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报社会

回报社会

“哎!文明求助,有序乞讨!”

7月 14, 2021 阅读 497 字数 4277 评论 0 喜欢 0
回报社会 by  李座峰

一九八七年夏天的一个傍晚,郝效国拎着一塑料袋馒头走在回家的路上。

路边一个席地而坐的外乡青年看到郝效国手里的馒头后直了眼,喉结使劲儿往上一顶又颓然地降了下去。郝效国折回来,看了眼青年身边那只漏气皮球似的军绿色旅行袋,双手把裤腿儿往上一拽蹲了下来。 

“戗面儿的吃不?”郝效国说着打开塑料袋拿出一个馒头递给青年。 

“我下乡那会儿老能见着狼,那眼神儿我太熟了,真的,直接喂的话手都得叫他咬下来。”郝效国把筷子在桌子上杵了一下,夹起一块排骨搁到郝林碗里,“听故事别耽误吃饭。” 

郝林把排骨夹起来丢进嘴里,熟练地吐出一小截儿骨头:“爸,那你到底给了我葛叔多少钱啊?” 

郝效国下意识地瞟了老婆一眼,见对方忙着卷手里的春饼根本没空儿搭理他,就端起酒盅吱儿了一口。 

“一百。” 

“你那会儿干半年还攒不到一百呢!”老婆白了他一眼,把卷好的春饼端起来往嘴里送。 

瞅着老婆吃春饼的样子,郝效国的喉结像故事里那个青年一样上下动了一下,回过神儿来:“林林,你爸我可不是吹牛儿,那会儿的十块钱,正经顶现在一百多呢!哎,这事儿等将来你讲给你儿子听的时候……” 

“你咋知道指定是儿子?就不能是个闺女啊?女的有啥不好?”老婆嘴里塞得满满的冲郝效国直翻白眼儿。 

“……或女儿听的时候,”郝效国边说边拍了拍老婆后背帮她把春饼咽下去,“那就得说成一千,要不然没感觉。” 

外乡青年瞪大眼睛梗着脖子不动了,郝效国见状赶紧上前又是捶后背又是抹前胸,总算把那口气儿给顺出来了。 

“都是你的,别着急忙慌,慢慢儿吃。” 

郝效国把塑料袋塞到青年手里,起身就走。青年一嘴的大馒头喊不出声儿,只得冲他的背影使劲儿挥了挥手里的半拉馒头,然后又狠狠地咬了一口。 

眼瞅要吃完第二个馒头,外乡青年发现自己身上夕阳的光芒突然被什么东西挡住。抬头,见郝效国不知啥时候又站在了自己面前。 

青年一愣,忙把剩下的馒头举起来伸过去:“大哥,我就吃了俩。” 

郝效国笑着把馒头推回去,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信封,四下里瞄了一圈儿后打里面拽出张十块钱的钞票递给青年。 

青年愣住了,没伸手。 

郝效国不由分说地把钱塞进他的上衣口袋,哼着歌儿走了。 

“你葛叔脑子好使,当时看了一眼我那信封上的单位就记住了。一九九五年突然找到单位在大门口儿蹲着堵我,拉我一起下海做生意,我没敢。一九九八年他又来了,那会儿我刚下岗,就跟着他一起倒腾建材,没想到还真成了。” 

郝效国抬手摸了摸郝林的小脑袋瓜儿。 

“所以说啊,能帮人一把就帮人一把,谁都有遇着难事儿的时候。你爸当年要是没帮你葛叔,你现在能要啥有啥吗?” 

郝林停下悬在椅子上不停晃悠的双腿,看看还在跟春饼较劲的妈妈,认真地点了点头。 

奋力分开人群的郝林举着三张门票来到老婆和女儿面前。 

“这长假刨去排队还不如个周末!”郝林拽了拽挤皱了的T恤,胸前的格瓦拉被扯得直做鬼脸。 

郝太太不以为然地捏着几张景点的宣传册扇风儿:“平时也得有工夫出来啊!……哎?买三张票干吗?咱家琪琪才五岁,不用门票的。” 

“咳,咱琪琪长得高,多花点儿钱买张票,省得到时候万一让人说了不好看。”郝林把票给女儿拿着,分别牵起娘俩的手往入口走去。 

没走几步,郝林就被一个破搪瓷钵子拦住了,顺着拿钵子的手一路看过去是个干巴老头儿,肥大的脏衬衫只系了最上面的扣子,下身套一条带彩绣图案的牛仔七分裤,脚下踩着双随时准备拉倒的人字拖。对方并不说话,只是不停地颠着钵子,一些藏在几张一元纸币下面的钢镚儿们在里面哗哗作响。 

