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丧家犬

美丽丧家犬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有习惯失去她的生活,走在路上的每一步都是空的。

4月 6, 2021 阅读 742 字数 6784 评论 0 喜欢 0
美丽丧家犬 by  曹畅洲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那种和陌生女子做完爱后,两个人躺在床上相顾无言时的巨大空虚感和失落感,这种感觉太过沉重、悲凉,像是自己变成了一座荒芜的孤岛,死气沉沉,沉到海底。很多次以后我开始渐渐明白,其实对每个人来说,心灵的空虚比肉体的空虚更难以忍受。但即使如此,当肉体变得空虚时,人们还是会忍不住去重复同样的过程,再去重复同样的失落。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们很容易就能找到肉体空虚的解决办法,而心灵的空虚,却没有速效药。

但好在和艾琳在一起时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她从不和我过夜,该做的事做完以后,她就会穿上衣服,借着一点点月光,径直离开,只留下一声拜拜,连房灯都不开一盏。

她离开以后,我就起身打开电脑,开始继续写我的小说,过我清苦的独居生活。而她要么回寝室,第二天参加某个活动担任礼仪小姐,要么直接前往夜店,坐一晚上收收充场费。我一度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对一个在家中无所事事、写作时常缺乏灵感的人来说,这样一个人就像点燃香烟的火一样,让我这枯黄的生活和那莽莽的野草有了分别。而她对我的表现似乎也很满意,至于是什么表现,你们都懂的。我们各取所需,平时也会用微信聊天,开开玩笑。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聊起来自然也没有什么顾忌,因此虽然聊得不多,但也自在。

不过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几天,事情就发生了变化。那天她发微信告诉我她要和朋友去KTV喝酒,然后一面喝一面和我聊着微信,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她的前男友,接着就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故事,她对我说,这些事比我的小说牛逼多了。确实很牛逼,短短几条微信里,就充斥着“同居”、“堕胎”这种狗血故事必备字眼,另外还有报复性出轨、男主角出国等狗血故事必备情节,不用我细述,大家都可以约摸猜到发生了什么。我其实对这些毫无兴趣,男人和女人之间可以发生的故事,在这个时代里早就被说完了,甚至都说烂了。我心想,我的小说可比你牛逼多了,因为你只有故事,而我还有情怀。

然后我就敷衍着应和了她几句,她越说越多,一发不可收拾,这时我才知道,她喝多了。果不其然,聊到一半,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发了句“我喝多了,先不聊了”,然后就再没回音。直到第二天下午,她对我道歉,说昨天喝多了,说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一定特别烦。

我说,我没事,你怎样。

她说她吐了好多,到现在头还痛着。

我问她午饭吃了么。她没回。

因为她又倒下继续睡了。

我这一生目击过许多喝醉的女人,她们走路摇摇晃晃,酒杯永远不放,对任何一个男人推推搡搡,粗话脏话出口成章,大笑和大哭随机发生。最后倒下不省人事之前,往往会告诉大家一个悲伤但语无伦次的故事,接着穿金戴银地瘫倒在沙发上。我看着她们此时的样子,像一条雍容华贵的美丽丧家犬。我常常想,人为什么要买醉。可能就是因为这才是她们最真实的样子。那些金银珠宝、浓妆艳抹、端庄优雅,全是装的,全是装的。这些都是牢笼,清醒的时候挣脱不开。只有酒精才是钥匙,打开皮肤和戒心,露出最真的自己,透气,自由。

说来也奇怪,醉酒的感觉明明虚幻,可是我们竟然却渴望在这虚幻里,乐此不疲地寻找自己的真实。有时想想,真是不可理喻。

那天晚上九点多她回了我的微信:“没有,晚饭也没有,饿死了。”

