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怀勇必须输

林怀勇必须输

羡慕起那些做歌唱、选秀类节目的同行,起码他们的选手比较容易控制。

11月 29, 2021 阅读 1814 字数 11360 评论 0 喜欢 0
林怀勇必须输 by  金一

1

林怀勇伸手扯了扯丝巾,感觉有点透不过气。新来的服装小姑娘手下没轻重,给他套上一件毛呢外套,又将一条动物花纹的丝巾绕上他的脖子。化妆间白灯刺眼,小姑娘额头的绒毛浸满汗液,因为隔得太近,林怀勇注意到她屏住了呼吸。“别紧张。”他说出了进入这个房间后的第一句话。

小姑娘的脸色涨成了珊瑚红,映衬得她为了见他而不断涂抹的高级唇膏也黯然失色。“您看看服装,不行我们还有很多方案,如果都不满意您也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小姑娘从嗓子里挤出了这句话,音调一路走低,再也没有勇气抬起眼睛。

镜子里出现的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脸庞消瘦,眼珠占据了大部分眼眶的面积,看上去像一直在瞪着别人。宽肩毛呢外套恰到好处地截在他的膝盖以上,右胸口袋掉出一个金属链子,垂到腰间。如果忽略脸上过白的粉底,他看起来简直是一个骑士。林怀勇用手搓了搓脸,几乎没有表情。小姑娘呆立在一边,低着头,等待自己的审判结果。“就这样吧,不要丝巾。”一个听不出感情的声音传了下来。小姑娘马上动手拆掉丝巾。她终于放心,小心翼翼地说,“我特别崇拜您,您当初是怎么看出那张纸的?”

这句话如同一句暗号,立即召唤化妆间里的选手们围绕在林怀勇身边,好像他们之前化妆、对台本、谈论糟糕的天气,都只是为这一刻做着准备。自从去年在《超级智力》的舞台上从99张白纸中找到特定的一张,林怀勇就开始面对这样期盼的目光,他们希望他能讲出点什么,到底是哪种能力让他完成不可思议的比赛,拿到了年度总冠军。如果有可能,他们恨不得当场打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的沟回是不是比一般人多出几道。

“用心看,每一张都是不一样。”林怀勇说。

“勇哥说得太玄了。”

“你是不是记忆力特别好?”

“你小时候就知道自己有超能力吗?”

选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他们本身也是《超级智力》节目组从全国各地挖掘到的“超能力者”,有人可以在十几秒的时间内复原一个魔方,有人能够心算十位数的乘除法,有人能迅速记住一副扑克牌的顺序。他们各自为王,能者相轻。林怀勇的出现,却让这群超能力者产生了罕见的共识:这家伙太厉害了。

“让我们欢迎中国的X战警们!”后台的林怀勇听见主持人老高喊了一嗓子,舞台上响起密集的鼓点。“今天的比赛将非常精彩,我们将看到老选手‘快手’吴东、‘神心’徐燕的再度登场,尤其激动人心的是,上届《超级智力》的冠军‘魔眼’林怀勇将对决新晋天才‘魅曈’张辰路!”老高一口气也没喘,还连说了几个广告。林怀勇觉得他至少值得一个“快舌”的称号。

九号录制中心是一个巨大的铁棚子,节目现场只占据了一块百余平的位置。数百盏灯照射着这块舞台,周围简易的化妆间、服装间和休息室都隐没在黑暗中。第一次参加节目的时候,林怀勇发现自己连观众也看不清,觉得他们就是黑乎乎的桩子。一排强烈的灯光打在观众前方三个评委身上,最先开口的是女明星杨美丽,“你的才艺是什么?”

林怀勇初登舞台,肌肉僵硬,眼睛不知看向何处。他转动了一下话筒,代替一句没出口的脏话。老高察言观色,马上接道,“看来杨小姐当过太多综艺节目评委了,我们是科学节目,并不是才艺表演。我们找的是超能力者,中国的X战警!”他挥动手臂,全场一阵山呼海啸的口号。

工作人员搬上来三面墙,每面墙上贴着33张A4纸,如果不是墙面上标注着经纬线,这片毫无杂质的白色简直要人得雪盲症。“今天的挑战是,由嘉宾任选一张白纸,我们的选手将在这99张白纸中找出来!”老高话音落,几盏舞台聚光灯伴随着急速的鼓点声聚焦在林怀勇身上,他一下子连评委也看不见了。

