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现实世界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

将来你们要努力赚钱,不是因为钱重要,而是为了让钱变得不重要。

3月 14, 2020 阅读 532 字数 10619 评论 0 喜欢 0

谢鹏给我打电话,说他老婆生了,女儿,起名叫谢小鹿。“鹿岛的鹿”,他特意强调。我说好名字,生动,有灵性。他说其实也是一种纪念,没有鹿岛上的那一夜,就没有今天的我。我说我明白。他说你真应该把它写下来。我说写了人们也不会相信。他说管它呢,就算是送给我女儿的礼物。

如此这般,我决定把鹿岛上的故事写出来,送给你,谢小鹿,希望你喜欢这个现实又神秘的世界。

故事要从我哥说起。他比我大两岁,长得好,脑瓜灵,在家里总是欺负我,在外面倒是很护着我。有时,我讨厌他,有时,又有点崇拜他。在他高中毕业的那个夏天,他偶尔会夜不归宿,给爸妈的理由是在同学家玩,实际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爸妈也懒着管。有一次,他又在外面玩了一夜,回到家里,神神秘秘地告诉我,前一天晚上,他偷偷开着家里的小船,带着女朋友和几个狐朋狗友去了鹿岛,举行了他们的“成人礼”。“别提多销魂了”。这是他的原话,我一辈子都会记得。当时,看着他得意的笑容,我暗下决心,高中毕业之前一定要找到女朋友,毕业之后也要带上她和好朋友们以及好朋友们的女朋友们去鹿岛,举行我们的“成人礼”。可惜,高中三年一晃而过,我一直是单身,但毕业之夏想去鹿岛的心情却一如既往的高涨。高考结束,我马上将这个计划告诉了身边的朋友,他们纷纷响应,最后有五个人确定要去,分别是谢鹏、雷鸣、李严旻、段晓野和他的女朋友朱倩倩。时间定在六月二十号晚上。

而就在六月十八号,我的家乡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张东明变成了杀人犯。

张东明是一位家喻户晓的明星人物,地产大亨,亿万富翁,东明集团的老板。当初市政府改址的时候,原市政府的那块地就是被他拍了去,建成了全市最大的商业中心东明广场。只不过,那年夏天,让他更加出名的并不是他的财富,而是他的妻子,他把她杀了。据说是勒死的,然后还把那个可怜的女人整整齐齐地放到了床上。还有人说,是他自己报的案,警察赶到时,他却跑了。警方发了通缉令,悬赏五万元。关于他的传言排山倒海,席卷全城,充斥着街头巷尾的每一个棋牌室和烧烤摊,所有人都在议论,张东明到底藏到哪了?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想,这个张东明不会就藏在鹿岛上吧。事实上,我和我的朋友们也想到了这一点,当时我们已经坐上了由我掌舵的小船,来到了海上。需要说明的是,船上的人数从最初的六人变成了五人。我们的朋友雷鸣退出了。他给我打电话说下午和其他朋友喝酒喝多了,吐得一塌糊涂,所以不能去了。我们并不意外,雷鸣就是这种人,好玩,但不靠谱。剩下我们五个人分别和家里打好了招呼,天黑之后,带着露营所需的一切,拦了两辆出租车,来到我家鲍鱼养殖场附近的渔船码头,登上了那艘平时用来带游客出海钓鱼的小船。

