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与征服欲

性与征服欲

11月 16, 2019 阅读 153 字数 2840 评论 0 喜欢 0
性与征服欲 by  王路

“小鲜肉”这个词本义是很猥琐的,是把男色当成盘中之餐。只是用得越来越多,本义慢慢就淡去了。说起来甚至有些表扬的意思。

翻过一片恋童癖的报道,文中曝光了一张打过马赛克的朋友圈截屏。一个大叔是恋童癖,降服了一枚少年。少年在他们圈里,是偶像般的存在。该大叔和少年发生关系后,把床照发到朋友圈炫耀:你们看吧,他台上那么风光,床上还不是要服侍老子。少年看到,立刻炸了。

他为什么要发这条朋友圈?

因为他通过炫耀“战绩”带来的快感,远远大过性本身的快感。他通过炫耀,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

性不单单是性,性还是权力。如果性的吸引力,单纯局限在性上,局限在肉体的快感上,性就远远不会那么刺激,也不会那么禁忌。

性带来的,不仅是感官上的满足,更是权力欲的满足。一个人通过性,看到自己有“征服”的能力,心下大慰。有个老兄说,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但对性的渴望有增无减,不是身体有瘾,是心瘾。这种心瘾,就是渴望“征服”的能力。

一个人哪怕在别的方面再挫败,只要在性上,占了上风,扬眉吐气了,也会觉得耀武扬威,挽回了尊严。相反,如果别的方面都顺风顺水,但性方面受了挫败,也会打击自信,觉得生活灰暗,了无生趣。

小说《万箭穿心》里,马学武搬新家,请了一堆搬家工,被李宝莉指责磕着碰着。临走时,搬家工的头儿递了一支烟给马学武,说看你的样子,在外面好歹是个干部,有头有脸,没想到在家这种地位。我们虽然是干粗活笨活的,可我们回到家里,哪个不是女人伺候着。你过得什么日子!这句话,让马学武下定了和李宝莉离婚的决心。

然而,这种“征服”是虚妄的。性并不意味着真正的征服,只是通过快感,制造出一种幻相,让自己觉得好像征服了什么,从而陷入虚幻的满足中,重拾了缺失的信心。

一个人想通过其他方式,得到别人的尊重、信服、乃至崇拜,是非常不容易的。实际上,渴望得到他人的崇拜,本身就是顽疾,它恰恰象征了内心有所缺失,需要从外界获取一些东西来弥补。然而,在得到他人尊重和得到他人崇拜之间,界限是非常模糊的,很多人因此僭越了。

通过性,是一种极其简单的办法,你不用能呼风唤雨,不用能耀武扬威,不用在人情世故方面能量大、路子广,只是通过性,就可以与通过别的途径得到的一切平起平坐。因此,穷矮挫非常渴望通过获得白富美来完成逆袭,这种逆袭省却了漫长而艰苦的奋斗之路。

人们经常说,“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实际上,正常的次序应该反过来,“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如果你先走上人生巅峰,再迎娶白富美,就丝毫不意外。但是,走上人生巅峰,太艰难了。而迎娶白富美,就容易得多。只要迎娶了白富美,就算没有走上人生巅峰,也如同走上人生巅峰了。所以,这实在是一条捷径。就像通过性来获得尊严、重拾自信一样,是一条捷径。

然而,没有任何捷径不伴随着陷阱。假如哪种快感和满足,可以靠十分简单的方式获得,背后必然有极大的附加成本。

有网友发私信问我,应该怎样戒色。说自己自慰好几年了,身体垮塌得不行,但就是忍不住。这种现象非常容易理解。过度频繁的自慰,往往是和自卑相伴随的——由生理问题导致了心理问题,心理问题又反过来加剧了生理问题。

对于一个在其他方面很难拾起信心的人,出于能力的匮乏,通过别的事情获得成就和快感十分困难。而通过自慰,虽然不能获得成就,但可以轻易获得快感。有这种途径可以轻易获得快感,其他途径的门又统统关上了,他就会越来越依赖这一途径。然而,这种快感背后,必然伴随着巨大空虚。

不劳而获,只是一种错觉。如果你看不到代价,只看到巨大的诱惑,代价一定隐藏在诱惑后面。

有个男生,追女孩八年。女孩觉得他丑,一开始从来没想过要答应他。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心中越来越恐慌,再三衡量,觉得八年也不短了,能爱自己八年,大概就能爱一辈子了吧。于是同意了。两人发生关系后,男生立刻把她甩了,连八周都没有等。

