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告别

无处告别

一生中总得做一次扑火的飞蛾吧。

9月 20, 2020 阅读 621 字数 7129 评论 0 喜欢 0
无处告别 by  焦冲

对于长得好看的男人,唐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锐,犹如翠鸟捕鱼般精准,只需在人群中匆匆一瞥,往往从一个侧脸一个眼眸甚至模糊的轮廓就能判断出这个人是否为普遍意义上的帅哥。她很少看走眼,尤其是活到现在,已经27岁。随着阅历渐长,她的审美趣味不断提高,二十岁时可能只看脸,如今还要看身材和气质,并且从穿着和言谈举止中品味出很多东西,比如职业、嗜好、薪水、家庭背景等。那些有一张美脸却不懂得收拾打扮一身市井气的青头愣小男生,早已不入她的法眼(当然,他们也很少会喜欢她这种轻熟女),现阶段她青睐的是懂得在外形上下功夫的有品位的四十岁以下的英俊男人。除了有“颜”在先,一些细节也不能触到唐糖的雷区,比如留着长指甲或留海,油头粉面、鼻毛外露、手腕上套着珠串或银镯,腰带上挂着钥匙扣等等不一而足。

遇见甘旭然,是在一位曾经算得上闺蜜如今已不大来往的女友的婚礼上,唐糖以伴娘的身份出席,甘旭然则是伴郎。唐糖清楚,如果不是因为闺蜜的其他女性好友都已为人妻为人母,她多半不会被拉过来。为了不抢走新娘的风头,唐糖那天选了一件淡粉色的礼服,含混的色调和毫无腰身的剪裁让她显得低调,甚至平庸,愈发衬出闺蜜的圣洁和凹凸有致。新娘对她露出满意的眼神,说她很懂得穿衣之道。唐糖报以微笑,既有宽容,又有轻微的嫉妒和嘲讽。她心想,谁让你是新娘呢,这是你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我才不会跟你计较。

但在见到伴郎后,唐糖后悔不迭,为什么自己没有盛装打扮,没有呈现出最好的状态呢?她懊丧不已,也许她早该意识到——本来她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拒绝参加婚礼,可冥冥中她还是来了,为什么呢?是为了遇见伴郎啊!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啊!他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夜空中闪烁的星,眼珠是水仙花缸底的黑石子,上面汪着水,下面冷冷的没有表情,深不见底的漆黑。睫毛长长的,浓密的一字眉,饱满光洁的额头,短发根根挺立,隔着很远似乎也能闻到干燥的芳香气息。就连穿着也是得体而无懈可击的,合身的西装包裹着颀长但不瘦弱的身体,没有系领带,领口处开了两粒纽扣,露出白皙的皮肤,隐约可见精致的锁骨。

唐糖不敢再看下去,这么多年来,她像有些女人收集香水那样收集男人,自诩阅男无数,可像甘旭然这般几近完美的还是第一次碰到。一时间,她心跳加快脸发烫乱了方寸,其他所有的人和物,一切声响、光线和气味全都成了背景,她眼里只有他。直到有人提醒她新娘需要钻戒时,她方如梦初醒,意识到自己今天的主要任务,遂将戒指递到闺蜜手中。司仪说了一大套话,唐糖的耳朵里嗡嗡作响,恍惚间,她感觉自己和甘旭然才是今天的主角,在众人的羡慕和祝福中走进了婚姻殿堂。尽管她不相信婚姻和一辈子的誓言,可是和甘旭然,她愿意努力去尝试和适应。

可当她无意中与甘旭然四目相对时,她才意识到这是幻觉,他的目光冷淡至极,有一丝傲慢,更多的则是不在乎。不仅对她,而是将整个婚礼,在场的所有都没有放在眼中的高高在上的藐视。太失算了!唐糖免不了暗暗自责,她心不由己地揣度着甘旭然的心思,也许他也把她当成像这场婚礼一样俗不可耐的女人了吧,所以尽管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人和物,她就站在他对面,随时可以眼神交流,可他依然视若无睹。太糟糕了,早知道就应该穿得大胆些,精心打扮一下,至少先让他注意到自己的与众不同,这样才有发展的可能。

