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认同

身份认同

1月 3, 2020 阅读 225 字数 683 评论 0 喜欢 0
身份认同 by 查伯

只有切身体会过都市生活之难的年轻蜗居一族,才能感到“优越感”是多么刺眼。

北上广代表着机会,却代替不了一个家在心中的位置,更不会为一位迷失方向的独行者送上一幅地图。

在北上广蜗居其实是在逃避自己的过往,是还在对大城市有种疯狂的崇拜,总以为上帝会眷顾自己,所以才愿意做一粒任人啃咬的残缺苹果。

我的身边不缺乏从广州回来工作的年轻人,之所以他们愿意回到家乡工作,排除媒体给出的种种压力原因之外,最深层次的还是对自己身份的感知。在那种奋斗了十八年才能与人做到星巴克喝咖啡的人们的心中,有种强烈的偏见,所得即幸福。大城市的生活充满太多的诱惑,自己便会不知不觉陷入欲望深渊。

《魔鬼代言人》这部电影深刻讲述了都市最深处的罪恶,人人都以为自己是撒旦的代言人,到最后不过还是会走火入魔,被欲火焚烧。热闹的大街上,有很多各怀心事的路人,繁华的景象掩盖不了失眠者空洞无实的人生。孤独者永远是孤独的,在一线城市中坚持下去取得成功的,是一种胜利;识时务者一直在投机,返回内陆城市工作是另一种变通。巴黎有巴黎的浪漫,高老庄有高老庄的尊严,如果为了追求莫名浪漫,丢弃了尊严,那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逃离北上广不是一种姿态,更不是为了发泄对目前现状的不满,才仓皇做出的选择。这是一种生活回归自我的反省,国人最懂隐忍,却最易过分诠释美满生活的定义。但见媒体大肆报道逃离北上广的新闻,却少见那些蜗居者自己坚决返乡的宣言,大概是面子上挂不住,返乡意味着又返回原点,重复自己父辈的生活,身份未变。这种矛盾心理最纠结,撕裂了整个和谐社会,离开变作无奈的逃离,一片云彩也带不走,悄声离开,只当自己不曾在北上广存在。

查伯
1月 3,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泡茶馆

    “泡茶馆”是联大学生特有的语言。本地原来似无此说法,本地人只说“坐茶馆”。“泡”是北京话。其含义很难准确地解释清楚。勉强解释,只能说是持续长久地沉浸其中,像泡泡菜似的泡在里...

    汪曾祺 阅读 1769
  • 简单幸福·上苍眷顾

    文/清浅夏风   从前车、马、信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于是所有人的理想便是,去一座城,爱一个人,慢慢生活,终此一生。在过去,每天的快乐总会充斥身边,没有太多奔走...

    寻读经典 阅读 451
  • 1905年6月9日

    设想人长生不死。 听着挺怪,所有城市的人都分成“这会儿”、“待会儿”两类。 “待会儿”认为不用急着上大学念二外,牛顿伏尔泰,也不忙晋升恋爱成家养孩儿。这些事情有的是功夫去做...

    阿兰·莱特曼 阅读 12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