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小学,往后的时间里,我再也没有交到一个朋友,我再也没谈过一场恋爱,我再也没有过一份工作。尽管,我知道我很优秀,大家也都知道我很优秀,但是他们更觉得我是怪胎。

6月 17, 2020 阅读 1031 字数 5850 评论 0 喜欢 0
妆 by  程安

我每天都会化很久的妆。

我喜欢涂肤色的粉底,勾勒棕色的眉毛,再涂厚厚一层乌黑的睫毛膏,不在意它上扬的角度是否像洋娃娃,我只要保证它够黑够密。最后,再涂上我喜欢的口红色。我有时候会喜欢复古的大红色,有时候会喜欢调皮的橘红色,或者其他新流行的颜色,除了裸色。

你看,这妆容很简单对不对,但依然需要两三个小时。可能我化妆的技术不好吧,经常化不好会卸掉重来。

今天的妆很顺利。头发黑亮,肤色健康,眉形很正,鼻子高挺,唇色生机。

我朝镜子一笑,拎起包。

距离上一次相亲已经很久了,但我相信这是最后一次。

对方是一名大学老师,教法律,在答应和他见面之前,我很仔细地翻看了他的微博、QQ、朋友圈,他平时的生活,不是健身就是和志同道合的朋友讨论着法律新闻,他最近的几条朋友圈都是在力挺同性恋自由和呼喊要捍卫残疾人人权。在这些他表达的字眼里,我感觉,他是一个很正义很有社会责任感的人。

这也就是他愿意和他相亲的原因。妈妈说,有正义感的人不会太差。

我们约在一家西餐厅,隔着玻璃,他坐在靠窗位置,低头看着菜单,手指在内页上移动着。

看,他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

我简单地理了理发型,推开餐厅门,收起大大的太阳伞,朝他走了过去,停在他面前,主动打招呼:莫老师,您好,我是小米。

微露八颗牙,标准的空姐笑脸。这是博好感的第一步骤。

他抬头看我,连忙站起来,椅子猛地发出往后移动的声音,他伸出手跟我握手,同时惊讶地打量着我,说,你好你好。然后招呼我坐下,喊了服务员过来点餐。

“小米,你看菜单,你喜欢吃什么?”

“莫老师,我一般都是自己做饭,不常在外吃饭,不然您帮我点好了。”微博上的恋爱达人分享过,相亲的人一般都是奔着结婚去的,这个时候你要表现出要有贤妻良母的品质,并且适当时机让对方拿主意。

男人都会喜欢这样的安排。

他指着菜单对我说,“这个可以吗?我猜你会喜欢。”

我微笑着点头,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娇羞得比较自然:“听你的。”其实我的视力不是很好,根本都没看清他指的是什么哪一道菜式。

果然,他表情开始放松,嘴角微微上扬。看得出,他对我的印象还不错。微博达人又说了,男人是视觉动物,会因为女人的外表而决定要不要交往,但是他们又是理性动物,会因为女人的内涵而决定可不可以结婚。那,接下来,我要让他对我有深度的了解。

可说什么好呢?我不懂法律啊。就在我有点急躁的时候,他菜也点好了。我突然想起来,扮作倾听者的角色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于是我开始扮崇拜者。

“莫老师,我看了您最近的朋友圈,您是支持同性恋的。我觉得这点真的好难得啊。”

“这没什么,他们有自己的选择权,大家都说同性恋如何如何,其实他们只是小众化而已,假设说,如果这个世界上,同性恋是大众,那么我们这些异性恋就是不正常了。我特别反感用不正常来形容他们,你知道吗?这跟一个人身体上有某些方面的不健全一样,大家把这些人归类为残疾人,什么叫做残疾?”

我双手托腮,凝视着他,认真地做到让自己双眸含情。见他突然这么发问,我一愣,“我不知道。”
他挠挠头,“不好意思,我这样有点对学生发问的样子。”

我想继续微笑着说没事,但一摇头,一缕阳光落进了眼眸里,顿时有点刺眼,我有些慌乱地拿手挡着眼睛。

又听一阵桌椅碰撞的声音,世界稍微暗淡了下来。他把我这一侧的窗帘拉起来了,等阳光都被阻挡在外,他才弯下腰问我,“今天的阳光有点晃眼吧。没事,你把眼睛闭一会。”