怎么办?唐糖的大脑飞速运转,最后她决定放下自尊和身段,先发制人,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一旦决定,她马上付诸实践,接下来她的表现明显带着表演成分,甚至夸张做作。在婚宴开始前,讲话环节本来没有她,可她还是抢过话筒上台说了几句祝福的话,还唱了两句歌;敬酒时,她又帮新娘喝了不少,到后来连站都站不稳了。闺蜜埋怨道,喝不了就别喝嘛,又没非让你替我挡酒。醉眼迷离中,唐糖看见新娘的表情像是终于上了岸的人面对水中挣扎的昔日同伴,透着居高临下的同情。新郎扶住她,将她推给伴郎道,交给你了。

唐糖顺势倒在甘旭然怀里,她感觉他的身体非常僵硬,接触到的每部分肌肉都是紧绷的,像是没有抱过女人而手足无措,随时准备将她推出去似的。可即便不舒服不自然,毕竟在他怀中,唐糖哪舍得出来,本来只有三分醉意,如今倒装出了七分,像个女流氓一样干脆搂住了他的脖子。她闭着眼,心想今天算是把脸丢到家了,等不到婚礼结束,这些人就会对她议论纷纷。那又能怎样?说就说吧,反正过了今天她就不会再见到他们。

甘旭然架着唐糖,离开宴会厅,去了新娘之前休息和换衣服用的房间。在电梯里,她悄悄睁眼瞧了瞧甘旭然,只见他一脸嫌弃,尽管他们近在咫尺,但他始终注视着其他地方,直到像卸下一个包袱那样将她扔到床上之后,才看了她一眼,并自语道,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买醉。他转身想走,唐糖却抓住了他的手,低声呢喃道,还不都是因为你。她怕他听清,又怕他听不见,导致他只看到她的嘴唇在动,以为她要什么,便倒了一杯水给她。

唐糖没有喝水,只说,我没醉。

醉的人都说自己没醉。甘旭然道,请你先把手放开。

放开可以,你能陪我待一会儿吗?唐糖讲条件。

或许他也厌烦了闹哄哄的婚礼,早想脱身却苦于没有借口,因此他才会坐到床边。唐糖慢慢松开手,问他,你叫什么?

和你有关系吗?他道。

你不告诉我,我也能问到。唐糖的口吻故意带了些许撒娇的成分。

我们很熟吗?他道。

你知道什么叫一见如故吗?她道。

对你,我没有这种感觉。他道。

那是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都没有。甘旭然冷冷地撅回她无赖般的调情,继而站起来道,我该走了。

等等!唐糖坐起来,想要追上去,一阵恶心感袭来,遂赶紧跑进卫生间,对着马桶狂吐。等到她吐得差不多了,洗了一把脸,想出去,却浑身无力,只好躺回床上睡了一觉。等她醒来后,婚宴已近尾声,甘旭然早已不知所终。

甘旭然,男,30岁,湖南凤凰人,曾有过两任女友,目前单身,在某外企任职事业部经理。以上资料均来自唐糖的闺蜜及其老公,在婚礼结束后一个月,唐糖以道歉的名义请新婚燕尔吃饭,让他们原谅她在婚礼上的不当表现。两个人都说不必,但唐糖坚持,见面之后,闺蜜才知道她的真正目的在于甘旭然。

闺蜜很希望唐糖也赶紧像她一样深陷围城,因此凡是她和她老公所知道的关于甘旭然的信息全部告诉了唐糖。但闺蜜的老公劝唐糖还是另找目标为好,他以前曾和甘旭然同事过两年多。他说,这个人高冷且古怪,不容易搞到手,他家境不错,从小娇生惯养,成年后又深知自己长得好,从来都是女人追他,据说还有为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在公司里更被宠得不行,不管未婚的已婚的女人都对他另眼相看,因此便把他惯坏了,拿感情当儿戏,不把女人当回事儿,这种人不适合结婚。

这才有挑战性嘛!唐糖铁了心道,目前为止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没遇到过势均力敌的人。

试试呗,万一成功呢!闺蜜道,以我的经验,这种人一旦动了真情肯定特专一。

你怎么知道?闺蜜老公道,我曾见过他拒绝一个女孩子,对方长得挺好的,可他一直臭着脸,一点面子都不给别人留。

他肯定受过情伤。闺蜜道,被拒绝的那个有唐糖好看吗?

