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迷宫

双人迷宫

我一股男子气概油然而生。今晚的事,我自己会在心里做一个总结,我不说,谁也别提。

1月 23, 2022 阅读 2884 字数 2647 评论 0 喜欢 0
双人迷宫 by  瘦肉

当年湮没在原始丛林里的吴哥窟,现今又被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所淹没。两年不见,景点门口的商店多开了许多家,叫卖声震耳欲聋;巴肯山上观看日落的平台上人多得下不了脚;城里的夜市规模又扩大了三倍,人群熙攘,车水马龙;洞里萨湖缠着大蟒蛇给游客拍照的小孩,也比以前多了几名,嘴上喊的“one dollar、one dollar……”越来越不带情感,像是一台复读机。只有高棉宁静而又美丽的微笑,倒是显得处变不惊,千百年如一日地看着脚下这片大地。

猫力的兴奋劲并没有因为路上人多而打消,一早到达家庭旅馆,放下行李就拉着我出门逛吴哥窟。两年前我到暹粒拍过一个旅游节目,在穷奢极欲的招待下把所有的景点都逛透了,所以这次来陪猫力自由行,什么都要自己安排,我就显得没精打采。吴哥窟是一个建筑群,想要逛完所有的宫殿和庙宇,起码要花三天时间。不过我知道照猫力这种状态,三天下来,她绝对比我还萎靡。

果不其然,折腾了两天,猫力就蔫了。除非你是一个对建筑艺术和雕刻艺术非常感兴趣、对探索古代遗迹有强烈欲望的人,否则像这么穿梭在游客当中,为了拍个照而排队等候,头顶烈日,从这个庙宇到那个宫殿,没人能受得了——至少我们受不了。

猫力连声感叹:”好不容易正儿八经地逛了个景点,还没逛完,一想到这个就浇熄了我对世界的好奇心。”这怪不得吴哥这个地方,毕竟那可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只是我们真不适合。

第三天哪也没去,在旅馆睡了一天。到了晚上,猫力又满血复活,因为当晚刚好是圣诞夜。虽说柬埔寨人民基本都是佛教徒,可是为了照顾世界游客的口味,暹粒的各个夜市张灯结彩,酒吧街霓虹闪烁,圣诞气息很是浓烈。我是一直不喜欢过节的,但看到猫力满满的逛街能量,也受到感染,不过我提议:不如两人分开逛?

猫力回想以往带我逛街时我的一脸不爽,最终也搞得她不爽,为了不影响过节的心情,竟然答应了。

我抑制住内心的欢愉,约定了和她再相会的时间,才依依不舍地道了别。我觉得刚刚道别的拥抱显得随意,不够深情,不过我实在是太高兴了!

会泡妞,不等于会谈恋爱,我把自己陷进爱情的泥沼里,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懂爱。出发到现在有四十几天,我和猫力每天都呆在一起,除了上厕所和睡觉,从来没让对方离开过自己的视线。在爱情的蜜糖罐里我时不时想出来透口气,这一个半月里面,处于磨合期的我们有过无数次的争吵,归根到底,都是由于我认为自己被爱情捆绑了而引发的,为了爱情我要被迫环游世界,被迫暂时放弃自己的梦想,被迫离开一起奋斗的兄弟。虽然在这趟旅程结束后我感到受益。

这是出发以来我第一次为自己争取过来的四个小时自由活动时间,我可要好好享受。为了尽快进入发泄狂欢的状态,我笔直走进一家放着震耳欲聋的电子乐的酒吧,点了杯龙舌兰,舔一口手上撒的盐巴,一口把酒闷掉,然后转身看着狂欢的人群。

年轻的英国女孩甩着自己的金色秀发,美国哥们儿掀开上衣,光着膀子跳舞,德国小伙跳着奇怪的机械舞勾引对面的东南亚舞女。我心里突然没了底:我来干吗了?在这种声色场合,换作以前,我会蹿上跳下,和不同的人干杯,在舞池里展现自己的舞姿,那种疯狂的状态马上能成为全场的焦点,我能在群众的眼里完全释放,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放不开。可是我刚刚觉得,以前自己怎么那么傻逼。

