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头鹰医生从来不哭

猫头鹰医生从来不哭

小孩还是应该哭的。

5月 2, 2021 阅读 875 字数 3951 评论 0 喜欢 0
猫头鹰医生从来不哭 by  李诞

1
一切都是征兆。

我十四五的时候不知是读了什么书,突然有天跟爸妈说,我以后肯定不要孩子。让他们给笑话了。

他们越笑我越严肃,我越严肃他们越笑。我心里想,笑吧,到时候别怪没提醒过你们。

到了时候了,还是要了。这回没读什么书,就是开始喜欢孩子。带着一点惭愧。

主要还是陈围喜欢,陈围喜欢孩子,我喜欢陈围,我就也喜欢孩子。

陈围也喜欢我,不过陈围更喜欢孩子。

这没什么可嫉妒的,比起我爸,我妈也是更喜欢我。

陈围对孩子的喜欢是从怀孕前一年开始的,让我戒烟酒。我说,“你啥时候见我抽过烟啊。”她说,“是叫你看别人抽烟离远点。”

其间又有很多生理卫生方面的科学指导意见,虽然这些科学听起来都更像偏方,我也一一照办,孩子如期怀上,母子健健康康。

陈围爱学习,也爱孩子,为了孩子,就更爱学习。从怀到生,从生到养,严格遵照科学方法,我妈她妈说来帮忙带孩子,都拒绝了,忘了编的是什么理由,真实原因就是陈围怕老一辈带来老办法,不科学。

陈围:“咱们小时候都是野蛮生长,能活成咱俩现在这样不容易了,人间奇迹。可是咱们要是能成长得比较科学呢?咱俩现在是不是就是了不起的人了?”

我:“我不行,你可能是,可能嫁的也不是我了。”

陈围:“反正哼哼一点险都不能冒。他将来没出息是他的事,现在我不能让他受了委屈。”

我:“对,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陈围:“并不是这么土的意思,不是输赢,算了你其实也懂。”

陈围带孩子确实耗心血,请的保姆就是洗衣服晾衣服打扫卫生,没让她跟哼哼说过话。

哼哼在陈围的哺育下,基本不哭不闹,从不半夜找奶,学说话走路都快过平均水平(陈围有美国和日本的统计数据),甚至这么大只发过一回烧,还叫陈围用物理退烧的办法一夜就治好了。

我跟陈围说,“我都希望你是我妈。”

2
哼哼刚过完五岁生日,吃蛋糕的时候陈围问哼哼,“今天是谁生日呀?”

哼哼:“哼哼的。”

陈围:“哼哼生日快乐吗?”

哼哼:“快乐!”

晚上陈围跟我说,“你发没发现,咱们孩子特快乐。”

我:“是啊,多好啊。”

陈围:“不光是生日,每天都快乐。”

我:“是,是你带得好。”

陈围:“他不怎么哭。”

我:“对,别的孩子都爱哭,别的妈妈没你那么上心。”

陈围脸上有心事。

“小孩还是应该哭的”,每次有了心事,陈围都不给我揣摩的机会,她喜欢直接说出来,“男孩儿更是。”

这事第二天陈围又提了一次,说看了几本书都提到了,男孩容易受父亲影响,父亲在孩子面前总不展示柔软,孩子成长不全面。

我:“我挺柔软的啊,昨天给他讲小熊的故事了又。”

陈围:“男孩要是总看见爸爸特别坚硬、冷酷,就会觉得温柔,甚至直接表达自己的情感是件丢人的事。”

我:“我不冷酷啊,你听过我讲小熊的故事吗?”

陈围:“爸爸代表男人,妈妈代表女人,他潜意识觉得男人都像你一样冷酷的话,以后上学了跟男孩相处会有麻烦。”

我:“小熊特别勇敢,保护森林里其他小动物,他跟小兔子最好,昨天讲到他没保护好小兔子……”

陈围:“你得哭。”

我:“不是,小兔子没事儿,猫头鹰医生给救回来了。”

陈围:“你得找合适的机会,哭给哼哼示范。”

我:“啥意思?”

陈围:“你是不是没在孩子面前哭过。”

我:“肯定没啊,我看他高兴还来不及。”

陈围:“那也可以流下喜悦的泪水,也是一种表达方式,我就常常高兴哭。”

我:“我没说哭不对。”

陈围:“还有哼哼有时候磕了碰了,我也哭。”

我:“那我再哭,一家三口抱头痛哭,干吗呀,让僵尸包围啦?”