我抬头看他的手一点点靠近,覆上我的眼睛。在这片小小的黑暗里,我很心安。他的掌心,微热,微潮,泛着一股烟草味。

也不知道这样的姿势我们保持了多久,他才松开手,坐到了对面。他没有拉那边窗帘,阳光都倾洒到他身上,好像戏本里的男主角一样,自带光芒。

我的心,就这样被击中了。

“嗯。谢谢。”

饭后,他约我看电影。在黑暗里,我主动牵起了他的手,一开始,他没反应,等我有些后悔自己如此唐突准备抽回手时,却被紧紧握住了,再没松开。一场电影下来,我们握着的手全是汗。他牵着我又去买了一张电影票。

我想去看第二场电影,但是妈妈的电话不合时宜地打进来,我只得和他告别,并约第二天相见。
回到家,我躺在浴缸里,仔细地卸妆。镜子里的我,在满满一缸的白色细腻泡沫里,很美,皮肤被映得白得有些透明。我捏了一下胳膊,很紧致,是年轻才有的胶原蛋白的紧致。我还很年轻,我的路还很长,我要享受这青春的美好。

虽然莫老师身高和我差不多,但是我可以不穿高跟鞋;
虽然莫老师比我大十岁,但我相信年纪大的人会疼人;
虽然莫老师离过婚还有一个孩子,但是我相信我会把他的孩子当成自己的;
虽然莫老师长得不好看,但是我真的不在意一个人的外表,真的。

我只想谈一场不会分手的恋爱,直到一同走过那条红地毯,喝上饮料代替的交杯酒。嗯,不!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要用真酒。

自从那天以后,莫老师便频繁约我。每次出门前,我也很仔细地化着妆。不化妆不出门,是我对自己的最低限。

事实证明,我和莫老师也的确很合拍,我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而他眼睛里的光亮也越来越浓。有天他告诉我他的一些情况,包括工作收入经济情况。

我很开心,他在跟我交底。

最后,他吞吞吐吐地说,他结过婚有个孩子,而且孩子归他抚养。

我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有隐瞒我,而是选择告诉了我这些。那么,我的秘密,要现在告诉他吗?
“小米,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我们坦诚相待。”

有那么一瞬间,我差点说出我的秘密。可是脑海里瞬间闪过上一段相亲的结局。现在,还是太早了,我需要更多的承诺。我现在,不能说。

我依偎在他怀里,点着头,“我很感谢你信任我。我会把你的孩子当成我自己的,真的。我也不会欺骗你……”他一把抱紧我,真的很用力。我感觉我的胸腔都要碎掉了,于是后半句“……虽然我会隐瞒些事情”就这样被遏在了喉咙里。

“谢谢你的理解,小米,你这么美丽善良,我不会辜负你的,就算你老了丑到没人要了我也不会离开你。”

即使丑到没人要也不离开。这真是最美的誓言了啊。我幸福地闭着眼睛,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身心一阵放松。感觉自己漂在水面上,温柔的浪花,还有适宜的温度,不会沉下去的浮力,如果这是沉沦,我愿意啊。

“今晚不要回去了好吗?”

这声音似蛊惑,我咬着嘴唇,紧张得没有说出话。虽然心中也涌出一股暗流和一丝担心,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在漆黑的夜里,我觉察到自己燃成一团火焰。我想起了小学时候的初恋送我的那杯蜡烛灯,太漂亮以至于我一直不忍心点它。直到今天出门前,它还被擦得很干净,摆放在我的桌子上。

黑暗中,我在彼此的喘息里听到莫老师不停地重复着:小米,我会娶你的。

再后来,耳边被替代的是一阵惬意放松的打呼声。我把头依偎在他的胸膛,看着窗户的方向,屋子里一片黑暗,但是我的心里却一片光明。

渐渐的,屋内的格局变得开始可以辨别,光线一点点变亮。我轻手轻脚下床,拿自己的衣服,一一穿好,打开门,回家。

刚打开门,妈妈就紧张地从客厅的沙发上蹦起来,就在她要劈头盖脸地责怪之前,我说,我恋爱了,昨晚在男朋友那里过的夜。然后回房补觉。

醒来时,看到电话上一竖排的未接电话和短信,心里喜滋滋地给他发了一个信息:出门前我忘了和妈妈打招呼,怕她担心所以半夜回家了。

一分钟内他回复我:小米,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们就像大学生一样的一来一回发着信息。我记得大学的时候,看着室友们这样对着一小片光亮按着手机直到迷迷糊糊睡去的样子,曾是多么的羡慕,现在我也在体会着,虽然晚了点。但有胜于无。
午饭时,看着妈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声。她惨白着脸,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个人,他……

“他说要对我负责。”

她听完,先是惊讶,再是给我夹了一把菜,然后红肿着眼睛点着头,过了会,她试探地问:什么时候,带给我看看?