说是小船,是相对我们家另一艘大渔船而言,实际并不小,最多可以坐十五个人。那一晚,我们坐在船上,顶着自由的海风,感觉就像是要去征服太平洋。

一路上我们聊个不停,话题自然离不开目的地。鹿岛是一座荒岛。距离海岸大约有三十海里。每次我跟我爸出海都会从它身边经过,但从来不曾停靠。偶尔有好奇的游客问可不可以上去看看,我爸都会严厉地说不行,理由是这个岛很邪门。关于它的邪门,我听过两个故事。一个说有渔民在海上遇到暴风雨,想到鹿岛上躲避,却发现它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另一个说有一位南方商人发现岛上有铁矿,就把岛买了下来,准备在岛上打洞开矿,结果无论如何也钻不下去。南方商人信佛,花了一大笔钱请了高僧来看风水。高僧说岛下面是海眼直通龙宫,所以才钻不下去。南方商人又花了很多钱,高僧给写了一道符贴到钻头上,一钻就钻下去了。后来不久,高僧出了车祸,死了。再后来,矿上总是出事儿,矿洞塌方什么的,死了一个工人,就停了。还有人说,最后那个南方商人也破产了。当时,我把这个故事讲给大家听,本意是想吓唬他们,不承想他们听了更来劲儿了,讨论得更欢了。朱倩倩问,鹿岛究竟为什么叫鹿岛呢?岛上有鹿吗?李严旻说,《地方志》上写一直到清朝末期,岛上都是有鹿的,而且个头更大,鹿角更粗,花纹也和陆地上的不一样,由此引得很多猎人上岛猎鹿,很快鹿就被猎光了。我们挤兑李严旻不愧是学霸,《地方志》这种书都看。李严旻也不谦虚,说《地方志》算什么,政府土地转让报告我都看,你们知道现在鹿岛是谁的吗?谢鹏反应最快,问不会是张东明吧?段晓野替李严旻回答:就是,听说他想把鹿岛打造成旅游度假村。段晓野的父亲也是地产商,认识张东明,所以在这方面他的信息算是权威。

“不会吧?”朱倩倩说,“如果这是张东明的岛,他不会就躲在上面吧?”

我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其他人也应该想到了,但没人在意。等你经历过青春期,你就会有所体会,青春期的男孩子最有冒险精神,可以称之为勇敢,也可以说是鲁莽。段晓野还打趣说,怕什么,如果他真的在岛上,我们就把他抓住,还能有五万块的零花钱。你肯定会认为这个想法很蠢,现在回想也确实如此,但我不得不承认,当时我和段晓野有着一样的想法,所以,我们上岛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搜找张东明。

鹿岛的形状像一顶女巫的破帽子,四周是平地,中间是一座大约五十米高的小山包,山上长满了灌木丛。我们拿着手电筒,绕着岛搜了一圈,没发现张东明,也没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值得一提的只有两处破败的简易房和山脚下一个被废弃的矿洞,算是我讲过的那个故事的证据。针对岛上的情况,我做了简单的分析。如果张东明来岛上,肯定是一个人开船,可是我们没发现有其他船,那么,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没来,一种是他把船沉到了海里。假设他把船沉了,人还在岛上,我们却没有任何发现,说明他及时消除了自己的活动痕迹,躲到了山上。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害怕我们。假设他真的在山上,对于他而言只剩下两种选择,要么在天亮之后被我们找到抓住,要么,趁我们不注意偷我们的船逃跑。也就是说,接下来,不管张东明在不在岛上,我们都需要注意两点,不要走散,看住船。大家都同意我的看法。

