾祺 阅读 105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