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你说了声Hi

世界和你说了声Hi

只愿你们也都不会轻易放下,来年请继续死磕,继续追赶没有得到的,继续坚持你们觉得对的,继续坦然地见招拆招。

3月 25, 2021 阅读 1230 字数 4893 评论 0 喜欢 0
世界和你说了声Hi by  张晓晗

调经游戏

记事儿以来,到二十岁的每一个大年初一夜晚。几乎都是一群朋友聚在一块儿放鞭炮度过的。我们最后总要把所有装鞭炮的纸箱点燃,然后一堆没放完的鞭炮扔到火堆里,噼里啪啦炸到震耳欲聋。从先开始的一声声尖叫,到最后大家看得发茫。等到鞭炮放完,火还烧着,于是男生分成两拨,分别拽着女生的手脚,把我们从火堆上晃过去。听到此起彼伏的尖叫,大家再次兴奋起来。

好几次我的羽绒服被里面残留的鞭炮崩出小洞。

我起初对这个游戏提出过强烈抗议,问为什么不把男生也一个个扔过去。不知道谁灵机一动竟然扯出一句:哎呀,你不懂,这样做对你们好,来年一整年不痛经。

从那以后我们这个节目竟然还有了名字,叫专治月经不调。

所以,为什么到了二十岁突然没有了这个活动。因为我周围那群幼稚愚蠢晚熟的直男,再抗拒成长,也在二十岁的时候,充值送来了羞耻心。带着女友们来放鞭炮,我白了一眼,问这次先治谁?大家纷纷打哈哈过去,说喝酒啦唱K去啦,这种地方太危险,宝贝我们走。看着他们勾着腰牵着手离开的背影,我的白眼翻得更强烈了。

等一下,好像跑题了。

我想说的是,为了显得合群,我为这个毫无意义的无聊游戏想了一个美妙的借口。每次被扔过去的时候,我就闭着眼想这一年最难过的一件事,我跟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怀念你的敌人,放不下的感情,打不过去的游戏关卡,然后一切过去的就过去,灰飞烟灭不留痕迹。

美少女的梦想是星辰和大海,未来浩如烟海,睁开眼,又是一条好汉。

每次睁开眼,我看到礼花绽放的天空,我感觉异常幸福。

选择性失忆

后来这个游戏没有了,所以二十岁以后难以放下的事,我就记得特别清楚。

我呀,真是一个不折不扣难成大事儿的人,数学公式物理定律英文语法唐诗宋词,我总记不得。那些人类不愿面对的过眼云烟,我却总能深深吸入鼻子里,存在大脑中。

就比如说,2004年最流行的那首歌。

就比如说,我爱过的第一个人的眼神。

就比如说,我没能养活的那只小猫。

就比如说,第一次听到周杰伦是《星晴》于是每次听到都能想到那个晴朗的夏天夜晚。

就比如说,年初时,有一篇文章采访了约翰逊庞麦郎。大家嘲笑他因为自卑而虚构的家乡,他抖不干净的头皮屑,他遮掩不住的,眼睛里的迷茫。

难道你们都忘了吗,这些在你们脆弱的时候,都曾拥有。2000年的大街上望过去,个个都是庞麦郎。

有一些小事,没有缘由地,刺在你的喉咙里。只是一根小刺,你看不见它,但是在吞咽东西的时候,它就会提醒你它的存在,提醒你不是没有一点牺牲走到今天的,提醒你的纯粹也提醒着你的不干净。

本命年的最后一个月

2014年最后一个季度,过得前所未有的艰难。

第一个本命年傻了吧唧穿了一年的红内衣内裤秋衣秋裤,第二个本命年,发现做什么什么不成,内心想着,算了,反正大概是因为本命年吧,然后不一会儿又因为自己有这样逃避的想法陷入深深自责。

十二月时去北京出差,当时发烧了,自己却不知道,就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严冬的深夜走在大街上,一辆辆出租车飞驰而过,没有一辆停下来,仿佛每个司机的脸上都写着:首都让你滚。

我越走越觉得抽离和真空,最后好像除了风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终于有点明白《小王子》里面小王子最后为了回到家,为什么选了蛇当传送机。我站在马路边,心想这时候要是一辆车刹车失灵,我就这么被撞死该多好啊,可以飞到任何想去的地方,不用再拖着这副皮囊了,它是那么无力和窝囊。

后来转念又一想,唉,虽然我相信大多数人对我死了这件事是挺悲伤的,但是那几个最讨厌的贱人一定今夜做梦也会笑。还是要坚持活下去。于是腿就机械性地一前一后,移到了我要去的地方。

大兰故事的第二季

我在《少年博物馆》里提过。神秘总养的一条鱼叫大兰,具体讲了什么就不再说了,大概就是那是一条少年得志的鱼,成年后被发现它并不是什么珍稀品种,受尽屈辱,鱼到中年被神秘总收了,在几次一缸子鱼都活不下去的情况下,坚持活了很久。然后我写了这个故事,说少年得志很重要,因为无论到什么境遇,你都能憋着一口气爬回来。

神秘总有天给我打电话说,大兰扑街了。我问,怎么死的。他说,自己从缸里跳出来的。我说,放屁,哪有鱼会自杀。他说,会哦,大兰本来就活得很憋屈,可能突然想开了吧。我说,那么之后呢。这次有什么道理要讲吗?