在我的带领下,我们回到了岛的南岸,那里地势平,月光亮,离码头也近,能看见船,是露营的最佳地点。之后,大家做了分工,段晓野和朱倩倩负责搭帐篷,我准备烧烤的东西,李严旻和谢鹏搭伴儿去找柴火,点篝火。接着,怪事发生了,篝火怎么也点不着,我这边烧烤的木炭都烧红了,他们那边的柴火还是干冒烟不起火。由于背后靠山,窝风,烟很难散出去,大家被呛得咳嗽不止,涕泪横流,没办法,只好跑到沙滩上躲避。很快,我们发现沙滩的乱石下面藏着很多螃蟹,小的也有拳头大,挥舞着钳子,看上去很霸道,也很肥美。我们高兴坏了,顶着浓烟跑回营地取来两个塑料桶,开始抓螃蟹。刚抓了几只,突然,段晓野惊叫一声,撒腿就跑,边跑边喊:快跑啊……有鬼……我被吓出一身冷汗,出于本能,也跟着他向前跑,边跑边问:在哪呢?他说在后面,我回头看,果然,就在我们身后,码头的方向,一个浑身白色的不明物体正快速向我们爬来。在我看来,那不像是鬼,更像是一只巨大的白色蜘蛛,我最怕蜘蛛。朱倩倩和李严旻也在跟着跑,唯独谢鹏没动。他站在原地,大声招呼我们:都别跑啦,也许是张东明假扮的呢?我觉得有道理,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停了下来,他们也犹豫着站住。我们不约而同地捡起石头,和走过来的谢鹏站到一起。白色物体还在继续前进,我们便用石头扔他。虽然都没打中,但他明显也有所忌惮,开始横向移动。我们又捡了石头,准备第二轮攻击,他一下子立了起来,同时发出了人才有的笑声。我们知道被耍了,问他是谁。他也知道藏不住了,掀开身上的白布,露出了真面目,是雷鸣。原来,他根本没有喝多,一切都是他的计划,让我们以为他不能来,再先于我们偷偷藏到船上,然后扮鬼吓唬我们,为此特意带了白床单。我们骂他神经病,一致决定罚他去接着点篝火。他反问说,不是已经点着了吗?因为刚才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没人看营地,被他这么一说,我们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烟已经散了,篝火也烧了起来,火势很旺,营地被照得通亮。更让我们意外的是,就在架好的烧烤架旁,还站着一个人,好像正在烤东西吃。因为刚被骗了一次,我们都觉得这个人是雷鸣带来的,是连环套,还想吓唬我们。他不承认,说肯定是张东明,我们在船上说的话他都听见了。我反驳说,扮鬼可以把我们吓跑,然后再去偷船,说是张东明还有可能。明目张胆地来烧烤,如果是张东明,那不是自投罗网吗?雷鸣说,那就打赌,如果是他带的人,他请我们吃大餐。如果是张东明,我们请他吃大餐。

关于张东明已经说了这么多,你猜也猜到了,那个人就是他。我啰嗦打赌这些事儿,并不是卖关子,而是想告诉你,正是雷鸣的出现以及他的所作所为误导了我们。如果没有他,我们也许不会那么冲动,也许会有人想到,张东明敢来吃烧烤,不怕被我们发现,肯定是有备无患。

第一个认出张东明的是段晓野,当时我们距离他大约有十几米,以防万一,我们都拿了石头。

“操,真的是他!”段晓野说。

“确定吗?”谢鹏问。

“确定,我见过他本人,就是他。”段晓野答。

张东明也应该看见了我们,但他没什么反应。

“那还等什么,上去干他。”雷鸣冲了两步,对着张东明扔出了手里的石头。我们紧随其后,纷纷出手,一时间五六块石头先后砸向张东明,也不知道哪一块打中了他,我听到一声闷响和惨叫,眼看着他倒了下去。雷鸣继续向前冲,我们想拦也拦不住,只好跟着。突然,他喊了一句:操,快跑,……砰的一声响盖住了他后面的话,他应声摔倒。我就在他身后,低头正好看见他的脸,他的眼睛睁得很大,直勾勾地看着我,好像在恳求我的帮助。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赶紧蹲下,抱住他的头,想把他推起来,可是他好像故意与我作对,身子用力向下坠。我骂他: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闹,快点起来。他并不回应,只是看着我。其他人也过来帮我,我们勉强扶着雷鸣坐起来。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说:别折腾了,他已经死了。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张东明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五四手枪,枪口对着我们。我并不相信他的话,把手放到雷鸣的鼻子下面,确实已经没有了呼吸。

如果你问我当时的感受,我必须实话实话,并不悲伤,更多的是恐慌,比小时候考试考砸了害怕被父亲暴揍的心情强烈几倍,仅此而已。如果你稍加留意,你会注意到我正在引导你进入细节。没错,接下来,我们才正式进入这个故事的核心,我会尽量保留所有细节,你会看到很多对话,细微的表情和动作描写。

