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姓王的男朋友

最后一个姓王的男朋友

我们都没经过什么事儿,但都装作经历很多的样子,都是作逼,不作感觉不到自己活着,在作死的过程里,我们获取快乐,又好像更好地保护了自己。

5月 20, 2021 阅读 791 字数 5541 评论 0 喜欢 0
最后一个姓王的男朋友 by  傅首尔

1.
我决定跟王四分手,这个混蛋一口答应,气得我差点吐血。人都有这种心态,我可以甩了他,但他怎么可以一点都不难过?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我那时候不知道还有更侮辱的事情等着我,分手第三天,他传给我一张账单,上面列清了在一起半年他给我买包包、衣服、手机、首饰花的钱,一共十万块。
老实说,用脚趾头算也知道我花的不止这个数,我没工作,吃他的住他的,写些没人看的东西到处投稿,从来没有回音。
这混蛋并不真要钱,他知道我没生存能力,成心为难我。
我气得失去理智,堵在酒吧门口问他:他妈的,给女人花的钱还要回去,你要不要脸?
他醉醺醺地说:你继续跟我在一起就不用还啊,我还可以为你花更多,要分手就得还钱!
我说:还你妈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没来例假就学会了傍男人,没找到下家,哪有钱还你?
他说:那我管你呢!有本事去找啊。
我耍无赖:我就是不还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说:你试试看啊。
我不敢试。
王四是我认识的第四个姓王的男朋友,认识他的时候,我跟王三在一起。王三在我认识的人里算有钱的了,开辆马六,我们俩边开车边接吻,追尾了王四的凯迪拉克,王四下车二话不说冲王三脸上就是一拳,王三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个人在街上打成一团,可惜王三不是王四的对手,被他像掐小鸡似的掐住脖子。我鼓起勇气冲过去说:不就是追个尾吗?至于动手吗?有钱了不起啊?
他斜眼看了我一会儿说:你做我女朋友啊,就一笔勾销。
我和王三同时说:勾销你妈啊!
然后我们仨打成一团,我和王三打他一个,我负责撕咬他的胳膊,他的胳膊真结实啊,Q弹有力,我咬着咬着突然咬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我想这么健健硕的人,又帅又有钱,和他在一起也不赖啊。
而且老娘的牙齿确实累了,我停下来拽着王四胳膊说:别打了,我做你女朋友。
王三热泪盈眶,我只看了他一眼,谁顾得上他啊?怎么认识他的我都忘了,他是个比较蠢的人,以为我“美救英雄”。王四一只手封着王三的衣领,冲我笑了一下说:此话当真?
我说:反悔死全家。
王三对我说:你别犯傻逼,你看他敢不敢打死我!
我和王四同时说:你才是傻逼。
当天晚上我们就睡在了一起,事后他问:你怎么那么不值钱啊?见第一面就跟人睡觉?
我说: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占了便宜还卖乖。
他说:得了吧,就你那技术,睡了一打不止吧?老子亏大了!
我从床上跳下来说:睡到现在给钱了吗?你亏什么了?
他从钱包里掏了一沓钱给我说:行,算你狠,以后我是你的了。
他说的是“以后我是你的”而不是“以后你是我的”。
我的心“噗通”狂跳了两下,这是很久没有过的体验,是我以为再也不会有的体验,我看了他一眼,黑暗里他的侧脸轮廓分明,我突然意识到他或许会是我生活里一个非常危险的人物,一阵心酸,掉了几大滴眼泪。
我把钱塞进包里,说:一单归一单,傻逼才老说以后呢。
他笑着问:什么一单?你是鸡吗?
我又流了两滴泪说:可以是啊。