“我来选。”罗蒙走下评委席。这个读书节目的主持人有一个突出到西装之外的肚子,戴一副与大脸盘极不相称的小眼镜。他话少,刻薄,老高也不敢招惹他。罗蒙在舞台上兜兜转,好像真能从99张白纸中看出不同。几分钟后,他才慎重地将一张白纸交给林怀勇。

林怀勇取下眼罩和耳机,观察了一分钟,纸被放了回去。等他再次取下眼罩的时候,面前是三面墙,将他包围在舞台的正中央。他垫着脚,探出头,从上往下扫过纸面,看到第二面墙第三列的时候停住了。身后的观众席响起一阵轻微的骚动,这让他更确信了自己的判断。他转过头对老高说,“就是这个。”

“你不再看接下来的那些纸吗?”老高问。

“不用,看见了就是看见了。”

有观众迫不及待要鼓掌。老高压了一下手掌,示意他们安静,准备揭晓答案。罗蒙突然说,“我不信。这些纸有什么区别?”

“在没有找到林怀勇之前,我们也不信,但他确实完成了挑战。”这胖子三番五次不按台本走,真爱出风头,老高努力稳住声调。“这些纸的纹路细看是不一样的,林怀勇所拥有的,是难得一见的微观辨识能力。”评委席上一个中年男人终于说话了,他是科学家李淼。

“你有纸币吗?”林怀勇问罗蒙。

“什么?”

“有的话,我们加赛一题。”

罗蒙的眼睛眯得更小了,他在判断这个比他话还少的男人是否真的深藏不露。助手取来了五张崭新的百元纸币,他随手抽了一张,让林怀勇看了一眼,就迅速放了回去。他洗牌一样打乱了纸币的顺序,摊开给林怀勇看,“找吧。”

还没听到回答,罗蒙感受右手掌微微一疼,纸币锋利的边缘快速划过他的皮肤,但要等到所有羞辱的环节都结束,血液才像刚反应过来一样从伤口中流出。林怀勇抽出了那张纸币。

观众们起立鼓掌,如喝醉了一般摇摇晃晃。“这是一位天才带来的奇迹!这是一双有魔力的眼睛!今天我们见证了‘魔眼’的诞生!”老高的声音总是那么及时,再次挥起了手臂。林怀勇的身体仍然僵直,等到掌声落下,对观众点点头,又看着罗蒙,“其实就算我拿错了,你也无从分辨。”

罗蒙的手里还攥着四张纸币,停在空中,不知道该不该收回。他觉得自己的尴尬至少持续了一个世纪,才听到舞台中央传来了那个该死的声音,“但我拿的是正确的,我看见了就是看见了。”

罗蒙从那副700度的方形镜片后看到,林怀勇的嘴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2

穿超短裙的姑娘们在台上唱歌,腰肢朝各个方向努。她们是来给节目开场的女子组合,年龄小的还不到14岁。林怀勇在心里计算着她们和女儿年龄的差距,如果再过五年,女儿也着浓妆衣着暴露——刚转过念头他就无法忍受。

一只手掌啪的一声拍在他的肩上。林怀勇判断这是一个比他矮很多的人,要跳起来落下才有如此力道,整个节目组能以这种态度对他的只有一个人。他转过脸,毫不惊讶,“葛婕。”

制片人葛婕身材娇小,真实年龄未知,但打扮得比少女组合还要青春。“今天状态怎么样?”她转动着一对大眼睛。林怀勇知道她想问的是“有把握赢吗”,没接话。“给你找了满分对手,张辰路,年轻人,你给他点面子,别秒杀。”他明白她的意思,希望他在第三局赢。太快结束比赛,节目就没看头。经过一季的磨合,他和葛婕达成了完美的默契。

对手张辰路在化妆间里上妆,脚跷在一个高背椅子上。见到林怀勇进门,赶紧放下脚,站起来,“勇哥”。“我就过来看看你。”林怀勇瞥见张辰路手上有一摞纸板,上面画着梵高的名作《罗纳河上的星夜》。