然后跟了三个大哭的表情。

接着我就开车到她寝室,带她出去吃了些粥,散了会步。她挽着我的手,告诉我许多夜店里有趣的事,许多做礼仪活动时遇到的明星,以及许多她认识的小名人。这天晚上她话特别多,不过这些话比昨天的要有意思多了,不知不觉就超过了十二点。她一看表,说,寝室关门了。

我说,那就只好住我家了。

她说,可是我来姨妈。

我说,那就不做好了。

她说,那不是很扫兴。

我说,我忍得住。

她说,那就行。

不过事实证明我们都没有忍住,我们一同躺到床上后,忍了半个小时就开始动手动脚。她勾住我的脖子,我从她的肩膀一直吻到小臂,她的手臂又细又滑,叫人不禁怜爱。漆黑的房间里,我忽然瞥见她将头向后仰起,长发垂落,嘴角露出十分得意的笑容,在这么深的黑夜里,那个笑容那么明显,她或许以为这黑暗可以掩盖掉一切,所以笑得毫不收敛,我从没见过那么得意的坏笑。我凑到她面前,问她:“你在笑什么?”

她笑着摇摇头,不说话。

“说呀!”我捏了她一下。

“没什么。”她笑得更厉害了。

“快说!”我催促道。

“你这个动作,”她慢悠悠地说,“让我想起一个男人。”一面说一面转过去平躺到床上。

“你前男友?”

“不是,是我大学的一个老师。”她平静地说。

“多大啊?”我问。

“35、36吧,不过他并没有和我上过床。”

“哈?那怎么会……”

“我们是在车里做的。”

后来我知道这种事在她过去的生命里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她得意地一连给我讲了好几个偷情的故事,比如她前男友的弟弟哥哥亲朋好友,比如她做活动的一些主办人,她全部都“睡过”。字里行间,全是骄傲。而对于所有的人,她的措辞一律使用“我睡过谁谁谁”。我说,一般不都是女的被睡的么。她说:“笨蛋,我不想睡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睡到我啊。”

“切,一样是上床,谁睡谁有什么区别?”我问。

“当然有啊”她说。

“什么?”

“那些人我都没再睡过第二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一天晚上刚刚喝醉,她第一次和我说这么多话,我也第一次愿意听一个不熟知的女人说那么多话。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得意又自满。我这时忽然发现我的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既对这样的女人充满好奇,又夹带着一些莫名的崇拜,再加上她姣好的外表,我一下子觉得怀里的这个女人变得珍贵起来。大概我的内心深处渴望被征服。可是我不能爱上她,这显而易见,我怎么能爱上一个这样的人。况且我没有爱上她,真的,一点都没有,我这样告诉自己,同时把她抱得更紧。

然后问她,“那你喜欢这样的生活么?”

她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住了,迟疑了一下以后,拼命地摇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我问。

“我喜欢。”她下意识地说,说完才发现和刚才自相矛盾,于是别过头去,沉默了几秒,一改刚才的神气,说:“说这个干吗。”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吻她的脖子,我不知道这个动作会不会也让她想起某个男人。

“你知道我为什么从来不和别人过夜,做完就走吗?”她问我。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每天醒来看到身边躺着的,是不同的男人。”

“不开灯也是一样的原因吗?你不想看到陌生人的样子。”我问。

她点点头,然后转过头来埋在我的怀里。我心里忽然变得很难过,但我所能做的只有抱紧她,用手托住她的后脑勺,抚摸她那及腰的长发,拍拍她的背。我们之间就是如此,有时我依偎着她,有时她依赖着我,我们在生活里都很体面,但正因如此我才觉得,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比想象中更脆弱。

“可是你明天早上就会在我身边醒来了。”我说。

她抬起头看了看我,说:“你运气好。”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暗自在心里下决心,要让她变得好起来。我不是什么救人于水火之中的英雄,我没有这么高尚的情操和担当,这一切只是出于我对她的怜惜,我见不得她如此悲伤的样子,我会心疼,这是我的天性。我觉得所有的女人都是美丽的,每一个喝醉过的女人都应当变得更好。