陈围:“你看,你就是这种性格。”

我:“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

陈围:“你就是否定感动,拒绝面对脆弱。笑,笑了问题就化解了?”

我:“不是,我也哭啊。”

陈围:“什么时候?”

那天的谈话停在这里。

我有好多年没哭了。

3
我以前看电影都哭,泰坦尼肖申克啥的,看动画片都哭,《狮子王》,看一次哭一次。陈围知道这事,她推荐我跟哼哼一起看一次《狮子王》。

我:“第一次看都忘了是几岁了,我爸买的纪念版VCD,里面还送了一个折纸摆件,演到木法沙死的时候我哭的啊……”

陈围:“非常好,还有儿子对父亲的感情在里面,书里讲了,这种情感也是要学的,哭吧,我回屋躺着省得你尴尬。”

我和哼哼关了大灯,吃着薯片(陈围买的一种健康薯片,不太好吃),开了电影,果然看着看着我和哼哼就都不吃东西了,也说不出话来,不管几遍我还是会被剧情吸引。

我看到木法沙悬在崖上,眼泪就开始酝酿,终于,刀疤走了过来,他还是死了,我……

哼哼:“爸,这不对。”

我:“啥?”

哼哼:“辛巴得替爸爸报仇,辛巴肯定报仇了对不对?”

我:“……你自己看呗,告诉你了还有啥意思。”

哼哼:“爸,要是你死了,我肯定给你报仇。”

那天我没哭成。

哼哼似乎是有点过于坚强了。

4
陈围:“男孩儿小时候不哭,不学会软化处理问题,情绪就容易极端。”

我要是会抽烟的话,此刻应该抽一口烟。

陈围:“你看,你就这样,情绪不好了,就不说话了,也不笑了。你想,笑化解不了,沉默就有用吗?”

我没说话,又在想象中抽了一口烟。

陈围:“我也不说你了,再说你又生气。反正你得哭,你再想想有什么委屈,你童年不是挺阴影的吗?”

我小时候常哭,我爸总打我,不打我的时候,他就吓唬我。小时候家不大,可从客厅到卫生间要自己走过一段没灯的区域,卫生间的灯又在里面,开门也是黑的,我怕黑。每次鼓足勇气开了卫生间的门,坐在客厅的我爸就从嗓子发个怪里怪气的声音吓我,我就会跑回客厅,不敢尿尿。每次这样跑回来,他都笑得很开心,“连个厕所都不敢去”。

我确实不敢去,同时也为自己的胆小感到丢人,又为了有尿不能尿觉得委屈,就哭出来。看我哭,我爸就打我,“再哭,再哭把你锁卫生间”。他也真锁过。

我没打过哼哼,陈围教得好,用不着,我也不想打孩子,打孩子能有什么用,除了让他哭,就是让他在十四五岁的时候萌生出不要孩子的想法。

我也从来不吓唬哼哼,不“逗”他,在我们家“逗”孩子被陈围严格禁止,有亲戚曾被她当场骂出去。那天我很难堪。

这可能也是哼哼不怎么哭的原因,保护太好了。

陈围也再次提醒我,“你别想坏主意,哭,得是适当的情绪,不能是绝望的哭。”

想问陈围,那我绝望的时候你在哪。没问,怕她又说我是开玩笑。

我:“哼哼,你最喜欢的小动物是什么啊?”

哼哼:“猫头鹰,猫头鹰是医生。”

我:“你不喜欢小熊吗?”

哼哼:“小熊不会飞。小熊还总帮助大家,小熊太累了。”

我:“哼哼愿意像小熊一样帮助大家吗?”

哼哼:“猫头鹰医生也帮助大家。爸爸你再给我讲一个小熊的故事吧。”

我:“好,你去爸爸书房把书拿来。”

哼哼很高兴,跑去了。

我至今都有点怕黑,陈围和哼哼都在客厅的话,我不愿意一个人走去书房。

5
我想过实在不行就硬哭,可陈围反复警告,“哭的时机要准确,不能让孩子觉得你莫名其妙,要让他感同身受,此时非哭不可,而且哭有助于解决问题,关键是要让他学习,你怎么就听不明白。”

我:“那我狠狠踢一下床脚这种肯定不行了呗?”