他们要比赛的项目是“星夜无限”。梵高于1888年创作了这幅画,将法国南部城市阿尔勒的罗纳河永远定格在了黄蓝两种色调上。黄色的星星闪烁在深蓝色的天空中,并反射在黑蓝色的河水中。《超级智力》节目制作了二十组由黄蓝两种颜色的小圆点拼贴而成的画,每幅画会在若干处改变了临近黄蓝两个圆点的顺序。拥有“魔眼”和“魅曈”的两人,将在对比原图之后找出二十幅画上所有的不同,并在评委给出一处不同之后迅速指出其所属的画。

节目录制前一个星期,二十幅画提前交到了林怀勇和张辰路手里。张辰路吃饭彩排都在记这二十幅画,平时就把自己锁在宾馆里,任谁喊不也出来。

“看得怎么样了?”林怀勇问。    

“勇哥,我眼睛都看花了,还是记不住。”

“别有心理压力。”

“勇哥,你有秘诀吗?”

林怀勇看着张辰路的眼睛,里面闪着一种渴求的光。他想要知道观察的秘密,更想要打败自己,成一次角。他还非常年轻,22岁,头发坚硬浓密,根根竖起。舞台最终还是属于年轻人的吧,林怀勇想,伸手捋过开始有荒芜迹象的头顶。

“马上比赛了,就算有秘诀你也来不及学。”

张辰路眼里的光暗淡下去。

“不过,”林怀勇故意停顿,玩味似的看张辰路重新燃起希望。“我会在正确答案前多站一会。”

张辰路的瞳孔在扩大,晶体突出。林怀勇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像要把他的怀疑拍下去,“比赛对我来说就是个游戏。”

“勇哥,谢谢你。我来比赛就是为了能看到你……”

“嗨,”林怀勇不打算听这段表白,转身离开。走出篷子搭成的化妆间,左手边是选手休息室,里面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啮齿动物疯狂啃食坚果,又像一群蜚蠊目昆虫快速爬过地面。

林怀勇伸头进去看了看。五位魔方选手正襟危坐,手指飞快地上下翻动,魔方的色块在几秒间打乱又重组。每一个方块的旋转都有一声轻微的“咔”。林怀勇站了一会儿,换做任何其他的选手都会围上前来,但这些魔方选手显然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方块之外的地方。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琪琪,小姑娘已经能够在四十秒内还原一个魔方。他告诉女儿,可以不用精进了,这只是一个玩具。

“勇哥!”节目导演小艺跑过来,“你跑到哪里去了!”“我这么一大高个,还不好找?”面对小艺,林怀勇露出难得的温情。小艺刚毕业,天真又焦虑地执行着节目组的每一个指令。目前她的任务是:看住林怀勇,别让他教坏其他选手。如果谁都在录制的时候即兴表演,来一出挑战评委的戏码,那节目就彻底失控了。

“你和我待在一起好吗?”

“好啊。”

“那你别趁我不注意溜走。”

“那你看好我,我要是溜走了你请我吃饭。”

摄影棚里的鼓点声和口哨声响起,第一个节目结束了。“神心”徐燕在心算项目上卫冕成功。第二个节目是魔方。选手们一个接一个从休息室里走出来,手上的魔方仍然旋转不停,直到上场前一刻,工作人员才从他们手中收回了这个几乎成为义肢的小玩意儿。

舞台上彩色的追光跟随着这几个年轻人。魔方项目强调手速,年龄小是优势,选手们不过十几岁。林怀勇再度感到气势下沉,他在比赛上没输过,但在时间面前,并不能免于挫败。

“‘快手’吴东究竟能否保住自己魔方一哥的位置?新来的四位小鲜肉是否能将老大哥挑落神坛?让我们拭目以待!”老高气韵极足。

五位年轻人咔嚓咔嚓地摆弄起魔方。啮齿动物和蜚蠊目昆虫又出现了。

魔方项目结束得很快。一位辍学在家玩了三年魔方的年轻人击败了“快手”吴东,成为新的冠军。舞台恢复原样,观众却骚动起来。他们已经坐在冷硬的塑料椅子上录制了六个小时,屁股生疼,终于迎来了今天比赛的压轴戏。

3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脑力正流行!”

“我们的目标是?”

“找中国的X战警!”

“他们在哪里?”

“在这里!”