我点点头。

在之前,我相亲过九次,前八次死在第一眼,第九次死在第二天。

我不得不说,我之前的九次相亲失败的原因,是我没化妆。

对,是我的长相问题。因为我的长相,所有人看不到我相机里那么美丽的照片,听不到我唱歌时候的声音多么优美,也不明白我是怎么一步步拿到学校高分入学通知书却拿不到留校offer时候的笑和泪。他们都不懂,也不想懂,他们的视线只会停留在电视里发着嗲的林志玲身上。

自从那次被大学室友拉去她的话剧团,替演了一个角色,我才开始明白,一切想要的,我要自己去争取,不然,就一直只是丑小鸭,虽然我也不喜欢白天鹅。那天化妆师帮我化了很久的妆,然后递给我一面镜子说,小米,你其实可以很美。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笨拙地学习化妆。

然后开始了我的第十次相亲,和莫老师,没有见光死。

我和莫老师约好了时间见妈妈。

我给妈妈也化着妆,告诉她从今天起要时刻化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很开心,我不小心把腮红涂多了,她也没在意。我忍不住提醒她,别告诉莫老师我的病。

“你这孩子,这怎么是病呢?”

“不是病,为什么你从小到大那么紧张我?”

“我只是担心你被欺负。”她嗫嚅着。

“那我为什么被亲生父亲抛弃了?还不是因为我和你,都有病。”

她不作声。

“但是没关系,莫老师说我不管什么样子,他都不会离开我,但是我现在还不敢冒险。所以,你要记着,不要说不该说的话。妈妈,你也想我能够幸福对不对?”

妈妈拿刷子把腮红晕开,点了点头。

莫老师拎着一堆礼品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饭。他非常礼貌客气地和妈妈交谈,看得出来,他和妈妈相处很愉快。

饭后,我们出去散步,边走边说。后来我的脚都酸了,他的话都没停下来。是谁说的,两个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其实就是一种幸福。我悄悄地挽住他的胳膊,他转身,亲吻着我。

鸟儿在电线杆上静悄悄地看着,像是一章音谱,我想,它能奏出穿白纱的那首曲子吧。

那天分别的时候,莫老师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你妈妈人挺好,就是妆化得有点浓了。

我心里一阵疙瘩,犹豫着不接话。

“小米,你爸爸呢?”

我从小是妈妈带大的。我并不愿意去谈论爸爸的事情,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爸爸是谁,我从小就没见过他,听妈妈说,他们并没有结婚,妈妈是意外有了我,当爸爸在妇产科看到我之后,就消失了。我长这么大,对他唯一的了解就是,他抛弃了我和妈妈。

但是我不想让莫老师知道我的家庭如此复杂,我编了个理由告诉他,我爸爸不知道有我,他和别人结婚组建了家庭。

“小米你知道吗,你可以告他!”莫老师激动了起来。开始和我谈论法律条例,似乎这是一个案例,但我更相信,他这是心疼我。

“小米,你别怕,我会对你负责的。”他再度拥紧我。

这是他第二次对我说这句话。

我以为这只是一段小插曲,并无大碍,但是我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小米,我找到你爸爸的资料了。我会代表你去起诉他。你放心,我认识很多律师……”

我听不见后面的话,只觉得浑身冰凉,像是坐在冰面上玩的小孩,以为这只是一条宽宽的马路,却不想冰碎了,掉了下去,寒冷刺骨。

“莫老师,你在哪里?”

“我在家……”

“我去找你。”不等他开口就挂了电话,我拉开门往外跑,下了楼,听到一个女人一句“哎呀妈啦”的叫声,才恍然我没化妆。又折回去,化完妆,再急忙忙赶到莫老师的家里。

我到的时候,他正在看拿着一叠资料。

我看到那资料上有一张照片,里面的人面容臃肿,秃顶,眼袋快垂到了鼻子上,皮肤黝黑,完全看不出哪里好。但我知道,那是我的亲生父亲。让我妈妈不顾千辛万苦生下我的父亲。我恨他,抛弃了妈妈和我,更恨他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但是现在,不是恨这些的时候。

我一把抱住莫老师。

“我不想追究,我只想安静地过日子。你不要管这件事了好吗?”