但话是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让她变得更好。我似乎一向只会糟蹋女人,却从没想过怎样才能帮助她们,而我也无意做她们的男朋友。第二天上午我送她回去,一路上她双手环抱,好像在下意识地提醒自己,不要和我太过亲密。大概对她来说,我们的关系也只能到此为止,她也无意做我的女朋友。

你回去以后干吗?我问。

休息一会,下午去工作。

我陪你。我说。

她惊讶地看了看我,然后说,好啊。

汽车一路飞驰,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答着,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各自有些害羞。

车停到了她寝室楼下,她要上去换一下衣服,换好就下来,我说别急,我在这里等你。看着她上了楼以后,我便在车里点了支烟,构思起我的小说来。责任编辑说我这部小说很出色,提了一些修改意见,要我再润色完善一下,很快就能出版。他说根据他的经验,这本书写好了一定很受欢迎。我笑着向他道谢,但事实上我不太愿意相信未来。

没过一会,她就下楼来了,披着一件黑色棉袄,里面穿着活动要穿的制服,黑上衣白裙子,以及一双撩人的肉色丝袜。我们来到她做活动的商场,各自插着口袋,在商场里逛了一圈,然后吃了顿午饭,便道了别。这场活动是为某电视机品牌的展示做礼仪,她工作的具体内容,就是站在某台高清电视旁朝着顾客微笑,然后回答他们关于诸如分辨率和价格相关的问题。在那个位置,和她搭班的还有一个姑娘,她们俩每一小时轮换一次。艾琳休息的时候总会在微信上找我聊天,而我回家以后也清闲得很,陪着她说说笑笑。这个活动持续了六天,这六天里的生活,几乎每天都是如此。其实和她聊天谈不上多么愉快,只是当她开始换班工作而无法和我聊天时,我就会觉得生活中少了些什么。为了弥补这种缺失感,我每天晚上都会提早到商场去,来到她站的那台电视机旁,装作多管闲事的顾客和她说话。为了避嫌,说了没多久我就会去别处逛逛,过一会又来找她,直到她十点下班,我等她披好衣服,便送她回寝室。这时我才觉得心里踏实一些。

和她搭班的姑娘说我们很配,我莫名地有些高兴。但我并不想和她成为什么,我说不清我的骨子里究竟是喜欢她还是厌恶她,我觉得喜欢一个人需要很多条件,比如外貌看得上眼、性格善良温和、聊天聊得来、学历不能差太多、家庭圆满门当户对等等等等,而她不符合的实在太多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外界附加的东西已经为我戴上了镣铐,我因这些而看不到自己的内心,或者即使看到,也不愿意承认那就是真相。

在那次活动的最后一天,她因为这份苦差事终于可以结束而感到十分高兴,要去我家过夜,第二天又不用早起,还可享受早上的曼妙时光。我自然没有理由拒绝。但是那天晚上,当我和她做完以后,那种一无所有的空虚感又照例袭来,尽管这次已经比曾经的几次好很多,但依然让我感到悲哀难过。我这时忽然想到,之前所想到的使她变得更好,或许只要和她做一些上床以外的事就可以。比如可以一起听演唱会、一起看电影、一起去游戏机房,或者,一起去跨年倒计时。虽然她应该也知道,但我仍希望她明白,其实生活并不是只有酒精和床,并不是只有黑夜和眼泪。

这个世界总是有更多美好的事可做的,我想。

第二天一早,我们睡了个大懒觉,醒来缠绵一番,神清气爽,起床穿衣。从出门的一刹那起,她又开始双手环抱,并很少看我,只是盯着手机不断地和别人发微信。她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很清楚我是谁,她是谁。我送她的时候,问她下午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她说明天可以,今天可能没空。我开玩笑地问,怎么,下午要去见下一个床伴吗?没想到她很认真地说,嗯。

