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买菜被点穴

我去买菜被点穴

我出村儿前,支书跟我说了,一口气给你说一长串儿话的人,都他妈是骗子。

11月 17, 2021 阅读 1203 字数 2795 评论 0 喜欢 0
我去买菜被点穴 by  马东

我去买菜被点穴

王彩华赶到菜市场的时候,早市已经基本散摊儿了,四下空空,没什么人,各家都在收拾着被挑剩下的碎菜烂叶。刚过四十岁生日的王彩华没来晚,她知道,这个点儿的菜,最便宜。

王彩华掏出五块钱,转着买了一堆,还没花完,她提着一大袋儿菜叶子盘算着中午到底炒什么。正走着,后边上来一个三十出头的瘦高个儿男人,使劲儿在王彩华胳膊上怼了一下。王彩华手一麻,菜掉了。男人捡起袋子,搀着王彩华往前走。

“别别说话,听我说。”瘦高个儿口音很重,还有点口吃。“你你你被我点穴了,这条胳膊动不了了,别瞎瞎使劲了。我不解穴穴穴,你这胳胳膊就废了。”

王彩华想着自己身上没钱,所以也倒并没多害怕,她发了发力,胳膊确实不听使唤了,才开始有点慌了:“你点我干什么,我没钱。”

“你怎么知知道我要钱,快快快拿出来。不拿我点点你腰了啊。点完腰就不会尿尿尿了啊。”

“别别别点,大兄弟。”王彩华用右手从左裤兜里费劲地掏出一把零钱。一眼扫过去,最大连一张十块都看不见。

瘦高个儿把钱接过来,捅到兜里。“再再掏。”

“真没了,我是穷人。你看我买那些烂菜,不是喂猪的,就是我和我老公吃的。”

瘦高个儿低头瞟了一眼,眉间一松。

“真的,你给我把穴解了吧。我知道你是高人。”王彩华乘胜追击。“有什么难处,你跟大姐说,说不定大姐正好能帮忙。”

“你你你帮不了,干了一年,老板一一一毛钱不给,回家车票钱都没有。”瘦高个儿叠音里带着怨气。

“电视里不都说了么,哪里不对点哪里,老板不对你去点老板呀,点我干什么,我就来买点菜,大兄弟。”王彩华竟生出一些委屈。

“老老板早没影儿了,我点点点不着啊。”说着话,瘦高个儿好像是被说服了,一抬手,给王彩华解了穴。王彩华来回扭了半天关节,都麻了。

“兄弟,你这是气功吧。”王彩华稍稍放下戒心。

“不不知道,反正我们村儿村儿的人都会。”

“这么厉害。”王彩华揉着胳膊说。“对了,你不就是想赚点钱么,大姐这有门路啊。中医你常看么。”

“不不不看,我从小没病。”瘦高个儿唇齿间流窜着一股楞劲儿。“但中医我知知知道,中中医可牛逼了,当当年白娘子就是靠靠中医把许仙给救活的。”

“对对对,白娘子给许仙吃的那个灵芝就是中药。你还挺有文化。大姐这儿正好代理了一种中药保健品,叫「一生无忧丸」,方子是几千年前传下来的,市面上根本买不到,大姐妯娌的一个朋友是地区总代理,好不容易拿到的货。这样,你先想办法回家,把年过了。大姐给你留一个地址,你过完年来找我,带上点钱。你做我的分销商,大姐带你致富。保证没问题。”

“别别别别说了。”瘦高个儿急了。“我我出村儿前,支支书跟我说了,一口气给你说一一一长串儿话的人,都都都他妈是骗子。”

说完,瘦高个儿朝着市场尽头,跑了。

爆裂接力

小李下了二十五路车,转身上了迎面停下的十八路车,坐了三站,下车拦了一辆出租,过了七八个红绿灯,连续两个右拐,叫停司机又下去换了一辆,掉头往回开了五分钟,停到金店门前,推门进去。

导购迎上来对这个头戴连帽,面遮口罩墨镜的人说你好。没有回应。小李直奔展示柜,边走边从兜里摸出一把小铁锤,照着玻璃,咔的一声,碎成一滩,顺势把铁锤扔了进去。小李探身,大手一划,转身就走,三十多条黄金项链已紧攥在手套之中。

小李脚步从容,并不慌张,出门后把项链塞进兜里,拉上拉锁,看了眼表,按了一下,开始飞奔。一百多米后,他停了下来,按了一下表,喘着气钻进商场。过了几分钟从另一个门出来,原来的黑羽绒服翻过来变成了红羽绒服。站在路边,拦了辆车,直接走了。进了一个如家,小李敲门,一个地中海男人开了门,顺便接过了小李递上来的手表。