下面,还是让我们从细节开始。

雷鸣穿着蓝色的T恤,左前胸已经染成了黑色。他看上去并不痛苦,只是有点惊讶。

“放下他吧,他已经死了。”张东明又说了一遍。我再次抬头看他,他站在那里感觉十分虚无,就像是镜子中的人物。突然,他做了一个开枪的动作,我吓得一躲,真实感如针一样从皮肤里刺出来。他轻蔑地笑了笑,收起枪,双臂抱到胸前。“我是张东明,你们应该都认识我吧?”他说话的语速很慢,每一个字都咬得清清楚楚,仿佛说的是某种外语,速度快了我们听不懂。

“你想怎么样?”段晓野问,声音有些颤抖。

“不想怎么样,就是饿了,本来想吃完就走。”张东明撇了撇嘴,看了一眼地上的雷鸣,“可是……你们好像不是很友好。”

“我们是和你开个玩笑的。” 朱倩倩说。她躲在段晓野身边,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既然你不喜欢,我们现在就走。我们保证不告诉别人你躲在这。”

“谁说我不喜欢?”张东明吐了一口唾沫,揉了揉胸口,“我最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

“我们是来玩的,不想惹麻烦。您还是让我们走吧。您放心好啦,我们绝对不会报警。”李严旻挤出一丝笑容,样子有点谄媚。

“可是你们还没开始玩呢,怎么能走呢?”张东明耸了耸肩。

“你不要太嚣张。虽然你有枪,但只有一个人,我们有五个人,真打起来,结果也很难说。”段晓野说完,恶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是吗?那你们来抓我啊。” 张东明敞开双臂,目光从我们脸上扫过。

我们谁也没动。

我也想说点什么,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

“既然你们不动手,就说明我们可以和平相处。反正你们也是来玩的,我们就一起玩个游戏吧。你们都站过来,不要和死人站在一起。”张东明向我们招了招手。

谢鹏看了看我们,第一个走过去。

按照张东明的要求,我们交出了手机。我继续负责烧烤,他们站在我对面,和烧烤架形成一个夹角。张东明站在夹角的开口端,这样确保他能看见我们每个人。

“你们应该感到荣幸。很多公司花几十万请我做讲座都请不动,今天你们却可以免费和我做游戏,真的,你们太幸运了。”他颇为得意,虽然拿着枪,却还是不忘做手势,就好像是在给自己的员工做演讲,“我们这个游戏呢,是我临时想到的,我给它起名字叫‘欢迎来到现实世界’。你们将会在这个游戏中学到一位亿万富翁的人生经验。游戏规则很简单,我一说你们就会懂。下面我们就开始第一轮。我要你们在心里想一个人,你们五个人中的一个。想好了就告诉我。”

“然后呢?”李严旻问。

“等你们都说完就知道了。也可以选自己。”张东明补了一句。

我十分自责,活动是我组织的,如果不是因为我,大家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雷鸣也不会死,所以,我选了自己。

朱倩倩选了段晓野。段晓野选了我。李严旻也选了我。谢鹏选了段晓野。

“这个游戏呢,我是想告诉你们,在现实世界中,你们会发现,总是别人在制定规则,你们能做的只有在规则内做出选择,同时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张东明晃了晃手里的枪,“现在,请给你所选的那个人一个耳光,一定要我听见响声,不然就一直打下去,打到我听见为止。女士优先。”

我松了口气。我隐约感觉到了,段晓野和李严旻选我是在责怪我,让他们消消气也好。

在动手之前,朱倩倩哭了,她对段晓野说:“对不起,我没多想。”

