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长假日

悠长假日

12月 19, 2019 阅读 374 字数 8369 评论 0 喜欢 0
悠长假日 by  姬霄

对于新生而言,国庆节可能要超越呼声最高的圣诞节和情人节,入列恋爱成功率最高的节日了。

想想看,九月开学就会迎来严酷的军训,烈日将你们的汗水连同稚气一道蒸发。繁复的团体训练,更使得每个人的脾性展露无遗。有心的话,你大可以一眼分辨出谁才是你的同类。不仅如此,陌生环境下,人会本能地卸下防备,尝试去寻求一个可以相互慰藉的同伴,一同上下课早午餐依偎着滚滚床单什么的。

就在此时,十一长假应运而生。历经一个月的朝夕相对,就算没到达相濡以沫的程度,也算是患难与共了。刚刚结识的年轻人是最耐不住寂寞的,倘若已经有了喜欢的目标,这时候正是最好的时机。

近一个礼拜的悠长假期,你大可以选择去附近的风景区远足,相约去看一场演唱会或话剧,也可以在葱葱郁郁的新校园中漫步,把每一个陌生的场景都当做探险。更何况,无论你们谈论什么话题,约会的对象都会用心倾听,因为这亦是Ta了解新环境少有的渠道。

这个难得的机会只有那么短暂的几天,伴随着长假结束,你会忽然发觉班上多了几对形影不离的男男女女,像是在无声宣告,我与脚下这片土地已经有了交情,因为我们已成了这儿的一道风景。

1、

苏林人生中第一次告白就发生在国庆节,但与其他人不同,他要告白的对象在千里之外,要坐上一天一夜火车才能抵达的城市。对于这次告白的成功几率,苏林心里并没有多少把握,因为他喜欢的人是他的姐姐。

苏林的姐姐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不是邻居,父母也互不相识。同时,苏林还有两个堂姐和一个表姐,这已经够让他烦的了,他没有任何理由再需要一个姐姐,但事实就是这样阴差阳错——她叫张小海,比苏林大三岁。苏林读初一的时候,她正好读初三。一开始,苏林很奇怪她为什么会叫一个男孩的名字,后来知道她有个哥哥叫张大海,几年前当兵去了。

入学的第一天苏林就认识了张小海。

上午迎新典礼,老生们在礼堂里为新生表演节目,张小海的节目是乐器演奏,吹一支黑管,后来苏林知道那玩意儿叫单簧管。刚刚结束完人生中最最轻松的一个暑假,新生们还沉浸在小学生的角色中无法自拔,在台下肆无忌惮地吵吵嚷嚷,毫无纪律可言,一度压过了乐器演奏的声音。

这时候,舞台中央的张小海忽然放下黑管,将麦克风从支架上抽出来,轻敲了两下,用轻快的语调对着台下的新生说:新生们,你们好,我叫张小海,是你们的学姐,我代表全体师生欢迎你们的到来,感谢你们为这所校园增添了蓬勃的生气。

说到这里,她忽然话锋一转:既然你们已经走进了这里,就请丢掉所有的孩子气。你们这群幼稚、愚蠢、放肆得让人可怜又可笑的小孩,如果依旧这样纵容自己,丝毫不在乎别人的感受,只会成为社会的蛀虫,未来世界的累赘,我和我的老师同学,永远不会欢迎这样的新生!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新生都被她突如其来的怒喝吓住了,苏林当然也不例外。

那天的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美丽的脸庞在聚光灯下,就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看到礼堂终于安静下来,她微微一笑,说:这样才对嘛。然后她若无其事地继续演奏,苏林记得那首曲子从始至终,再没有一个新生发出声响。

张小海的名字就这样铭刻在所有新生的脑海中,她的那次演讲被苏林和同学们谈论了很久,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以为这是校方安排好的环节,跟她熟悉后才得知,那天她完全是即兴发挥,还为此遭到了警告处分。

