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用型女友

实用型女友

把对别人的好说那么清楚,就显得矫情,又像是施舍。我要他自己发现,顺着事情的藤藤蔓蔓,一点一点,摸到最根本的体贴。只有这样主动发现的体贴,才让人有猛然觉悟的感动,才能暖到骨子里。

11月 18, 2020 阅读 374 字数 5932 评论 0 喜欢 0
实用型女友 by  周苏婕

用男友兄弟们的话评价,我是一个实用型女友。实用这两个字听起来,有点得了便宜却羞于炫耀的意味。就好比商场里买东西,随手拿起一件促销衣服,无名无牌,回家一穿倒还不错。洗了手往这衣服一蹭,炒菜的油溅上面不觉得脏,睡觉时滚来滚去也不怕皱巴巴得难看。但这衣服是不能穿去开会和晚宴的,袖口的线头,歪斜的图案,可承不住那些扎人的目光。

实用的衣服物美价廉,浸透在烟火人气里,是专拿来用的,干活的。

我在我男友眼里究竟是个什么价位,似乎不那么重要。因为他比我年轻,是个没什么想法的人。问他中午吃什么,他眨眨眼睛:“你说呢?”问他周末去哪里玩,他又眨眨眼睛:“你说呢?”再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愣住了,几秒后又眨眨眼睛:“你说呢?”好几个“你说呢”扔过来,我就不再问他,而是问他的姐姐和兄弟们。

“他为什么喜欢我?”我问他姐姐。

“因为我觉得你人好。”

“他为什么喜欢我?”我又问他的兄弟们。

“因为我们第一眼看你感觉不错啊。”

然后我发现了事情的关键,在男友的姐姐和兄弟们眼里,我的价位才是有分量的。我爱他,一个劲地爱他,想对他好。换句话说,我应该一个劲地对他的周围人好。等到他疑惑我在他心里究竟是什么位置的时候,他就会去问他的姐姐和兄弟们,就知道我会做饼干,补衣服,能把家里收拾干净,是个称职的女友,而“称职”是让人多么心满意足的赞美。

男友有个大了八岁的亲姐姐,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帮他剪指甲,带他去游乐园,分出零花钱给他买糖吃。我想如果以后嫁给他,我得讨好两个婆婆,这个任务难免有点艰巨。所以在结婚前先搞定一个,以后的地位就不容易被动了。

当男友姐姐说我人好的时候,我着实吃了一惊,有种苦尽甘来的激动。因为她从来都不会说好话,好话应当是别人供给她的,风头也都是留给她的。当然这没回报的供和留,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大多数人讲平等交易,凡事有一得便有一还,只去不回的亏,只有傻子才会吃。而在别人眼里,我就是个傻子。

他的姐姐有时和我倾诉心声,抱怨身边没朋友。我假装不明真相,歪着脑袋安慰她:“大概是她们嫉妒你。”这话有力地拐了个弯,把过错推给那些不知名的人,却把马屁都拍在她身上。没有什么词比“嫉妒”更让人心花怒放,尤其是女生和女生之间。姐姐捋了捋刘海,笑得咧出牙:“小孩子瞎说什么!你呀,就是太老实,容易被人欺负!”我托着腮帮,很无辜地望着她:“怎么会?不是有姐姐替我撑腰吗?”她拍拍胸脯:“放心!包在我身上!”我开心地笑出声,让她自以为真有那种一手遮天的气魄。

事实上,她才是真正欺负我的人。可为了和男友的稳定未来,这欺负是不得不忍受的。要知道我和她能有这么亲密的关系,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每一步都得小心着来,到处藏着心思。

我和她第一次见面,还没等男友介绍,她就抢着开口:“我是她姐姐你知道我吧?你应该知道的。”她的话砸向我,不管我能不能接住。“我弟弟打小就心眼好,特别善良,路边的野狗死了,他都要挖个坑好好埋起来。没办法,跟我一个样。”我点点头,露出很理解的神情。紧接着,她又自顾自地讲起来,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当发现她总能从我这得到默契的回应,她就更加兴奋。当然,这股兴奋劲儿是藏在话头里,不好被人察觉的。说累后,她掏出手机说要三个人自拍留念。我和男友乖顺地坐到她那边,她举着手机摆来摆去,却始终不按快门。“哎,这样光线太暗!”“不行,这样拍不到沙发上的毛绒狗!”折腾了好一会,我才意识到问题的本质。“姐姐,我来吧。”我拿过手机举起来,她没有掩饰住惊喜,开心地趴在男友肩头,摆出一个固定的笑容。