“没事儿。”段晓野明显有些生气。

“你不会生我气吧?”朱倩倩一边抹眼泪一边问。

段晓野不说话,拉起她的右手,放到自己脸上。

朱倩倩打了段晓野一个耳光,挺响的。打完,她抱住段晓野,哭得更凶了。

段晓野毫不留情地打了我,并没有说对不起。我的左脸先是麻,后是疼,火辣辣的。

轮到李严旻,他问我打哪边,我选了右边。他打得没有段晓野那么重,但也很疼。

我自己也打了右边。

谢鹏打段晓野的一巴掌也够狠。两个人没有任何眼神交流。

“好啦,第一轮就结束啦。我个人认为表现最好的是这位同学。”张东明指了指李严旻。“他懂得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给人选择。好,废话不多说,下面开始第二轮。”他的目光落在段晓野和朱倩倩身上,“请给这对小情侣投票,像上一轮一样。你们二位可以选对方,也可以选自己。”

“为什么是我们?”朱倩倩十分委屈,我看着也有点心疼。

“看你们不顺眼。”张东明语气轻佻,好像故意要气她,“可以吗?”

“我选自己。”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把眼泪也憋了回去,“大家都选我。”

段晓野怂了,低着头,不说话。

我着急了,说,我选段晓野,算是提醒他,作为朱倩倩的男朋友,理应保护她。

段晓野依旧不说话。

李严旻也选了段晓野。

谢鹏却选了朱倩倩。这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我看他,他也看我,眼睛里全是内容,但我不清楚这些内容意味着什么。

“只剩你啦,大侄子。快点选吧。”张东明催促段晓野。

“我选……她。”段晓野的声音很轻。

就连我也体会到一丝被背叛的滋味,朱倩倩却相对平静,咬了咬嘴唇,没说话。

“精彩。”张东明一边鼓掌,一边说。“这一轮要告诉你们的道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们的选择会越来越少,所以,要有耐心,要慎重,要让你的选择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还有,可以相信爱情,但没有永远这回事儿。这一轮表现最好的是我大侄子。干得漂亮。”

段晓野低着头,动也不动。

我对他十分失望。

“至于你嘛,”张东明看着朱倩倩说,“既然最后选出来的人是你,就请你脱光衣服吧。一件也不能留哦。”

“如果我不脱呢?”朱倩倩挺直了雪白的脖子。

“如果你不脱……”张东明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举起枪,对准段晓野的前胸,“如果不脱,我就打死他。”

段晓野猛然抬起头,神情惊恐,看了看张东明,又看向朱倩倩。朱倩倩的脖子软了下来。

“等一下。”谢鹏举起右手,“张老师,我想问个问题,可以吗?”

“问。”张东明回答得很干脆。

“我听说,你杀老婆是因为她出轨了,所以你恨所有的女人,所以,你要羞辱她,是这样吗?”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请你再说一遍。”张东明神情大变,眼睛眯成一条缝,发出冷酷的光芒。

我向谢鹏微微摇头,示意他不要说了,他并不理会。

“我听说,你杀老婆,是因为她出轨了……”不等谢鹏说完,张东明已经冲到了他面前,左手掐住他的喉咙,右手拿着枪,顶在他的脑门上。

看着张东明的背影,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刚才谢鹏眼睛里的内容。热血飞冲到头顶,什么也来不及想,干了再说,我操起烧烤架旁的水果刀,冲向张东明。突然,他低吼了一声:站住!我一惊,顿了一下。他仿佛后脑长了眼睛,一个侧踢,正中我的小腹。我感觉肠子都要断了,屁股一沉,坐到地上,心想:完了。他用枪对着我,命令我把刀扔了,我只能照办。

“继续烤肉吧。”他用嘲讽的语气对我说。

我爬起来,捂着肚子,挪回原位。我不敢看任何人,我感觉自己是罪人,浪费了解救大家的好机会。“不得不说,我佩服你们的勇气。但是……”张东明扫视一圈,目光落在谢鹏脸上。“你以为这点小伎俩就能激怒我了?那我还怎么做生意。这也是我另一条人生经验,永远不要轻视你的敌人。不过呢,虽然你们失败了,但至少你们尝试了,我还是要奖励你们。在那之前,我先回答你的问题,没错,我妻子是出轨了,但这不是我杀她的原因,我杀她是因为她染上了毒瘾,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他转向朱倩倩,“还有,我让她脱衣服,是因为我以为你们想看她的裸体,不然,你们干吗选她呢?既然你们不想看,那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重新选一次。还是在他俩之中选出一个。”

“选我。”段晓野几乎是喊出来。

“哈?”张东明故作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确定吗?”

