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谁

他是谁

数月前,当我在医院疗养心脏病时,经历了一次古怪而可怖的事情,那件事我困恼得无法解释。 现在,我要趁记忆还有一点,赶快把它记下来。 病情有起色之后,院方把我从一个照顾周到的病房转到一个普通单人房,它…

5月 3, 2019 阅读 245 字数 681 评论 0 喜欢 0
他是谁 by 希区柯克

数月前,当我在医院疗养心脏病时,经历了一次古怪而可怖的事情,那件事我困恼得无法解释。

现在,我要趁记忆还有一点,赶快把它记下来。

病情有起色之后,院方把我从一个照顾周到的病房转到一个普通单人房,它位置在心脏病房的末端。

这个房间长而窄,灯光照明不十分好。病房两边大约还有十余间单人病房。

头一两天,我经常紧闭房门以阻挡其他房间传来的收音机声和电视声,我喜欢静静地看书。

有一天,我正在阅读时,房门轻轻开启。我没有听到开门声,不过不用抬头,我能感觉到有人站在门边。

我希望来者是位访客,但是很失望,也烦躁,来者居然是医院的理发师。他穿一件薄薄的,看来褴楼的羊驼呢夹克,手提一只难看的黑色袋子。

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抬起浓厚的眉毛,做无言的问语。

我摇摇头。“现在不理,或许晚些时候。”

他露出没有掩饰的失望神色,在门边逗留一会儿。最后转身,悄然掩上门。

不知为什么,我无法再静下心来看书。我自己承认,他吓我一跳,他的打扰令我生气。我也明白,对一位心脏病患者,这种情况是不适合的。

我服下镇静剂,想休息——但没有成功。虽然如此,那天晚上我睡得不坏(在安眠药的帮助下),第二天上午,在一连串洗澡、换床单、量体温与各种事情之后,我坐下来准备再看书。

我发现我仍不能集中精神看书,虽然前一天那本书很吸引我。

最后,当我环顾四周时,我懊恼地皱眉,因为我明白烦恼是什么啦。

在我的请求下,门再次关上。但是现在,说不出为什么,我发觉自己居然不想它关上。因为我仍不能起床行走。所以,我按铃找护士。

一位活泼、浅黄头发的瑞典籍女护士进来。她说:“已经厌倦隐士的生活啦?

我的余生里,将永远有一个问题:他是谁?

希区柯克
5月 3,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宠物公墓

    约瑟夫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心里想着兰克太太。他可以感觉到他们夫妇之间的紧张。 昨天,兰克太太到这里来商量埋葬事宜时,约瑟夫立刻看出,她很喜欢那条叫巴克的苏格兰狗,那不是...

    希区柯克 阅读 228
  • 病人与杀手

    那天晚上,秋天的夜幕很快降临了,像黑色的雾,笼罩着新犁的田,将缎带一般、通过农舍的州际公路捂得严严实实。 农舍前的黑暗处,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那个人身材高大,浓眉大眼...

    希区柯克 阅读 195
  • 致命的信

    为了稳妥起见,哈德森提前赶到那儿。 天色昏暗,下着毛毛雨。当他从紧急楼梯爬到三楼时,有点儿喘气,他在楼梯上蹲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爬到窗户边,窗户没有锁。 既然窗户没...

    希区柯克 阅读 304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