后来刷新她的微博,看到这张合影。别人评论说:“还是你漂亮!”她回复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可能这种场景说任何话都有失稳妥吧,只有似是而非的表情才最合适。此后,他的姐姐每和我出去,必定自拍一张。当网友问她为何更新照片的速度加快时,她简单地回复一句:“心情好!”只有我知道,每次自拍必定是我拿着手机,甚至故意靠近屏幕,才显得远处的她更加娇小可人。

有一次男友姐姐叫上我逛街。说是逛街,实则找一个拎包的助手。没什么朋友陪着她逛街,男友陪过几次,可总不能每次叫他吧。何况有些体己的话只能找女生说,比如交流一款内衣的舒适度,比如抱怨珍珠奶茶会发胖后,再拉着手一起去喝,似乎这样就不存有罪恶感。而男友姐姐拉不下高傲的脸皮去找别的女生,也没法和弟弟分享私密。这个尴尬的时刻,我恰巧出现了。

“我很少和别人逛街,我喜欢一个人。”一见面,她就告诉我这个事实。我没有做声,但假装默认了自己的荣幸。她从里到外地望了我一眼,“叫你逛街,是要教教你怎么穿衣搭配。”话说到这份上,我似乎还得额外感激她的体贴。我满足地挽着她,同时也摸透了她隐秘的心思。

逛街不只是逛街,在女生看来,更像是一场走秀。男友姐姐最享受的,就是带着我踏入高档店铺的瞬间。营业员的目光扫射过来,那种目光早已审视过千万顾客,什么料什么货一眼便知。而在我们俩身上,仿佛就能证明世界的一个真理——人和人的差别竟能这么大。陪她逛街、拎包倒还是次要,更主要的是做一片衬托的绿叶。第一次认识后,我就再也没在她面前化过妆,甚至有意穿得差劲些。谁说女生只在男生面前盛装打扮,女生恰恰在女生面前心思用得才更足。她是那种天生要较量的人,任何方面都不愿认输。我想她不是我的情敌,锋芒毕露是用不着的。

不过,男友姐姐不懂物极必反的道理,有时难免失手。一次,我们站在同一个衣柜前挑衣服。抬头一看,镜子里的她化着浓妆,而我还是青涩的学生模样。她猛地板起脸来,她知道她过火了,过火得虚假、恶心。花了这么大功夫,却不敌一种无须费劲的自然。出门后她一声不吭,气氛异常紧张。直到我们买了冰淇淋坐下来,她忽然泄了气,竟流下泪来。我知道这是倾吐心声的前兆。果然,她又开始抱怨身边没什么朋友。我拍了拍她的肩,答应下次找一帮女生陪她玩。当然,这帮女生是要经过仔细筛选的。打扮土气,没什么头脑,这两个条件是必备的。这样玩了几次后,我和男友姐姐的关系又顺利恢复到之前的亲密。

女生来回折腾,不就是图一个风头吗?

我很清楚生活的道理。人和人的关系就是这么实在,要一点一滴去营造的,没什么空隙可钻。这种相处,是有些累,可到底是值得的。赢得男友姐姐的好感后,我便开始想象男友家庭聚餐的画面。

他的妈妈问他:“你的女朋友怎么样?”

我的男友眨眨眼睛,转头问他的姐姐:“你说呢?”

他的姐姐也眨眨眼睛:“不错啊!”

这个女人应该熟悉她女儿的个性。如果她女儿说不错,那一定是真不错,没有掺假,甚至是远远超出这不错的。赢得了这两个女人的好感,我和男友无疑会更幸福。结婚不就是家庭和家庭的融合吗?

这几天,男友眼里布满血丝。一问才知道,他的兄弟光头最近很苦恼。光头一苦恼,就要找人说话、聊人生,而男友又是个不懂得拒绝的人。光头自称作家,其实充其量就是个写手,拿一点可怜的稿费混饭吃。他文章写得不怎么样,话却出奇的多,在网上总是咋咋呼呼的。

深夜十一点时,我正准备敷面膜,光头在微博上发了一条状态:“今晚我要通宵码字啦!”配图上是一杯满满的红酒和点燃的香烟。

过了一个小时,我打着哈欠钻进被窝,睡前照例刷一遍微博。此时,光头的状态又出现了:“不为生活所困,找到你的灵魂。”红酒喝了一半,烟灰缸里多了几个烟头。

等到凌晨三点,我起床喝水时,打开手机一看,光头的三四条新状态又蹦出来。

“艰涩的夜晚,真让人疼痛。给理想主义者一条活路吧!”