“确定。”段晓野点头。

“你们同意吗?”张东明问。

没人说话。

“有人不同意吗?”张东明又问了一句。

没人说话。

那一刻,我有种感觉,我被看穿了,我们所有人都被看穿了,无论我们说什么做什么,都在张东明的掌控之中,我们完蛋了。

“别问了,就是我了。”段晓野昂着头,向前跨了一步。

“好样的,够爷们。”

张东明后退一步,对着段晓野的大腿就是一枪。

“砰”。

我感觉耳朵有点疼,或者是痒,我分不清其中的区别,总之,就好像是里面飞进去一只蚊子。我看了看得意的张东明,看了看蜷缩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段晓野,看了看跳着脚尖叫的朱倩倩,又看了看呆呆站着的李严旻和谢鹏,接着我又看了看岸后面漆黑的山,我只有一种感觉,陌生,好像自己刚刚降生到这个世界。恍惚间,我听见张东明喊了一声,看见他抬起手,对着天空又开了一枪。“砰”。陌生感飞速抽离,我又回到了现实世界。

朱倩倩不再尖叫,失魂落魄地蹲到段晓野身边,捂着嘴抽泣,身体随之剧烈地颤抖。段晓野也强忍着,不敢再呻吟,脸红得好像要爆炸。我感觉头晕,恶心,胸口发闷,甚至不敢用力呼吸,生怕引起张东明的注意。

张东明拿出段晓野的手机,开始给他拍视频。

“你们别愣着了,过来帮帮我大侄子,帮他包扎一下。”他一边拍一边说。

我爬着凑过去。段晓野像猪一样发出短促的哼哼声。他的头发水淋淋的,脸因为痛苦扭曲到变形。李严旻脱下衬衫,我们帮着撕成条,胡乱地缠住段晓野的伤口。

“这一次,我要告诉你们的道理是,将来你们要努力赚钱,不是因为钱重要,而是为了让钱变得不重要。还有,不要冲动。”张东明晃了晃手机,对段晓野说,“视频给你爸发过去了,给他一个惊喜。”

马上,段晓野的手机响了,张东明等了两秒钟才接通。

“喂,兄弟,是我,能听出来吗?视频看到了?……他没事儿,就是受了点伤,死不了。……放心吧。我不会杀他的。我又不是变态杀人狂。……我想向你借点钱。不多,二百万。现金。……不要报警,不用我多说了吧?……行。你先准备好钱。过一会儿,再告诉你送到哪。”

打电话的时候,张东明一直看着我们。挂了电话,他长出一口气。

“本来我已经觉得自己完了,没想到你们会来。你们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不杀你们,但是……”他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但是,为了保证我的安全,我必须带一个人质。最后一轮,现在,请你们帮我选出这个人。和第一轮一样,随便投票,被选次数最多的那个人留下,剩下的人进那个矿洞。等我走了,你们就自由了。好啦,开选吧。”

段晓野第一个喊出来,是我。他可能已经开始恨我了。

恐惧像雾霾一样在我的体内升腾。我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勇敢点,选自己,选自己,选自己,但就是不敢念出声。

朱倩倩选了谢鹏。

突然,我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主意,如果每人一票,就不会有人被选出来。我睁开眼睛,发现李严旻正在看我。我想,李严旻这么聪明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看我,那么就选他好了。