2.
王四跟我以前认识的男人不大一样,反而跟我很像,然而这并不会加分,我讨厌跟自己像的人。
我们都没经过什么事儿,但都装作经历很多的样子,都是作逼,不作感觉不到自己活着,在作死的过程里,我们获取快乐,又好像更好地保护了自己。体现在爱情里,就是永无止境地比着谁更不在乎谁,比着谁更有种,比着谁伤害谁更多。
他开了个小公司,帮他爸卖酒,挺努力的。至于他家到底怎么样,我没问过,他能养我一阵儿就够了,我知道我和他走不到结婚那一步。
我们都是情绪化的人,在一起干过许多浪漫的事,也干过许多缺心眼的事。高兴了依偎在床上你亲我我亲你,亲一天。不高兴了用最恶毒的话攻击对方,大打出手也有过。他嘴上说不打女人 ,但用铁钳一样的手紧紧掐住我手腕,让我动弹不得,那疼痛也够人受的。
他喜欢读书也喜欢去夜店,喜欢打架也喜欢交朋友,有时候温柔得像猫,有时候又凶狠得像狼,我不知道他是否爱我,就像我不知道我是否爱他,我们在一起不说这个字,大概都了解自己不配。
他睡过那么多女人,我睡过那么多男人,爱就像一辈子稀薄的美梦,睡一次少一次,早被我们睡没了。
可他是我睡过的男人里最帅也最有内涵和品味的,这让我觉得伤感,他受过那么好的教育,读过那么多书,出身也不差,我觉得他不应该变成和我一样的人。
有一次他喝多了,躺在床上破天荒跟我聊心事,说他爸发财后在外面乱搞女人,还打他妈。我不知道碰坏了哪根筋莫名其妙笑起来,我说:你的故事还能再无聊点吗?
他再次出动了他的铁钳,这次卡住的不是我的手腕而是我的脖子,他恶狠狠地问:你他妈的会不会好好说话?我在跟你谈心!谈心懂吗?
我憋得难受,眼泪在眼角哗哗地流,他松开我,我有气无力地说:我们两个别谈心。
然后我们谁都没说话,很久。
是我突然提到了爱。
我问他:你爱过谁吗?真心的那种?
他说:废话。
我问: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说:又美又好,十分美好。
我问:既然美好,为什么分手?
他沉默了半天说:不记得了。
我说:好,换你问我。
他问:那你真心爱过谁吗?
我说: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哥哥。
他问:为什么分手?
我沉默了半天,说:因为他死了。
我渴望他轻轻握住我的手,但是他没有,他也像被碰坏了哪根筋似的,哈哈一笑说:他妈的,你的故事比我的还无聊,睡觉!
从此以后我非常恨他,恨入骨髓,他对我也不怎么样,我们使出吃奶的劲藐视对方,这是一种奇特的感觉,我没有恨着离开过谁,也不想恨着离开谁,我想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好的状态是无恨无爱,如果分开了就要把对方忘记,忘到看到什么都不会想起对方的程度,才是对自己负责。
我真正下决心跟王四分手,是不久之后他带我出去和他的发小们撸串,那帮狐朋狗友我见过几次,全部是傻逼,一个个人五人六的,到一起就比谁带出来的妹子漂亮,王四偶尔带我见,大部分时候自己见,我知道他自己见的时候肯定是带了别的女孩,他不能老带一个人,再漂亮也不行,质量和数量都是检验魅力的标准,他不能矮那些傻逼一头。
那天晚上来了一个姑娘,穿了件白毛衣,一头大波浪,举止谦和,笑容温婉,只能用“十分美好”来形容。
姑娘静静地看着王四说:“嗨,好久不见啊。”
大家开始起哄。
王四面无表情,然而一瞬间他已经不是他,说话结巴,动作犹疑,言行举止被击碎了……我们只会被真心爱过的人击碎,我当然猜到了她是谁,想到“十分美好”这个词时就已经猜到了。
美好小姐冲我笑笑,问他:你女朋友啊?
他说:我没有女朋友。
狐朋狗友们狂笑:他现在有很多女朋友。
我感觉眼睛里有什么东西要奔涌出来,费了吃奶的劲儿才把它们咽到肚子里。
晚上我对王四说:我明天就搬走。
他说:你发什么神经?
我说:真他妈没劲。
他说:随便你,多大人了玩分手?
我说:你又没女朋友分什么手?
说完我就后悔了,搞得像我多在意这事儿似的,我哼着歌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突然好难过啊,我难过地发现离开他是需要决心的。
但我没想过这决心值十万块钱啊。