“可以”,陈围看着我的脚,我在家不爱穿拖鞋,“肉体疼痛,哭很正常,而且有助于缓解,孩子应该学,你踢去吧。”

见我不说话,陈围接着说,“做不到的事就别说了,知道你怕疼。”

陈围太知道我了,我们刚在一起,还没那么知道彼此的时候,为了恋爱我们都哭过。

第一次给陈围送花她就哭了。我这人不会送礼物,逢年过节,连个问候短信都不会发,长此以往,也就没人给我发,到了生日,也没什么人记得,算是求仁得仁。跟陈围在一起倒是很自在,我们都不愿过节,觉得情人节出去人挤人是犯傻,我很高兴能遇上她。

后来有天朋友圈看到别人晒收到的花,刚想跟陈围讽刺两句,发现陈围在下面点了赞。陈围不是那种为了维护什么关系就给人点赞的人。当晚我给陈围买了花,买了一屋子,最俗的红玫瑰,从门口到卧室,连卫生间都铺满。

陈围下班回家就哭了,边哭边收拾。当时我们还在租房,我说,“行了行了别哭了,还好这房子不大,要大就不给你买了。”

陈围笑了一下,然后哭得更厉害,说话抽抽搭搭,“你别搞笑了行不行。”

婚后我就没再买过花了,她自己订了送花上门的服务,每周一次。

我开门收了本周份的,心里回忆起这些。

陈围:“给我吧你不会弄。”

我:“我帮你弄吧,好久没给你送花了,就当我送的。”

陈围:“哼哼一会儿午觉就醒了,你们下午再看个电影试试。”

我:“非哭不可啊?”

陈围把花接过去,“非哭不可。”

我:“陈围,你还喜欢我么。”

陈围:“干吗,又脆弱了?”

我:“你说呀。”

陈围:“喜欢。”

我:“我也喜欢你。”

陈围:“嗯,挑电影去吧。”

6
我没挑电影,躺沙发上看着电脑,想起我这辈子哭得最多的一段时间。

那时陈围做胆结石手术,她爸妈来陪她。她爸妈当时不喜欢我(现在好像也是),我就没法陪陈围,因为她爸妈要住我们那个不大的房子,我只能在酒店提心吊胆。就算大,估计我也得住酒店。

陈围麻药退了给我发了微信,只说,“很晕,我再睡会儿。”

知道她没事我就哭了,难过自己没在她身边,也难过她回复这么简单显然并不理解我有多担心,更难过自己其实也没表达清楚有多担心。最难过的是我根本不会表达这类情绪,就像不会在节日给亲朋发短信一样。

她还要住院几天,每天我差不多都在这样的情绪中,好一会儿哭一会儿,哭得最凶的一次,是有天她跟我说,“我妈生气你不来看我。”

是他们不让我去啊——打了这么一行字,又删了,回了一个“哦”。想起了小时候无法尿尿的委屈。

我合上电脑,进卧室去看哼哼,哼哼已经醒了,陈围躺在他旁边睡觉,她睡眠一向很好。

我可能真的有问题,送花的原因没跟陈围说过,在酒店等她痊愈的心情没跟陈围说过,无法尿尿的委屈也从没跟我爸提起。现在连哭都不会了。

“爸爸”,哼哼跳下床,“哭不出来就别哭了,猫头鹰医生也不哭。”

我:“谁跟你说我要哭了。”

哼哼:“我都听见了,你们还总以为我是小孩儿。”

我摸了摸哼哼的头,“爸爸去个厕所。”

“爸爸”,哼哼笑起来很可爱,“你不怕黑啦?”

我没说话,进了卫生间也没有开灯。

那天我哭了很久。没让哼哼看见。

事后也没告诉陈围。

李诞
5月 2,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活佛”审讯录

    1 审讯室。 警察:“说说吧,姓名?” 活佛:“格杰本乐仁波切。” 警察:“要不你再去那屋暖气管子上跪会儿?” 活佛:“……李振彪。” 警察:“性别。” 活佛:“……男吧。” 警察:“...

    李诞 阅读 940
  • 居酒屋绑匪

    1居酒屋的门口,蒋派和小杜出来抽烟,两人都穿着短袖,挺冷,谁也没提。蒋派:“那两人那根本就不是手语。”小杜:“你咋知道?”蒋派:“我学过啊,初中的时候,我们班表演节目,用手...

    李诞 阅读 848
  • 圣诞故事四则

    你们外国人也过圣诞节啊 文/李诞 2 两年了。 他从德国来上海留学的第一天俩人就认识了,没到一个月就在一起了,如今已经两年。 今天是平安夜,明天是圣诞节,他跟他家人...

    李诞 阅读 767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