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酒屋绑匪

居酒屋绑匪

威仔低头看看崽子,崽子没任何反应,一点儿都不为今晚吃不上多春鱼感到难受。 威仔觉得自己理应像崽子一样洒脱,决定以后不再在牌桌儿上那样说话了。

3月 22, 2021 阅读 644 字数 5416 评论 0 喜欢 0
居酒屋绑匪 by  李诞

1
居酒屋的门口,蒋派和小杜出来抽烟,两人都穿着短袖,挺冷,谁也没提。
蒋派:“那两人那根本就不是手语。”
小杜:“你咋知道?”
蒋派:“我学过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表演节目,用手语唱《感恩的心》,傻逼不?傻逼。但我们班长好看啊,我就学了。不光《感恩的心》,我后来跟班长表白用的都是手语。”
小杜:“成功了?”
蒋派:“没,她没学那么多。这个傻逼。”

小杜抽口烟,回头看居酒屋的门,这小居酒屋也没窗户,看不见里边。那俩打手语的人就坐在门后,店里今天就他们这四个顾客。

小杜:“如果不是手语,他俩比划啥呢?”
蒋派:“不知道,两人自创了一套手语?”
小杜:“干毛用?”
蒋派:“不想让别人知道俩人说啥呗。”
小杜:“如果就为这个,直接发微信不行?”
蒋派:“你懂个屁,人家这叫会玩儿,手舞足蹈的,谁都能看见,谁都看不懂,没准儿人正聊喝完了去哪儿干一炮的事儿呢,结果咱们全不明白,你说爽不爽?”
小杜:“如果他两是gay,穿得也太破了。”
蒋派:“没说他俩干啊,就说商量,找谁干,去哪儿干,啥的。”
小杜:“真变态,露阴癖呗。”
蒋派:“没讨论变不变态,就问你爽不爽。”
小杜:“如果是变态的话,挺爽的。”
蒋派:“这有啥变态的,好比你就不变态,现在让你跟你女朋友在这个居酒屋里干一炮儿,我们看着,你爽不爽。”
小杜:“真你妈有病。”
蒋派:“你就说爽不爽。”
小杜:“如果你不看,女的不是我女朋友,应该挺爽。”
蒋派:“你还挺疼人儿。想他妈什么美事儿呢,谁跟你在居酒屋干。”

蒋派和小杜不说话了,一个胖男人冲着居酒屋走来,从他俩中间穿过,朝门挤去。男人胖得让小杜觉得,如果他不是心理有障碍,其实不需要再吃任何东西。

蒋派让胖子蹭了一下,放凉的胳膊骤然一暖。蒋派眼睛瞪起来,小杜拉他。

门一开一合,胖子挤进去,没回过头。

小杜:“如果咱们今天没正事,我就不拦你了。”
蒋派:“你说他是不是傻逼?个肥逼。”
小杜:“是是,除了你都是傻逼。”
蒋派:“你是不是讽刺我。”
小杜:“你觉得爽不爽?”
蒋派:“啥?”
小杜:“在居酒屋干一炮儿。”
蒋派:“当然他妈不爽,这不有病么。”

小杜掐了烟,摸摸腰上的枪。

小杜:“进去吧。”
蒋派:“你说那傻逼孩子今天肯定能来?”
小杜:“不知道,让咱们等就等。如果不来,你也是有吃有喝大哥还给报销,有啥不高兴的?”
蒋派:“没啥。你妈一会儿抓人的时候我非给那肥逼也来一下子,操他妈的。”

门一开一合,小杜和蒋派进去,看到刚刚的胖子坐在了吧台边,挨着他们的位置。

小杜先走一步,坐在了蒋派和胖子中间,心里想着,如果这个胖子知道自己差点挨打,肯定很感激我。

2
“我要去约炮了,我们赶紧喝完这杯。你们听好,我知道,当下,这个桌上有好几位我都是第一次见,我知道,我张嘴就聊约炮会给你们留下很不好的印象,说实话,我不在乎。你们,你们之中依着本心的,会想,又是这么一个傻逼,要不是想赢他钱我才不坐在这里。你们,你们之中心地善良的,会想,这傻逼真喝多了,玩儿牌喝这么多酒能不输钱吗。你们呐,我不怪你们。”

威仔放下酒杯,把手里的牌和筹码也扔了,站了起来。

“我为什么呢?我为什么张嘴闭嘴约炮呢?其实我从来不用这词儿,约炮,难听死了,这只有你们这些傻逼才会用。但我今天就要用,我还决定了,以后跟所有第一次见面的,这样的,社交的,一群傻逼的牌局上,都要用!为什么?我得说点儿不好听的,要是我都说了这么难听的话,让你们觉得我是这么一个人,往后,还愿意交往,下次,还能一起all in,那咱们才有可能交上朋友。人不可能彬彬有礼一辈子,你们,大家,说对不对。给点儿掌声啊。”