他说,没什么道理,就是告诫你不要拿动物的天性来写什么励志故事,之后没人会记得一条鱼的奋斗,海洋太大了,更何况鱼缸它都称霸不了,我要洗鱼缸去了,拜拜。

导演

后来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一个今年合作的新导演。

他说,痴线啊,你来看这个电影屌不屌。

他没有在听,只盯着电脑。然后我坐在旁边握着个吃了一半的汉堡,憋了半天也说不出口,我是要代表公司炒掉他的团队,他要带上刚叫来的好兄弟们一起迅速地卷铺盖走人。甚至最后一天的房费都没有人支付,然后拍的所有东西都会被删掉,化为乌有。

令人难过的是,这么做没有任何特别的原因。不是因为别人会潜规则,不是惊天的阴谋。我不知道该怎么让少年得志的自己以及他来面对这个现实。他是我在国内互联网上最喜欢的一个短片导演,当时他的毕业作品风靡全国,和他点击率并驾齐驱的两位导演,一位在2014年已经在院线砍下几亿票房,另一位成为中国年轻人中当仁不让,最有影响力的导演。

而人生承受成功和失败的概率本该如此,只是我们运气好,先拿了一个有糖果的盒子,却天真地以为那是一帆风顺的旗帜。他在别人大红大紫的岁月里,被所有人渐渐遗忘了。我以为可以提供一个可以使之东山再起的机会,没想到,唯有赠送一次雪上加霜。

那天我还是嘻嘻哈哈走出了他的房间,甚至没有任何提醒。

我不仅不仗义,还不勇敢。直到一天后,他打电话来,询问了大概十分钟吧,我终于打断他,说你得走。

我只是说了三个字。你得走。

他问,我们团队都走吗。

我说,都得走。

然后是漫长的沉默。这是我活到这么大印象最深的电话,每一句话我都记得。他对着电话放声痛哭,我忍着心酸就这么等着他哭完。他说,你能给我打点钱来我跟我妈说我赚的吗。

我说,不能,我只能支付你们的机票。

我们又这样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

他问,你害怕吗。

怕什么。

害怕走到我现在这般田地吗,感觉到才华丧失,自己的宏图大志也十分渺小,最可怕的是,我好像曾经无限接近过……

这句话他没说出来,就挂断了电话。可能这些本来只是想说给自己的。

他发了一条微信:好好混,我们争气点,等着证明给他们看。再然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我假装的节庆问候,也都杳无音信。

他是我这一年里认识的最有趣的,和我最多共同话题的同事,我在工作场合没交到过多少朋友,他算其中之一。

但是,在所有人淡忘他之后,我们也彻底失去了对方。

我也发现,原来失败的代价并不是失败本身,而是那种,怀疑自己再也,再也不会完成理想的恐惧。

门票

挂了导演的电话我没有哭,只是默默不再处理这件事。迅速盘算着如何把这件事想办法做完。

但是之后我每次遇到那些无声无形的“你得走”,我就会想到他,每次的结果就是找一个在没人看到的时候难受一会儿。

人就是这样的自私,不曾经历的,再动人的情节也不会懂。

就像你坐过了摩天轮,嫌太平淡。玩过过山车,觉得太短暂。走出去的时候对门口望眼欲穿的小朋友说真没劲啊,游乐场可真没劲。他偷偷把存了半年钱才买来的门票藏在身后,连来之不易的快乐都显得那么卑微。

小时候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多,常常出口伤人不自觉。觉得每个人都能像我一样硬朗,不知脆弱。

不是因为看多了弱者才有这种感慨。当你爬得更高,见到更强大厉害的人,总有站在游乐场外的一天。只有那时候,你低头看着手中的门票,才会渐渐开始对这个世界有一点心疼。

电梯

即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还是不会忘记暧昧时候的一个细节。

在工作最一头雾水时,我还谈着狼狈开场的恋爱。我和对方简直是情感关系里最臭名昭著那类人。因为彼此过往冷漠的先例,我嘴上骄傲地说我不怕,我相信自己的与众不同和拥有着独一无二的恋情。心里却时刻怀着害怕被抛弃的恐惧。

我们还没正式开始恋爱前,一次去外地,分别回到两个地方过各自的生活,在不同的登机口。他送我到登机口之后,站在向上的电梯看着我,轻松和我挥着手,一点点升上去。

那一刻不明缘由地,我想到了每一个人彻底离开我的瞬间。我九岁时养死掉的小猫,高中时绝交的朋友,大学时分手的男友,不慎目睹我爸医院里的一场跳楼自杀,以及那个跌出我生活的导演。

我忍不住就从向下的电梯追上去,一边追一边哭。他吓得手足无措,说你神经病啊,我又不是去朝鲜。

我好不容易追到和他相同的一阶,为了和他平行还得不停向上跑着,一句话也说不来。我们如此骄傲的人,到底有什么办法才能开口,说我笨到不会离别,说我患得患失,说我害怕你离开我。

