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是有价的

姑娘,你是有价的

11月 16, 2019 阅读 167 字数 4084 评论 0 喜欢 0
姑娘,你是有价的 by  王嫣芸

1

前段时间有部日本网络剧很火,叫《东京女子图鉴》,女主角绫从小就梦想成为大多数人羡慕的对象,能有一个又有钱长得又帅的男朋友,能进出总是预约不上的高档餐厅,再戴上价值不菲的钻戒经历盛大豪华的婚礼。

而为了能真正得到自己眼里的圆满人生,她从秋田县坐了14小时51分钟的火车穿越158公里去东京打拼,从年薪276万日元(折合人民币17万元)开始,十年时间,成长为GUCCI日本总公司的中层领导,年薪600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37万)。

这本来是个非常励志的故事,相当于在中国一个从三线小城的二流大学毕业的女生奔赴北上广打拼十年后买房买车成为人生赢家。

但奇怪的是,作为这样励志型的女主角,凌并没有得到百分之百的支持和理解。不仅如此,还有相当一部分观众不为这样的励志买单,觉得绫既贪婪,又虚荣,还肤浅。

为什么这么说?举几个例子。 

比如绫明明有很相爱的男朋友每天下班等自己一起回家煮点清粥小菜聊点时评八卦,绫却觉得这种得来太容易的幸福一点不值得珍惜,觉得自己来东京就是为了见识更好乃至最好的生活。所以在一个发现自己的纯棉内裤起了毛边的早上,她决定甩掉初恋男友,换上精致的蕾丝套装内衣全副武装去钓个金龟婿。

又比如只因为听说能在30岁之前去到米其林餐厅约会就是好女人,是高档女人,绫就自然而然期待有这么一天,然后在无比接近目标时透支了一整个月工资去买了条上等的裙子只为能配上这个充满高级词汇的夜晚,就好像经过这一晚上的物质堆砌后,她的人生会因此变得特别。 

再比如,被富二代男友抛弃后,为了继续维持高昂的生活成本把别人眼里的奢侈变成自己的日常,绫决定给一家高档和服店的老板做情人,并且盘算着用逼婚这样老套的招数第三者上位借着婚姻真正进入上流社会。但在大叔根本不搭理她将她弃之如敝履时,她拿起电话打给大叔的妻子,想要撕破脸最后一搏获取地位。这小三做的,真是不规矩又不体面。

薄情、拜金、损人利己,绫似乎一直行走在传统道德的边缘。

而在做出这一系列让人不舒服的举动的同时,在十分了解男性社会的游戏规则并且想要迎合的同时,绫又想成为一个独立女性。

比如说她又想钓到钻石王老五,又不想完全在对方身边当陪衬,所以会被富二代甩掉。

再比如她既渴望有一个稳定的婚姻,又没有办法容忍丈夫对女性必须生儿育女的刻板印象,所以只能离婚。

但就是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纠结感,让包括我在内的另一部分观众,对绫这个人物,充满兴趣。

大概是因为我们和绫一样都是普通人,都是在男权社会和男权文化下长大的普通女生。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说女生要有女生的样子,要贤良淑德、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然嫁不出去;被教育不要过早交出自己的身体,否则以后的伴侣会不那么珍惜自己;还被教育不要轻易离婚,离婚之后就变二手了卖不上好价钱很是可惜。

这些规则无处不在,包裹着我们的生活,甚至直接成为了生活本身。

但与此同时,随之经济的迅速发展,社会对女性劳动力的需求增大,又有相当一部分女性和绫一样有机会去了更大的城市打拼,有机会获得经济独立,有机会和男性玩一场全新的两性游戏。

所以麻烦就来了——在新的游戏规则没有确立之前,还要不要迎合老的游戏规则?

更直接地说,在这个男性普遍认为女性是服务者是第二性是可消费也可贬值的商品的社会,作为女性的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自己?

不必着急给出答案,我觉得这个逻辑可以先反着想——如果我们不把自己当商品,那当什么? 

一个带着理想主义光环的赠品吗? 