没人理他,他这一出儿,常一起打牌的朋友都看惯了,第一回来的也被嘱咐过,这人打牌爱喝酒,喝一会儿就喝多,喝多了就瞎说,不用理他。他的优点是牌技差,又不在乎钱,我们对他要包容。

一个熟的朋友劝,“威哥,好好打牌呗。”

威仔:“我都说了要去约炮,你们,能不能听别人说话?好好摄取信息?你们打吧,我一会儿回来。”
另一个朋友问,“你是不遛猫去?”

威仔没反驳,看他那个被人说中,有点委屈的表情,朋友们放了心,威仔是要去遛猫。

威仔每次喝多了喜欢抱着他的猫在街上走,威仔抱着猫的时候特别有人样,不会出任何意外。

威仔抱起猫出了门,这是威仔的家,每晚朋友们都聚在这里打牌。

3
居酒屋里,假聋哑跟真聋哑穿着帽衫,运动鞋运动裤,比划着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能看懂的手语,交流着他们对蒋派和小杜的看法。

真聋哑:“我觉得那两人也是来绑人的,坐着不稳。”
假聋哑:“嗯,新人。”
真聋哑:“挺兴奋,老出去抽烟。”
假聋哑:“都是绑那个小孩儿来的?”
真聋哑:“一晚上一个居酒屋里能有几个苦主。”
假聋哑:“但是一晚上一个居酒屋里就有四个绑匪了。”

假聋哑能说话,是为了跟真聋哑说话,才学了这套手语。

假聋哑:“我过去跟他们沟通一下?”
真聋哑:“算了,新人,难沟通。”
假聋哑:“人都难沟通。”

真聋哑伸缩了一下大拇指,表示点头。假聋哑说这话就知道真聋哑会点头,所以才说的,假聋哑心里其实不这么想,他是个挺乐观的人。

假聋哑:“到时候我问问要债的是谁,也帮他们要要,都不容易。”
真聋哑:“都不容易,也就不用帮忙。”

假聋哑一看真聋哑这手势,手势里带着的坚定,就明白他又要说他爱说的那种话了。

真聋哑:“人要先对自己负责,才能对宇宙负责。”

假聋哑故意问。

假聋哑:“没看清,你这是想说‘宇宙’,还是‘台灯’?”

真聋哑左手向下压右手向上抬,认真重复了一遍动作,“宇宙。”
假聋哑觉得真聋哑挺可爱的,也值得尊敬。

假聋哑:“没事,他俩实在不甘心,那小孩儿的猫可以让他们抱走。”
真聋哑和假聋哑笑起来,用的还是手语。

两人笑着,桌上手机响,假聋哑左手继续笑,右手拿起了电话,看了一眼,两手都不笑了。
假聋哑:“是大哥。”
真聋哑:“你接,我不想理他。”

真聋哑拿起一本旧书看,自己套了封皮,封皮也旧了,是小虎队的海报,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书。

4
威仔抱着猫在路上思考一些深刻的问题。

猫有没有头发?猫这一身到哪儿算它的头发?头发,就是长在头上的毛发,那鼻毛是不是头发?

路上有野猫跑过去,看威仔怀里的猫,猫没看野猫。威仔的猫叫崽子,威仔很喜欢崽子这种性格。

崽子是威仔从街上捡的,附近还有五六只,威仔就捡了崽子,就因为崽子不理威仔。

抱回家,崽子也不理威仔约来的那些姑娘,那些朋友,也不理偶尔来的威仔他爸。

威仔他爸好久没见威武仔了,威仔也不想见他。

威仔并没有崽子的性格,但威仔想试试。

一个人想拥有另一个性格,是妄想中较难实现的一种。

5
蒋派:“我操我操,你看那傻逼干嘛呢?”

