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博物馆

少年博物馆

世界真的是一间大监狱,而我进到这个监狱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我身上的坏都是跟他学的,而我对世界的好感,全都依仗于他的真诚。

7月 19, 2022 阅读 3347 字数 6120 评论 0 喜欢 0
少年博物馆 by  张晓晗

1、不会泡妞的男孩

我认识一个男孩,是个好人,各方面条件不差,却常年与妞无缘,总定期和我开研讨会,咨询泡妞经验。起先他喜欢一个姑娘,多年在他身边默默无闻当蓝颜,好不容易等到姑娘空窗期,趴在他肩膀哭了一宿,他愣是僵坐到天亮,不知如何表达。
我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对姑娘不能太客气,要霸气,否则闺蜜还要再当五百年。他很害羞地问我,这样不好吧,如果我太霸气,她让我滚怎么办。我说,当姑娘大喊“滚”,如果你真的滚那这辈子也滚不回来了。这时应该霸气沉默地把她猛推到墙上,皱眉头,扬嘴角,带邪气,低声对她说:“老子不滚。”之后强吻她。他点点头,仿佛一瞬间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后来他打电话给我,说妹子还是跑了。因为她说滚的时侯在露营,他默默推了她半分钟没找到墙。

这个故事还没有完,在我兢兢业业的培训下,他终于学会了霸道。某个下雪的夜晚,准备再向那个姑娘表白一次。他看到网上说男子为向女友求婚连夜堆一千个雪人,女友虽感动但拒绝。他想,这方法只需稍加改良仍然可取,于是他去姑娘家楼下忙了一夜。第二天,女友开门,只见万千雪球向她砸来,在暴风雪的攻击中她连眼都睁不开,只听到一句扩音器里传来的话,“请注意!你已经被包围了!同意做我女朋友,我就不打你了!”

这件事之后我对他彻底放弃了治疗,可是故事的结尾竟然是被他鬼使神差泡到了那个姑娘。所以说,泡妞固然重要,但是爱情从来不需要技巧。

2、神秘总

总是害怕写他,怕有任何偏差,因为他是全球唯一掌握我经济命脉的男人。

快毕业的时候认识他,他在「一个」App看到了我写的《女王乔安》,很多人觉得扯淡的情节,却让他感觉挺像他的前女友,直接在微博上找到我。先开始聊了几句,问我想不想写剧本,我客套回绝,之后默默把他拉到了骗子分组。之后再找出他名字那天真得很随意,我在实习的公司境遇不佳,前途未卜加之失恋。一下午坐在咖啡馆角落的沙发里,敲了无数次键盘,却没打出一个字。以前常听说什么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那天我的感觉是,我终于在大家站在十字路口的时候成功拐进了死胡同。我刷新微博,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分组叫骗子,里面静静躺着神秘总一个人。翻看他的微博,奇怪的是,他的每条没有营养的关于生活琐碎的微博都戳中了我的笑点。之后我想,就算是个骗子,也是个有趣的骗子。再说,那个时候,我对未来一切未知,每一个生活的细节都让感觉如临大敌,生活太现实,被骗也算是给自己的无能找个借口。

我犹豫了一会儿,给他打电话,他接起来,“哦”了两声,说,我在倒车呢,你等一下。就听见那边停车场大爷喊着“倒倒倒”,他慢条斯理回了一句,倒个头啊,再倒掉河里了。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再倒就掉河里了。

和他谈合约用了十分钟,还是在电话里,我们谁都没见过谁。他说,我挺喜欢你那个小说的,是长篇吗?我说,准备变成长篇。他说,那就写着吧,写好版权我买了。我吓了一跳,这么草率?!他说,不草率,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接着他又问,你还写剧本对吗?我说是啊。他说,哦,那电视剧你也直接写了吧,给我开个价格。我更惊呆了,这可和您眼光没关系了吧?!他说,也不能总相信眼光,也要相信直觉,你思考一下开个价格,我找车位呢,这个停车场老头脑子坏掉的我要去跟他讲道理。对了,我姓“Jia”,先不说了,拜拜。

挂掉电话之后,我跟所有的朋友说这段经历,大家都说,你肯定被骗了,要么就是被周围的人恶作剧,你说这个骗子多不敬业,骗你都不愿意想个牛逼名字,直接说自己姓“假”。我当时也这么想的,可我又想,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人生该多美好。