“我选李严旻。”我说。几乎是同时,我听到李严旻说出了我的名字。

我不得不憋住一口气。我想勇敢,不害怕,可是不行,我怕极了,我用尽最后一点意志力才忍住了小便。

“我选自己。”谢鹏并没有看我。

我鼻子一酸,眼泪涌上来。我不想让谢鹏留下,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能让他去做人质。可是,我更不想自己去做人质。我为自己的胆怯感到羞耻。

“有意思。”张东明抱着肩膀看了看我和谢鹏,“你们两个人都是两票。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是我疏忽了。不过也没关系,我给自己增加一票好了。选谁好呢?”

“选我,我愿意给你做人质。”谢鹏向前迈了一步,十分镇定。

“为什么呢?”张东明好奇地问。

“两个原因。一,我和他是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他能安全离开。二,我觉得你并不是坏人。我不怕你。”

“你呢?你怎么想?”张东明转向我。

“选我。”我哭了,一半是因为感动,一半是因为恐惧,“我会开船。”

张东明看看我,又看看谢鹏。

“我还是选他吧,”他指了指谢鹏,“我不喜欢爱哭的人。”

是的,我承认,我很庆幸他没有选我,但心中的痛苦远比庆幸多得多。

我们和谢鹏就此分别。朱倩倩拿着手电筒在前面带路,我和李严旻搀着段晓野跟在她后面,一路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进了矿洞。找到一个平整的地方,刚放下段晓野,李严旻就迫不及待地扑向我,在我的肚子和脸上打了几拳。

“为什么选我?你个傻逼。为什么选我?”李严旻一边挥动拳头,一边喊。

我并没有还手,身体的疼痛稍微减轻了心里的痛苦。

“别打了。”朱倩倩随意地说了一句,说完,关了手电筒。李严旻也打累了,坐到一边。

挨了一顿打,我发现自己冷静了不少,一个想法就像一道光射进我漆黑的脑海。张东明肯定以为我们已经被驯服了,如果现在杀个回马枪,说不定能和谢鹏左右夹击,制服张东明。

我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们全部反对。

我说,你们不去,那我自己去。他们也不同意。

“你哪也不许去,”李严旻把我推到矿洞的更深处,“万一他是在考验我们呢?你一出去,他就在外面,然后说,你看你们根本不守信,然后就把我们都杀了。求求你,他妈的,动动脑子,好吗?”

“都他妈怨你,”段晓野在呻吟之余也骂我,“你死不死没人管,但别连累我们。”

朱倩倩没说话。

我妥协了。他们说得有道理,即使杀个回马枪,也不一定能成功,弄不好还会害了大家。

在黑暗里坐着,我忍不住胡思乱想,想到雷鸣和谢鹏,自责不已,又掉了几行眼泪,后来实在也累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感觉头痛欲裂,就像头骨碎了一样。矿洞里灰蒙蒙的,但洞口已经大亮了。其他人还在睡,段晓野也很安静。我有点担心,怕他失血过多死了,赶紧爬过去查看,发现他还活着,呼吸正常。再看他大腿上的伤,我惊呆了,衬衫还缠在上面,但没有任何血迹。我把他推醒,问他腿疼不疼,他也蒙了,说不疼,只是麻。解开破衬衫,里面根本没有伤口,牛仔裤也完好无损。我问他,知不知道为什么绑着。他像看傻子一样看我,说当然知道,我挨了一枪啊,张东明打的。朱倩倩和李严旻也醒了,也都记得段晓野挨了一枪。既然段晓野没受伤,那雷鸣和谢鹏呢?我们一起回到营地。篝火已经熄灭了,烧烤架上还摆着我烤过的肉串,我们的手机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边,在我记忆中雷鸣倒地的位置并没有他的尸体。我拿手机给雷鸣打过去,等了好半天他才接起来。他说,大哥,这才几点?我什么也没说,就挂了。

