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苛责受害者,明天你可能就是被苛责的受害者

今天你苛责受害者,明天你可能就是被苛责的受害者

1月 7, 2020 阅读 135 字数 2678 评论 0 喜欢 0
今天你苛责受害者,明天你可能就是被苛责的受害者 by  李甜甜

1
犹记得去年冬天天气格外寒冷,路边的积雪被冻实后结成冰,覆盖了半条马路,行人无不小心翼翼地踱着脚,一步一步地挪过去。

突然听见后边扑通一声,我回过头去,看见一位大姐不慎滑倒。她挣扎了一下没爬起来,听声音就知道摔得不轻。还没等路人来得及过去扶一把,就听见大姐身边的丈夫涨红了脸大声吆喝:“赶紧起来!在大街上丢什么人!”说罢,他绕过了摔倒在地的妻子,迈着大步自顾自地先走了。

那位大姐立马窘迫得不知所措,踉踉跄跄爬起来,草草地拍掉身上的冰碴子,急忙追上自己的丈夫,一言不发地低头跟在后面。

看得出来,他们俩一个恼怒,一个窘迫,都迫不及待想立刻离开目光聚集的事发现场。

作为一名旁观的路人,那一刻我脊背发凉,真为大姐感到悲哀:当自己不慎受到伤害时,自己的挚爱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出手相助给予安慰,而是在意自己是否在陌生人眼中丢了面子!他的苛责让妻子在摔倒惊魂未定之余,又多了一份莫名的耻辱。

唇齿相依的夫妻关系尚且冷漠至此,这样的事件绝非个例,社会中对受害者的苛责之泛滥,令人触目惊心。

前几天的新闻,源城一位姑娘路上无缘无故被抢劫犯盯上,遭遇抢包,丢了几十块钱和一部手机。报警之后姑娘依旧心惊肉跳,惊恐之余向男友倾诉,反被责骂,接连被扇了好几个耳光。姑娘一时间想不通,悲愤之余跳河自杀。

四川达州的小斯无法长期忍受父亲打着“为你好”幌子动辄挖苦嘲讽拳打脚踢的家庭暴力,高考后留下遗书,痛诉自己的彷徨与纠结,在花季年华选择了结生命,令人惋惜。然而,无法感同身受的网友对小斯的痛苦置若罔闻,他们甚至说尽风凉话: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这么矫情这么玻璃心,真是浪费他爹妈养他的粮食……

最典型的,莫过于最近那则实习生被带教老师诱奸性侵的新闻。当事人立马被无数口水骂到抬不起头来:“男女之间关系复杂,指不定谁勾引了谁”、“被抢了身份证开房,这女的也真是傻叉贱货”、“实习生不值得被同情,被强暴咎由自取的成分很大,自己应该负有一半的责任”、“这个女实习生肯定行为不端或者穿着暴露,不然那个老师为什么不侵犯别人就侵犯她”……

2
这些年“受害者有罪论”的观点甚嚣尘上。比如,柳岩在包贝尔婚礼上被戏弄是因为“她平时卖弄性感作风轻浮,不然为什么不戏弄别人就戏弄她”;在校园里遭受霸凌的孩子肯定是因为“平时太显眼所以才引起关注,不然为什么不打别人就打他”。

所以,你走路滑倒摔跤肯定是因为你自己不注意,你被抢劫肯定是因为你惹眼,你自杀是因为你生性矫情意志薄弱,你被性侵肯定是因为你风骚所以你活该……

遭遇不幸的受害者早就状态失衡,脆弱敏感得如同惊弓之鸟一般。那些“受害者有罪论”不怀好意的指责,可以轻易冲垮受害者最后的心理防线,加剧受害者的心理压力,加重受害者的身心创伤。很多放低自尊的受害者甚至顺从“受害者有罪论”拥趸们的奇葩逻辑,不去客观理性地分析事实,追责凶手的罪恶行径,反而不争气地在自己身上过度反省矫枉过正,将伤害无限放大:比如那位滑倒却自责的大姐,遭遇抢劫却被谩骂以致自杀的女孩,以及那位被性侵后不能立刻追责反而开始自我怀疑的女实习生。

那么,为什么“受害者有罪论”支持者能够如此认定他们正义的分量,如此坚信不疑自己判断的权威,面对着受害人噬骨的痛苦和纠结的反抗,能够厚颜无耻毫无怜悯之心地对受害者实施刻薄冷漠的二次伤害?