就是在全天下人都觉得我被骗了,连我爸妈都做好了我即将落入传销组织的情况下,神秘总来上海见了我,送了一箱丰厚的见面礼——一箱进口泡面,他说,我拜读过你微博,发现你喜欢吃泡面。我去杭州见了他,签了合同,因为没找到开瓶器所以没把香槟打开,我背了一垃圾袋现金诚惶诚恐坐着高铁回上海。当时他给了我现金订金之后,我说我要去银行存款,他到银行帮我拿了个号,问大堂经理,外地账户存款叉叉万需要多少手续费。经理说,五十。他一拍桌子,靠,这么贵,你们怎么不去抢,之后转身把垃圾袋直接塞进我包里,说有点出息,这么点钱没关系的,自己背回上海存去。我故作姿态,云淡风轻点点头,说“好”。其实腿已经软了,我活这么大没背过那么多现金。

从那以后我们开始了合作,开始合作之后我还问了他几次,你不会是骗我吧。他打量我一番,冷笑一声,你照照镜子,自己有什么好骗的?我才是被女网友蛊惑莫名其妙买了一个版权吧。我说对哦,你怎么不觉得我会跑路。他又打量了我一番,说,跑就跑呗,但是看你虽然胸平但像是有大志的姑娘,应该不会为了这点钱跑路。我不知道是自己真的无胸有大志,还是被他洗脑了,他说了之后,我真觉得自己是做大事的人,从来没想过跑路的事。

小说里写过陆先生一个小细节,他有一缸鱼。这个细节就是看着神秘总学来的,他最大的兴趣爱好一个是拆卸家电研究高科技产品把去别人家撬锁,还有一个就是养各种海洋生物。我去他办公室,两个人咬着苏打饼干盯着一面墙似的大缸,他看得炯炯有神,可我什么也不明白。他伸手指了指鱼缸说,这个蓝色的是海绵宝宝,那个像手掌一样的是派大星,右上角的是海葵,海葵后面藏着的是小丑鱼尼莫,其实它们心机很重的,一直在海葵身边晃呀晃,等到别的鱼跑过来海葵就射麻醉针出来其他鱼扑街了,它们就跑出来吃,它们自己是没什么本事的。之后它指着一只蓝鹦鹉鱼,说它叫大蓝,每次喂食它都等别的鱼吃完才跑出来吃。大蓝以前在鱼店里是很贵的,后来有个鱼友去东南亚旅游,发现满大街都是蓝鹦鹉鱼,大家都拿它们回家煲汤,大蓝瞬间身价大跌,被放进一个小鱼缸里藏在角落,它挺伤心的吧,就每天混混日子,也过去了,后来我看它可怜,买它回来,没用心养,还放错了缸,整个缸的鱼都是它的敌人,有一年春节,大家回去过年,助理忘了来喂食,回来后所有鱼都挂了,只有大蓝游在水底,坚持活着,偶尔上来透气。我问他,你讲这个故事,是想让我好好努力吗?他摇摇头说,不是,是想让你知道,少年得志,有多重要,能好下去当然最好,要是以后落魄了,还能憋着一口气爬回去,这样的人才死不了。

听着他说,我俯身看看那条鱼,我看它一眼,它就游走了。

神秘总永远拉着一卡车的故事,随便抖两个出来,都是大事,却也云淡风轻一笔带过了。我们静静围观他的生活,和他的人一样无厘头,他身边总是有人突然来突然走,也有些人永远不会变。

写乔安剧本的一年里,其实面临不少非议,他从没跟我讲过,后来别人说,我听到,很没信心,坐在沙发上半天,没憋出一句话,抬起头问他,你是不是特别后悔买我的小说。他白了我一眼,说你有没有出息,一我不在乎这点钱,二我从来没看走眼过,就算看走眼,我也觉得值,三下次再有人跟你说这种话你就跟他说,你们老家伙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是我的。

神秘总作为老板,没教会我什么。认识一年多,只给过我一条职场金律:千万别给中年女上司打工,她们没有安全感,体现方式就是折磨你。很妙的是,所有老板想办法如何让手下卑微的时候,他教我的竟然是傲娇地活着。不管遇到什么挫折,只说没有什么摆平不了的,我帮你,你只管傲娇就行了。他作为我老板对我也没提出过什么要求,只命令过一次,是在我吃饭的时候发现如何也咬不断芥蓝,他看我要吐出来,很恐惧地命令我说,不准吐出来。