苏林第一次和张小海正面对话是在学校的全员大扫除时。张小海是学生会的干部,负责带队检查每个班级的卫生情况。

那天苏林负责打扫教室外的空地,张小海走过来瞄了一眼花池,说:枯叶没有清理干净,要扣分。

苏林连忙辩解:枯叶可以分解,最后会变成肥料,令花池的土壤更加肥沃。

张小海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反正有枯叶就要扣分,卫生手册上是这么写的。

苏林说:手册也是人写的,是人就会犯错,所以手册也会出错。

张小海依旧带着骄傲的神情,说:我不管手册是不是错的,但如果扣分的话,你们班就会出现在卫生排行榜倒数的位置上,你看着办好了。

面对这个蛮不讲理的张小海,苏林无从争辩,看着花池里遍地的枯叶急得直挠头。正在此时,张小海忽然噗嗤笑了起来。

苏林有点气愤,说:有什么好笑的?

张小海说:如果你叫我一声姐姐,我就放过你。

这种事,平日里自诩男子汉的苏林怎么肯随便答应,哼了一声就翻进花池去捡落叶。张小海笑吟吟地在外头望着他,还一边看着表说:再过几分钟,检查小组就要来了,你来不及了。

苏林照旧不理她,刚清理不到一半,检查小组的人果然走了过来,他自知要扣分了,沮丧地望着他们,张小海也抱着胳膊一声不吭,就在他们检查完毕,开始在小本子上打分的时候,她忽然说:他们班的分数不要扣了,我会监督他扫完枯叶的。

迎着其他人不解的眼神,她笑着补充道:他是我弟弟。

2、

苏林不知道张小海为什么帮他,她这样的女孩,不单收获老师们的宠爱,喜欢她的男生也要排起长龙,怎么会在意他这个不起眼的小孩子呢?

但打那天以后,张小海经常到他们班找苏林,开口必称,弟弟啊。后来全班人都知道了张小海是他姐姐,一看到她来,必定会有好事的同学大喊,苏林,你姐找你。苏林只好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

张小海找苏林大部分是为了一个原因,让他帮她递纸条。她有一个同年级的男朋友,但因为学校三令五申禁止早恋,所以他们的恋情一直隐藏在地下,知情者寥寥无几。

她的男朋友是校篮球队的,叫姜乐。苏林拿到纸条,就去篮球场上找他,他有时候会买两瓶汽水,塞一瓶给苏林,坐在球场边上看纸条,有时候还会念给苏林听。其实那些纸条苏林早就偷偷看过了,尽是些无聊的校园琐事。真难想象费了那么大力气,就为了说些无关紧要的话。这难道就是恋爱吗?也太无趣了吧。他总是这样想。

就连张小海和姜乐的约会也相当的无趣。下了晚自习,她先是来找苏林,让他告诉姜乐约会地点和接头暗号,然后美名其曰“站岗”,拖着苏林这个大灯泡一起去找姜乐。两人总是在学校外面的一棵歪脖树底下碰头,说来说去也就那么几个话题,最后恨不得把课外作业也拿出来互相交流一番。唯独一次,姜乐主动牵了一下张小海的手,正好被苏林看见,两个人立刻像触电一样分开了。

第一次期末考试即将来临的时候,张小海成为全校男生的公敌。

究其原因是她甩了姜乐,跟另外一个男生谈起了恋爱。姜乐自然不情愿,大张旗鼓地将她的新恋情公之于众,痛斥是张小海劈腿,导致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相看,连教导主任也被惊动,将张小海叫去做检讨。

那段时间,张小海来找苏林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当然,并不再是为了传纸条这样的事。她的新男友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不良少年,两个人经常毫不避讳地公然在校园里牵手拥抱,哪里还需要传纸条这种小小伎俩。

有时候,张小海会将苏林叫到操场上聊天。她问苏林:知不知道什么叫爱情?苏林茫然地摇摇头。她自顾自地说:爱情就是两辆擦肩而过的车,从车头掠到车尾的那段距离。有人以为开得慢就会让爱情停留得久一些,有人以为掉头直追就可以占有爱情,还有人以为并行后立刻刹车就能挽救爱情。可乘客们有的焦虑,有的愤怒,有的纠结,他们说你追不上的,说你停下我们怎么办,最后他们说,你只是公交车,公交车是没有爱情的。