那是因为,他们喜欢将自己置于更高的道德层面,认为这些人之所以遭受不幸,一定是他们做了什么错事而遭此报应。他们通过抨击受害人取得优越感,自觉地在脑海中强化这个逻辑观念,并进行自我安慰:只要我不做这样的事,只要我不是他这样的人,我就不会遭到这种不幸。

秉承着这样的信念,他们借此保持生活上的乐观,坚信人生脉络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会横遭诸如此类的意外。

3
这种逻辑本质上是一种扭曲的低端的报应论。

这种人最自私,自私到可以无视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自私到可以刻意无视对别人造成直接伤害,自私到可以不屑他人的原谅与宽恕。在他们眼中,别人的喜怒哀乐廉价到可以忽略不计,他们完全以自己为世界中心,享受着蹂躏弱者的快感,霸凌他人的淋漓,屠戮无辜的畅爽。

这种人最脑残,说白了就是他们有重大的情商缺陷:缺乏最起码的情感沟通和情感回馈技能,缺乏共情的能力,才会活得如此僵化和粗暴。他们不懂得用温柔可亲的态度拥抱世界,不懂用悲天悯人的情怀去体恤他人,只会在失意失落的可怜人的伤口上撒盐。

这种人最无耻,他们可以罔顾天灾人祸,置身事外的同时又强占制高点,不顾受害者的累累伤痕,通过对受害者人身攻击和羞辱、尤其是借由网络暴力,进而造成二次伤害,怒刷自己的优越感和存在感,寻求虚无的自我安慰和自我肯定。

所以,这不是客观中肯的警告劝慰,也不是恰当正确的警示反思,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幸灾乐祸:这事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始终高受害者一等。

4
只可惜再高的优越感,都不能否定问题的客观存在:路面上的冰只要一天不处理,一定概率上肯定会有人滑倒;无论良民再怎么遵纪守法,这个社会上总有犯罪分子存在;无论年少的孩子再怎么顺从,粗鲁暴躁的父母依然会以“棒头出孝子”为信条;哪怕一个女生裹得严严实实,依然会有强奸案发生;就算柳岩不去婚礼上当伴娘,猥琐的流氓还是会以“接亲”的名义调戏别的伴娘;就算被霸凌的孩子转学别家学校,校园混混还是会找到下一个欺诈目标……

狼要吃羊,羊圈里的羊它要吃,羊圈外的羊它还要吃;山羊它要吃,绵羊它也要吃;瘦弱的小羊它要吃,肥壮的大羊它也要吃。狼吃羊的本质,不因为羊所处的位置不同,或者羊的品种规格不同而改变。到底狼要吃哪只羊,取决于出现在它面前的会是哪只。狼吃掉羊,对被吃掉的那只羊而言,就是飞来横祸,而之于狼,不过是一个“随机暴力”的问题。

承认“随机暴力”的客观存在,是正视“非有责受害者”受害原因的第一步。只有承认这个客观存在的原因才能准确地对症下药,合理协调社会资源,追溯问题根源,建立舆论监督,完善相关部门追查责任,以减少类似事故的再次发生,客观上降低事故发生率,并对潜在的风险进行排查和警醒。可惜的是,那些谴责受害者的卫道士们在直面问题解决问题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除了挖苦嘲讽和煽风点火外,他们废柴得一无是处。

受害者因此在罪恶的泥沼中得不到拯救,而世道也因此恶化。他们隔岸观火又煽风点火,作为代价,社会风气恶性循环。只要喷子们还在逐渐恶化的环境中苟且偷生,那么大地还会再度冰封,他们遭遇不幸的几率也与日俱增。

那么,按照他们“报应论”的思维逻辑,就真的不怕颠倒黑白的造孽之后,自己会是下一个“随机暴力”的报应者?

那个时候,可别喊“狼来了”,指望有人同情你帮助你安抚你,因为别人也都会觉得你是咎由自取。

李甜甜
1月 7,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三金一木:学会爱自己

    前段时间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同事曾经为失恋而跳楼了。伤心之余忽然间想到:人真是太脆弱了,似乎总要通过别人的关爱和感情而爱自己。如果有一天在这个世界上没...

    寻读经典 阅读 364
  • 我在青峰之后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传说里,最喜琢磨的是白娘子的故事了。人生锦年,执一把雨伞,与那人相遇。都说人生只合如初 见,是这样的吧。便是神仙,也都没摆弄好自己后面那些个不...

    寻读经典 阅读 7101
  • 曾经的少年

    初中的时候,我因为成绩好被学校重点培养,老师单独给我上课,我享受了诸多特权,大扫除体育考试什么的统统可以不参加,犯错误的时候,老师总是惯着我,只惩罚别人。再加上我是个...

    刘文 阅读 357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