观众全体起立,老高指挥着坐太久而站姿歪歪斜斜的观众鼓起掌来。林怀勇出现在台上,一束追光马上跟上,鼓声从四面八方涌来。许多观众前倾着身子,试图看他看得仔细一些,前排坐着三位熟悉的评审,杨美丽、罗蒙和李淼。

“今天的比赛非常精彩,我们有上一季的冠军林怀勇,他从99张白纸中找到了特定一张!但今天,一位年轻人将要挑战他的地位,让我们欢迎张辰路!”

张辰路穿了一身长袍,和林怀勇的骑士装针锋相对。

“这位年轻人可了不得,才22岁,以唯一的满分晋级挑战赛!而上一季唯一的满分正是林怀勇。”

林怀勇有些讨厌老高不停地说“年轻人”这个词。

“不知道张辰路今天是否有足够的信心呢?”

“当然,”张辰路说,“来了就是要赢。这也是为勇哥着想。”他转向林怀勇,“勇哥可以安心回家抱孩子了。”

林怀勇惊讶地看着张辰路,他眼中渴求的光全部熄灭,代之以冲破瞳孔的欲望。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看错了。那个向他讨教秘诀、说自己是为他而来的年轻人消失了。话卡在空中,他接不上。他又想,如果真能回家抱孩子就好了。

“看来这是一个小林怀勇啊!记得上一季的时候,林怀勇的狂妄就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今天他将如何面对翻版的自己呢?”

“我不是任何人的翻版,我是张辰路。我的名字正好契合今天的题目,因为我的道路是星辰大海。”

太多的“我”了,林怀勇想。他一贯在场上伶俐,得理不饶人,现在却有些词穷。“那就比一下吧。”

“上道具!”

二十幅《罗纳河上的星夜》被搬上舞台,黄蓝色块在疯狂闪动的灯光中有些诡异。林怀勇非常熟悉这幅画。梵高是他最喜欢的画家,他很少说起这一点,显得俗气。但他明白,这个被大众熟知且过度消费的画家是一个真正的天才。终其一生,梵高也没有得到世俗的认可。他为自己站在聚光灯下感到有点心虚。

“我们为这次比赛准备了史上最强的道具。大家都知道,《罗纳河上的星夜》的主色调是黄色和蓝色,现场的每幅画由几万个黄蓝圆点拼贴而成,但每幅画都有几处不同,邻近的黄蓝原点顺序有调换。但一幅画有几处不同呢?可能是一处,也可能是十处。选手需要现场观察原画,然后将二十幅画与原画进行对比,找出不同。评委选取任意一处不同,选手找出对应的画。”

老高一口气说完。现场观众没几个听懂他说了什么。

“今天,我们还要增加难度!”厚重的音响适时跟上。“大家请看!”

舞台的灯暗下去,二十幅画却亮了起来。画上的原点竟然是极小的光源。光强弱不同,画面有了淡黄、深黄、深蓝、蓝黑的层次。

“你以为这就是极致了吗?”老高等观众欢呼完,挥起双臂,鼓点声由疏而密。“请看!”

二十幅画开始闪烁。光源逐一亮起,又渐渐暗淡,画面上蓝色的河水动了起来,天空中硕大的星星射出太阳般的光芒。每一幅画的闪烁频率都不一样,有的画上,河水快速流淌,星夜变幻;有的画则看得清楚渐变的过程,星星慢慢长出蛇一样的光线触角,河水涌动,似乎有怪物在探头。

彩排的时候,林怀勇已经看过这些画,此刻还是有点晕眩。他需要控制的却不是自己的感官,而是对往日的厌倦。《罗纳河上的星夜》动起来的样子,他在一个醉酒的夜里见过,当时他刚离婚,开始尝试酗酒。意识快模糊的时候,他发现了梵高真正的秘密,光线、色彩动了起来,生生不息,永无止歇,时间却因此停滞了。

“这并不是终点!我们一共将进行三次比赛,每一回合的原画都不相同!这就是说,选手每一次记住的不同只能用一次!”老高得意洋洋。

“大家看清楚今天的挑战了吧?当选手们寻找配对的时候,二十幅画将一直闪动,频率不同,对选手造成极大的干扰!难度再上一层!三个回合,三幅原画,难度更是呈几何级数增加!”老高念着提词卡。他并不知道这道题目有几个层次的难度,台下坐得腿脚麻木的观众不知道,电视机前刚刚吃完晚饭的观众也不知道。葛婕说过,没必要知道,题目越复杂,观众就越不关心过程,只想看到酷炫的结果。

“上原画!”