2

我还真有把自己当赠品的经历。

20岁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比我大22岁的男人,喜欢嘛,就要结婚,然后最常见的桥段就来了,我妈跟我说你要嫁给一个大你22岁的男人,你一定要让对方给你买车买房写好你的名字,不然他有原来的家庭还有前妻孩子,你不把握好这个尺度,不提前拿到利益,就很有可能在这段婚姻里面受欺负。

但我不仅没听,还把我妈拉黑了。 

原因是我才不是商品啊,喜欢就在一起,主动提钱非要给婚姻交押金干什么?再说他怎么可能欺负我呢?还没有结婚他就给我一年六万的生活补贴,免得我为家里花钱会有点舍不得。这不是体贴是什么?这种男人不嫁还等什么?

然后我就在没有彩礼、对方除了那每年六万没有给我任何物质保障的情况下,结婚了。

我们度过了非常和谐的前三年,这三年里每天我都变着花样做好吃的,每天晚上他回家都能看见一个在厨房忙碌的令人安心的身影,我也很享受这种全职太太的生活,极尽可能把家里收拾得干净且温馨。

但在第四年,发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的兴趣爱好突然从家庭生活转向了职场,对挣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我开始早出晚归,不再只是关心每天的菜做得好吃丈夫满不满意,而是跃跃欲试,想要在更大的世界里验证自己究竟有多大本事。

这大概是人之常情,总想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渴望尝试不同的事情。并且默认如果对方是一个爱自己的人,一定会和自己一起去尝试新生活,去迎接新的挑战。

但如果世界就是自己“默认”和“以为”的样子,就不会有那么多矛盾。

直观来说,前夫急了。 

好几次在没有准时吃上饭后他暴跳如雷,说你怎么能不把家务做完就工作去了呢?我每年给了你六万生活补贴的,你要是要出去工作,那你把这个钱还给我,我还不如花这个钱去请个专职保姆。

对的,还不如请个保姆。 

听出来没,即使我之前没有把自己当做商品,对方也在婚前为我做了一整套商品价值评估,而他真正娶我的原因也并不是有多爱我,而是我符合他的生活需求,在生活上我不仅是个高级保姆,还可以滚床单以及陪他出席各种需要“老婆”这个装饰品存在的聚会。

而他为了获得我这个多功能产品,开价为——六万。

可大家注意到没有,他在一开始并没有跟我说清楚这六万是给我做家务的报酬,是等价劳动交换,而是换了一种说法,一种相对于圆滑没有攻击性的说法,说,这是家庭生活补贴。

也就是说这六万我应该大部分是要拿来给家里用的,如果有剩的才是我自己的。

那就等同于,在他的计价系统里自己娶了个老婆,除去每年给家里花的钱,这老婆的实际花销只是2万左右甚至更少,更像是一个免费劳动力。

但我没能跟上这个逻辑,也是,一个一开始就没把自己当商品的人怎么会这么去算账而且算这么精明呢?

所以我当了三年的免费劳动力。 

而在我终于意识到他怎么理解我们的关系之后,在意识到自己的商品价值之后,跟前夫提出了另一种解决方法——不出去工作也可以,继续在家里照顾你也可以,那你给我加工资,北上广这种城市我这种细致级别并且不是很丑还有点生活情趣的保姆,怎么也得5000一个月吧?那我要正规工资6万,买菜买东西单算,节假日我还要假期,过年过节得有奖金。

这不过分,既然你把我当保姆,那我们就按行价算,又不占你便宜,还能弥补我不出去工作给我带来的遗憾。

但对方又急了,指着我的鼻子骂——王嫣芸,你就是喜欢钱,你们女人就是贱,都只想要钱。

有没有觉得这很不厚道?明明是他打内心里把我当成商品并且非常明确我的价值,但却在我用这种价值正常议价的时候跟我扯道德,说我既然爱他就不应该谈钱,就应该做免费劳动力,谈钱就是不要脸。

到底谁不要脸? 

也就是在那一瞬间,我深刻感受到,男权社会的一大标志就是他们可以把女性当商品,但不允许女性议价,更恶毒的是,他们试图将所有明码标价的女性归类为婊子。

为什么? 