郝太太拽着郝林绕开老头儿继续朝前走,郝林边走边回头看了眼老头儿,眼神里带着那么点儿尴尬和愧疚。老头儿被郝林这一瞥所鼓励, 

攥着搪瓷钵子哗啦啦地跑过来再次拦到郝林面前。 

郝林松开拉着自己媳妇儿的手,打开腰包儿抽出张五十的扔到搪瓷钵子里。老头儿原本灰黄的俩眼珠子顿时亮得跟对儿猫眼儿石似的,把那张大票儿拣出来揣好后围着郝林一家转着圈儿鞠躬。 

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份儿恭敬,郝林腰眼儿让媳妇儿狠狠地捶了一下。

“有病啊?!”媳妇儿眼睛瞪得不比老头儿小。 

“五十算个啥?搁我爸刚遇着葛叔那会儿也就几毛钱的事儿!”郝林说完朝老头儿和蔼地一笑,示意他忙去吧。 

老头儿走了,郝林瞧了身边儿沉着脸不说话的媳妇儿,摇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人这一辈子谁还没个山穷水尽的,是不是?能帮就帮一把,没准儿人家过去这个坎儿就发达了。” 

“得了吧!刚才那老头儿能不能活到端午节都难说,还发达呢。” 

排在郝林前面的男胖子回头看了他们一家三口一眼,面无表情。 

郝林一皱眉:“啧,咱能悄悄地吗?!哪有你这么大声儿反社会的?!” 

“哎?!我怎么就反社会了?!” 

“你这不叫反社会叫什么?不就给乞丐点儿钱吗?啥大不了的事儿啊,你跟我这儿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郝林回头找刚才那老头儿,看了一圈儿终于发现他正兴奋地跟另外俩年轻的乞丐说着什么,边说还边指着郝林这边儿,郝林再次朝老头儿笑了笑,“你看那大爷多开心,看他开心我们难道不开心吗?”媳妇儿扭头儿望了一眼那老头儿:“不开心。” 

“你呀,得学着回报社会。” 

“那是你们公务员的想法,我们当乙方的不报复社会就不错了!” 

男胖子无声地笑起来,郝林站在后面瞅着他笑得直哆嗦的肩膀叹口气直摇头:“光带孩子出来旅游见世面哪行,父母不以身作则,孩子怎么能见到人性最真的一面?就拿我来说,当初要不是我爸……” 

话唠到一半儿,郝林觉得有人在身后拽他胳膊,回头见是刚才那俩跟老头儿站一块儿的年轻乞丐,俩人见郝林转身,忙把各自手里的器皿举到郝林面前。 

郝林一愣,下意识地看了眼媳妇儿。 

媳妇儿冷哼一声:“继续啊,回报社会。” 

郝林咽口唾沫也哼了一声,拉开腰包儿,每人二十。 

俩年轻乞丐千恩万谢,其中一个跑去跟前面的胖子要钱,让胖子一声中气十足的“滚”给喝出去七八步。郝林眉头一紧,刚要张嘴说什么,三五个不同性别规格的乞丐围了上来。郝林两条眉毛立马拧成麻花儿,媳妇儿这会儿也有些害怕,俩手紧紧抓住他的胳膊。 

“没有了没有了!今天回报社会到此为止了!” 

郝林躲着面前的那些个讨饭的家伙什儿,可乞丐却越聚越多,不知都打哪儿冒出来的,他的声音完全被各种口音调子的“行行好”或“帮帮忙吧”给淹没了。 

周围一起排队的人们开始远离郝林并先后举起了手机,郝林护住老婆孩子清了清嗓子正要说话,一只手伸过来在他腰包上摸索着抓住拉锁。他忙松开牵着的女儿把那只手从腰包上扯下去,却又觉得有人在身后解他的腰包,郝林回头,一个半大小子一边儿解着他的腰包一边儿念叨着“可怜可怜吧”,面带微笑。 

郝林一把推开半大小子:“哎?!哎?!干什么你们?!” 

媳妇儿见不远处站着个水蛇腰的保安,忙挤出乞丐堆儿跑过去:“您好!麻烦您管管这些人行不行?!这都快成抢钱了!” 

保安一脸暧昧不清的微笑,朝郝林那边儿喊了一声:“哎!文明求助,有序乞讨!” 

乞丐们压根儿没搭理保安,仍旧跟群小猪崽儿似的争先恐后地拱着郝林这头老母猪。 

“哇——” 

连挤带踩的,琪琪哭了。 

听到女儿的哭声,媳妇儿也急了,站在圈儿外朝郝林大喊:“孩子!”