说谈恋爱已经是我的救命稻草了,要么我这一年真是一事无成啊。

这件事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十分丧心病狂了,找了一个做心理咨询的朋友。他说并不是每件事一定要做完要有结局要有善终的,你要学会原谅自己。

我嘴上说对对对。

心里想,我做不到。

为什么做不到,我也不明白。是因为二十岁之后没玩过那个人从火上飘的游戏了吗。

追公车的少女

不过呢,生命的甜头在于,相信自己运气好的人,会一直运气好。我在最不顺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小事。

有天的工作需要我很早起床,惯常晚睡的我索性熬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出门怀着持续低迷的情绪,我坐在出租车里,异常烦躁,觉得又在做一件不会有结果却要费尽心力的事情。在堵车的路上缓缓移动,看着过往的人都想随口吃两个。

在一个红灯面前,无意间看到一个胖姑娘披头散发,抱着一个大包,电脑露出一截,特别拼命向前跑着,追一辆即将关门的公车。在一群表情呆滞的人里,她脸上挂着的却是那种即便如此狼狈,头发都呼到脸上了,还把自己幻想成小龙女的表情。我盯着她看,看她能不能追上,差一点点,公车开走了。我想,真是不走运呢。之后把头扭过来,任由车缓缓向前。这样到了下一个红灯,我鬼使神差又向窗外看了一眼,天啊,那个姑娘竟然还在追停在我隔壁等红灯的公车,我想她缺根筋吗,下一辆公车不是车啊!

之后又是绿灯,她和这辆车失之交臂。到了第三个红灯,我怀着非常期待的心情,看向后窗外,这是我2014年看到最惊人的一幕,胖姑娘几乎跑得肝肠寸断,还在向这边跑着。眼看前面的公车再次要开走了,我实在忍不住让司机靠边停了一下,下车跟胖姑娘说,你上来吧,我看你追车已经很久了。

我以为她会害羞拒绝,没想到她非常大方地上车了,气喘吁吁坐在我旁边,连声说着谢谢,送我到下一站就好了。我说多送你一段吧,她说不用啦,下一站就好。

因为是完全陌生的人,所以除了她坚持要帮我分摊车费说我好心,我们并没有什么对话。眼看超过了那班公车,要到下一个车站,我忍不住问她一句,其实你刚才可以再等下一辆车的。

她说也对,但是可能会迟到,都看到了还不追,就差一点点,我不甘心啊。

可是你跑不过公交车啊,你不害怕最终也没追上吗,你物理不及格吗。

奇怪,有什么害怕追不上的,追到最后大不了我跑到公司咯,况且,我现在不是追上了吗!

说完她留了名片给我,让我一定再联系她,就跑下车了。

很感谢你带我一段。

这是她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那张名片早已不知所终。

她并没有给我什么积极的道理,但是从那一天开始,我心里好受多了。她下车之后,我再看路上的每一个行色匆匆的人,我们不过是一些都非常肤浅的,担心全勤奖的,害怕嫁不出去的,学不会放下的凡人。我们是和神圣无关的一群庸人,但都是有理由坚持这种执念的。

世界和你说了一声hi

写文章的初衷,我本来想分享一下过去的一年我学会了什么,放下了什么。有了那样一个开端。写到最终,我发现我什么都没放下,人情世故也没学会,计较的还是计较着,该敏感的还是敏感着。

只是知道,磨难和快乐,是循环而对等的。那么多心中的难以释怀的东西,并不是你所经历最痛苦的部分,其实不过是世界跟你打的一声招呼,招呼过后,九九八十一难,只能各显神通。不过庆幸的是,因为这些怪兽和困难,才印证了坚持的必要。毕竟,美少女的梦想,不应该是那样顺其自然地说句,算啦,你是宇宙,我好渺小,我输掉啦,大人不计小人过啦。我们要征服的,本应该是星辰和大海。

很抱歉分享给你们的都是一些过去一年没放掉的事。只愿你们也都不会轻易放下,来年请继续死磕,继续追赶没有得到的,继续坚持你们觉得对的,继续坦然地见招拆招。

最后祝羊年好运。

张晓晗
3月 25,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我的女神

    亲爱的女神,我写过很多东西,长长短短,深情或调侃,但是从来没写给你过,很抱歉。更抱歉的是,我生来没你千分之一的美,也没你千分之一的好,我想通过不断攀爬,有一点成绩的时...

    张晓晗 阅读 455
  • 女王乔安

    1我以为她这次肯定是回不来了。连去她葬礼的衣服都准备好了,认真写好悼词,心里揣满虚情假意的悲伤,每天抽空就对着镜子练哭,控制眼泪滑落的速度,花重金买了一块名牌手帕,万...

    张晓晗 阅读 623
  • 少年博物馆

    1、幼儿园里最喜欢的一个或两个男孩 幼儿园里有两个形影不离的男孩,一个叫宋天雨,一个叫大路路,宋天雨比较凶狠能打,大路路比较有计谋,所以他们两个风靡了幼儿园里所有穿开裆...

    张晓晗 阅读 648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