公交车在学校里是骂人的话,意思是谁都可以上。苏林默默地望着张小海,她侧脸的轮廓隐没在夕阳的金边里,格外的美。

不知出于怎样的想法,苏林有点厌恶张小海的新男友李波。他总是一副混江湖的模样,穿着花衬衫,半敞着胸口,说些自以为很幽默的俏皮话。

第一次见面,他就让苏林喊他姐夫,苏林不情愿,他就用胳膊很用力地夹住苏林的脑袋说,叫姐夫我才松开。张小海见状连忙把他拉开,很严肃地对他说:你欺负谁都可以,就是不准欺负我弟弟。

那是张小海第一次维护苏林,苏林有点感动,心里也越发讨厌李波。后来因为张小海的关系,李波对苏林变得很客气,总是说:张小海的弟弟就是我弟弟,有人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找人弄死他。

有一次苏林班上一名学生惹到了一个混混,放学后,后者在教室门口堵他。苏林和那个学生关系不错,就站出来想帮他,虽然已经想好可能会大打出手,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那混混一见到他,立刻笑着说今天看你的面子,这事就算了。搞得他以为自己面子很大,后来想想,应该是李波的原因。他有一大帮兄弟,学校里没人敢惹,就连高高大大的姜乐,也在被他狠狠修理了一通后,再也不敢乱说张小海的坏话了。

3、

过年的时候李波叫苏林去溜冰,苏林知道他只是想让他去张小海家喊她出来,但想了想还是去了。李波带着十多个兄弟,在路上边走边唱那年春晚任贤齐献唱的那首《心太软》,引来无数路人的侧目。苏林有点羞赧地走在他们之间,李波走在他身边,忽然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苏林说:没有。李波说:那你就听不懂《心太软》。

苏林有点惊讶地看着李波,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李波却不再理他了,继续大声唱道: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地爱着那个人,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

回到家,苏林用老妈给他买来学英语的复读机,一遍又一遍放着任贤齐的卡带,那首《心太软》成了他的爱情启蒙读物,但无论听了多少遍,苏林也不明白爱情是什么。爱一个人为什么要流泪呢?不开心又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呢?

他只知道,如果爱一个人就是在乎的话,那么张小海非常在乎李波。

苏林到她家找她,看到她正在帮李波写寒假作业,她写得很认真,最后在作业本封皮上用花边字体一笔一画地描出李波的名字,旁边还点缀了一枚细小的爱心。

苏林说:寒假作业老师检查完就没用了,你写得再工整,李波也不会看的,这有什么意义呢?张小海笑着拍了苏林一下,说:就像冬日里你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夏天你对着电风扇吹头发,你从来只求惬意,不谈意义,为什么要那么纠结恋爱的意义呢?谈恋爱本身就是没有意义,无所谓结果的事。

也许是年龄的缘故,张小海有一种超出苏林许多倍的成熟,她的话总是让苏林难以反驳,梗着脖子想上老半天,为什么恋爱无所谓结果,电视剧里相爱的人最后不都要结婚吗?这难道不是结果?但她只是拍拍他的头,说:傻弟弟。

对于苏林,张小海就是一部万能百科全书,能够解开他心中所有的疑惑。可是人生不是每一个问题都能得到答案,往往你知道得越多,就越难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

4、

初一下学期开始的时候,苏林认识了李凌。

她和苏林同年级,他们是一起报名书法社时认识的,认识之后苏林才发现,李凌和他同住在一个小区。

其实苏林不喜欢书法社,因为除了每天对着张破字帖反复临摹,去学校还要带毛笔和水壶等累赘的工具,只是老妈觉得他字写得太烂,强行帮他报了名。但硬笔书法和毛笔字分明是两码事好不好,苏林向老妈抗议,却被无情地修理了一番。

李凌是书法社里字写得最好的女孩,其他同学还在一笔一画在格子纸里临摹柳颜的时候,她已经开始练王羲之的兰亭序了。老师经常拿她做楷模来教育苏林他们,但说教归说教,对于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平心静气地练字永远比不上在院子里玩耍有趣。每当下课铃响起,他们就像终于得到释放的犯人一样,一窝蜂地涌出教室。