3.
我搬到小六家住,他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我更信任童年认识的那些人,即便他是个女里女气连打飞机都要用兰花指的不靠谱男青年。
小六说:别闹了,离开他你怎么活啊?
我说:我怎么活到认识他的那天,就怎么活下去。
小六试探地问:回去找王四啊?
我气笑了。
我说:去他妈的张一钱二陈三吴七,老娘先休养几天再说。
我窝在小六家玩了两天网游,根本停不下来,停下来会想到王四那个混蛋,锥心地疼。第一天晚上突然来了个蠢钝如猪的菜鸟队友,我把他狠狠骂了一顿,几乎就是人身攻击。
我说:你这么笨,打什么游戏,赶快去死啊!
他问:你是女的吧?
我说:男的。
他说:得了吧,只有女的才这么骂人。
我一愣:为什么?
他说:不是来了大姨妈就是更年期啊。
我说:滚你妈的!
他说:加微信吧。
我问:你帅吗?
他说:还行啊。
我问:有钱吗?
他说:有点吧。
我们加了微信,我猜他大概是个没事儿混在游网游里的小男孩,朋友圈里只有一条内容,晒了辆好车。
我:车不是你的吧?
他:你猜。
我:没劲。
他:你叫什么?
我:安菊拉北鼻,你呢?
他:王力宏。
我笑了,我说:那我以后叫你王五吧。
他问: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吗?
我说:没有,好记。
我和王五经常聊天,他说他现在有个女朋友,不怎么听他话。我说你们男的怎么这样?要听话养条狗啊!我刚跟傻逼男朋友分手,要不然你把她甩了,我们在一起啊。他说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我想到那句“随便起来不是人”,但我没说。王四和我刚搞在一起时就说过我随便,这个词变成我心里一颗脓疮,一碰就疼,不能用来开玩笑了。
想到王四,我就不想跟王五聊天,挺扫兴的。
他追着我问:哎哎哎,干嘛突然不说话了?
我说:你那么爱你女朋友就别出来聊骚啊,聊了又不敢来真的。
他就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问我:什么是真的?
我说:我他妈怎么知道!

4.
王四老打电话来,我不接,琢磨着怎么把十万块钱还他。小六这个怂货穷得没裤子穿,靠他是万万不可能的。我搞不到钱,只好在王四第八百次打来时接了电话。
他问:什么时候还钱?
我说: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什么时候来拿吧。
他说:你哪儿都大,就是出息小,十万块有那么难挣吗?
我说:你说这话不就是逼我去卖吗?
他说:笑话,那些不卖的女人都是怎么活着的?
我说:她们怎么活关我屁事啊!
沉默了一会儿,他问:下家找着了吗?
我“啪”的挂了电话,哭了好一会儿,其实我有许多话想跟他说,但是一句都说不出来。我想说:要不然回去找你算了。但我知道如果这样,在他面前就永远抬不起头来,他会把我当成一条狗,想怎么整我就怎么整我。
以前可以,现在不行,从我发现我爱他的那一刻开始,再也不行。
一个念头钻进我的脑袋,吓了我一跳。
我竟然想:要不然去找份工作算了。

5.
王五问我最近怎么不聊天了,我说找工作呢。他问你以前都不工作吗?那你靠什么生活?我想了想说,靠男人啊。他说你真牛啊,那现在怎么不靠了。我说没得靠了,他不要我了。他说那再找其他人呗。我说突然不想找了。
他问:为什么啊?
我回:关你屁事啊!
我找了个公司上班,一个月五千,想到十万块的巨债,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干一年才六万,不吃不喝要还两年。我不知怎么想起了王四以前跟我提过莫泊桑的《项链》,就去网上找来看。我想那个女人真是傻逼啊,为了一条假项链把自己快熬干了。那我呢?也要把自己熬干吗?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熬干?
王四又打电话来,我说:求求你别打电话了,我现在找了个班上,很快还你钱。
他问:很快是多快?
我说:两年吧。
他在电话里狂笑,跟要断气了一样,边笑边说:你……别……挂……啊……让……我……笑……一……会……儿。
我说:滚你妈的王启凡!我才不会让你看扁!
这是我一塌糊涂的生活里难得的空窗,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些向我示好的男人产生抵触情绪,每天上班下班,又忙又累,最大的乐趣是跟王五聊天。王四不再打电话来,我心里空落落的,我其实很想知道他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新的女朋友,那女的爱不爱他,对他好不好,能不能让他忘了十分美好小姐。
我把这话跟王五说了,王五说:你怎么不问他呢?
我说:怎么问啊,他那样一个人。
他问:什么样的人?
我说:有病的人。
王五问:他爱你吗?
我说:应该不爱吧。
打这五个字时,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没别的,就是说不出的心酸。
对方“正在输入”了很久,问:那你爱他吗?
我打一个爱字删掉,再打一个爱字又删掉,折腾了半天,我回:我也不知道。
王五说:你们好奇怪哦。
我已经尝到了眼泪咸涩的味道,我说:你懂什么,有些人你一说爱他,就会永远失去他。