“一句话写了一个小时,写得好累。但完美的人只求质量不求数量。”

“写不下去了!让自己迷失在酒精和烟雾中!”

这时的插图里烟灰缸里满是烟头,一瓶葡萄酒也只剩半瓶,同时电脑旁多了一把水果刀。光头的手就摆在刀的旁边。

到了第二天中午,光头状态下的评论达到了稳定的程度。午后是审视一个人人气的最佳时间。要说清晨,大多数人还没起床,这些状态还在嗷嗷待哺中。等到太阳当头照,该醒的都醒了,该评的也都评了,那些一声不吭的看客自然是没话要说的。我想光头这一夜的收获还是挺大的。几次转发,十几个赞,几十条一来一回的评论,为了这点善意和关心,牺牲睡眠、把肺染得黑一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遇见男友时,我问他:“昨晚光头又找你诉苦了?”男友叹了一口气,满脸的倦意。我想这么下去总不是办法。我是爱我的男友的,我不能忍受他这么夜夜失眠。于是,我把光头叫出来喝咖啡。等到他把手里的一张发票折得烂碎,我才听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累啊。”他来了气,把发票往手心里一扔,狠狠地揉成团。

“写不出故事。”这句话未经思考地涌了出来。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又赶忙补了一句:“不是没有故事啊,是写不出那种感觉。不不不,也不是写不出,是我对自己要求太高了。你也知道的,为了写好一句话,我要用上一个小时。”

我连连点头,表现出很理解的样子:“我懂的。”

“你不懂。”在我说话的同时,他也冒出三个字。

我们俩同时愣住了。

“你真不懂,因为你不搞艺术。”光头皱了皱眉,头顶的灯光射在他脑门上,发生了异样的折射。

“嗯嗯,你说得对,我是不懂。你们搞艺术的……”我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搞艺术的人多情,境界高,普通人是不能理解的。有了这样的想法,我才能和他达成共识,我们的对话才能继续下去。

“那你写得烦了,我就给你讲讲身边的事儿?”我压低声音,试探性地望了望他。

光头鼻尖一亮:“哎,这想法不错哦!可以转移注意力。”

“是啊,还能……”我本想说还能给你提供素材,但说到一半,又硬生生地吞了进去。

“还能什么?”光头晃了晃脑门。

“还能让你顺带休息啊!”

看来光头对我们的谈话很满意。接下来一段时间,男友的气色明显变好,转而是我的黑眼圈加重了。常常刚睡着,光头的电话就打来了。

“你写累了?”我打着哈欠,却没有发出声音。

“是啊。”话筒那头传来的声音却很振奋。

“那我就给你讲讲我一个奇葩朋友的故事吧。”我又打了个无声的哈欠。

自从明确光头的需求后,我去咖啡店的次数明显增多了。不去还好,一去才发现身边居然藏着这么多事情,而且事情里头还有事情。最开始,我想出各种理由约人出去聊天。到了后来,大家发现了和我聊天的好处,都主动来找我,每天的见面都安排得满满的,男友甚至埋怨我没时间陪他。但这种聊天的目的拐来拐去,到底还是心疼他。我本想争论一番,想想还是作罢。把对别人的好说那么清楚,就显得矫情,又像是施舍。我要他自己发现,顺着事情的藤藤蔓蔓,一点一点,摸到最根本的体贴。只有这样主动发现的体贴,才让人有猛然觉悟的感动,才能暖到骨子里。我靠在男友稚嫩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把生活想了个透,他却忽然叹了一口气:“看看,又睡着了。”

男友毕竟年轻,我得等他长大。

嘴上不说,我心里却很明白光头究竟想要什么。现成的故事,小动一下情节,略加修饰,就成了他自己的故事。光头写作的那点天赋,早在小学毕业前就用完了。让他自己想一个故事,确实一个小时只能憋出一句话。我想我是理解他的。每个人都有生活的苦衷,光头写不出故事赚不了钱,男友姐姐过着没有朋友的孤独日子,而我离人人向往的幸福生活还很远。要是这苦衷能解决,付出些代价也是幸运的,最怕的是付出一辈子的努力,也解决不了苦衷。

把别人的故事转述给光头没什么不好,大家各有所需,互惠互利。时代是这样,我们自然也是这样。我坐在咖啡店的固定位置上,面前讲故事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校花知道我只被一个男生追过后,就不再对自己的身材耿耿于怀,转而讲起历届男友的癖好。肥胖症患者痛苦地回忆起种种嘲笑,我就把校花男友的隐私都告诉他,最后他哈哈大笑着离开。人们的奔来走去都太匆忙,到来和离别时忘记了一切,也忘记倾听者的存在,只有数不清的欲望。我把这欲望又一股脑地推给光头,他手舞足蹈地全盘接受。可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开始看重质量。

“哎呀,这种经历别人都写烂了!”