一幅同等大小的画被搬上来,林怀勇和张辰路开始了第一轮比赛,他们先观察原画1分钟,然后再去和二十幅画对比。电视节目的录制现场冗长无趣,评委喝着助手们送来的饮料,观众们的手慢慢伸向背包,拿出躲过检查的面包吃了起来。漫长的观察过程最终只会被剪辑成十几秒钟的蒙太奇。

杨美丽穿着恨天高,老高扶着她走上舞台。她用涂着金粉的指甲点了下屏幕,选出了一处不同。两位选手开始寻找对比画。

林怀勇周围的声音不见了,画幅在他眼前无限扩大。他从小就有这种能力,随时进入类似入定的状态,此时世界不再是一个整体,每一个细节都被放大到触手可及的状态。参加这个节目后,他被告知这种能力叫做“微观辨识”。活了四十年,他第一次知道自己有“超能力”,受到追捧,走在路上还会被粉丝认出来。如果早点知道,生活会有不同吗?他写了二十年小说,拥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并没有让他写得更好一些,瞎了眼的博尔赫斯才是真正的神。

就是它了。林怀勇走过那幅画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杨美丽选出的那处不同。在第四排第二幅画前,他停了下来,黄蓝色交替映在他的脸上。林怀勇转身回到选手席,几乎同时,张辰路也开始往回走,确切地说,是跑,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了选手席,时间比他快了五秒钟。

“现在我们来看答案!”老高喊道。

“张辰路的答案是——第四排——第二幅!”揭晓答案的过程是一场缓慢的刑罚,老高此时“快舌”本领尽失,变成了结巴。“林怀勇的答案是——第四排——第四幅!”

林怀勇看见张辰路猛然转向他,这出戏里,年轻人还是没沉住气。张辰路疑惑、震惊,然后是被耍弄后彻底的愤怒。

“正确答案是第四排——第四幅!林怀勇胜!”

观众迎来一场预料之中的胜利,林怀勇从未尝过败绩。

评委罗蒙上台,站在第二幅原画前。他这次胸有成竹,很快选好不同,按下确定按钮后,特意看了林怀勇一眼。

原画和不同出现在大屏幕上,林怀勇发现,这是一道彩排时做过的题。也就是说,他和张辰路两人不需要观察,只凭记忆就能够找到对比画。他往台下望去,试图发现制片人葛婕的身影,但台下只有严阵以待的摄像、编导和已经不耐烦的评委。

难道是节目组搞错了?林怀勇马上否定了这一可能。他想起葛婕在节目前和他说的,“张辰路,年轻人,你给他点面子,别秒杀”。

他们是想让张辰路赢这一题。电视节目不需要常胜将军,它需要悬念和反转。张辰路不是以满分晋级的吗,难道也要作弊?林怀勇看着舞台对面那个小伙子,“给你找了满分对手”——葛婕说。这必须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一个从未失手的选手迎来了危险的挑战,他要历尽波折,才能将对手斩于马下。

起码看上去如此。

观众席中发出一阵逐渐走高的呼声,比第一回合结束后的声音还要大。林怀勇从中听出了震惊,回过神来。原来张辰路在看到题目的那一刻,立即走向舞台中央眨睛一般闪烁着的二十幅画,绕过前两排,直奔第三排第一列。没有观察原画,也无心在其他对比画前停留,他匆匆扫了一眼第三排第一列的画,就迅速跑回选手席,写下了答案。

林怀勇还站在原位。于观众看来,他仍然在观察画。林怀勇知道,张辰路已经找到了正确答案,赢下这一局。但他也玩砸了。如果每幅画的观察时间算成30秒的话,看完二十幅画需要10分钟的时间。张辰路直奔目标画就写出答案,只能说明,他是提前背好的。

年轻人太心急了。这道题摆明是要他赢的。他完全能够赢得不着痕迹,赢得理所当然。第一局的失利让张辰路恼羞成怒,他必须抓住这一次机会,哪怕冒着露馅的风险。

林怀勇慢吞吞地走向那二十幅画,在每一幅前都停了一会儿。他本想凑足十分钟,但又觉得演戏挺没劲,7分36秒后,他返回选手席写下答案。

“两位选手都写了第三排——第一列!回答正确!用时短者胜,所以这一局的胜者是张——辰——路!”