“这次还凑合,比前天预跑快了七秒,但还是不行,还得更快。”地中海看了一眼表,说着说着喊了起来。“4X100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需要爆发力、需要大心脏、还需要一停即死的决心。”

小李和其他四个人默默点着头。

“谁在下个月的全省校运会上给我掉了链子,我踢断他的腿。”地中海说话时一直没表情。“好了,收拾东西准备去下一个城市。小崔负责把项链寄回金店,别走申通,容易丢件。”

家家有本金刚经

王超到房管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住房公积金的窗口前里外挤了三圈人,王超伸进头去,刚叫了声同志就被凶出来了。“叫号,排队。”一个脸上粉很厚的女人,又丧又裂地喊了一声。

王超去叫号机排了张号,二十多分钟后,到了他。刚坐下,把号递上去。那个女人丧丧的气息就流散了过来:办什么。

“我就是想咨询一下过户的一些事。”王超的表情已经不能更谄媚了,他看了一眼工作牌,这个女人叫赵媛媛。

“先去公证。下一个。”赵媛媛撕声怒喊。准备按过号器,直接就要把他赶走。

“不是不是,我想先咨询一下,我这个情况,需要带些什么东西。我是外地的,想在这儿买一套房。”

“上那边儿,有公示栏,都写着呢,自己不认字啊,非要来问。”赵媛媛用下巴甩了一个方位,连翻几个白眼。

“那个我上次来就看了,没弄明白。我就是想问问,像我们这外地的,有没有什么特殊要带的啊。”王超把嗓子压到了谦卑模式,搭配着一脸假笑。

“你有什么特殊的,不就一外地人么,人家还有美国人来这买房呢。写得清清楚楚放着不看,非要来问,每个人都来问,我这一天什么都别干了。”赵媛媛像是被人点着了,即将窜天。

王超被顶得也没什么话,只能听着,趁机多看了几眼这个赵媛媛,五官其实不算难看,但脸和脖子两个色,像后配的。赵媛媛丧了一气后也不再说话,开始敲键盘。王超只好起身退出来,去给公示栏拍了个照,直接走了。

过了两天,赵媛媛去找领导请假,说外地有个亲戚病了,得去看一趟,请两天假。领导抬起头问了一句:你这几个月怎么老请假。不是这个事,就是那个事。赵媛媛没接话,站了一会出来了。

从手机上买票,已经没座了。赵媛媛直接去火车站碰运气,还是没座,买了张站票,偷空看见空位就坐一会,好在不远,隔壁城市,两小时车程。

出了火车站,赵媛媛打了个车,到了地方,是个莫泰168。掠过前台,直接上电梯。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房间号603」。

敲了两下,门开了。王超开的门,看见赵媛媛,直接呆住了,过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啊,怎么是你。赵媛媛第一眼其实没想起这个胖子是谁,就是感觉有点眼熟。王超一说话,她全想起来了。

赵媛媛坐在床边,王超手足无措,去倒茶,操,壶里没水。半天没人说话。

“你和白洁是朋友。”还是王超先开了口。

“不是。”赵媛媛声音很低,自己勉强能听见。“朋友的朋友。”

“你你怎么……”

“还不起房贷,我出来,补贴家用。”赵媛媛抢答了一下,声音里倒有一些洒脱。

“那要不……你先去洗。”王超费了半天劲儿,低着头憋出这句话。“要不我先把钱给你。”

“不用。”赵媛媛声音又变低了,转身走向卫生间。“不着急。”

二十分钟后,两人都洗完了,躺在床上,赤呈相见。谁也不动,空气静默。还是王超打破尴尬,先下了手。

十五分钟后,王超骑着赵媛媛,兴高采烈,他卯足了劲儿,一个大巴掌抽在赵媛媛屁股上,渗出几个红手印:妈了个逼,再让你给老子丧。

马东
11月 17,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与阿城有关的日子

    1 王朔能瞧得上的人没几个,但他曾经说:「阿城,我的天,这可不是一般人。史铁生拿我和他并列,真是高抬我了。北京这地方每几十年就要有一个人成精,这几十年成精的就是阿城。我...

    马东 阅读 620
  • 气功时代

    1 一九八六年的北京没怎么下雨。 马路吃完午饭在胡同里瞎窜,盘算着再找个僻静的房顶上去偷看女厕所,他身上的白背心不知道洗了多少次,已经洗成尿布了,脚上的塑料拖鞋也像是穿...

    马东 阅读 678
  • 性、BP机和录像带

    「BP机」 1996年,我在上小学。汉显BP机开始接管我生活的北方小镇,在那之前我见过的BP机都是数显,只能显示数字,最常见的是收到一个电话号码,机主找公用电话打回去就行。 还...

    马东 阅读 773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