她老公看看糖糖才道,完全不一样的类型,要我说,他就是个渣男。

这话让唐糖觉得不悦耳,但看在他给自己透露了那么多情报的份上,便假装没在意,同时也没有了继续聊下去的兴致,三个人又扯了些无谓的闲篇,吃过饭便分了手。

还是先探探甘旭然的口风比较好,婚礼那天她有点用力过猛。唐糖对着从闺蜜那里要来的甘旭然的手机号码想了又想,终于拨通。好一会儿对方才接听,并不说话,连气息都听不见,唐糖只能先问好。甘旭然这才道,你是谁?唐糖道,婚礼上的伴娘,记得吗?他哦了一声道,有事吗?鉴于他冷冰冰的口吻,唐糖决定曲线救国,便道,那天麻烦你了,今天周末,一起吃个饭,就当我赔礼道歉。甘旭然道,不用,我早忘了。她道,那我过意不去,你就赏个脸吧。他道,真不用,你也忘了吧。唐糖还想说话,对方又道,我有事,先挂了。不等她回答,他已挂断。

真是没礼貌!唐糖石化了几秒钟才对着已变黑的屏幕忿忿自语。看来要想把他约出来相当难,而她和他的生活并没有任何交集,如果想追他只能制造机会。她知道他所在的公司名称,于是上网搜索,想查找这家公司的具体地址,然后再找时间和他来个“偶遇”。看起来公司的规模不太大,但也不小,就在东三环附近的一栋写字楼,连楼层和门牌号都写得很清楚。她点开,发现原来是招聘启事,而且就是前几天发布的。唐糖灵机一动,找出自己的简历,像参加高考一样认真地修改,最后才发了过去。

唐糖提出辞职时,老板很不解,且费心挽留。在老板看来,唐糖没有理由辞职。她在业务上独挡一面,人际关系也融洽,几笔国外的大单子都是她谈下来的,早已成为核心员工、得力干将。这些唐糖也清楚,她很想留下来,公司的氛围很棒,她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明年肯定会升职加薪,现在离开太可惜了。可人生就是这样,有时想要得到一些就必须放弃另一些。最后她还是辞了职,和甘旭然成为了同事。

既然他没有对她一见钟情,那唐糖觉得可以试一试日久生情。她留给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那也不是真实的她,她不想他因为一次会面就给她定性,她要文火慢煨,扭转他对她的看法。基于这种考虑,入职一个多月来,唐糖始终没有找甘旭然主动说话,甚至躲避着他,就像她来这里上班并非因为他,而是真的喜欢这份工作。尽管两个人在电梯里、办公室里、例会上或有时吃午饭都可能打照面,可甘旭然似乎一直没有认出唐糖来。起码从他的眼神和表情中根本看不出来,她想,要么是他太健忘,不记得她,要么就是演技太好。她希望是后一种,那说明他至少对她有印象,并且存着某种顾虑。

两个人在公司里第一次谈话是在部门聚餐时。在一家小酒吧,被他们包了场,有自助式餐饮。小桌子临时拼在一起,组成两张长长的餐桌,大家围桌而坐。甘旭然坐在唐糖的斜对面,不算明亮的灯光照在他脸上,睫毛的影子映入了唐糖心里,让她坐立难安。她忍了这么久不去关注他,是为了欲擒故纵,她不是天真的小女生,不是仅仅暗恋他就能得到满足,她需要他给出反馈,她想和他发生化学反应。

谁先动情谁就输。唐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反正早已动了心,要想把这份呼之欲出的感情原封不动地塞回去已不可能。再者,她也不想委屈自己,等她老了有心无力了对爱情和世事没有兴趣了,尽可以放弃任何蠢动。现在她还有心气和精力,就要努力争取,一生中至少得做一次为爱扑火的飞蛾吧。

甘旭然发现了唐糖对他肆无忌惮狂轰滥炸的目光,起初避开,喝了两杯酒后便起身离开,转身时朝她看了一眼,是警告的意思。她却误当成暗示,紧随其后,来到酒吧的木桌旁,看他吸烟。直到一支烟抽完,他才道,我不会喜欢你的,你这么做完全没必要。唐糖刚想回答,他又道,别否认,你入职那天起我就知道你的目的,没想到你能坚持这么久。

怎么?被感动了?唐糖出奇镇静,就像他是故交,这可能得益于多日来的心理建设。

他轻轻地冷笑一声,又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才道,感动?不可能的,你做得越多错得越多,只能让我更加反感。没有风,灰蓝色的烟雾在他头顶不耐烦地盘旋。

你不喜欢女人吗?虽然闺蜜及其老公跟唐糖保证过甘旭然是异性恋,但她还是没忍住。

甘旭然道,我就直说好了,我喜欢女人,但你不是我的菜。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唐糖有些好奇,在她以往的情史中,还没有哪个男人拒绝过她,虽然她清楚自己并非天仙,也有一些缺点,但总体而言算得上美女。