我一遍遍地哀求着。直到他承诺不再追究,我才松开他。

“原本我做这件事,是想把你从你父母的手里捧过来,既然你这么要求,那我只好……”

说着,他单膝跪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盒子。

我瞬间明白了,为什么每个女人面对这一幕都情不自禁地要流眼泪,但是我不能流眼泪。我只能捂着嘴傻乐着。

那晚,我没有回家。再度在漆黑的国度里,燃烧着自己的温度,与他,不分彼此。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常常一起商量着结婚的细枝末节,有时候说着说着,两具身体就纠缠在了一起。只是,每次我都不会在他那里过夜。

有一天晚上,他眼神暧昧地想要解我衣带,我躲开了。

“莫老师,我有了。”

“啊?”他惊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在我的肚皮上,像个孩子一样。末了,他说,“我们下个星期就结婚,不管那些细节了。小米,婚礼可能不那么完美了,你介意吗?”

我红着脸摇头。

回到家,我把消息告诉妈妈,妈妈白着一张脸,并不开心。我不想听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没理她直接进了屋关了门。傍晚时分,她来敲门,说莫老师来了。

我欣喜地出门迎接。

莫老师的脸色不对劲,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我惊恐地往后退去,却不及他的力气大,妈妈意识到了什么,也赶紧过来拦他。但没拦住,他把那瓶液体倒在我脸上,用力涂抹。他睁大眼睛,用那只沾满了颜色的手指着我,激动地骂道:

“不要脸!”

妈妈拼命地捶打着他,质问:“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女儿?!”

“怪不得你爸爸不要你!”

他丢下这句话,走了。只留下那瓶——卸妆油。

我无力地滑倒在地板上。妈妈搂住我,哭着说,女儿不要怕,他就是个人渣。我们会遇到真心爱你的。

妈妈,连人渣都不要我,凭什么好人家会要我呢?

何况,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他出生以后,是不是也要和我背负着同样的命运?

除了小学,往后的时间里,我再也没有交到一个朋友,我再也没谈过一场恋爱,我再也没有过一份工作。尽管,我知道我很优秀,大家也都知道我很优秀,但是他们更觉得我是怪胎。在这个世界上,你心灵再美,总还是有人只看你的外表,并以此衡量你。

除了妈妈。

但是,她也是被世界抛弃的那个人啊。

“我去洗把脸。”我平静地起身,拿起那瓶蜡烛灯,朝卫生间走去,关门,往浴缸放水。

我喜欢泡澡,我喜欢躺在一堆白色细腻的泡沫里,这会让我感觉自己像个人鱼公主。人鱼公主在她最美的时候,最后化成了泡沫,我也要最美的时候,依偎在泡沫里,告诉自己,我已经没有期待了。
佛家说人死如灯灭,这灯会点多久呢?我把蜡烛点燃放一边,拿起浴缸边缘的那枚刮眉刀,对准自己的动脉。

红色,好美,原来我的血液和正常人一样,多好,我留恋这一丝寻常的味道。

血混在布满泡沫的水里,溢出了浴缸,朝地上滴答滴答落下去,门外传来妈妈拼命地砸门声。

不管了,什么都不想管了。

……

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

我艰难地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手机,故意松动输血管,警报器响起了,但我不在乎,我专心地去翻看朋友圈,却发现格外空荡。

我刷起了微博,最新的一条上赫然贴着一张我素颜的照片,在刺眼的阳光下,我的皮肤和眼泪一样透明,我都不知道这张照片他是从哪里拿到的。上面还有一句话:

“这是一位我的朋友,因为受到社会的敌意而选择了自杀并身亡,在这里,莫老师呼吁大家一起关爱白化病人,他们也有人权!”

仅此而已。

程安
6月 17,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我喜欢你呀

    “麻将,去哪呢?” “打麻将。” 这是麻将每天都会重复的对话。 麻将之所以外号麻将,是因为他喜欢坐四方。他往那一坐,如松,根深地下般,一副非天荒地老不...

    程安 阅读 135
  • 倒计时

    1我拿起一瓶冷香水,朝空中随意喷几下,在洒下来的香水雾气里淋了几秒钟,准备出门去约会。 足足死缠滥打一个月,才获得和安妮约会的机会,我一定要好好表现自己。 我很满意地在...

    程安 阅读 810
  • 关于人生的沉思

    世上有一种伪坦率,最需提防。 他把许多恶毒的计策,摊到桌面上来。他把你对他的疑点,抢先说破,使你自觉心地龌龊,对他不起。他把事件的最坏可能一一预告,反倒让你觉得万无一...

    毕淑敏 阅读 290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