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小西

再见,小西

11月 26, 2019 阅读 218 字数 6939 评论 0 喜欢 0
再见,小西 by  王元

1.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我正在逗橘子。

橘子是我的室友李樯领养的一只橘猫,通体橘黄,没有一丝杂色;之所以取名橘子不是因为毛色,或者种属,而是它抟作一团的模样像一只橘子。一般来说,橘猫生性好动,喜欢黏人,橘子则拥有孤傲的异秉,很少主动示好,总是懒洋洋卧着睡觉。

我从衣柜翻出一只棉袜,塞成棒球大小砸在橘子脑袋上,它喵呜叫了一声,继续入睡。跟它在一起,我感觉自己更像一只猫。我威胁这只傻猫,如果再这样漫不经心,就把它换掉,不是有那种既听话又不用操心喂食和铲屎的新型宠物吗?它根本不鸟,甚至打起巍峨的呼噜。我准备抓起它的两只前爪以示惩戒,门响了。

我打开门,进来一位——如今的小孩生长速度惊人,我曾错把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女孩当成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男孩,估摸年龄在十岁上下,他有些紧张,低头问道:“叔叔您好,请问这里是大名侦探社吗?”

“叫什么叔叔,哥哥就行了。”哦,原来是一位顾客。我立马端正态度,露出童叟无欺的笑容,“有什么能够帮助你的吗?”

“我的宠物丢了。”

寻找走失宠物是侦探社创立三年以来承揽最多的业务,唯一能与之媲美的就是婚外情信息搜集。这对我来说小菜一碟,我安慰了小朋友,不要忧伤,还把橘子抱过来,让他抚摸。他起初有些羞赧和害怕,在我的不断怂恿下,试探着伸出手,从橘子头顶捋过后背。

“你喂的是只什么宠物?”

“非常冷门。”

“再冷门的我都见过。蜥蜴、青蛙、蛇、变色龙。”

“你说那些是冷血动物吧。我养的是哺乳动物,学名领西猯。”

“什么?”我完全没听过这种生物。

“领西猯,一种状似野猪的生物。”

“哦。”哦归哦,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动物。不过没关系,作为私家侦探必须要有见机行事的觉悟和素养,比这离奇一万倍的委派我都经历过,比如帮助某宅男寻找他失踪的女友。

备注:他的女友在玩虚拟实境游戏时遭遇卡壳,沦为植物人,一天清晨,他照常去医院看望女友,发现她不见了,查看医院监控,女友像正常人一样下床,大摇大摆离开。

男孩很快跟橘子混熟了。橘子一改常态,或者说露出本性,跟男孩玩得不亦乐乎,又是用脖颈蹭男孩的脚踝,又是四脚朝天让男孩挠它的痒。我武断地下了结论:原来橘子喜欢小鲜肉啊!

“我先说下收费标准,根据寻找过程的难易程度,收取不同的信用点。”我不得不打扰男孩的兴致,“找不到也要收费呦。”

2.

“所以说,你不叫大名?”站在经十路的传送带上,男孩问我,此时我已经知道他的名字叫做张昊,弓长张,日天昊。跟张昊熟悉之后,他变得话稠起来,不停聒噪,是这个年纪应有的雀跃。

“是的,我叫岸西。”大名只是大名鼎鼎的缩写,我可不想把大名鼎鼎直接写进我的招牌,顾客意会即可。

“安息?好奇怪的名字。”

“不是那两个字。河岸的岸,西方的西。墨城有一条柳河,我老家住在柳河西岸。”

“那么,为什么不叫西岸呢?为什么要倒装?”听他的语气,“倒装”的“倒”多此一举,跟我把“大名鼎鼎”化为“大名”异曲同工。我已经有些后悔接下这个单子。不等我解释——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如何解释一朵云,一朵花呢——他自顾自说道:“我可以叫你小西吗?”

“喂喂,起码加个称谓吧。”

“不嘛,我就叫你小西。”男孩撒娇比女孩还嗲,弄得我刺出一身鸡皮疙瘩,连忙同意,否则他会使出更加柔软和妩媚的手段吧。

“小西。”他站定,郑重其事地叫了一声,见我没有反应,抬高声音,“小西!”