你又不是小姑娘,怎么就不明白?他道,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我知道那天在婚礼上给你留下了坏印象,你总得给我个机会展示自己,兴许你对我有所了解就会喜欢上我呢!唐糖道,我的灵魂很丰饶。她倒不是自卖自夸,事实上也没有几个人的灵魂是苍白的,只要用力挖掘,总会找出优点来。

我真没兴趣了解你。甘旭然道,就算你在婚礼上表现得体也不能改变什么。

唐糖黯然,没再说什么,转身进了酒吧。

这之后不到两周,公司里的人便都知道了唐糖喜欢甘旭然,而他不喜欢她。倒不是有人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再加以传播,问题出在唐糖自身。她到底是个女孩,就算表面上再洒脱,表白遭拒还是让她在短期内痛不欲生。于是就想找人聊一聊,最开始不过是和某个女孩简单说了几句,对方回以安慰,唐糖觉得好受了些。但疗效并未持续多久,她只好又找其他女孩来聊,就这样,她像上了瘾,和好几个人倾诉了她对甘旭然的痴情。尽管当着唐糖的面,那些女孩都对她好言相劝,可这样的行为无异于自轻自贱。她把自己搞成了笑话。

他的拒人千里之外并没有让唐糖灰心丧气,但也没有越挫越勇,一时间她真是拿他没了办法。如何让一个不爱你的人爱上你呢?每天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坐在床上,她对着窗外胡思乱想。给他下蛊?她不会,而且她也不相信。给他灌点儿蒙汗药?可那只能得到他的肉体,得不到他的心。干脆把他杀了,一口一口吃了,那他就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了。她被这些可怕的想法吓住了,原来每个人都有阴暗面,但她明白自己永远不会那么做,她爱他,就算得不到他也不会伤害他,可她又不甘心放弃。就算要把他深深藏在心底,也得是和他发生点瓜葛之后,现在她和他什么都没有,连回忆都是一片空白。

就在唐糖不知如何是好时,更大的打击袭来——甘旭然交了一个女朋友。自然,追他的人那么多,只要他不想单身,那就不会。若那女孩比自己优秀的话,唐糖也许还能接受,可除了比她年轻,比她脸小,比她瘦,比她白,比她会撒娇会发嗲,还有什么?看来男人喜欢的都是这一款,连甘旭然也不例外。唐糖第一次对他的品位产生质疑,也对自己的坚持有所动摇,第一次自问值不值得。

女孩叫何小晗,进公司比唐糖稍晚,开一辆辣椒红Mini Cooper ,每天花枝招展,除了唐糖,她对所有人,就连每天打扫办公室的大婶都笑意盈盈。她肯定知道唐糖喜欢甘旭然,所以她才对自己笑不出来。唐糖想:何必呢,他现在不是在你手里吗?既然你是胜利者,我对你难道还有什么威胁吗?还是你不够自信?

事情发生在为水瓶座职员办生日会的那天。包括唐糖,一共六个水瓶座,六个不一样的蛋糕摆在桌子上,等待寿星切下第一刀。大家聚在一起,祝寿星们生日快乐,点蜡烛,戴帽子。在许愿时出现短暂的安静,但随即被何小晗尖利的声音划破。

她吼道,为什么有她的自拍?

被质问的是甘旭然,他道,新买的手机昨天刚到,她试了一下。

骗人!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何小晗怒气冲冲,指着甘旭然的鼻子。

我只是试了一下拍照效果,忘记删了。有位女同事道,小晗,你别误会了。

唐糖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她和甘旭然都是客户经理,两个人经常一起去客户那开会。

我没问你!何小晗道,甘旭然,你为什么留着不删?

我忘了。甘旭然道,你能不能别疑神疑鬼。

赶紧给我道歉,不然你甭想好过。何小晗颐指气使。

不准你对他用那种语气说话。唐糖见甘旭然受气,忍无可忍,走上前道。

你算哪棵葱?何小晗道,我和男朋友的事,你管得着吗?

