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是个好开始

愚人节是个好开始

她很聪明,所以她知道我爱她;但她也没有非常聪明,所以她不知道我还在爱她。

7月 30, 2020 阅读 158 字数 3019 评论 0 喜欢 0
愚人节是个好开始 by  史航

棋子:

平白无故就开始给你写信了,不仅平白无故,还理直气壮,这就是我们双鱼座的风格。

其实,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星座呢。不管了,反正世间有你这个人,你跟我又不太熟,趁着不熟,赶紧写信,这样每封信都像个漂流瓶,而非限时快递,我也不会介意你将始终是“已读不回”。

其实就是因为很久很久没有收到信了,有点郁闷。细想自是活该,因为我更久更久没有给别人写过信啊。不写信却想收信,除非我面对的是电信公司。

我真正该写信的,也许是那个我中学暗恋的地理老师,或者我的某一任前女友——我曾在微博里喃喃自语过:“她很聪明,所以她知道我爱她;但她也没有非常聪明,所以她不知道我还在爱她。”

不行,给她或她写信,我会紧张。

给你写信,我就不紧张。

你紧张吗?你紧张了就跟我说,这样我就会很得意。

嗯,我下决心定期给你写信,以此冒充专栏,就是因为我幼稚。我拿信吓唬你,就像小学我拿虫子吓唬女生,初中我拿虫子吓唬女生,高中了,我,还是拿虫子吓唬女生。

如今,毛毛虫、蜣螂、水鳖、臭蝽都不好逮了,我就动用了写信这个手段。

你千万别回信,我也知道你不会回信的。你回信就会吓坏我,就像我对着洗手间的镜子做鬼脸,然后发现镜子对我做了另一个鬼脸。

最近在电影频道开了个专栏,《鹦鹉话外音》,每周一就上去叨叨五分钟。其实那点话,在微博上有足够空间说的,可我不甘心,想在千家万户刷屏,让人记得我这张脸,虽然,我这张脸也没有什么的。其实,我的野心就是影响一点点票房。让那些我觉得恶劣的电影,没那么多机会得意,让那些我爱惜的电影,不至于受那么多委屈。我当然是人微言轻的,所以总是怼人,总是跟人家网友呛着说话。现世多喧嚣,人心求粗暴,我粗暴了,才能被人引用,转发,才能多多少少影响别人一点点的选择吧。

我觉得评论电影,就是尽量说真话,绝对不说假话。

我有个导演朋友,他近两年两部电影都很烂,我去看了,心里难过,不说什么,别人问我意见,我撒谎,说最近忙,还没看呢。我就这么一天天地混过了他的电影的档期,终于没有人问我了。若说虚伪,我只肯虚伪到这个地步,不算护短,算是避短而不言。

那天我在微博里说一个国产片很烂,导演是个上岁数的导演,急了,给我发微博私信,说你不配看我的电影,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我说话算数,别说我没说在前头。他那个年纪的人,急赤白脸到这个地步了,令人怜惜。我虽然一贯嘴欠,还是忍了忍,不故意气他了。其实我想说,我已经付出代价了导演,两张票一百块钱呢导演。

至于我跟谁看的这部电影,你不会关心,我也就不说了。我喜欢看电影,不是总能约到合适的姑娘,有时候就一个人看,坐在后排,心里感觉自己像个等着接头的间谍,或者在考虑自首的逃犯。

老男人活该独自看电影,尤其是双鱼座老男人。以前看黄建新导演的《埋伏》,主犯叫智者,牛振华演的,他在逃避我英勇公安之追捕,抽空还去老影院看了一场老电影《英雄儿女》,看得泪流满面,我看着也感动,像是那个老胖子的同谋了。牛振华去世许多年了,是个好演员,演《背靠背,脸对脸》得过东京影帝,现在,没见谁提过他,也没人提他演的另一部好电影《站直喽,别趴下》。这三部都是黄建新拍的,黄建新现在忙着给各种大业伟业当导演当监制。他当年《黑炮事件》就是棒打体制内各种官僚的,非常高级黑。最近看他在《我不是潘金莲》里露了一脸,演省长储清廉,演得很好,一看就很有生活,辛苦他了,这么多年,在自己棒打过的族群里卧底至今,或曰,体验生活。没什么,“一切为了部落!”