男生固然渣,这是不用说的。然而,女生没有过失吗?没有不劳而获的心理吗?——先攒一个备胎放在这里,如果需要,就用,不需要,就算了。看起来是个很保险的办法。可以无需付出,就让损失降到最小。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备胎永远不能当正胎用。因为备胎的磨损程度和其他轮子不一样,如果把备胎当正胎,由于两个轮子磨损程度不同,就很容易出事故。所以只能临时一用,救救急,用完还是要扔到后备箱里。

我们经常说“喜欢一个人”,“喜欢”这个词,太温婉,太含蓄,以至于会麻痹头脑。在男女之间,很难有单纯的喜欢,一定要把性方面的吸引力剥离掉,才容易看出真相。然而,性的吸引力混杂在喜欢当中,是很难剥离的。于是,很多人就被误导了。

如果可以下个简单粗暴的结论,不妨这么讲:当你对一个人八年都不感兴趣,那人还痴迷你,那就表示他根本不喜欢你,更谈不上爱你,他所痴迷的,是一种征服欲,是想通过占有你来满足他的征服欲——他不能容忍自己想要的东西得不到,这样会摧毁他的信心,所以他要先得到,之后就算抛弃也无所谓,因为他已经完成了“征服”。他做出的一切举动,只是为了证明给自己看:我能,我可以。别人连同他自己,都是被他巨大的征服欲吞噬的牺牲品。他并不是真正的喜欢你,你只是他用以证明自己的工具而已。

人不能把自己沦落为别人证明自我的工具。然而,很多人的的确确会这样,会以为别人真的爱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爱得痛不欲生。如果爱能到死去活来,痛不欲生的地步,也可以简单粗暴地下定论:他是不懂自爱的。如果懂得自爱,就会懂克制和忍耐,就会选择坚强而不是选择放纵,就会选择尊重而不是选择勉强。不懂自爱的人,也不可能懂如何爱别人。

很多时候,拒绝一个人是对他的尊重。他有不合理的要求,自然该拒绝他。因为尊重他,所以要拒绝他。你不拒绝他,别人也会拒绝他,社会也会拒绝他,时代也会拒绝他,你对他的纵溺让他得到的一切,都会让他在别处变本加厉地偿还。

实际上,如果一个人需要证明自我,就已经说明他不够自信了。因为有所缺失,要想方设法掩盖,才企图把貌似不缺的一面拼命展现给人看。如果有人鄙视他,他就一定要做出一件令那人艳羡的事情,以挽回在那人面前的尊严。就像开头发朋友圈的那位大叔所做的一样。通过伤害别人,来得到精神上的慰藉。很多人之所以接二连三地去伤害别人,就是因为,在伤害别人的过程中,他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体验到自己的力量发生了效果。

“征服欲”本身,是一种虚妄的自大,是内心有所缺失的外在呈现。如果一个人有强烈的征服欲,性欲几乎总会伴随而起。过去的太监,像刘瑾这种人,虽然生理上的机能已经没有了,但强烈的征服欲还在。如果一个人不从降服征服欲上着手,只是看到性欲过分膨胀带来的苦恼,就单纯去压制性欲,那只是扬汤止沸,没有用的。

歌词里唱到:我要爱你到地老到天荒。这话唱唱还可以,并不适合庄严地起誓。自己都没有本事活到地老天荒,有什么本事爱别人到地老天荒。岂不是大妄语?说的人,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听的人,照样信以为真。从而把性欲当爱慕,把纵溺当慈悲,把荒唐当勇敢,以为有天长地久的爱。然而,爱并不能天长地久,爱只是天长地久的忍耐,旷劫轮回的克制。

王路
11月 16,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玩笑

    世界上有什么比开玩笑更有趣、更好玩?有什么事情比戏弄别人更有意思?啊!我的一生里,我开过玩笑。人们呢,也开过我的玩笑,很有趣的玩笑!对啦,我可开过令人受不了的玩笑。今...

    莫泊桑 阅读 165
  • 理发店的标识

    中国从前外科医生地位很低,称云疡医,大抵比牛医差不多少,又有挑痧郎中,则多以剃头匠兼任之。偶查西书,据说在西洋中世情形也是如此,依据大师伽伦之说,以外科为低级,遂多由...

    周作人 阅读 77
  • 早恋

    传闻中301班学生陈小边是个有特异功能的人。但不同于马戏里表演的“吞钉子”、“吃玻璃”、“避火绝电”、“兵刀不入”等显著的神奇本领,这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迹象让他本人都不甚自知...

    施伟 阅读 188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