“真邪门,莫非是幻觉?”李严旻说。

“而且是我们共同经历的一个幻觉,”我为此兴奋不已,“谢鹏一定还在岛上。”

我们呼喊谢鹏的名字,马上得到了回应,谢鹏的身影出现在码头上。看见他,我高兴得哭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因为高兴掉眼泪。我们迎过去,相互拥抱庆祝,庆祝一切都是虚惊一场。我们问谢鹏,昨晚分开之后他都经历了什么。他说也没什么,张东明开船带他回陆地,路上他睡着了,然后就被我们喊醒了,发现船还在岛上的码头。

李严旻提回沙滩上的塑料桶给我们看,里面一个螃蟹也没有,全是鹅卵石。

“是烟,”李严旻得出结论,“让我们产生幻觉的是篝火产生的烟。”

“是这个岛。”段晓野说。

我觉得他们说得对,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我们匆匆收拾了东西,逃离了鹿岛。

回到家,我哥看见我吓了一跳,问我怎么了?和谁打架了?我说没有啊。他问,那你脸上怎么弄的?我照了镜子才知道脸上有淤青,应该是李严旻打的,但我不怪他。我问我哥,那年他去鹿岛就没发生什么怪事儿吗?他十分惊讶,说,你不会真去鹿岛了吧?我说是啊。他嗔怪我说,你是不是傻?我根本没去,是骗你的。

当天晚上,张东明再次出现在新闻里,他被找到了。其实,他并没有逃跑,而是回到自家没人住的老宅,在那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为尸体发臭,才被发现。他家老宅距离我家只有一街之隔。

我们在鹿岛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你也许喜欢,也许讨厌。也许觉得真实有趣,也许觉得无聊透顶。也许你会思考我们产生幻觉的原因,为此查阅资料,也许你转眼就会忘掉前因后果,接着玩手机游戏。无论你的感受如何,我都认为你有你的道理。如果说一定要有一个结论,说明鹿岛上的那一夜对我们的影响,那就是,它教会了我们时刻对他人和世界心怀敬畏。是的,你没有看错,是我们,段晓野、朱倩倩、李严旻、谢鹏,还有我,我们五个人仍旧是好朋友。无论生活多么忙碌,相隔多远,每年我们都会聚会至少一次。虽然从来没有讨论过,但我想我们早已达成了这样的默契和共识。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体会过绝望,见识过彼此最阴暗龌龊的一面,虽然幸运地从虚幻世界全身而退,但依然心有余悸。这是现实吗?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是现实吗?谁也没有把握,所以我们不敢走散,只好继续结伴而行,做彼此的灯塔,互相照应,勉力向前。虽然我们在各自的领域都取得了一些成就,却不曾有一秒钟的懈怠,更不敢对良心有一丁点的亏欠,因为我们知道一切都不确定,在浓烟散去,太阳升起,人生到达终点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会是结束,还是开始。我们唯一可以确保的事情就是不让自己后悔。这也是谢鹏说的,没有鹿岛上的那一夜,就没有现在的他的原因。

最后,希望你始终对这个世界保留一点谨慎的怀疑,祝你好运。

马广
3月 14,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要有光

    1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2去年春夏交替的一个夜晚,我的朋友宇哥发了一条微博,内容如下:经过长达三个月的观察,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儿。我家阳台对面不远处的一栋高层...

    马广 阅读 700
  • 二流爱情故事

    江盛楠 在江盛楠二十九年的人生中,有两个男人对她影响巨大。一个是她父亲,一个是前男友雷正音。在她十五岁那年的秋天她父亲突然失踪了。后来,她考警校,立志做警察,很大一部...

    马广 阅读 585
  • 听心的人

    我收到的最疯狂也是最伤感的礼物来自吴彦。 那件礼物对于他的天赋来说有点像人类的阑尾,有的时候可能是病,或者,说他的天赋和那件礼物互为病症也未尝不可。 礼物本是送给曲晓...

    马广 阅读 597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