在校园里游戏的方式毕竟有限,无聊至极的男生们发明了许多整人的手段,比如到花池里捉虫子放进女生的文具盒,或者用蘸了墨汁的毛笔打架,故意将墨汁甩到女生的衣服上。也许是生气老师总拿李凌做榜样,她是被整得最惨的女生。

有一次,他们趁李凌趴在课桌上午睡的时候,把她的凉鞋跩下来扔进了教室外的花池。那个花池上方有一个很大的蜘蛛网,中央盘踞着一只威武硕大的黑蜘蛛。李凌赤着一只脚追出教室,却怎么都不敢去花池捡回鞋子,眼看上课铃响了,同学们都跑回了教室,李凌在花池边气得直掉泪。

看到她落魄的模样,原本只是围观的苏林有点于心不忍,于是找了根竹竿,帮她将凉鞋吊了出来。没想到李凌刚拿到凉鞋,二话不说就用鞋子打到苏林的背上,一边打一边大哭了起来,搞得好像苏林才是罪魁祸首似的。

那次之后,李凌再也没跟苏林说过话,这让苏林很沮丧,更加令人烦恼的是,因为那天苏林和李凌一起迟到被老师罚站,同学们都起哄说苏林在追求李凌。

这怎么可能呢?但所有人仿佛商量好似的,见到苏林和李凌出现在同一场合就发出暧昧的怪叫,苏林只好跟张小海倾诉自己的烦恼。

没想到张小海听完,表现得比其他人更兴奋,连声说:看不出你才一年级,就已经懂得追女孩子了。

苏林说:我不喜欢她,我连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

张小海说: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每天都会梦到他,和他在一起就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就连无意间听到他的名字都会在心中猛然一动。

苏林呆了一呆,类似的感觉他当然也有,只不过不是对李凌,而是面前的小海。好像无论有多大的烦恼,只要一看到小海的身影,苏林就会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难道自己喜欢的人是张小海吗?苏林默默地想,随即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小海是他的姐姐,她有男朋友李波,并且苏林无比清楚她对这份感情是多么的在意。望着一脸期待的张小海,苏林强忍着心中的答案,装出毫不在乎的模样说:我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等到有的那天,我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5、

喜欢上一个明知不属于自己的人,可能是人生最难熬的事了。

在校园里,张小海和李波依旧形影不离,尽管校方各种严打,禁止男女同行,但他们还是有办法逃开老师的视线,放肆地挥霍着青春。与此同时,将一切看在眼底的苏林,又心痛又嫉妒,他也终于听懂了《心太软》的歌词:只不过想好好爱一个人,可惜她无法给你满分,多余的牺牲她不懂心疼,你应该不会只想做个好人……

下半学期还发生了一件事,张小海的哥哥张大海从部队上复员回来了。

记得那是一个下午,苏林吃完午饭步行去学校的路上,忽然身后有人揪住了他的后领。苏林以为是同学的恶作剧,本能的反手去抓对方。谁知道抓了个空,那人一把将他推倒在路边,用很凶的语气说:以后离张小海远一点。

苏林这才看清楚,面前是一个身材魁梧的成年人。苏林问他是谁,他冷笑道,连小海有个哥哥都不知道,还敢和她谈恋爱。苏林这才反应过来,他把自己当成张小海在学校的男朋友了。他想要辩驳,但张大海不容他多说,继续道: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去找小海,别怪我不客气。

这件事苏林没有告诉张小海,因为他有种被看穿心事的感觉,羞于对她启齿。同样是在那天,张大海在学校门口拦下了李波,李波可不像苏林那样好对付,他和张大海打了一架,那是一场足以载入学校野史的架——李波带着四五个兄弟,一起围攻张大海,但依然不是当过兵的张大海的对手。在所有师生的围观下,张大海以一敌六,动作矫健,下手狠准,将李波等人打得鼻青脸肿,毫无还手之力。因为是在学校门口,很快就惊动了学校的领导,这才出面平息了此事。

