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年末,苟延残喘

临近年末,苟延残喘

12月 24, 2019 阅读 400 字数 2484 评论 0 喜欢 0
临近年末,苟延残喘 by  专三千

要说晚,还太早

文 | 张拉灯

身边朋友们翻看日历,发现又快到年末,于是各种焦虑懊悔,心塞感叹。

我寻思,不至于吧。

快到年末,又不是快到末年。你说你急个啥。

我明白很多人又会说,太快了,好像啥也没干成。

这不正常吗,大多数人都这样。

今年最容易的事,就是说一句:我太难了。

谁也不能指望,明年就能怎样,毕竟大家都是普通人。

有梦想是好的,有计划是好的,但能不能成效,可不止看自己呀。还有好多好多影响因素呢。这不怪谁。

还是要好好生活吧,大波大浪下,我们都在沉浮。

看好每部电影,读好每本书。少玩点手游,少刷点视频。新认识一些人,做点想做的事。努力做自己的主人。

少抱怨困难,多解决问题。

给自己一段时间反思,总结下有哪些收获,有哪些失去。不打鸡血,不喝鸡汤,但起码可以练练肌肉,锻炼身体。

解决了心态问题,就解决了绝大部分问题。

日进斗金做不到,天天向上总可以吧。

我们不过是灯火酒绿,霓虹都市的匆匆过客。故事仍待续,现在说晚,还太早。

人生如逆水行舟,千万不要刻舟求剑。

 

如果看不到结果,那就放弃

文 | 专三千

1月,朋友约我在一家港式打边炉吃饭。店名很吉利,叫行运。据说是这一片最受欢迎的火锅店,锅底很贵,鸡汤锅底里自带鸡肉,点完锅底后只点了几盘青菜。

朋友说:”今年我要过得像这锅汤底,值钱、有料。”

我说:“今年我没什么目标,就想在年底前把书出了。”

朋友嘲笑我:“你去年也是这么说的。”

我说:“今年不一样。”

我们每个月吃一次火锅,她每月汇报她的进度,我每月构思我的新借口。

前天,我们约了11月的火锅局。

我聊起了第四季《瑞克和莫蒂》,菊花紧致的孙子和放肆的老头又回来了。第一集,讲了一个关于结果和过程的故事。

莫蒂通过死亡水晶能够看到自己未来的死法,在千万种死法中,他选定了在女神怀中去世的那一种。于是,根据这个指引开始行动,杀死了瑞克,干翻了警察,糊弄了法官。

最后的彩蛋里,莫蒂看到的这个结局是因为女神想成为临终关怀员,莫蒂只是她怀中死去的某一个。

朋友问说:“真是个好故事,你书出了吗?”

我说:“对,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用可预见的结果引导过程,或许是不对的。

朋友问:“所以,你还是没写完?”

我说:“对的,明年吧。“

朋友:“你今年年初也是这么说的。”

我说:“明年不一样。”

我想,我可能会需要那个水晶。因为我每一次浪费生命的勇气,都来自不可预见的未来。

理想是纵情燃烧,现实是苟延残喘

文 | 邓六儿

2020,竟然都快到2020年了,我还沉浸在中国有嘻哈的热潮里无法自拔,记忆里的狂欢竟然快过去三年了,看来我是真的out了。

年末了,还有没有想抓紧的事?没有。2008年没有,2020年大概也不会有。说实话我是有想紧紧抓住的事,但挡不住总是有事把我紧紧抓住。

琐事,破事,乱七八糟的事,让我没心思抓住什么,这些事通常占用生活大部分时间,一问干什么了,也讲不出个所以然,宛若一个硕大无比的棉花糖,啃起来满嘴都是,泯化了全是气体。你有时间想意义吗?微信!让我一天24小时都处于工作的氛围当中。印象里有一次在地铁上回复客户,客户嗷嗷待哺,我在人群里举着胳膊,撅着屁股,驼着背,不得不用姿势演绎一个大写的“苟”字。