小杜看过去,是假聋哑把电话举着,真聋哑冲着电话打那套手语,在跟什么人视频通话,越打越急的样子,一只手还挥着一本书,书扇起的风来自上个世纪。

蒋派:“真行,这俩聋哑人要起飞。”

旁边那胖子插话了,胖子谢顶,剩下不多的头发特别油,脸上也全是油,还吃着烤鸡皮,一说话肉就往一起凑,没笑也像笑。

胖子:“我看见举电话那个刚对着电话说话了,不是聋哑人。比划的这个应该是。”
蒋派:“跟你说话了么,插什么嘴?”
胖子脸肉一挤,“兄弟这么大火气。”

小杜打算继续救救胖子。

小杜:“我朋友没什么礼貌,您别介意。”
蒋派:“你介意吗?介意就出来干一架。”
胖子:“大哥,我认个错,别打行不,心脏不好,容易死。”

胖子这么回答,闪了蒋派一下。

胖子:“大哥,要不你看这样,我给你鞠一躬。”
胖子说着就站起来鞠了一躬,又闪了蒋派一下。
蒋派还没想好怎么下这个台阶,胖子又把台阶撤了。

胖子:“哥,你这要是还不行,我只能跟你打一架了,但我真有心脏病。”
蒋派:“操你妈的,你还要讹我啊?”
胖子:“哥你这话说的,讹你就不告诉你我有病了。”

胖子拿出一瓶速效救心丸给蒋派看。

胖子:“你看,真有病,这都吃了半瓶了。”
小杜被这句“吃了半瓶了”逗乐,蒋派也乐了,说了声操,下了台阶。
胖子也嘿嘿笑,坐下,看见小杜手机上挂了一串儿嘀里嘟噜的链子,亮粉粉。

胖子:“哥,这是你的?”
小杜没说话,蒋派彻底大笑起来。

蒋派:“你是不也觉得特傻逼?特土?这他女朋友给他挂的,不让摘,个怂逼也不敢摘。”
胖子:“哦哦,女朋友送的啊,这我跟你要也挺不合适的,哥,这你能卖我不?”
小杜:“如果我卖给你,你拿它干啥?”
胖子:“我闺女能挺喜欢,我平时也没时间给她买这些,我这情况,也不知道还能见她几面了。哥你说多少钱?”

小杜看看蒋派,蒋派也没话说,两人不笑了。

小杜:“如果你能请我喝杯酒,就送你了。”
蒋派:“嗯,我也要一杯。”

6
威仔抱着猫,决定去每晚都会去的居酒屋坐一会儿,那里的老板跟威仔很熟,崽子可以坐在吧台上一起吃鱼。

威仔想,要改变性格,是否可以从也坐在吧台上吃鱼开始。

7
假聋哑:“大哥跟你说啥?”
真聋哑:“还是啰嗦。说咱们得多为公司发展考虑,别搞小团体,让咱俩多带新人。”
假聋哑:“还嘱咐啥?”
真聋哑:“不想听,挂了。”

说着假聋哑电话又响了。

真聋哑:“不接,不想跟他说话,胳膊疼。”
假聋哑就把电话按了。
假聋哑:“我去结账,等下抓了人就直接走,不结账不合适。”
假聋哑走过去递名片,让老板按着抬头开个发票。
老板:“不好意思啊,今天就剩最后一张发票了,这两位先喊的,你看……”
假聋哑看向蒋派和小杜。
假聋哑:“他们吃了多少钱。”
蒋派和小杜,包括胖子都看着假聋哑,老板两边看看。
老板:“340。”
假聋哑:“我俩是460,开给我们吧。”
小杜:“老板,如果把这个胖子的跟我俩算一起,多少钱?”
胖子:“哥,不用。”
小杜:“老板算一下。”
老板:“410。”

假聋哑看小杜,蒋派不干了。

蒋派:“操这你妈什么逻辑,你还跟他算,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啊,干你信不信。”

蒋派猛站起身,不知道什么时候真聋哑已经贴过来,枪顶在了蒋派的腰上。小杜还没伸手拔枪,假聋哑的枪已经顶在了他脑门儿上。

真聋哑做了几个手势,假聋哑翻译给他俩听。

假聋哑:“我们也是来绑人的,那个欠债的他们家儿子,抱个猫。你们是不是也绑他。”

小杜和蒋派没说话。

假聋哑:“人我俩一定要绑走,他爸欠的钱,我们都会帮忙要。你们是谁派来的?”
蒋派:“操,用你管?还你妈你们要绑走,凭啥,就凭你们有露阴癖啊?”

真聋哑问假聋哑蒋派说什么,假聋哑比划给他看,真聋哑回了一些手势。

假聋哑:“一会儿还有正事,现在杀了你俩,这个老板和胖子我们就也得杀,太麻烦。不杀你们。我们打一架,输了的要服气。”

蒋派:“来来来。”
小杜:“如果打架的话,枪怎么办。老板,你看一下?”