是不是酒喝得太少了?于是又点了三杯,一杯遥想当年,一杯跟随现在的音乐节奏,一杯壮胆。“起呛起呛”是音乐的节拍, “哟吼哟吼”是年轻男女的尖叫,“咕噜咕噜”是三杯下肚的声音,我闭眼,整个世界都放慢了动作,舞池中飞溅出的汗水飘荡在空中,被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仿佛盛开的莲花,我慢慢睁眼,突然一阵阵巨响如同电闪雷鸣,眼前的男女已然变成了妖魔鬼怪,群魔乱舞。我迅速跑到酒吧门口,一阵狂吐。酒没有问题,是我酒量变浅了。我一边走在拥挤的街道上,一边摆脱街上拉客的妓女,一边盘算着下一场要如何爆发内心的小宇宙。

我接连又跑了三家酒吧,情绪反而越来越往下降,眼睛也越来越花,一看手表,距离和猫力碰面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不愿就这么败兴而归。走进最后一家酒吧,音乐没有之前喧哗,放的是嬉皮士喜欢的迷幻乐,相比之前,人也少得可怜,只有三三两两的造型像流浪汉的人,散落在各个角落,没有圣诞节的气息,中间一名DJ在一束灯光下支了个小台子,自娱自乐地打着碟,在他旁边是一个空着的台球桌,吧台也没有人,我随意挑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这家酒吧是在街尾建筑的天台,屋顶的墙壁上亮着一轮大大的圆月,是投影打上去的,往下可以看到整个酒吧街的全景,楼上自由的氛围和楼下嘈杂的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坐了一会儿,酒劲冲脑,头越来越晕,于是站起来,走到台球桌旁,拿了一根杆子,准备活动活动身体,散散酒劲。我不会打台球,一个人瞎捅。

不一会,来了一群女孩。我依稀记得,这是刚刚在街上拉客的那几名妓女,估计她们今晚还没接到一单生意。其中一个认出了我,径直朝我走来,抓起旁边的杆子,上下抚摸着,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只不过实在是头晕无力,只好埋头打我的台球。

我很羡慕她的这股骚劲,因为我刚刚就是在酒吧里发不起浪,才觉得心里空空,一无所获。她见我毫不理会,反而来劲了,手指滑着台球桌的边缘,一步一抬脚地走到我要打的那个洞前,露出乳沟,把胸部压在了洞口。我眼一花,一杆子打空,她开心地拍起了手,引来她的姐妹们的围观。我不服气,无奈地摇了摇头,对准了另外一个球,没想到,她的姐妹们也来凑热闹了,开始对着我跳艳舞。

我又是一杆子打空,她们集体叫好,搞得我羞愧难当,却又不甘心就此离场,于是又连着打了三个球,她们越来越过分,胸部啊、大腿啊、屁股啊,全部放在洞口,让我眼花缭乱,没有一个球能打进洞,妓女们继而发出白发魔女般的狂笑,我像是一朵小雏菊,被人一瓣一瓣剥落,直到赤身裸体。

我灰溜溜地逃离,今晚真是……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觉得无穷无尽的挫败感向我袭来。见到猫力的时候,就好像从迷宫中兜兜转转终于找到出口。

我紧紧地抱住了她,差点没哭出来。猫力没察觉出我的异样,以为我只是喝醉了。

我问猫力去玩了什么。她说,瘦肉,我真是离不开你,自己出门就被人抢劫了。我忙问她有没有事。

她笑笑说:没有,我找到一家广东人开的卤味店,买了份叉烧,在路上边吃边逛,没想到才吃了两块就被一个当地小孩抢了。

我:只是叉烧啊!

猫力:对啊!特别好吃,我才吃了两块!

我:小孩子嘛,你不会抢回来吗?

猫力:我呆住了,只“诶”了一声,要是你在就好了,可以帮我抢回来!

我一股男子气概油然而生。今晚的事,我自己会在心里做一个总结,我不说,谁也别提。

瘦肉,独立导演。微博ID:@瘦肉恰嘛

瘦肉
1月 23,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