为生活疲劳奔命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外卖骑手们。他们就像要处理紧急任务的外星人,穿着厚重的宇航服,大口喘着粗气,在城市间笨拙地奔跑,每天都有无数道黄色的光,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把头盔下神秘的脸看清楚的那一刻,是那位无名英雄扑倒在了我面前,衣服很厚,有点滑稽,看样子不疼,他抬起头咧嘴冲我笑了笑,嘿嘿,走太急了。我从那张皱巴巴的脸上,仿佛看到了自己。

对不起,今年终究还是没能烧起来。

我还是一如往年裹紧大衣狼狈地行进着,一如往年像个零件一样滴滴答答地安静着,一如往年板着一副吃力的表情,看上去是在蓄势呐喊,实际上却只是打出了一个喷嚏。

临近尾声,自己也更加明白了烟屁股不是烟花。

燃烧是没办法燃烧的,想燥的方式大概就是把火星子捻没了,留下一个燎烧过的印。没法纵情燃烧,但还可以酌情燃烧,我知足,燃尽这根烟,且往前看吧。

反抗“苟延残喘”

文 |阳子

离2019年结束,还有40天整。

一年的90%已经过去,意味着人们已经耗完了90%的精力,剩下10%,正切中了“苟延残喘”在字典中的定义:勉强拖延一口没断的气。

寒冷席卷着人类的热情,自入冬以来,人们便开始寻求各式各样的刺激:冬季好物,如何在冬天获得幸福感,双十一消费狂欢……在仅存的40天里,我们还能期待什么?圣诞节,跨年活动,或者是一场雪。当城市被节日灯光装点,一年的末尾被烟火点亮,并终于可以为自己倒一杯酒,附上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时候,苟延残喘这件事,似乎才有体面可言。

几乎没有人在仅剩的40天里还计划干一件什么新的事。人类都需要仪式感,一年的年初,从来都是干劲最足的时候,意味着新的希望,好像刚刚经历过的失败可以立刻不复存在。写上新的计划,倒下的flag再一次立起来,一切都有无限可能性。等时间走到夏季,尚且有恃无恐。再往后,人们甚至索性忘记了这回事,痛苦和快乐交错着,庸常之外也有惊喜。但真的回过神来,“您的额度仅剩40天”,便也不管不顾了,天天哀嚎“2019快过去吧”。

北京此时进入了非常寒冷的季节。我同样熬着年末的这段时光,每日一到中午便昏昏沉沉,只能去楼顶的咖啡馆买咖啡续命。顶楼天台上,有一颗很大的树,在十一月的北方城市里,还保持着一种暗调的绿色。它不是松树,没有冬天不落叶的理由,但也丝毫没有人类社会矫情的仪式感,非要等到春天才穿绿衣。它就这样格格不入地存在着,在北京刀子一样的风中,哗啦啦地响。我几乎每天都去天台看它,像看一片绿色的海,并常常莫名其妙地,获得一种得以抵抗“苟延残喘”的力量。

我突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去音乐节,在那个无续但充满生命张力的场域内,都能听到有人大喊“新年快乐”,那是一种随时随地都可以重新开始的勇气和决心,是对所谓“苟延残喘”的某种反抗。人类常常被自己设计出来的事物框定,时间亦如此,但年轻时本该打破一切规则和既定的习惯。

9102年马上就要过去了,珍惜这个不规则对称的年份吧,它残破的美,是2020年所不能够拥有的。

专三千
12月 24,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马宗融先生的时间观念

    马宗融先生的表大概是、我想是一个装饰品。无论约他开会,还是吃饭,他总迟到一个多钟头,他的表并不慢。 来重庆,他多半是住在白象街的作家书屋。有的说也罢,没的说也罢,他总...

    老舍 阅读 183
  • 患难之交

    三十年来,我一直研究我的人类同胞,但至今了解不多。每当有人跟我说他对一个人的第一次印象向来不错的时候,我就耸耸肩。我想这种人不是无知,就是自大。拿我自己来说,我发现,...

    毛姆 阅读 139
  • 随时间消失的刺

    我不赞成失恋了要安慰的更重要原因是,如果你不伤到麻木,你就会一直痛下去。 记得有一年去海岛,我下船去游泳,被水底的海胆刺刺破了脚趾,很长一根刺断在了脚趾里,痛不欲生的...

    刘同 阅读 123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