我低头假装思考。

“你答应一声啊。”张昊拉了拉我的衬衫下摆。

我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还没到啊?”我假装不耐烦,啊,不用假装,我真的不耐烦了。张昊告诉我,他经常带领西猯去小区附近的公园,我们现在就是朝那里进发;还说,附近另有几名喂养领西猯的居民,他们常常在此相聚,因为领西猯喜群居。

“马上。”

“那只猪有什么特征和喜好吗?”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我把话题攥在手中。

“可以不叫它猪吗?”

“抱歉,领西猯。”我努力回忆出那三个字。

“可以不叫它领西猯吗,它有名字的。”

“好吧,它叫什么名字?”

“小西。”

3.

那座公园位于纬十一路最末端,我们转了四条传送带才到达目的地,早知道就乘坐汽铁或者自动驾驶汽车,都怪我心慈手软,如果对方是成年人,我大可以指定任何一种交通工具,由对方支付开销,鉴于他只是一个小学生,我才选择免费的传送带。

好吧,说我小器也成立,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和诋毁,这单买卖本来就不挣钱,我可不想自掏腰包。规章制度不能坏。

公园占地并不大,但是纵深非常,往南走不远就是一片茂盛的森林。这片森林是墨城上一位市长留存的政绩,本来计划建成一座森林公园,因为临时调动,森林在短期内簇拥而起,公园却没有按照规划成型,新上任的市长不愿接盘,只是在入口处建造了这座公园;说是公园其实就是一块地板砖圈起的广场,杵了一些健身器材,铺设一条碎石跑道,外加几畦绿化。前几天刚下过雨,广场低洼处存有积水,上面有浮游生物悠闲地划来划去。

好啦,就从这里入手吧。按照张昊的叙述,他每天晚上都会带小西——真是肉麻,我可受不了被人这么称呼——来这里撒欢。

“一共有五只领西猯,当初领养的条件之一就是定期让它们相聚,培养种族情感。”

“其他四只呢?你后来见过吗?”我拿出小本和笔,随手写下日期、天气以及地点人物,堆积事件。

“其他四只也不见了,都是最近几天跑丢,不过其他失主好像并不着急,既没有自发地去寻找,也没有像我一样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我不是太了解啊,领西猯的售价很便宜吗?”我分析道,“所以他们并不心疼,再买一只新的就好了。这比寻回更省事,也省钱。”

“您喂养过宠物吗?哦,您有一只橘猫。”张昊说,“那你应该清楚,宠物的功德不在于身价,而在于陪伴。就算是收养的流浪狗,相处久了,也会有感情,更何况是从小养到大,见证了彼此的成长。”张昊说得非常煽情,我怀疑他肯定报了什么演讲班或者作文班,有着化悲痛为作品的履历。很多作家不都这么干吗?把自己遭遇过的伤痛洗洗涮涮陈列在世人眼前,每个字节都饱含无声的嘶吼,甚至连标点符号都被血泪浸泡过。

“打住,我只是了解一下领西猯的行情。”

“我不知道。”张昊小声说。

“不好意思,我没听清。”

“我们喂养的领西猯是电子宠物。猯类一般生存在美洲,因此被称为西猯。领西猯是西猯的一种,得名于颈部的白纹。西猯体型较小,但是有攻击性很强的獠牙,并且有臭腺,可以驱敌,还可以用气味沟通,通常会用身体磨蹭岩石或者树皮,利用腺体散发的臭味标记领地,一旦其他生物误入,就会引来它们的袭击……”

“够了。”我可不是来听他讲解《动物世界》。

我尽量不发脾气,但是他支付的佣金别想拿回去了。我转身就走,这已经是我能做出最温和的举动,我连一句指责都没放下,还要我多么优雅呢?我被耍了,被一个小孩耍了,搞了半天,他喂养的领西猯只是电子宠物,就是那种依靠一枚悬浮发散机营造出来全息影像。

看起来,张昊一定把电子宠物当成真实存在的伙伴,那么,他需要的不是私家侦探,而是心理医生。

“叔叔,啊不,哥哥,我不是故意跟你隐瞒,我先跟父母诉说,他们安慰并拒绝了我的请求,我偷偷报警,警方也不认为寻找电子宠物有什么意义,我接着又找了几家侦探社,每当我说明来由,他们纷纷摊手,还以为我故意捣乱。”