后来几十家影视公司询问过我乔安的版权,乔安也成为了畅销书,这证明了他的眼光,然而我也完成了剧本没有跑路,这证明了他的直觉。

神秘总说自己是存在感很弱的老板,我们不常见面,通常他和我见面,说点生活琐事,工作的事基本不见面谈。但是他的存在感从来不弱,遇到困难,我不自觉会想想,如果是他,会怎么做呢。我们更像是一起做任务的神秘组织,他说,我们今天去杀个人吧,我就想办法去找组织人手,枪支,弹药。无聊的时候想想,多好的关系,你才愿意卖命。我如此精于算计,他从不擅长洗脑,却形成了这种默契。可能世界真的是一间大监狱,而我进到这个监狱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我身上的坏都是跟他学的,而我对世界的好感,全都依仗于他的真诚。可能,人和人之间相处,没那么多秘籍,彼此之间的利用,为什么不能这样思考,不过是这段时间我帮你实现你的理想,过段时间你帮我实现我的大梦。可能我们也只是对方通往终点的一环,但是,至少我感觉很幸运,在他做大梦的途中,能帮了他一点点忙。

跨年的时候,打了电话给他,他忙着工作,我也是,我噼里啪啦哭了半天,想说出什么感谢的话,最后觉得都太不酷了。他听了半天,说,你他妈怎么了?书卖不出去啊?我包下来全融成纸浆印黄色期刊,我们一样赚钱!

我挂掉电话,站在十字路口,街道上全是欢庆新年的人,缓慢移着脚步,车子被堵得水泄不通,大家一起欢呼着,时间仿佛定格了。而我抬头,好似天上缓缓飘下来味道很好闻的人民币。

3、失恋男孩

那是一个心脏被重击的失眠夜,失恋的男孩站在Club门口的树边扶着他的车一直吐一直吐,周围围着很多漂亮的男孩和女孩们,帮他递着纸巾,试图把他拉进出租车里,可是每次他都连滚带爬地从车里跑出来,又回到树边吐,挥着手让朋友们不要靠近他。他一个人坐进副驾驶,深深地低着头,透过玻璃,大家只能看到他的头顶和微微颤抖的身体。

失恋男孩再次失恋了,其实这次是他离开了一个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女孩,可他还是难过得撕心裂肺,一个真正爱过些人的选手都会有这样的感受,他不再相信,自己会遇到那个又爱又对的人。

他和初恋是高中同学,两人一直爱到大学毕业,他是学生会主席,她是团支书,两人在图书馆相识,食堂相知,大草坪上相恋,合拍得简直像玉皇大帝身边的金童玉女,但毕业时,他们还是不能免俗地分手了。就像所有人的初恋一样,她与他已经相恋五年,熬到大学毕业,两人看遍了所有的电影,逛遍了所有的街道,经历了所有的第一次,但没有能力结婚。那时她特别果断地告别男孩,像告别一个无产阶级的战友,之后变身嫩模欢天喜地地奔向了资产阶级。初恋对他打击极大,他决定奋发图强开一家模特公司,于是开始了艰苦的创业期。这时二号女生出现了,二号女生并不如初恋那般美,更没一颗团支书的野心,她内敛、坚韧,作为他的第一个员工,陪着他度过最难的四年,用尽各种方法把泡面做到好吃,发明了泡面炒蛋、炸酱泡面等等。到了第五年,男孩的生意渐渐好转,他对二号女孩说:“你不必再工作,等我娶你。”于是二号女孩从公司离开,依旧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他不否认生活的安稳甜蜜却又的确有一点不甘心,难道这辈子就这样了吗?二号女孩离开他是因为看到公司某个模特手里拎着外套,在清晨的时候打着哈欠走出他家门,慵懒地扫了一眼二号女孩,像看一个来打扫的小时工。尽管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了一整天,说了一百遍是因为醉酒,但她还是走得干脆,离开时只拉了一个小小的箱子,就像五年前她扎着马尾来到他的公司一样,除了她带来的爱情,她什么都没有带走。

日子一天天过去,失恋男孩却始终无法适应失去二号女孩的生活,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带来的。他记不清自己是因为漫长的失眠还是真的不想活下去了,总之那个夜晚,他在他的高档公寓里吞下很多安眠药。很不幸,他没有死,二号女孩也没出现在他床边。他睁开眼睛,看着周围站着一圈医生,自己全身插满管子,失恋男孩很想很想哭,彼时彼刻他所能做的动作也只有哭,当他眼泪流下来的时候,医生欢呼雀跃地向门口喊着,“病人恢复意识了!”他的秘书跑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粉色的文件夹。