李波被开除了,他的父母来学校将他当众打了一顿,哀求校领导网开一面,让他可以顺利毕业,但依旧无济于事。

李波耷拉着脑袋被父母带走的那天,张小海红着眼睛来找苏林,哽咽着说,李波毕业不了了,他准备南下打工,他们要吹了。

听着她的哭诉,苏林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开心,可是回过神这才惊觉,毕业,意味着张小海也要离开这所学校了。苏林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在心中悄然做出一个决定——他要在张小海毕业前向她告白。

之后的时间过得飞快,临近下学期的期末考试,苏林用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礼物,又花了一个通宵查阅国内外的情诗大全,东拼西凑写了一封蹩脚的情书,打算在考试前交给张小海。

可就在苏林一心沉浸在向张小海表白成功的幻想中时,李凌率先向苏林表白了,而且是最大张旗鼓的方式——在每学期一度的书法社作品展览上,她写了一首长长的情诗。偏巧不巧,那首诗的第一个字和最后一个字分别是苏林和她的名字。

学校从来不乏好事的人,立刻将苏林和李凌之前发生的种种联系起来,发表了长篇大论的恋爱八卦,就连张小海也有所耳闻,笑着说真的好浪漫。

苏林气鼓鼓地找到李凌,企图让她证明这首诗是无心之失。她静静地听苏林手脚并用地说完,沉默了好一会,忽然说,如果是有心的呢?

苏林愣了愣,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凌理了理头发,继续说:其实在你还不认识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后来看到你报名书法社,我才去报名的。那天我当你也是恶作剧的男生,所以才打你,对不起啦。

可此时此刻,苏林只是哦,哦地答应着,全然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直到李凌碰了碰他的手,他才回过神来。

李凌看他神色有异,接着问:你有喜欢的人?

苏林微微一顿首,但瞬间又飞快摇了摇头,他怕李凌顺势问出下一句她是谁,他无论如何也没办法说出口。

李凌满意地点点头说:那就好,如果你不喜欢我,也告诉我一声,别让我蒙在鼓里。话音刚落,她扭头跑远了,她根本没打算给苏林拒绝的机会。

苏林对张小海的告白计划就这样被搁浅了,他不愿伤害李凌,更害怕一旦说出自己喜欢小海的事实,面对的将是更多的指责。而这时的张小海似乎已经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开始全力备战中考,无暇理会苏林的苦恼。

苏林想做的事还有很多,但漫长的暑假,已经悄无声息地来了。

6、

暑假苏林迷上了武侠小说,躲在家里看完了一整套金庸。张小海和同学去毕业旅行了,倒是李凌经常来找他,她很会讨大人欢心,每次找他的理由都很充分,不是补课就是练书法,以至于后来每次来找苏林,老妈比他都要兴奋,恨不得将苏林立刻赶出家门,还特许他骑摩托车出去。

那段时间,苏林骑车载着李凌,逛烂了城市所有的大街小巷,他很喜欢在风中飞驰的感觉,每当这个时候,李凌会惊叫着环住他的腰,长发在风里乱舞,时不时打在苏林的脸颊上,有一种恋爱的感觉。

有一次,他们骑到很远的地方,几乎看不到任何建筑了,忽然天色一沉,乌云瞬间凝聚到了一起,转眼间,暴雨倾盆而至。苏林赶忙将摩托车停在一棵大树下避雨,他们的衣服头发都已经被打湿了,雨势依旧不见弱下来。

李凌担心地说: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苏林笑着挤兑她:还不是你一直说附近玩腻了,这次才跑到这么远,现在又害怕了?李凌说:我才不怕,我只是觉得,如果到了晚上雨还不停的话,你生病了怎么办?

