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什么灵魂伴侣,我只想要酒肉朋友

要什么灵魂伴侣,我只想要酒肉朋友

11月 25, 2019 阅读 91 字数 2366 评论 0 喜欢 0
要什么灵魂伴侣,我只想要酒肉朋友 by

年后回到上海,我听朋友大头讲了这么件事儿。

大头回老家过年,联系了她高中的同桌,这是她老家最好的朋友,她俩拍过的大头贴黏了她梳妆台镜子一圈。

因为大头好几年没回老家,两人也有三年没见了。于是,大头飞机一落地就立马给她就发了个信息:老子回来了!出来撸串儿!

没想到等来一个冷冰冰的回复:挺忙的,再说吧。

一句话给大头噎住了,气得够呛。后来从他们另一个朋友那里得知,她同桌是觉得大头来了上海之后很少微信联系,逢年过节都不来个信息,这会儿怎么还好意思叫她出来。

大头特委屈地跟我们说:我这么一文学女青年,怎么可能跟人在手机上问候来问候去啊,我一回家就找她,才是我对她的感情好不啦!

我特懂大头,我也是这种人,还好我最好的朋友也都知道我这尿性——要联络感情就找我喝酒,没事儿别在手机上瞎BB。

这就是我爱他们的方式。

别再问我过得好不好

我最讨厌的微信有两种:排名第一的是“佩佩,在吗”。这种开场白总让怕有急事,立马回复,但往往都是开启了一段完全没有我手上事情急的对话。我总想告诉他们,以后有事说事,不要来个“在吗”。

排名第二的绝对是“最近怎么样?”

我会记得一些好朋友的生日。每年他们生日,我发去的一句“生日快乐,想你”是我能说的最肉麻的话了。这种时候,一句“谢谢,miss you 兔”不是又可爱又体面吗?微信还会掉小星星呢。可是总有人会换上个客气的后半句:

谢谢,最近怎么样?

这种寒暄总是一刹那就让我觉得自己很现代,很都市,也很孤独。

这段对话往往就会发展成这样:

我:挺好的,事儿挺多。你呢?

Ta:我也挺好,有机会聚啊。

我:一定。

其实我不想说“一定”,我想问的是“什么时候?”,但是往往这样的朋友,你们很久很久都见不到。

这种对话在生日还好,一天也就面对一次,我撑得住。但每到过年、新校友群建立的日子,他们一群一群地涌来会击溃我的小心脏。

Ta:佩佩,狗年旺旺!

我:狗年浪浪。

Ta:哈哈哈哈哈哈。最近怎么样?

今年春节我们建了个校友群抢红包,很多人来加微信。

Ta:哇。好多年没见,你没变样。

我:你变美了。

Ta:哈哈哈哈哈哈哈。最近怎么样?

我明白这是你们的关心,但是“最近怎么样”真的是我能想到最差的问题。

前两天李开春写了一篇《我不难追,是你根本没追啊》,说的是男生追女生根本不走心,所谓很喜欢,却不愿花时间去找一点共同话题。

我想朋友间也是这样。一句“最近怎么样”让人真的无法回答,你起码看看我的朋友圈,问上一句我接得上的话吧。

当然,这还是只限于不那么铁的朋友。我真的最好的朋友们,我们不寒暄只吃饭喝酒。

社交发展到这个阶段,大家其实不缺跟你三言两语谈谈心的人,大不了探探陌陌积目一抓一把。现在我们缺的是真正的酒肉朋友,跟他们在一起,没别的,就是一起长胖,浑身舒坦。

我最好的朋友,都是酒肉朋友

我每次回北京都会找我俩最好的朋友,桃子和琪琪。

我跟桃子的对话往往是这样的:

桃子:回来了?

我:回来了。

桃子:怎么又回来了。

我:吃了吗?

桃子:吃了。

我:再陪我吃一顿。

桃子:去哪?

我们都爱吃东北菜。炕上一坐,铁锅炖起大鱼,酒杯被烤得暖暖的。聊聊分开的日子里有什么新的八卦,聊聊最近看的电影,吐嘈一下男朋友。

其实没什么别的,我想要的就是,这个世界还有几个人,我可以就没有任何目的的一起吃肉喝酒。最重要的是,到最后还抢着把账单推给对方。

“你来吧!”