然后又对我露出那天晚上那种得意的神情。

我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和她继续开玩笑,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其实我应该感谢她这种水性杨花的秉性,毕竟我也因此得到了好处。但我自己也不明白我在难过些什么,我又不爱她,我想,我也根本不想爱她。既然不爱,那就她怎样都无所谓,但总有一股失落在心底隐隐徘徊。送走她以后,我回家把修改后的小说交给了责任编辑,他看了看,表示十分满意,并告诉我会立刻拿去下厂付印,同时打算为我在12月31日这天去S城办一场跨年签售会。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能跟艾琳一起跨年倒计时了。虽然这个打算我从没和她提起过,但还是不免觉得遗憾。

接着我想到此刻她应该正和另一个男人在床上欢愉。这本是无妨的事,但我一想起她那天使劲摇头的情形,我似乎就能隔着时空看见她现在心里流的眼泪,哪怕事实上她根本无暇想那么多。于是我打开了电脑浏览器,开始挑选和预订明天的电影票。似乎只有做这些和她有关的事,我的心才能得到片刻安宁,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出于某种情感。如果是的话,这是怎样的情感呢?

那天晚上我所想到的活动,除了跨年倒计时那一项,其余的我在元旦前的这一个多月里,都和她一一经历了。我们一同去唱歌,一同去看电影,一同看了喜欢的明星的演唱会,一同去游戏机房里吊娃娃,我们把这座城市所有的娱乐项目都玩遍,就像一对真实的情侣——只是我们很少牵手,她依然习惯性地环抱自己,而我也手插口袋。只有到夜里,街上人烟稀少,霓虹闪烁的时候,她才会勾住我的手臂。我有时觉得黑夜和酒精一样,都是使一个人去伪存真的方法。但我不确定她内心深处是否就是希望勾住我,可能她仅仅是觉得这样的场景做这样的动作会比较自然,就好比上了床就必须做爱。对她来说,这是一种生活的惯性。生活到了一定的阶段,人们就只会按照惯性来继续,这是生活的可怕之处。

当然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也做爱。我曾好奇地问她,为什么会和我保持这么久的关系。她说因为她尚未失去兴趣。而当她失去兴趣的一刻,毫无疑问就是我们该说再见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什么时候会来,但它总会来。离别往往比重逢更可期。所以每一次她来我家前,我都会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喷上香氛,准备美酒和鲜花,因为每一次都可能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所以每一次我都力图把它变成最愉快的体验。事实上,当我现在回忆过去所有的大小事件时,好像也就只有每次当我这样精心准备的时候,我感到的才是最纯粹的满足与幸福。

但我这一切情感的波动,在她面前都几乎从未表露过。我深深地明白,当我们需要一个拥抱,一个温暖,一个吻,一场缠绵的时候,我们未必需要爱。当某种默契形成的时候,爱的闯入会破坏一切。有时我很想对她说些什么,但为了保持默契,我终于是没有说。我告诉她跨年这天我要去另一座城市签售,她说那天有个夜店要找她做充场,不然她和我一起去。我想,对她这样一个人来说,愿意陪一个人去远方,大概是一件很勇敢的事吧。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她的一个借口。一个“惯性借口”。不过我忽然想起在她喝醉酒找我聊微信的那天晚上,曾经出现过这样鬼使神差的对话。