他的解释没有毛病,但我受到打击的自尊心一时半会难以痊愈。这只是张昊一厢情愿,认为他所豢养的电子宠物跟他产生了感情,其实那不过是一些算法,早已预设在芯片中的既定程序,仅此而已;也许他会反驳,当他难过的时候,电子宠物会想方设法逗他开心,但这并非电子宠物本意,它只是被设计成这样,通过捕捉人类的面部表情,与数据库中的表情进行对比和解读,得出忧伤或者快乐的信号,不同的情绪触发不同的举动。就像过家家,你扮演爸爸,她负责妈妈,把布娃娃当成小孩,组建三口之家。我理解他的心情,不赞同他的行为。

“不好意思——”

“50信用点。这是我所有的积蓄了。”他说。

“我怎么好意思加钱。”我接收了他的信用点,“而且,我也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我一定会帮你找到小西!但我需要你把小西的相关数据传给我,毕竟,你不要介意,毕竟小西是电子宠物,寻回的方式也跟真实的宠物有所差别。”

4.

电子宠物是最近两年的流行趋势,我常常在大街见到人们“遛”电子宠物,不拘泥于猫狗,种类遍布整个生物圈。

许多人都希望能有一只小猫小狗作为宠物,但是条件不允许,要么没时间,要么没耐心,要么父母不允许,要么爱人不接受。我妈妈称这些宠物为张嘴货,意思是,一旦决定喂养,就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和付出,不但每天要为它们操心食物饮水,还要处理粪便,晨昏遛弯。一只宠物花不了多少钱,后续跟进的精力和财力往往让人心灰意冷。

电子宠物的出现,一举击溃上述所有问题,而且兼具许多优势,可以喂养已经灭绝的动物,你的宠物是一只剑齿虎,他的宠物是一只棘背龙,不必担心它们袭击路人,不必担心毛发过敏,不必担心疫苗接种,不必担心叫春和乱交,等等等等,唯一的不足在于——

“这玩意能跟真的比较吗?”

“只能说你低估了现在的技术。”李樯是一位网络工作者,不必坐班,他每天都沉浸在虚拟实境游戏之中,但月底总能按时交清合租费用。与室友相处的秘诀就是保持独立,我不会贸然过问他的职业,正如我不愿有人打扰我的工作。

“全息成像惟妙惟肖不说,电子宠物的核心算法写入了深度学习模块,也就是说,这些电子宠物跟真正的动物一样会成长,会悲伤,会死亡,不仅仅是外形,心智也会随着时间和生活轨迹改变。

从某种程度来说,除了没有实体,与生物别无二致。你可以选择驯化,也可以让它们野蛮生长;可以定制它的形状,维持不变,也可以自然进化,与真实的生物生长同步。”

“不管怎么进化,本质上仍然是一堆代码吧?”我有些不服气。就拿橘子来说,虽然我们之间并没有培养出多么深刻的跨物种友谊,但我无法想象用投影取代它,不仅没有手感,也一定会失去猫种有趣的灵魂吧。

“你怎么保证,人类本质上不是代码呢?”

“你一定是虚拟实境的游戏玩多了。再说,宠物都具有唯一属性,电子宠物千篇一律。”

“你根本没有听进去,电子宠物也需要喂养和交流,一批电子宠物,只有出厂时设置相同,随着被不同的人类喂养,会展示出不同的生长状态和脾气秉性。这些都是随机的。”

“归根到底,机器没有灵魂。”他口若悬河地宣讲一通,并没有改变我对电子宠物的看法。人类和宠物之间应该互有攻防,只有承担相应的义务,才能获得心灵的反馈,选择电子宠物的人,不是没有时间和耐心,而是不愿付出。要马儿好,还要马儿不吃草,天底下,哪儿有这样两全其美的好事?我从来不相信这些好听的鬼话。

“灵魂如何定义呢?”

“我不是跟你探讨哲学问题。”

“如何科学地定义呢?”

“有完没完?你就说能不能帮我追踪小西?”我都被他气晕了,“这是客户给宠物起的名字,那是一种名为领西猯的生物。发散机没有安装定位,不过我已经拿到它的部分云端数据,你能不能黑进它的系统?”

