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会喜欢《蛙的旅行》?

我们为什么会喜欢《蛙的旅行》?

所以,有人说,蛙不是我们的孩子,而是那个隐蔽的自我的投射。

3月 26, 2021 阅读 943 字数 2170 评论 0 喜欢 0
我们为什么会喜欢《蛙的旅行》? by  韩松落

1.

很多事,看起来是脑力活,归根到底,都是体力活。

例如和人相处。

以前在单位上班,日常工作中的相处,已经需要体力了,但我们单位因为行业特点,还有一个特别的环节:到一线检查工作。有时每周一次,有时每月一次。一旦出去检查,少则三天,多则一周半月,这一路上的主要任务,就是和人高强度地相处。开会讨论就不说了,开会之后,还要喝大酒,从下午五点,喝到凌晨一两点。如果是到河西走廊出差,情况还要更糟,那边酒风很盛,敬酒是一次六杯,不喝?会有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压住肩膀硬灌。出差一趟,等于活活扒一层皮。

后来进入文艺行业,经常要参加各种活动,活动期间的日常相处,也是体力活,活动组织方,为了不冷落任何人,全程都会有各种康乐游戏,打牌或者打麻将,有的公司会全程玩杀人游戏,陌生人参加那个游戏,真是需要体力心力,杀谁呢?不杀谁呢?这个游戏在本质上,和喝大酒也是相通的,就是要裸露或者袒露,作为人际关系的投名状。

工作之外,和人相处,也需要体力,尤其是陌生人,以及半生不熟的亲戚,和他们的相处,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大家都在试探、刺激、贬抑、赞美、炫耀,当一个人用不那么巧妙的方式,说出自己有几套房的时候,当一个人看起来不经意地,贬斥别人的外貌、穿着、肥胖程度、婚姻状况、性取向的时候,都要调动全部力气去应对。可以不在意吗,可以当逍遥派吗?不可以,置身事外是最大的蔑视。你不能暴露你的蔑视。

和熟悉的朋友在一起,是不是好一点呢?我有个朋友经常和他的铁哥们在一起,但大家在一起,就要非常用力地互相恭维、讲段子、轮番敬酒,在KTV里竭尽全力地表演,唱搞笑的歌,伴着滑稽的动作,还会丢手绢,模仿军训点名,做俯卧撑,每次聚会,都让他筋疲力尽。

看过一份针对职业压力的科研报告,排在第一的,是煤矿工人,排第二的,是演员和主持人。事实上,喝一场八小时大酒、玩一整夜杀人游戏、见一次陌生人或者不熟的亲戚,和一次煤矿作业的压力,应该相差无几,甚至有可能更累,压力更大,因为你无法辞职,每个人一落地,在人际关系上,就是专职的煤矿工人。

2.

美国社会学家马克·格兰诺维特,在1973年提出了弱联系(weak ties)理论。

弱联系,指的是一种联系比较弱的人际交往方式,主要特征是:互动频率少、感情力度弱、亲密程度低、互惠交换少。这种人际关系方式,通常发生在不那么熟悉和亲密的人中间,例如同事、校友、网友,以及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等等,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泛泛之交”。当然,弱联系是相对于强联系来说的,强联系通常发生在亲人、朋友、同学和同事中间,表现为互动频率高、感情力度强、亲密程度高、互惠交换多。

马克·格兰诺维特提出的弱联系,是从交往方式的角度来区分的,其实,从相处方式来看,也可以分出强联系和弱联系。那种需要极大体力去进行的,是强联系式的相处,那种只需要很少体力去维护的,是弱联系式的相处。

我们的大部分相处,都是强联系式的。大家在一起,一刻也不能怠慢,一刻也不能消停,内向的外向的,活泼的抑郁的,都得到了指令,被统一激活,把活跃程度提高到一个水平上来。就像一场联欢晚会,每个人都有责任维持场子的热度,每个人都要拿出自己拙劣或者精纯的演技,吵着闹着喧哗着,扮出最积极的样子。这样的场面,能量是不能断供的,如果大家不约而同消停了片刻,场面立刻就变得荒谬了,再继续就变得很困难。

偶然遇到那种弱联系式的相处,都惊喜万分。很熟悉的朋友,聚在一起,各自刷手机,间或报告一下自己看到的奇闻异事,这样刷上两三个小时,心不在焉地喝掉杯子里的东西,告别回家,似乎也没有什么能量的流动,但身心都要畅快很多。

或者是在野外,躺着的躺着,爬山的爬山,过河的过河,云影投在脸上,可以光明正大地心不在焉,天黑了,收拾东西回家。

经过了太多强联系式的社交,碰到这种放任自流的场面,遇到这种性情淡漠又不至于淡薄的人,我都非常珍惜。云的影子打在脸上,没有人喊你去丢手绢做杀人游戏的时光,不用下煤矿的时光,是很少很少的。

3.

所以,《蛙的旅行》这样的游戏,会这么流行。

而且,全球下载量1000万次,中国占了95%。因为它是一款弱联系游戏。

很多游戏,都是强联系游戏,内容复杂,结构繁多,需要你不断花钱,不断投入时间,一旦投入不够,游戏就变得不友好了。而《蛙的旅行》是弱联系游戏,就两个场景,蛙和你我之间的联系,淡到几乎没有,偶然过去看两眼,收收三叶草,准备一下便当就好。

蛙的生活方式,也是弱联系式的,他全部的生活内容,只有旅行、在家两种状态,在家的时候,也无非看书吃饭。而且,他朋友很少,没有人敬酒,也没有人跟他玩杀人游戏。这种生活方式,不都是你我的念想吗?所以,有人说,蛙不是我们的孩子,而是那个隐蔽的自我的投射。

中国人渴望的是弱联系,但却不得不强联系,你不得不把那个蛙一样的自我隐藏起来,去扮演社交狂,去伸展触须,去完成明知无效却不得不继续的套路。每个人都怕场面冷却,场面冷却的一瞬间,每个人都发现热闹是毫无意义的。

通过这只小小的青蛙,我们知道了自己的需要,要有强联系,也要有弱联系,要强相处,也要弱相处,在两种关系和两种相处方式里切换,才能活久一点,活得舒服一些。

所以,聚会中,如果再有人喊我去玩杀人游戏,我打算告诉他,就当我是蛙吧,别管我了。

看到蜷在角落里的人,我也不会刻意去照顾他了,就当他是蛙吧。

一别两散,各生欢喜。

韩松落
3月 26,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侠客为什么消失了?

    看了很多武侠小说,武侠电影之后,相信我们都会有一个疑问,我们的生活里,为什么没有侠客?现代社会里,侠客为什么消失了? 刚刚上映的姜文电影《邪不压正》和原著小说《侠隐》,...

    韩松落 阅读 804
  • 写感情和谈感情一样,都是很难的

    1、 作为一个写作者,常常需要写感情,每次需要写感情的时候,我都会回忆经典作品里的感情段落,回忆他们推进感情的方式,电视剧《西游记》就是经常被我想起的经典之一,每次想起...

    韩松落 阅读 843
  • 欢愉后,动物伤感

    1. 少年时,每每在别人那里听到“没想到我会变成这样”,总觉得不耐烦。那候,觉得人生一切可控,干脆利落,随时可以掉头。多年后,我却也有了这样一天,觉得今天的我,...

    韩松落 阅读 222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