她说,这样的我再也不会有人要了。

我说,瞎讲,我就要啊。

她说,你只是喜欢我的身体。

我说,那我还为何陪你聊天。

她说,谁知道,难道你会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哈哈。

我纳闷怎么会不知不觉聊到了这么棘手的问题上,还在想该如何回答,她就紧接着发了一句。

“怎么可能。”她说。

跨年这天的气氛比想象中热烈很多。出版公司为我做足了宣传,读者们排着一眼见不到底的队伍。大堂里灯火通明,人头攒动,真是一派迎接新年的欢乐景象。我原打算在零点时抽空发一条微信给艾琳,祝她新年快乐,但是当我们一同倒计时结束后,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出版社的朋友们纷纷聚拢起来互相贺喜欢庆,接着我又得把剩下的一些队伍再赶紧签完,一时间就忘了要发艾琳微信的事。签售结束以后我的双手酸麻,握笔的手指都快一夜成茧。第一本书就如此大卖,这自然是好事,可有那么一刹那我突然觉得,这一切难道就是我所需要的吗,它就如此无声无息地到来了吗。我忽然仿佛置身于那种再熟悉不过的空虚感中,那种完成夙愿的巨大满足感后,紧跟着是更巨大的空虚感,倍感人生虚无,薄得像纸。我为这种熟悉感到害怕,像是在被什么追杀似的,阴魂不散。

但忙碌的签售很快就打消了我这些感受,机械地签完所有读者后,出版社的朋友们提议去吃夜宵,因此回到酒店已是凌晨两点多。我鞋子都没脱就扑通一下趴到床上,满身的疲惫,大脑和情绪都停止运转。

忽然我想起了艾琳,又想起了那条来不及发的新年祝福。零点时没有发成功,现在应该也不算太迟。我于是拿出手机,连上宾馆的无线,许多祝福微信蜂拥而至,其中她发了三条,我下意识最先点开她的,可能这也是一种可怕的惯性吧。

但那三条的内容,却出乎意料的刺眼:

22:43:“新的一年,我把所有床伴的联系方式都删了,我现在在犹豫要不要删你。”

00:02:“新年快乐,祝你新书大卖。”

01:25:“谢谢你。”

我马上回了句“新年快乐”,立即点了发送。

界面却显示“需要对方验证”。我一下子鼻子有些酸。

其实我多希望这些眼泪可以统统涌出,但是并没有。可能她对我没那么重要。但我确实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习惯失去她的生活,走在路上的每一步都是空的。

我后来常常想,她在发那些微信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她是不是又将自己灌醉,是不是又把头埋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我不知道是什么促使她最后下了这样的决心,是临时起意还是早有准备,这一切都已无从得知。我反复揣摩那三条微信,每个字都快看得不认识,只为找到她当时情绪的哪怕一丝一毫的线索。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我想,这离别的一天终于到来,而我们的默契,似乎也不该再由谁打破,因此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我不知道该以何种姿态再去想念她,但我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她,并好奇她现在生活得怎么样。这世界上有人说人性本善,有人说人性本恶,我想,即使人性当真充满了恶,但它始终向善,这才是人们真正的本能。我想当艾琳要做一个好人的时候,她一定能做到,因为当她祝我新书大卖时,我真的新书大卖了。

而我根据编辑的意见和市场的反响,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下一本新书的创作中。声名渐渐鹊起,我也越来越忙碌。但总是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孤独在任何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刻突然袭来。它袭来的时候,心里空落落的,使我变成一个悲伤的死人。我慢慢发现,大概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本质上,都只是一条美丽的丧家犬而已。

曹畅洲
4月 6,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林婉凤怎么也想不明白丈夫是在怎样的契机下顿悟到了观赏鱼的独有魅力,并在一个毫无征兆的周二下午,把一只布满五彩小鱼的方形鱼缸硬生生塞进了这个两室一厅的家里,当林婉凤下班...

    曹畅洲 阅读 578
  • 思念相片

    与丈夫龙崎分居一个月,久美子并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应。一个人的生活自由自在,每天早晨为自己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一边享用着美味的食物。接着看书、健...

    曹畅洲 阅读 816
  • 每次坐在车里,看着外面雨下得很大的时候,我都会特别惆怅。我觉得雨量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变成眼泪,使人伤感。但其实不应该,因为雨下得越大,就会有越多的人坐我的车。每一天...

    曹畅洲 阅读 3854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