“不要用‘黑’,你可以说切入。”

“真烦。你能不能切入它的系统?”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介意的地方,但越是介意,往往越容易被他人带过。

“这不是手到擒来吗?”李樯笑得我多此一问。

可这并不简单,李樯以为只需要敲几下键盘,结果抓耳挠腮忙活一下午,才理出一些头绪,最后还是找了业内朋友帮忙,才攻破防火墙,切入小西的系统。结果让我大吃一惊,位置显示它就在纬十一路尽头的公园,不断闪烁移动的红点描出热图。

我给张昊打了电话,拉上李樯一起坐汽铁赶往公园碰头;电光石火之间,我在脑袋里权衡一番,舍弃了更方便但花费更多的自动驾驶汽车,汽铁不能直达,仍需要倒两条传送带。

5.

到达公园,天色已晚,光感路灯点亮,我远远就看见张昊孤孑的身影。

我简单向张昊介绍了李樯,他礼貌地叫了一声叔叔,转身叫我,“小西哥,我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小西啊?”

“定位显示,它在森林深处。”

6.

我们三人向着森林深处进发,路灯的光很快被茂密的树枝吞食干净,我们打开手机照明。森林中只有后天断断续续踩出来的路径,大部分都是杂草丛生的地带。因为灯光的缘故,蚊虫成群结队前赴后继,我们一边挥手应付上半身的骚扰,一边低头注意脚下的泥泞。我们走得很慢,万幸小西一直在原地打转,没有走远,不然我们一定难以追赶它的脚步。我在想,或许是发散机电力告罄。我刚刚发表这个看法,就被李樯反驳,发散机跟路灯一样,吸收太阳能自动充电。

“可是森林里面见不到光啊?”

“那它为什么不回家呢?”张昊像是疑惑,更像责怪,是那种我不怨你你快回来的疼爱的责怪。

“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有的。”张昊说,“芯片经常回收做升级,每次升级之后,小西都会偷偷跑出去跟其他几只领西猯厮磨,到了晚上就会乖乖回家。最近一次升级之后,小西就失踪了。”

“系统回收升级?”李樯问道。

“我们参与了一项试验,五只领西猯的芯片和发散机都来自同一个机构赞助,他们免费发放,但是需要我们记录并上传领西猯的数据,就跟代养一样。不过试验结束,领西猯就归用户所有,并不召回。”

又走了一段距离,我们听见几声尖利的狗吠,我看了看定位,小西就在附近。我们加快脚步,拨开一丛低矮灌木,看见惊人的一幕:地上躺着一只领西猯,一只真正的有血有肉的领西猯,身体没有任何起伏,恐是死去,另外还有四只电子宠物领西猯。四只电子宠物剑拔弩张,与它们对峙的是一只浑身瘢痕的流浪狗。

显然,流浪狗的目的是地上那只领西猯。流浪狗被它们的影像吓住,但并没有吓退,它不停试探,终究会发现它们黔驴技穷的时刻。

由于我们赶到,流浪狗虚张声势叫了几声,灰溜溜逃跑。四只电子宠物围绕地上的领西猯站成一圈,不时用拱嘴去顶它的尸体,试图唤醒它,助其站立,但拱嘴穿透尸体,就像打捞水中的月亮,只是徒劳。它们发出哀号,就像在为它发丧。

这一幕看得我莫名心软,眼睛一热,几乎有泪水倾巢而出。就算没有被感动,我也快被空气中粘稠的臭味刺激出眼泪。身边的树干散发出一股刺鼻的臭味,熏得我几乎晕过去。我记得张昊介绍过领西猯的习性,臭腺防御、袭击什么的。

“小西!”张昊叫道,其中一只电子宠物闻声扭头望向张昊,朝他奔来,围绕张昊转了几圈,不断用脑袋蹭张昊小腿。

这让我妒忌,橘子从未对我如此亲昵。我掏出手机,记录下这温馨的画面,同时作为留念存进该案件的档案,画面中领西猯尸体的脑部突然炸起一朵血花,另外几只电子宠物的发散机相继自爆,我见状连忙上前扑倒张昊,与此同时,小西也发生爆炸,距离之近,如同在耳边丢下一声惊雷。

我一时有些恍惚,只听见张昊撕心裂肺地呼嚎。

“小西。”张昊呼唤一声,小西没有应答。

“小西。”张昊提高音量,小西仍然沉默。

“小西!”