“没事儿,你来吧!”

最终我付了钱,于是一定要让桃子打车送我回家。

我:顺路捎我回去。

桃子:并不顺路。

我:地球是圆的,哪有不顺的路。

她给司机指路回我家,是不用导航的。

前段日子琪琪心情不好,我们三个决定一起去旅个行。我们用10分钟定下了地点,用20分钟买了机票,用半小时订了酒店。三天后,我们三个坐在成都街头的馆子吃上了心心念的火锅串串。

这年头语言分量太轻了。真正的朋友想起了,就想方设法见一面吧。

我们在一起常常想不起拍照和P图。导致我前段日子想找我们仨的照片,发现在成都就拍了两张,都惨不忍睹。

一张是我们在宽窄巷子掏耳朵,她俩躺在椅子上满脸陶醉。还一张是我们仨在酒店素颜啃兔头。我们因为睡过头没看成大熊猫,于是我们就跟兔兔合了个影。

旅程结束,我飞上海,她俩飞北京。我们过了安检一挥手。

我:拜拜。

她俩:拜。

就这样。我们很快还会见。

放心吧,我会照顾你的大腿

前年《老炮儿》上映的时候,我去看了两遍。我很想往曾经北京胡同里人的那种关系。见到街坊上去点根儿烟,一起斗斗鸟儿,你去早市儿帮我带俩火烧。

我喜欢电影里六爷和闷三儿还有其它兄弟关系——就是因为有你们,我能和世界为敌。

这一年,觉得自己越来越内向了,很怕寒暄和尬聊,任何有负担的交际能少则少。这也使得身边真正的好朋友格外重要。

心理学上说,成长就会更加孤独,追求的感情就是言语少了,在一起待着舒服就好。

前段日子看了《忠犬八公的故事》。我喜欢一遍遍地看教授下班搭上火车,八公就在车站等着他,俩人再一起散步回家。我不说话,但你都懂。

这就是我向往的友情吧。

上次李开春给大家讲了海绵宝宝和派大星的故事,这次我给你们讲一个麦兜和麦唛的故事。

麦兜好管闲事,看到沙滩上有个空罐子,他捡起扔进垃圾桶。好朋友麦唛看了奇怪,问:你干嘛捡罐子啊,那罐子是你的吗?麦兜说:不是。

麦兜看到路边水龙头没有拧好,赶快跑过去拧紧。麦唛问:这水龙头是你的吗?麦兜说:不是。

麦兜看到路上丢了一只袜子,就把袜子送到了失物招领处。麦唛问:麦兜,这袜子是你的吗?麦兜说:不是。

大雨后,麦兜看到路中央有一只蜗牛,他把蜗牛拾起,放回树下。麦唛问:这蜗牛是你的吗?麦兜说:不是。

话音刚落,麦兜就滑倒在雨后湿滑的路面上,把腿磕破了。麦唛立刻跑到麦兜身旁,迅速取出创可贴,小心地贴在麦兜的大腿上。

麦兜问:麦唛,这大腿是你的吗?

麦唛说:不是。

我已经遇到了我的麦唛,比如桃子和琪琪,比如李开春和十三妹。如果你也遇到了,好好珍惜Ta,好好做Ta们的酒肉朋友吧。

11月 25,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海那边的人

    1 我爸妈大半辈子都在当鞋岛工人,每天不停地做手工鞋子,裁片,车缝,定型,粘合,日日重复。 那时候鞋岛到处都是手工艺者,无数编织物、皮革、手工纺织、陶塑由鞋岛从船、飞机...

    李维北 阅读 167
  • 梦游症患者

    我的丈夫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而我呢,完全相反,整天忙忙碌碌地操劳着。我的职业是律师。不过,说我的丈夫游手好闲也并不确切。是的,我的丈夫无所事事,然而,他可一点儿也不闲...

  • 坍缩

    坍缩将在深夜1时24分17秒时发生。 对坍缩的观测将在国家天文台最大的观测厅进行,这个观测厅接收在同步轨道上运行的太空望远镜发回的图像,并把它投射到一面面积有一个篮球场大...

    刘慈欣 阅读 104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