你们的事就回你们家解决,别在这耽误大家。唐糖道。

哼!哈小晗冷笑道,你以为你为他说话,他就会喜欢你?做梦!他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对。谁也抢不走,但他会自己走,你这么对他就是把他往别人怀里推。唐糖道。

我爱骂就骂爱打就打,就算他离开我,也不会看上你,这辈子都不可能,你不信,就自己问。何小晗口吻凌厉,透着一股大房夫人才有的气势。

甘旭然恼怒地看了一眼唐糖道,你就别添乱了。接着他拉上何小晗出了门。唐糖僵了几秒钟,强忍着才让在眼眶里不断打转的泪水退回到心底。没有人劝唐糖,可能觉得说什么都尴尬。唐糖手里还拿着塑料刀,她转身,走向离自己最近的蛋糕,将它狠狠地切成了两半。

次日,第二天,第三天……唐糖从公司消失了,一直没有出现。关于生日聚会上的事在短期内一再被谈论,当事人也反复被提及,但没过多久,人们便失去兴致,渐渐淡忘了。唐糖不光从公司消失,就连朋友圈也不再更新,其他社交账号更是沉寂如死,打手机则提示停机,已婚的闺蜜亦无法联系上她。有好事者猜测她会不会寻了短见,但并没有相关证据。

唐糖再次出现是一年多以后了,她联系了几个朋友一起吃饭。除了闺蜜和好友,还有当年她在公司认识的几个女生。一眼看上去,唐糖脱胎换骨几乎变成另外一个人,导致只有她先打了招呼那些人才敢认她。她瘦了,并非贫瘠的瘦,看得出是用汗水换来的,露在外面的手臂显出力量感。颧骨不像以前那么高,鼻梁挺了,眼睛大了,整张脸似乎小了,整体给人很舒服很滋润很阳光的感觉。

有人问她是不是去了首尔,她道,去了半年多,还有其他不少地方,这一年几乎都在玩。

真好。有人羡慕道,你攒了那么多钱啊?

怎么可能?唐糖道,那时我家的拆迁款刚好到位,爸妈见我郁闷,怕我憋出毛病,就扔给我七八十万,让我出门散心,把钱花完再回来。

饭吃到一半时,有个长得不错的男人过来找唐糖。她连忙给大家介绍,说这是她男友。男人道,什么男友?我们已经领证了好不?下个月办婚礼,到时你们都去。说到这儿,他才意识到请柬忘在了车里,便转身出了包厢回去取。

哇,挺帅啊,哪里找的?闺蜜不满道,你真够可以,怎么一点风声都没露。

低调点儿好。唐糖道,我迷信,怕不成事实的事说出来会发生变化。

有人笑道,可比甘旭然强——话还没说完就被其他人的眼色截断了。

他跟何小晗还在一块吗?唐糖云淡风轻道,没事儿,说吧,早过去了。

分了,何小晗早就辞职了。那人道,他们俩肯定长不了。

你还没说怎么遇到的呢?闺蜜很执着。

旅行时碰到的,从东京飞北京时我想体验一下头等舱,在飞机上,相谈甚欢,后来留了联系方式。唐糖虽轻描淡写,语气中却难掩自豪和感恩,仿佛命运在那一刻眷顾了她。

其他人还在说笑,唐糖起身去了卫生间。甘旭然这个名字还是让她短暂失神,想起了那段失魂落魄的时光,她狂热地追逐着一个得不到的幻梦,简直要把自己逼疯。现在她终于明白没有谁值得她那么做,但她一点都不后悔,如果不是甘旭然,她可能不会下定决心改变,把自己变得更好,也不会去旅行,就不会遇见现在的爱情。她站在镜子跟前,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自己,勇敢而鲁莽,为爱奋不顾身。她露出微笑,当然不是嘲讽,而是深深的敬佩,带着一丝缅怀的意味。

焦冲
9月 20,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我谋杀了爱情

    那时,我还在上学。 晚自习后的操场寂静得能听见心跳声,穿过一排直刺入黑夜的美人松,再往前走就是篮球场。我要穿过篮球场,到接近围墙的一隅,那里长出了构造简单的体育器材——...

    焦冲 阅读 462
  • 爱情在别处

    1 起初慧中东路上很是静谧,白启书走了大约一里多地也没碰见半个人影,看来韩盈盈说得没错,这儿就是城乡接合部,人们普遍睡得早,如同夜生活匮乏的乡下。路灯昏暗,灯杆似乎高到...

    焦冲 阅读 864
  • 和我约会的那个人是谁

    身材高大的侍者端来了卡布奇诺,小染低声道谢,捏起勺子,跷着细长的小指轻轻搅动。叠在一起的心形拉花被扯开,扭断,撕裂。窗外的天蓝得醉人,能看到花之圣母大教堂的圆顶和鳞次...

    焦冲 阅读 55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