“唉。”我说。李樯长篇大论没能改变的观念,张昊一个举动就让我刮目相看,我之前误会他了,他与小西之间的确建立起情感,而且这种情感远比我跟橘子的友谊强烈。我很少深情款款地呼叫橘子的名字,还常常自以为是地喊它傻猫,并因为谐音傻冒而沾沾自喜,好像做出一项伟大的发明。橘子之所以对我爱搭不理,其根本原因是我没有对它敞开心扉吧。

7.

至此,张昊对我的委托已经达成,可这件事情的疑惑更多了。首先,怎么会有一只真正的领西猯?张昊说过,一共有五只电子宠物领西猯,加上自爆的线索,可以推断另外一只电子宠物的芯片装载到真实领西猯的大脑,但不知什么原因,这只领西猯死在森林深处,其他与其一同成长的领西猯赶到此处为其哀悼,寸步不离地守卫尸体。

“我看过一个古老的视频,记录了几只领西猯守护同伴尸体,避免郊狼得逞,它们会陪在尸体身边,睡觉也不离开。它们还会表现出蹭、闻嗅、凝视、轻咬尸体的行为,甚至还会尝试拱起尸体。跟之前的一幕如出一辙。”李樯说,“它们这么做是为死去的同伴哀悼。”

“你是说这些电子宠物像人一样对待死亡?”与人类的互动尚可通过算法模拟,与同类的共鸣只能归功于演变。

“这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李樯说,“不同种类的电子宠物设有不同的参考系,基本吻合该种类的习性。动物的习性经过成千上万年进化,电子宠物要在数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重走一遍,给深度学习提供了方向和可能性。

而且,人类大脑通过化学信号传递信息,人工智能却是电信号,二者传播速率根本不是同一量级。”

“照你这么说,它们也许会后来者居上,超过人类文明的进化。”

“一切皆有可能。”

这不是我熟悉的领域,多想无益,也理不出什么头绪,只好把目光回归到这起案件本身。

“可以想见,让张昊等人代养电子宠物的机构一手策划了这起试验或者阴谋,你切入芯片引起他们的注意,于是选择暴力销毁,以免留下证据。”我发挥了私家侦探的特长推测道,“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们这么做目的何在?还有一个问题,既然领西猯是群居动物,为什么不野外放养,这样更有利于它们进化吧?”

“我也许知道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李樯说,“你知道进化的关键吗?是突变。在领西猯进化的过程中,人类的介入是一个变数,与人类相处加速了突变的到来。”

我叹口气,又绕回这个话题。“能说点别的吗?”

“我说,你可真够狠的,小孩的钱也挣。”

“我没有告诉你吗?我用张昊的佣金买了一只新的电子宠物领西猯送给他了,还贴了几十信用点。”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李樯说,“问你个问题。假如橘子丢了,你会寻回它吗?还是重新领养一只,或者干脆喂养一只电子宠物猫?翻身猫奴把歌唱!”

“当然会,但是你出钱,规章制度不能坏。”

橘子仿佛听见我们在议论它,抬起脑袋朝我们喵呜叫了一声。

“橘子!”我声情并茂地叫它的名字。

橘子瞟了我一眼,拱了拱身子,继续抟成一团,呼呼大睡。

王元
11月 26,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伪阅读

    在一次百老汇大街边的午餐交谈中,关于阅读,我和我的荷兰同事达成一个共识:学术生涯实际上是一个摧毁阅读的过程。 从道理上来说,怎么会呢?从事学术工作,尤其是社会科学的学...

    刘瑜 阅读 158
  • 我所发现的生活

    那个人家住费城,小时候很穷,他走进一家银行,问道:“劳驾,先生,您需要帮手吗?”一位仪表堂堂的人回答说:“不,孩子,我不需要。” 孩子满腹愁肠,他嘴里嚼着一根甘草棒糖,这...

    马克·吐温 阅读 113
  • 泡菜颂

    泡菜不单能送饭,下酒也是佳品。 尝试过诸国泡菜,认为境界最高的还是韩国的“金渍(Kimchi)”。韩国人不可一日无此君,吃西餐中菜也要来一碟金渍,越战当年派去建筑桥梁的韩国工...

    蔡澜 阅读 16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