苏林心里一阵悸动,没想到李凌在这个时候想的都是自己。他将外套脱下来,遮住两人的脑袋,而李凌仿佛知道即将发生的事似的,躲在他怀里一言不发,他亲了亲李凌的脸颊,很烫。

那天之后,苏林感觉李凌的性格变得文静了许多,说话变得轻声细语,走路也不再蹦蹦跳跳,就连见面打招呼都低着头。以前她到他家,二话不说就要将他掳走,而现在,得知苏林在午睡,她就在客厅安静地等,等到苏林醒来,她已经削光了桌上所有的苹果。

有时候苏林会在心中拿李凌和小海比较一番,如果说小海是不可一世的赵敏郡主,李凌就是柔情万种的芷若姑娘。在小海面前,苏林仿佛永远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切烦恼在她眼中都不值一提,她生来就是要被所有人崇拜和倾慕的,而李凌呢,她总是小心翼翼地躲在苏林身后,让苏林意识到自己是个男子汉,有保护她照顾她的责任感。

可是,在对待感情的方式上,这两个人又是截然相反的状况。小海喜欢一个人时总是默默的,哪怕对方毫不在意的事,她也会细致入微地一一完成,仿佛恋爱只是自己的事儿,与任何人都无关。但李凌却大大咧咧,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告诉他,让所有人都分享他们的感情。

比较来比较去,苏林也说不出孰优孰劣,只是跟李凌相处的时间越久,他想起小海的次数就越少。

直到有一天,苏林照旧载李凌瞎逛,开到一条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上,苏林说:听说全国的高速公路都是连在一起的,这条路如果修好,我们就可以开到任何地方去玩了。说到这里,李凌一直不做声,苏林回过头,却发现她的眼泪扑簌簌掉了出来,哽咽着说:等路修好了,你是不是就要去找张小海了?

原来那天他午睡的时候,李凌发现了他藏在沙发里写给张小海的情书。

苏林愣住了,他不知如何解释,更不知该怎样安慰李凌,只能任由她的眼泪一串串落下来。看着李凌,他的心忽然有一种微微疼痛的感觉。原来爱一个人真的会很伤心,他默默的想。

7、

国庆节,苏林坐上了去张小海城市的火车。他瞒着父母,兜里只揣了三百块,行程一天一夜,目的地是一个没有冬天的南方城市。

出了车站,苏林拨通了小海写信告诉他的宿舍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生,听到苏林找小海,她有些不耐烦地说:别打电话啦,我们小海已经有主了。

有主了?才一个月的时间,小海就交到新男友了吗?苏林心中有些黯然,但依然有礼貌地说:我叫苏林,请转告小海,我打电话找过她。

等下,你就是苏林?电话那头忽然声音一变:原来你就是小海每天开口闭口提到的弟弟啊,你可是我们班上的名人,每个认识小海的人都知道你的存在,她到底有多在乎你啊。

苏林不好意思地说:那你可以帮我转告了吗?

女生说:没问题,还有其他要转告的吗?

苏林想了想说:没有了。说完,他搁下电话,转头走进了车站。

回到家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苏林都没办法再顺利谈一次恋爱,仿佛前半生的感情都在那个夏天一泄而空。老妈对苏林说,有一个自称是你姐姐的女生曾打电话到家里。苏林笑了笑,说可能是同学的恶作剧,他不想让老妈知道小海的存在。课余时分,苏林依然会写信给小海,只是会在开头加上姐姐两个字。也许小海永远不会知道苏林曾经喜欢过自己,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至于李凌,她还是老样子,远远见到苏林就会大声打招呼,会开玩笑,会打打闹闹。只是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不再提起那个假期发生的事情。

苏林觉得这样很好。

姬霄
12月 19,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一、牙套 逸帅箍了三年牙,一开始是因为罗悦以结婚为要挟。 “牙齿不整齐,拍结婚照都是浪费。”“露出的虎牙一点也不成熟。”“等你整了牙再带你见我父母吧。” 那时的逸帅似乎是渴望...

    姬霄 阅读 387
  • 食在重庆

    这次在重庆四天,认识了当地电视台节目制作人唐沙波,是位老饕,带我们到各地去吃,真多谢他。这群人是专家,每天要介绍多家餐厅,由他们选出最好的介绍给观众,所制作的节目是“...

    蔡澜 阅读 8152
  • 性化学杂想

    假设我们面前的电影镜头中,是推成特写的一片肌肤,完美的光线,偏暖的色调,使它进入你视觉时不仅可视,并且可触可嗅。你感觉到它的温度,它的气息,它优于激情的血性而突然改变...

    严歌苓 阅读 127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