“不行,这个人太没看点。”

光头的口味挑剔起来,我也不得不提升审美水平。一次在家看电视,朋友打来电话,说是想去咖啡店谈心。现在的我学得很聪明,出去聊天先问是什么事再做决定。她拖着哭腔说是男友劈腿。我想这并不新鲜,也出不了人命,就推辞说有事出不去。无奈她止不住眼泪,就在电话里数落起男友来。我把电话丢到一边,让她一个人说着。过了半个多小时,在我转电视频道的间隙,电话里忽然蹦出一句话。

“他就是个恋母癖!”

我赶紧抓起电话:“哎哎哎,你说什么?”

倾听的人只想听到他们想听到的东西,就像相信魔术的人是因为相信谎言。

这么费劲地为光头找故事,解决男友的睡眠问题还是其中一个目的,更重要的是,我看中了光头的嘴。这张嘴来去自由,毫无遮拦,什么样的话都倒得进去,吐得出来。他翻着花样折腾,实际上说来说去,说的就是那一件事,一句话。这和商场的促销喇叭是一个道理,听是听厌了,可打折这件事刻在脑海里,到底忘不了。而光头站在我这边,就等于男友的兄弟们都站在了我这边。

我为男友做好精致的早餐,拍成照片传上微信,顺便附上一句:“亲爱的,早安!”没过几分钟,光头就在群里闹开了:“你们看,嫂子多么贤惠!”于是男友的兄弟们一哄而上,这个表示羡慕,那个表示伤感。

和男友的周末旅行前,我制定好每一个行程,在地图上画好每一条路线,去什么特色餐馆吃午饭,在什么景点前合影留影,甚至把动作都想好。“你看,那个网络红人这么摆姿势,一张图片就火了!”这些细节会一个不剩地公布在网上,再由光头免费宣传,一传十,十传百。兄弟们骂男友秀恩爱,酸酸的脏话砸在脸上,实际的甜头却掉进了心里。

我想,我用的这些心思,男友应该都能看到吧。就算看不到,下次他反问光头,反问他的兄弟们:“你说呢?你们说呢?”他们都会告诉他:“这女孩不错,娶了吧。”于是男友点点头。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这简单的一个点头,人生也会因此完满。

然而,就在一切顺利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男友和别的女孩抱在了一起。他们是这样忘我,久久地凝视对方,一句话也不用说。我站在远处的树下望着他们,猛然间想不起男友的模样,想不起他是不是戴眼镜,想不起他喜欢什么,爱吃什么。

半夜,我在床上翻滚着,脑海里不是男友,却是那个女孩。我在想她是什么样的。她应该是年轻的,比男友还年轻,是那种捂不住裙子的女生,随便一阵风,就能吹进她敞开的衣领。她也不懂得计划,去菜场不知道怎么还价,前一秒是笑脸,下一秒就耍起公主病。男友喜欢她,大概就是玩个刺激,玩个心跳吧。

后来见了面,我没再提这件事,而是认真地问他:“我爱你,你呢?”这一次,他似乎变了个人,没有再反问一句“你说呢”。

“你爱我是因为你应该爱我,而不是你真正爱我。”他眨眨眼睛。

我失望地摇摇头,我想他还是太年轻了。他不明白我的好处,我的实惠。我给他的东西是拿得起来、放得下去的那种,握在手里满满的,带着温热,不会被人一把抢掉。他现在还迷恋着风花雪月,等到他走进生活,走进人山人海的生活,他就明白一个实用型女友的重要了。

周苏婕
11月 18,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漂亮的女作家

    大城市教给我的一句偏见是:不漂亮的女孩不配做任何事。偏见不是真理。但一个人只有保持偏见,才能拥有幸福。  那年我刚到上海,在襄阳南路的老洋房里租了一间房。很贫瘠,只...

    周苏婕 阅读 325
  • 女孩们的友谊

    长大的最大好处,是知道一个人幸福与否,仅仅是换一种价值观的问题。身体可以在原处不动,思想扭一扭,怎样都能活下去的。 好多年没见恬恬,重新坐在她面前,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目...

    周苏婕 阅读 189
  • 我的废柴发小

    1、 打开手机App,扫码成功时,我才想起来这是一个流行共享的年代。单车、充电宝、撩妹指南、网友隐私,甚至隔壁老王的插头都可以共享。 还有什么不能共享呢?这个问题,直到我骑...

    周苏婕 阅读 601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