重生的他,学会像恶魔一样生活。他玩弄女孩们的身体,吝惜自己的爱。他觉得她们都不配拥有,她们既不是带他走上爱情这条不归路的初恋,也不是陪他赢得这一切的二号女孩,她们可以凭借自己的美貌、身材、狡黠,短暂地停留在他的公寓、豪华跑车和异国的五星酒店里,但永远不可能住进他的心里,这就是公平。只要他说滚的时候,她们必须滚,他闭上眼睛,马上就能叫出下一个号码。之前的两段感情耗费了他太多精力,他必须留着自己的最后一格血,用来在爱的假象下生存。他在一个秀场遇到了初恋,她已经变成了一个资深的老模特,还在走秀。她化好妆靠在窗边抽烟,年轻的模特们议论着自己刚买的名牌,她好似一个格格不入的画面。看她的年纪和姿色注定这辈子成不了名模,除非来几次秀场摔倒还可能博一些点击率。很显然,她也未能实现自己的豪门梦想,要不然也不会如此苍白落魄地出现在这里。他远远地看她,问秘书她签的是哪个公司。秘书的目光扫过去,眼神马上变得不屑,“就是一个老野模,哪有公司想要她。”秘书说完,发现他还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声音变得试探而狐疑,“老板,你不会是想签她吧?”男孩摇摇头,转身离开。面对曾经的爱情,他甚至不敢说一声“Hi”。他去了另一个窗口,正好可以隔空看见初恋。他看着她,像看着从他们身上碾过的岁月,他哼着2004年时她最爱的那首口水歌:我真的想过放弃爱,想过放弃你……不自觉地开始流泪,哭到发不出声音。失恋男孩觉得,还是有爱的日子比较好,哪怕失恋也比现在好。

于是失恋男孩把仅剩下的一格血分给了三号女生。不知道为什么,在失恋男孩的眼里,她是不一样的。她不仅漂亮,而且聪明,像只刺猬,所有的爱恨和倔强都长在身上变成长长的刺。她坐在他面前,他只能想到一个词:灵感。

三号女孩说她需要一份工作是因为要存下钱,这样她就能抵达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他问她,那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她眨巴着大眼睛回答他,“麦当劳。”

男孩疑惑,“嗯?”

她大笑起来,“因为你已经面了我一上午,我好饿,你想和我一起去吗?不管你是否录用我,我都愿意请你吃个汉堡,但如果你要吃薯条,就要自己埋单了。”男孩再次疑惑,“嗯?”

三号女孩笑得更大声,“你读书的时候,‘开玩笑’这门课一定不及格吧。”

可能是到了一定程度,大家都会贱兮兮地喜欢上一个自己搞不定的人,三号女孩就是他搞不定的那一款。她比他年轻不少,给他带来新鲜感和生命力。不同于前两个女孩,她可以享受着优渥的物质,他也从不束缚她,他不在女孩面前表达感受,他只想满足着她,看她得到自己曾经渴望的一切。直到一次噩梦,他梦到了自己被人扔到一片无法靠岸的大海里,遇到的那些女孩们在岸边看着他,没有人哭也没有人笑,她们冷眼看他,像看一只没有生命的竹筏。醒来后,他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中,紧紧抱住身边的三号女孩,让睡梦中的女孩措手不及。他在她耳边对她说:“千万不要离开我。”三号女孩本是睡眼朦眬,被他的这句话吓了一跳,看着他红着的眼睛,三号女孩亲吻着他的眼睛,“我不会的。”

最终三号女孩还是走了,在他准备求婚的前一天,像他一开始就预料的那样。她留下字条,解释说,自己实在很想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她不想从他这里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切。

“我不是离开,我还会回来。”男孩看到这句,把字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发出一声嗤笑,突然觉得房间里的冷气打得有些低,让他全身冒着冷汗。

就这样,他被他所有爱的人抛弃,变成了一个失恋男孩,看着自己归零的KO条,丧失了恋爱的能力。

这是一个很俗气,几乎所有三十几岁的钻石王老五都能讲出来的故事,但我们还是哭着听完。我用尽全力拥抱着他,像是在偿还着,那些离开我和我离开的男孩们,亏欠彼此的。

我真的很想知道,是不是我们给出的每颗糖真的去到了该去的地方。

(本文选自张晓晗即将上市的新书《少年博物馆》)

张晓晗
7月 19,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去我的90年代

    0我们先从一首歌和一道菜讲起吧。前几天因为工作原因去了一个欧洲小国,长时间外语氛围下我变得对中文尤为敏感,已经到了走在大街上听到一句去你大爷,就激动得不能自已,隔着一...

    张晓晗 阅读 1645
  • 卡在你的生命里

    0S没想到时隔两年后见到N是这个场景。急诊室的走廊总是弥漫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横几张病床,一些住不进病房的急诊病人,拎着吊瓶绝望地半躺在那里,偶尔呻吟两声。护士们拿着各种...

    张晓晗 阅读 778
  • 前男友教给我的二十一件事

    0 他说我写过那么多人的故事,却从来没写过他。我说我从来不写发生着的事,等到咱们什么时候翻篇儿了,我就写你。他说那还是不要把我写在故事里了吧,我更愿意把我们的名字写在一...

    张晓晗 阅读 655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