“一切为了部落”这个梗,其实是一位很可爱的编剧大V教给我的,因为我不太会玩网游,尤其是魔兽。那时候,《一代宗师》刚上,他和我都喜欢章子怡演的宫二小姐宫若梅(好多人都没注意她的闺名吧,其实很简单,流落港岛她开的是“宫若梅医寓”),但都恨这电影不太被重视。我的办法是跟人吵架,为这部电影吵架,他的办法拙劣得多,他准备跳出来说子怡演得不好,他说自己在网上口碑很差,一定会有很多人为了跟他抬杠而宣告喜欢宫二小姐……我不好意思问这样有效吗,我就问他这样值得吗。

“一切为了宫二,一切为了子怡,一切为了部落!”这就是他的回答。

现在,子怡还拍了过得去的于真(《太平轮》),以及特别棒的小六(《罗曼蒂克消亡史》),我这位朋友呢,把微博交给别人去玩了,而王家卫导演,把电影和名声也都交给别人去摆渡了。

我故意扯这么多有的没的,其实是双鱼座老男人的通病,我想说的就是——我喜欢你,喜欢给你写信。

前几天在外面上编剧课,我让学员们每个人都说一下我爱你,但是不用这个爱字。于是,有人说我去给你铺床,有人说我去给你下面,有人说这是我给你买的玫瑰花,就一个女孩子说得不错,她说我的生命里本来有好几根柱子,遇上你,其他柱子都不要了,推倒了,就留你。她是把这番爱当成承重墙了,看她这么淡淡说着,我很佩服。

爱都不能言表,喜欢是更虚弱的认定,更不宜言表。我喜欢你,就只能写这些绕来绕去的信,而且,还很无耻地选择了愚人节这一天下笔。我是一个多么需要退路、多么惯于抵赖的动物啊,鄙视自己,首先鄙视自己选择的这个标题:《愚人节是个好开始》。

下一封信,我争取能说清楚我为什么喜欢你。

最后,列举近来高兴的十件事情,还有不高兴的十件事情,也就是我的抿嘴清单和撇嘴清单。

抿嘴清单:

一、《奇葩大会》里我最喜欢的一位来访者,马剑越,那个在特别不红的女团里奋斗很久忍耐很久的女孩,来投奔《奇葩说》,落败,最后又复活了,我很高兴。她其实是《奇葩说》第一季就该出现的角色,我认可她,正如我此前认定了颜如晶和董婧是会永远可爱的。她是网红时代自我拯救的楷模。

二、今年我要立志读很多很多传记,几十种,现在这些书被集中在单独一个书架上,像个集中营,我扫视他们这些面孔,我急于进入他们的人生。有的书是我买了二十年没读的,比如叶冬心译的《卓别林自传》,这几天一口气读完六百页,很满足很伤感,伤感得很满足。

三、原来外卖也可以直接向超市下单,洗衣粉都可以送上门,世界原来这么友善。

四、姜文导演的新片《侠隐》给我留了一个角色,我演一个死在民国二十六年的老太监,为此刮了胡子(再不会有人说我像鲇鱼精了吧),为此重读庄士敦的《紫禁城的黄昏》。

五、春节后网上看了好几部电视剧,《悬崖》《黎明之前》《中国式关系》《少帅》,谢谢主创,各有可观。

六、原来我列不出十件。

撇嘴清单:

一、以前开着大灯睡觉,也不觉得别扭(我知道不环保,谢谢),毕竟我是怕黑的孩子长大的。可是最近我开始用眼罩了,以防自己没力气起来关灯。我不再怕黑了,我开始怕光了,我老了。

二、这几年,出差常去上海、南京、杭州、西安、苏州、宁波、深圳,可是很少有机会去成都、重庆、武汉、哈尔滨、广州、大连……我是宅男,不出差就不想出门,只好坐等出差机会。

三、剧本写得还是拖拉,一百种外因比不过一个内因,那个内因估计就是我。我贪玩,又想求完美,刚才有个工作伙伴还在批评我:“最好是好的敌人。”

四、受访太多,活动太多,挤占工作时间和阅读时间,也挤占玩的时间。

五、还是忍耐不住,自己半夜看了《康熙来了》最后那一期(其实是分上下两期的),虽然很感动,可是,也就少了一个念想。我给自己存的糖果又少了一枚。

六、已经有两三次了——参加新书座谈会,事先又没把书读完,比如《毒木圣经》(太厚了),被吾友止庵批评,我确实很惭愧。

七、手机不太好使了,进过油汤,进过雨水,该赶紧导到电脑里,再换新手机,可我一直拖延,无原则地恋旧。

八、原来我也列不出十件。

此致

敬礼

               

史航

2017.4.1

史航
7月 30,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别人的故事

    二〇一五年的冬天,陈虹穿着一件硬壳的中长款白色羽绒服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觉得她和周围深厚的雪是相同的颜色。她的一对圆镜片上了一层白霜,镜架下半藏着不久前在微整形医院纹下...

    罗迪 阅读 339
  • 输了Master三盘棋,他目睹了人工智能的进步

    陈耀烨五岁半学棋,12岁进国家队,17岁升最高段位九段。拿过围棋顶尖赛事春兰杯、百灵杯的冠军。2017年1月,Master跟全世界最强的围棋手对战,其中包括陈耀烨。和其他人类棋手一样...

    郑嘉慧 阅读 490
  • 身份认同

    只有切身体会过都市生活之难的年轻蜗居一族,才能感到“优越感”是多么刺眼。 北上广代表着机会,却代替不了一个家在心中的位置,更不会为一位迷失方向的独行者送上一幅地图。 在...

    查伯 阅读 385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