因为一旦一个女性意识到自己是有价值的,两性就真的接近平等了。

3

举个例子,一个认定自己是有价的女性,如果是要做全职太太,一定会计算成本,让对方把这比钱加在彩礼里或者是变成家庭共有财产,共同获利,财产均分。

那样就不是这个男人在养这个女人,而是这个男人用金钱买来了同等价值的劳动力。

谁都不亏欠谁,各自都有谈判的底气。

也就是说当女性的生育和持家等属性不再被当成天性,而是被当做不可多得的商品的时候,就不会再出现女性一旦人老珠黄就被丈夫抛弃的惨案。

因为既然是商品,你觉得我不行不符合你的需求了,我们就过去为家庭付出的劳动来分钱,一人一半,谁付出更多就分到更多。

在遇到第三者的时候女方也不必去跟男方纠缠还去打什么小三,保存体力和自己的商品逼格变成更重要的事情,既然是做生意,对方想换个合伙人就换嘛,我们拿到自己应得的就行了,离婚就真的可以当做项目来操作。

这样做看起来很现实,一点都不近人情好像之前就没有感情。

但感情是感情,爱可以无价,劳动必须有价。 

只有这样离婚的时候作为女性我们才可以不用说:我为了生儿育女很不容易,求求你看在过去的情面上不要抛弃我。

而是说:我爱你,所以和你一起生孩子,但养育孩子是两个人的责任,我付出的不少,所以现在离开,我要我应得的为家庭付出过的那份。

看到没有,一旦想清楚这些,把自己作为真正的商品,我们就能生活得更有尊严。

不仅如此,只有把自己作为商品对待,女性才真正有可能把自己卖给家庭卖给男人之外,卖给事业,卖给自己。

比如说我,离婚之后我告诉自己我的每一分钟都是有价的,我的每一份付出都必须是有回报的。

第一个月我同时签下两个剧本和一个火锅店的VI设计,不管跨领域还是跨能力,只要能挣钱,有些技能现学都愿意。

而那个月每天至少工作13个小时换来的是6万元的月收入,不多不少,正好是之前一年的生活费。

而在离婚一年纪念日时,我算了一笔账,过去一年,我收入了107万。

于是我明白,这就是我把自己卖给事业之后的价格,这就是我真正的价格。

那同样,如果有人再让我当全职太太牺牲未来去做私人保姆,我会找他要107万作为年薪。

把自己卖给婚姻还是卖给事业,是一笔很鲜明的账,只有每一笔都算清楚了,作为女性我们才有真正的自由去选择是要做职业太太还是做职场精英。

人生就是一场接一场的生意,搞清楚这个,就离幸福和满足很近。

4

所以再回去看看那个每一步都斤斤计较,算得倍儿清楚的绫,她反而在最后变成了一个不那么有悲剧色彩的女性——她没有成为一个被圈养在家且得不到尊重的小女人,没有变成只把自己定位为母亲并不断拿孩子来炫耀的无聊主妇,而是不断追逐物质和把自己商品化的过程中,拥有了在这世间独立行走的能力,这,才是对于一个女性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说姑娘,请在最开始就亮明你的价格,请不断给自己更好的教育机会和职业机会去增加自己的价格。

如果你是钻石,你的无价只能因为实在太贵,而不是可以免费。

王嫣芸
11月 16,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我不喜欢猫。 我的祖父有一只大黑猫,这只猫很老了,老的懒得动,整天在屋里趴着。 从这只老猫我知道猫的一些习性: 猫念经。猫不知道为什么整天“念经”,整天乌鲁乌鲁不停。这...

    汪曾祺 阅读 1687
  • 爱怕什么

    爱挺娇气挺笨挺糊涂的,有很多怕的东西。 爱怕撒谎。当我们不爱的时候,假装爱,是一件痛苦而倒霉的事情。假如别人识破,我们就成了虚伪的坏蛋。你骗了别人的钱,可以退赔,你骗...

    毕淑敏 阅读 109
  • 露露与蔷薇

    前方高能·下文有可能会引起不适,如心理承受力不强者建议不要往下继续阅读了·如还想作死阅读请先深呼吸·那么我们就开始了 交往六年的男友突然跟我提出了分手。 当时我正在削苹果,...

    寻读经典 阅读 2982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