郝林俯身抱起地上的女儿冲出来交给媳妇儿,再回身时可就红了眼。他一把抢过面前一只巨大的搪瓷缸子,另一只手抓住离自己最近的胳膊,沿着胳膊找到一颗长着花白头发的脑袋,搂紧后抡圆了搪瓷缸子一下一下地往上猛凿。 

警察赶到的时候,郝林已经放倒了好几个乞丐,手里还是那只搪瓷缸子在上下翻飞。 

“为啥打人啊?”正瞅着墙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标语的郝林回过神儿来,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警察。 

“他们管我要钱,我不给他们就动手抢。” 

另一间屋子里,媳妇儿搂着惊魂未定的琪琪坐在一张桌子前,对面也有个警察。 

“不管怎么样,你老公先动手打人就不对。”警察说着端起桌上的茶杯吹开沫子烫烫地喝了一口。 

媳妇儿点头。 

“那些人常年在这一片儿乞讨,我们给抓起来送走过,没几天又都回来了,我们也没办法,总不能都给毙了吧?” 

媳妇儿又点头。 

“回头医院验伤报告出来了,你们赔点儿钱就行了,别担心。” 

媳妇儿再次点头。 

“谢谢警察叔叔。”琪琪说。 

走出派出所,郝林的电话响了。 

“啥事儿啊?我搁外地呢,长途挺老贵的。” 

电话那头儿的男人听起来有些兴奋:“郝总,你自个儿还不知道呢吧?你火啦!你单挑丐帮的视频让作业本儿转了,这会儿都三万多转发了!那大茶缸子让你使的,都说你是当代李元霸!你没事儿吧现在?大伙儿都……”郝林挂掉电话打开微博,刚扒拉两下就看到自己打人的那条微博,他点开视频,画面里,自己敲晕一个老太太之后又回身拽过来一个老头儿摁在地上揍。 

媳妇儿在一边儿跟着看完视频,扭头又看看郝林:“评论里都咋说?”

郝林深吸一口气,点开评论,发现大部分都是骂他的。“这种人都能找着老婆,也是醉了。”“他老婆平时估计也没少挨揍。”“禽兽不如,不给钱也用不着打人啊。”“又是东北的吧?”…… 

“傻×真多。”郝林骂了一句后关掉微博。 

郝林走进单位,一路低头直奔自己的位置坐下,看着Windows的开机画面发呆。 

“郝总,你太猛了!”一女同事路过时说。 

郝林斜了她的背影一眼,小声嘟囔道:“你懂个屁。” 

在电脑上登录微博后,郝林望着右上角那一万多的评论数呆住了。 

“那什么,郝哥,”刚才的女同事不知啥时候又溜达回来,“新来的人事小刘不懂事儿,在那段儿视频下面艾特你说真能打……” 

郝林闭着眼睛摆摆手示意她别说了,然后开始动手删微博。 

“事情,你确实是有苦衷的,一个男人,身后是老婆孩子,谁遇到这种事儿都得急眼,正常,我能理解,不但理解,我还很支持,当时我要在场,我必须得帮你一起揍那些人!” 

郝林浅坐在茶几旁的沙发上,冲对面一个梳大背头的中年男子点着头。

“不过支持归支持,小郝啊,局里在舆论上的压力你也要体谅啊……” 

郝林接着点头。 

“明白,孙局长您放心,我这就办理辞职。” 

这回轮到中年男子点头:“好,拿得起放得下,你在家休息一段儿,陪陪孩子,一俩月过去谁还认识你是谁啊?到时候我再看看,安排你去别的地儿。” 

郝林道谢后起身开门出去,中年男人点着根烟抽了一口靠在沙发上自言自语:“反社会人格儿啊根本就是。” 

郝林走出机关大楼时,路灯都亮了。他拎着公文包来到车站,想了想又迈步沿着路继续走。 

路边盘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面前用粉笔写了行字:求好心人给三块钱买包子吃。 

郝林目不斜视地从小姑娘身边走过,走出十来步后站住,回头望了小姑娘一会儿,又转身返回。 

正瞅着地面发呆的小姑娘见有个影子在她身边停下,忙抬起头来:“叔叔帮帮我吧!” 

郝林四下里看了看确信没人注意自己,遂抬脚把小姑娘踹倒在地后匆匆离去。

李座峰
7月 14,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旗袍姐

    壹零年夏天,刚回国的我跟大连各个圈子里的朋友吃饭,吃到小学同学那一拨的时候,有人在饭桌上提起胡小玲。 那是个傍晚,蚊子初上的大排档,一群人围坐在街边胡乱嚼着海鲜,桌子...

    李座峰 阅读 769
  • 胖子海力布

    “海力布来了!辣子鸡老火汤照旧,单子我等下打!”服务生小妹趴在出餐口喊。 我应声从凳子上弹起来,挑了块儿干净些的塑料案板从出餐口推出去。 多加半份鸡块,少盐不要味精。鸡块...

    李座峰 阅读 518
  • 放生

    北京到了十月底,傍晚就凉得像一桶刚打上来的井水。坐在小马扎上的孙不平把一截自行车内胎摁进水盆里时,不远处响起高跟鞋的嗒嗒声。他下意识地把头埋得更低,继续在水盆里一截一...

    李座峰 阅读 383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