比分变成了1:1。

4

葛婕坐在监视器前,看到一切都朝着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张辰路上一季就来报过名,她一度把他列为种子选手,但当林怀勇出现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个年轻人。

智力型的选手没有统一的标准。记忆力好的算,会玩魔方的也算,这些并不稀奇。葛婕却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拥有林怀勇的能力。她看到编导递上来的报告后,几乎是立刻调整了节目结构。她要让那些做音乐、做选秀的同行看看,一个智力型的节目将以怎样酷炫的方式击败他们。

林怀勇不负期望夺冠,《超级智力》的收视率拿下同时段第一。做第二季的时候,葛婕想起了张辰路。这个观察力超群、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会在第一季分散观众对林怀勇的注意力,但到了第二季,他将成为林怀勇完美的对手。

张辰路以满分通过晋级赛。葛婕却发现,他的能力和林怀勇还是相差太远。但节目必须继续,必须造神,造出的神必须接受挑战。

“现在情况紧张了,我们进入决胜局!”老高在舞台上喊,“神一般的存在能否继续封神?神一般的对手能否取而代之?”

“我想采访一下两位。”罗蒙在评委席上说。

“请讲。”

“林怀勇,面对后生的挑战你有什么想说的?”

林怀勇看着罗蒙,冷笑了一声。“没人能挑战我。除了我自己。”

观众席中响起了口哨声。

“张辰路,你离打败林怀勇只有一步之遥,现在是什么想法?”

“我敬勇哥是前辈,”张辰路看着林怀勇,“是上一季的前辈。”

葛婕觉得自己像古罗马斗兽场的班主。

“怎么感觉到现场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老高夸张地笑了几声。“上原画!”

第三回合开始了。林怀勇和张辰路相隔半米的距离,注视着最后一幅原画。林怀勇看了足足一分钟,直到观察结束的铃声响毕,才不紧不慢地走向对比画。张辰路紧跟其后,有些奇怪,往常林怀勇是不需要这么久的。不能再相信他了,张辰路对自己说,这个老家伙看起来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其实比谁都精明。

《罗纳河上的星夜》确实是流动的。但不是在舞台上,用忽明忽暗的小灯泡照出来,这和夜总会没什么区别。林怀勇很仔细地看每一幅画,步伐匀速,没有表情,让试图捕捉他情绪的张辰路毫无头绪。在他发现那处不同后,也没有多停留一秒,继续向前走。

这道题对张辰路而言太难了。一个月前,在他听到题目设置的时候,曾提出过降低难度。“不仅题目要更难,舞台设置也要比上一季好看才能留得住观众。”他记得葛婕这么对他说。他自己的能力极限并不在节目的考量范围内。为了比赛,他没日没夜地记这二十幅画,想从记忆上弥补自己在观察上的短板。他知道林怀勇是不需要提前记忆的,这是为什么林被看做天才的原因。

“妈的。”张辰路在心里骂了一句。

这该死的不同究竟在哪一幅画上呢?张辰路几乎陷入绝望。他把范围缩小在两幅画,画面右下方的情侣身上。评委李淼非常狡猾,不会选择画面中央的位置,因为那是人眼最容易观察到的范围。右下角,女人挽着男人手的部位,有一处黄色和蓝色光源的对调,到底是哪一幅画上的?他在两幅对比画间犹豫不决。由于长时间盯着闪动的光源看,张辰路眼睛生涩。他用力眨了眨。

“时间到!”老高的声音适时响起,“看来到了决胜局,双方都比较谨慎,一点也没有浪费观察时间。”

林怀勇和张辰路坐在舞台的两端等待判决。

“让我们看看选手的答案。张辰路写的是,第二排——第三幅!林怀勇写的是,第二排——第一幅!”

只能有一个胜者。观众兴奋起来,将手放在嘴巴上,大声呼喊。张辰路面色苍白,大颗汗珠落下来,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他慌忙擦了一下。还是选错了,他想,自己在节目的进度到此为止。他仍然是那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过着平平无奇的生活,可能会多一个标签,“林怀勇的手下败将”。

“现在揭晓答案!”