6.
到我差不多能适应朝九晚五的工作时,我和王五已经熟得像老朋友一样了,有次他问我能不能约着见一面,我拒绝了。
他问:为什么不见?
我说:因为王四还在我心里,所以王五只能是陌生人。
他说:我有女朋友,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我说:你们男人,谁说得准呢?
他说:你们女人更可笑,跟男朋友吵架,和陌生人谈心。
转正式工那天晚上,我请同事吃饭,喝醉了,我踉踉跄跄地走在回小六家的路上,泪如雨下,我想新生活其实蛮糟糕的,工作也蛮难的,然后我想到了从前,其实我也没傍过什么实际意义上的大款,都是些不足斤两的假牙。现在想起来,他们恶心透了,我自己也恶心透了。我坐在小区门口的花坛上放声大哭,王四的脸越哭越清晰,我想这个混蛋那么帅,而且仔细想想也挺好的,只有我配得上他,可是他不爱我,我受不了他不那么爱我这件事。
我打开手机,把心里想的话都发给了王五。
王五说:我女朋友在旁边呢,被你害死了。
我说:对不起,我想他了。
王五说:所以我是他的替身吗?
我说:你是我的朋友啊。
他问:你真的把我当朋友吗?
我说:当然。
他说:那好,我借十万块钱给你好不好?
我高兴坏了:真的吗?我一定还!
他说:嗯,还钱你就有理由见他了,见到他你会争取一下吗?
我问:争取什么?
他打了个笑脸:告诉他你愿意为了他改变啊。
我打电话给王四。
我说:王启凡,我有钱还你了。
他问:不是两年吗?
我不作声。
他问:你从哪儿搞了那么多钱啊?
我说:我又把自己卖了。
他说:放屁,你不是说你在工作吗?
我叹了口气。
他问你怎么不对劲啊,你是不是喝酒了?
我说:你管那么多呢!钱到底要不要?
他说:废话,当然要!
我说:那明天正午十二点,在以前追尾的路口见。
然后我约了王五,中午十一点在追尾路口的咖啡厅见,我想见完了王五可以气定神闲地喝杯咖啡等王四,顺便看看他怎么来的,是一个人来还是两个人来,是昂扬如鸡地来,还是颓丧如狗地来。

7.
第二天中午打扮得昂扬如鸡,穿了一条比较职业的裙子,化了淡妆,涂了口红。
十一点整到了咖啡馆,一件离奇的事发生了——精神焕发的王四站在咖啡馆门口,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我。
我惊慌失措:你搭错哪根筋?不是说好十二点吗?
他说:明明说好十一点。
他笑了。
我懵了。
等我反应过来,已经热泪盈眶。
我强忍着眼泪问:你他妈到底是谁?
他轻轻握住了我的手:我是谁重要吗?钱呢?
我的眼泪落下来:你这个混蛋!我没钱!

他问:那你为什么约我见面?
我说:为了跟你说,我爱你,我愿意为你改变。
他问:哦,那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吗?
我说:请你忘了十分美好小姐。
他抱住了我:那我可以是你最后一个姓王的男朋友吗?
我说:把“姓王的”三个字去掉!

傅首尔
5月 20,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爱情也讲道理呀

    人们对爱情的理解和态度总在变化。 少年时爱人,全凭一腔热血。玛丽爱上山姆,每天都期盼他路过自己窗前,堵在他去厕所的必经之路上,跟他说句话,小脸就红了,至于爱情到底是什么...

    傅首尔 阅读 657
  • 给我一点时间,学会好好告别

    阿毛时常出没在我回忆里,穿着比自己身板大两号的球衣,对着石板巷的老墙踢球……那场景如同没来得及配字幕的默片,画面最后总是定格在他青春洋溢的脸上,他对着我说啊笑啊跳啊,点...

    傅首尔 阅读 729
  • 气枪

    这声枪响并不大,四周还有几棵杨树阻隔了声音。 他们跑过去,这二三百米并不好走。地上蜷着的女孩大约十一二岁,子弹从她的左肋骨射入。压在她身下,沾着血的泥土已经成为糊状。...

    胡迁 阅读 713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