老板在一旁已经吓懵。

胖子说话。

胖子:“我看着,行不行?”
四人把枪给了胖子,站开了。

蒋派很兴奋,小杜很紧张。

小杜预感,如果没奇迹的话,这架赢不了。

8
威仔抱着猫走近居酒屋,伸手开门,一只手抓住他的手,出示了警官证。

警察:“别进去,危险。”

威仔抱着猫回头一看,好多人围上来,应该都是警察。

另一个警察:“我们抓绑匪,你赶紧走吧。”

威仔低头看看崽子,崽子没任何反应,一点儿都不为今晚吃不上多春鱼感到难受。
威仔觉得自己理应像崽子一样洒脱,决定以后不再在牌桌儿上那样说话了。
也可以不打牌了,跟那些人没必要交朋友。
跟谁都没必要。
威仔换了只手抱崽子,往回走了。

9
蒋派和小杜已经倒在地上,真聋哑从始至终没动过手。

假聋哑踩着小杜,准备说两句什么,门开了,一群警察冲进来。

警察:“别动!不许动!”
四个人没动,真聋哑看着吧台上的枪,后悔把它交了出去。
警察:“站起来!”
小杜和蒋派慢慢往起爬。
警察又喊,“说你呢!快点!”
胖子站了起来。
警察:“慢慢走过来!别挣扎,你同伙我们已经抓了,孩子救出来了!”
胖子慢慢走过去。
胖子:“不挣扎。”
警察冲上来给胖子带上手铐,另一个警察过去拿吧台上的枪,蒋派小杜真聋哑假聋哑一动不动。
警察:“你出门带四把枪?”
胖子:“嗯,人胖,兜儿多。”

警察环视店里。

警察:“这四个人你认识?”
胖子:“不认识,喝多了打架。我看着不顺眼,正掏枪要打他们。”
警察:“别狂!”
胖子:“没狂。警察,我左兜里有个小东西,想送给那女孩儿的,你们既然救走了,代劳一下?”

警察看着胖子,想说什么,被胖子一堆肉里两颗眼睛一盯,又说不出来了。伸手从胖子衣兜里拿出个亮粉粉的手机链。

警察想扔到地上,以示自己并不受胖子的胁迫,并不怕胖子的眼神。

终究是没敢。

10
警察都走了以后,四个人坐在吧台边,没话可讲。

老板吓得够呛,但再害怕,该打烊还是要打烊。

老板:“要不,我还是先给这二位把发票开了,人家毕竟先埋单,您二位留个地址,我把发票给你们寄过去?”

假聋哑跟蒋派小杜互相看看,都点了点头。实在没话可讲。
老板拿着小杜和假聋哑给的名片往收银机走,又走回来。
老板:“四位,这个,你们给的这名片,抬头一样啊。”
四人都抬起头,假聋哑把老板的话翻译给了真聋哑。

真聋哑:“带新人。你妈的。”
假聋哑把情况告诉蒋派和小杜。

蒋派:“我操,大哥提前不说啊?”
假聋哑:“大哥话多,很多事说着说着就漏了。”
小杜:“如果我没看错,大哥刚来电话是想说来着吧。”
假聋哑:“嗯,他不听。”

假聋哑看向真聋哑,真聋哑把书装进口袋,恶狠狠比划一阵,向门外走了。

小杜:“说什么?”
假聋哑:“说发票开一起,你们拿去报。他不愿意跟大哥说话。”
假聋哑说完,叹口气。

假聋哑:“这手语还是大哥发明的,就为了跟他说话。”
假聋哑拿起胖子剩的啤酒喝了一口。

假聋哑:“我学这个,也是为了跟他说话。他原来挺爱说话的,变成聋哑人以后越来越不爱说了。”
假聋哑看看蒋派和小杜。

假聋哑:“你俩学不学?”
小杜和蒋派点点头。

假聋哑做了套手势,“这是台灯。”
又稍微变化了一点,“这是宇宙。”

李诞
3月 22,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活佛”审讯录

    1 审讯室。 警察:“说说吧,姓名?” 活佛:“格杰本乐仁波切。” 警察:“要不你再去那屋暖气管子上跪会儿?” 活佛:“……李振彪。” 警察:“性别。” 活佛:“……男吧。” 警察:“...

    李诞 阅读 741
  • 故事的主角总是一男一女

    女主角: 陌生号码我一般不接,熟人来电话我都不怎么接。 我不喜欢接电话。 小事就发微信嘛,真有大事,你打第三遍我自然就接了。 那个电话就打了三遍,还是在夜里十二点。 我...

    李诞 阅读 596
  • 不忠

    情人:“又是非走不可呗?”丈夫:“嗯。”情人:“那路上注意安全。”丈夫:“嗯。” 他们维持这样的关系已经两年,每晚九点,最晚不超过十点,丈夫就要离开,回到妻子那里去。 两人是在...

    李诞 阅读 44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