张辰路闭上了眼睛。

“不过,先请科学家李淼点评一下今天两位选手的表现。”老高狡猾极了。

“今天两位都使出了浑身解数,给大家来带了一场精彩的对决。可以说无论胜负如何,他们中间没有输家。”李淼说。

“李淼先生不仅学问好,口才也好。我有点担心自己的饭碗了。现在,让我们揭晓最终的答案!”

两位衣着清凉的美女一寸一寸掀开遮挡在答案前的卡片。“答案是,第二排!第二排,第二排第几幅呢?第二排,第,第,第三幅!”老高终于完成了这个句子。

观众席上出现了一阵短暂的沉默,几秒钟后,一些回过神来的观众率先鼓起掌,其他人才如梦醒般将两只手掌拍到一起。他们迎来了新的冠军。尽管这冠军并不是他们心中习以为常的名字,但谁又能独领风骚呢?新的一季,自然有新的王者。

张辰路被拽到了舞台中央,从天花板上撒下的彩纸让他看不清观众、评委、甚至老高。但他都不关心。他努力扭过头,寻找林怀勇的位置。

林怀勇站在他的右后方,他们之间隔着拥上前来的两位摄像。林怀勇的脸被挡住了。该死,我要看到他的脸,张辰路几乎要从老高的手臂中挣扎出来。

“张辰路是冠军!后生可畏!年轻有为!敢叫日月换天!”老高一个劲儿往外蹦词儿。

“该死!”葛婕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快步跑到录制现场,几乎要抓住编导小艺的领子,“我不是让你看好林怀勇吗?”

“他在台上我也管不住……”小艺哭了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葛婕羡慕起那些做歌唱、选秀类节目的同行,起码他们的选手比较容易控制。

5

“你到底想干什么?”

葛婕暂停了节目,把林怀勇拉到了舞台的边缘。“你怎么找错了?”

“我又不是神,出错很正常。”林怀勇仍然面无表情。

“别人出错我信,你出错我不信!彩排的时候一次都没错过!”葛婕几乎要失去控制,又重复了一遍,“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输了,仅此而已。”

“后面的节目和你有关系,你要是走了节目怎么办?”

“看来节目还是有设计啊,定胜负之前就定好节目了。”

“这是制作费上千万的真人秀,不是什么即兴喜剧!”

“但你们也不能造假。”

“原来这就是你的原因?就因为第二回合的时候使用了彩排的题?你果然不能忍受别人赢你。难道要秒杀所有人才高兴?”

“这对那个年轻人是不公平的。”

“别假慈悲了。”葛婕语气缓和下来,“咱们这样,就说第二回合出现了技术故障,重新比一次。你赢了第一回合,张辰路赢了第三回合,比分还是1:1。你可别再写错了。”

“你为什么要我留下来?”

葛婕咬着牙根,她不愿意对一名选手屈服,但事实不容辩驳。“因为你是收视率。因为观众爱看你。一部分是你的能力,一部分是你的中年帅大叔的形象,要是张辰路长得帅一点,收视率在谁那儿还不一定呢。”

“我不在乎。”

“你可别忘了,没有这节目你什么都不是!”

“你觉得这个节目还能成就我吗?”林怀勇语气刚硬,“你觉得观众看不出来造假吗?如果这个节目的真实性遭到怀疑,它捧出来的神还有人信吗?我不走,才是真正的黑幕。”

“你想滚回去写小说?你要是能写好,不必等到现在吧。”葛婕孤注一掷。

林怀勇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点变化。葛婕专注地盯着他,好判断这变化的含义究竟是什么。他一侧腮帮的肌肉动了动,两条粗粝的眉毛快要拧在一起。

“我说了,我是真的看错了。”

“你要知道,电视节目能让你成为神,也能让你走下神坛。”

“我毫不怀疑你能做到这一点。”

舞台上的灯再次亮起来,工作人员慌忙离开,搅动得灰尘在强光中四处逃窜。林怀勇和张辰路回到了舞台,老高站在两人中间。“现场的观众朋友们,我们节目的导演刚刚发现,本次比赛的第二回合出现了技术故障,拿错了彩排用的道具。在此我宣布,第二回合的比赛成绩取消,现在重赛一轮。”

节目组还是没死心。林怀勇冷笑了一声,声音过于明显,张辰路忍不住转头看他。

“我去年就来到了这个舞台上,算是老人儿了,更不能坏了规矩。输了就得认。祝福张辰路,也祝福节目组。”

“我们都知道林怀勇一向忠诚、勇敢……”

“你把我形容得像一条狗。”

“等一下,”老高用手按了一下耳麦,音调沉了下来,好像之前他一直在用假声说话,“也许你想听听女儿的看法。”

现场所有的音效都停止了。几声嘟嘟的杂音过后,一个稚嫩的童音响起,“爸爸”。

“琪琪……”林怀勇感到耳边的声音突然放大了,耳廓充血。他之前以为自己只能够放大视觉,这一次,女儿的声音如钟罩一般将他困在了舞台中央,他动也动不得,任凭不断回响的声音刺穿自己。

“你怎么不比赛了?你不比赛我就没办法在电视上看见你了。”女儿说。

理智告诉林怀勇,他应该对节目组感到愤怒。他应该立即反驳,安抚女儿,让节目组挂断电话,自己拂袖而去。但他只感到无力,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琪琪,你又在玩妈妈的手机了。”

“有个阿姨说你不想比赛了。”

“琪琪,你是想在电视上看见我还是让我多陪陪你呢?”

“多陪陪我。”

“爸爸不比赛,就有时间陪你了。”

“那你之前写小说也没时间陪我啊。”

过了很久,林怀勇什么也没说。葛婕觉得足足有三分钟,但又怀疑舞台让时间变得不真实了。她看看表,秒针才刚走了几格。

 “爸爸错了。”

“那你以后会陪我吗?”

“我保证。”

葛婕示意节目组挂掉电话。

“女儿那么崇拜你,也希望你能够留在这个舞台上,为女儿、为观众带来更大的惊喜。”老高说。

“我对她来说是父亲,不是电视明星。父亲这个角色做不好,是我失职,成为电视明星并不能够弥补什么,”林怀勇恢复了冷静,“我输了,该离场了。”

从右手边下去的时候,林怀勇忽然记起,一年前他正是从同样的位置上台。他回头看了看,张辰路的右手被老高举起,像拳击比赛的胜者一样。

6

琪琪马上满十岁,最喜欢花花绿绿的东西,其次是拆掉它们。林怀勇给她买了不少拼图,每到周末,他把女儿接到家里,坐在客厅的木地板上玩到夜里。

晚上八点,女儿突然放下拼图,打开了电视。《超级智力》片头激昂的音乐响了起来。

“我就在你面前,还要看电视?”林怀勇说。

“要看!”

电视里出现了一个高瘦的男人,穿着骑士装,和一个长衫少年进行了三局拼杀。他看起来可真疲惫,在对比画前踌躇不前,而少年意气风发,做决定果断迅速。三局后,他输了,少年举起了胜利的右手。

“很遗憾,我们不能在舞台上再见到常胜老将了。但长江后浪推前浪,让我们继续期待张辰路的精彩表现!”老高在电视上神采奕奕,大手一挥,片尾曲响起。

关于复赛的争吵、女儿的电话都在剪辑台上处理干净。只留下一句话,配合着煽情的音乐,脸部特写镜头,和之前比赛的集锦,反复播放。林怀勇说,“我输了,该离场了。”

“爸爸,你真的没看出来吗?”女儿忽然回头问他。

“太晚了,该睡觉啦,你不是还要听故事吗?”林怀勇拼上了最后一块拼图。

金一
11月 29,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一次庭审

    “我有异议。” 被告人席上传来一声清楚的男声。来旁听的一百多人顿时直起了腰,不断调整坐姿,以求得更好的视野。衣料在冬天干燥的空气中摩擦出滋滋的响声,人们的视...

    金一 阅读 228
  •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下了高速,叶晓蕾摇下车窗,问一位刚从村口出来的大婶,“观音庙咋走啊?”大婶腾出端碗的手,指着东边,“这往下,恁边走,左拐就到了。”“那谢谢啊。...

    金一 阅读 566
  • 曹安路

    这条路,一头连着上海最大的工人新村——曹杨新村,另一头连着上海的西大门——安亭,所以叫曹安路,是这座城市最长的路之一。时过境迁,几番改建,如今它不再通往曹杨新村,曹安路这...

    路明 阅读 981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