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为疫情奔走的普通人

那些为疫情奔走的普通人

疫情过后,我想来武汉,见你一面。

6月 29, 2022 阅读 3482 字数 3388 评论 0 喜欢 0
那些为疫情奔走的普通人 by  刘文

武汉封城那天,我和身边在北美生活和学习的小伙伴们一起组织了医疗物资捐助群,我们每天晚上都熬夜在亚马逊,ebay等各大网站上查看哪里有口罩和防护服卖,白天则开车出去,一家一家药店、超市、便利店地走,把目之所及之处,所有的口罩、酒精、消毒水都买下来。

在武汉生活的朋友替我们对接了当地的医护人员,医护人员发来前线的需求,我们出门采购,采购之后,把照片拍下来给医护人员看,如果符合医用标准,则联系负责物流的志愿者发货,如果不符合医用标准,便寄给在国内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

联系了物流之后,还要联系海关填写清关表格,联系慈善总会等指定的慈善机构,获得他们的盖章,接下来,要寻找志愿者负责从机场到医院的那段路,最后,再由医院接收捐助物资的负责人签写证明。

要说辛苦的事情,真的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从前线医护人员物资的缺乏,到物流上的困难,从巨大的心理压力,到时时刻刻都在变化的政策,从被漫长的封城磨灭的热情,到对于未知的未来的恐惧,对我们很多人来说,说过去的一个月是人生中最难熬的一个月也不为过。

当然了,写这些困难的文章已经有很多了,所以,我想要记录下做志愿者的过程中,一些有趣的小事。

1.

和我们对接资源的老吴,平时在医院里是管理物资的科长,大家见到他都要尊敬地打一声招呼。他说自己很少笑,也很少和人拉家常,有些年轻的医生护士都有些怕他。自从医院派出一队医生支援定点医院之后,他严肃的形象就破了功,医生护士都开玩笑说他唠叨,就像家里老是在背后念念叨叨的“吴爸爸”。

一开始支援定点医院的时候,许多医生护士住得远,上下班都是老吴安排车辆接送。有时候,个别医护人员起得晚,或者下班迟,没赶上预定时间的班车,找老吴协调。老吴原本已经让司机送完之后回去再接一次,但是一想,要让人家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在寒风中等上半个一个小时,便总是立刻开上自己的车,亲自去接送。

后来,医护人员住在了定点医院附近的酒店,老吴又开始操心他们住得舒服不舒服,能不能睡得像在家里一样好。入住的第一天,老吴就亲自去看过,一间一间房间地检查干净不干净,被子枕头够不够,空调够不够暖和。操心完了住,老吴又开始操心大家吃什么。

一开始,大家下了班之后,都是吃泡面饼干,老吴亲自开车去超市,采购了卤蛋、橙子、香蕉等。我们在群里打趣他管得“太宽”,他则振振有词地说,那些医生已经很辛苦了,营养再跟不上,免疫力就会低下,就更容易被感染。而鸡蛋里面有充足的蛋白质,橙子里面有维生素C,都是可以增加免疫力的。买香蕉则是因为吃起来方便,不用削皮,还顶饿。

后来,老吴找到了酒店附近因为封城而一筹莫展的饭店老板,饭店替医护人员提供盒饭,老吴则替饭店解决了没有收入付不出租金的难题。

“你们别说,他这个饭店做的油焖大虾真的很正宗。我看好几个护士小姑娘,吃第一口的时候,感动到要哭出来。我也要哭了,他们都多少天没吃上一顿热菜热饭了,”老吴喜滋滋地把盒饭的照片晒在群里。但是他把他的那份油焖大虾分了一大半给上夜班回来的医生。

老吴在群里,经常苦兮兮地说,口罩和防护服不够了。这东西是消耗品,即使拿到了捐赠,通常也只够用两三天的。他每次在群里求物资,都会发一个作揖的狗的动图。但是,真的有人给群里找来了货源,让各家医院的代表说自己需要多少的时候,老吴又不敢开口。他总是问问这家医院够不够,问问那家医院存货多不多,第一次开口要两千个N95口罩,很快又说,如果别家医院更急需的话,要一千个也可以。

有的时候,我们承诺要捐出的物资,因为厂家发货的问题,最后没能及时交付,老吴听到消息,虽然挺失望,也从来不会有埋怨。相反,他也像爸爸一样,盯着组里熬夜联系物资的朋友,让他们不要熬夜,让他们不要耽误了白天的工作。

2.

小李是我认识人中间,货源最广的。他平时喜欢搞艺术,唱歌、跳舞、弹吉他都不在话下,在世界各地有一班一起玩乐队的同好,而到了紧要关头,这些同好就成了绝佳的助理。

我也不知道,大家在网上怎么搜也搜不到防护用品的时候,他是怎么样从伊朗、阿根廷、墨西哥等大家想也没想到的地方,找来一批又一批的货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我发微信给他,他总能够秒回,仿佛是个不用睡觉的聊天机器人。

小李性子也很刚。疫情的头两天,我们已经订了好几批口罩,后来,大概是那些口罩商家明白过来这是一次绝佳的商机,纷纷坐地起价。有连翻三倍的,有以次充好的,有挂羊头卖狗肉的。眼看小伙伴们自己垫付的定金就要打了水漂。

“亏点钱就亏了吧,”负责订货的小伙伴过去四天里面加起来只睡了十个小时,心力交瘁。想和人吵架也吵不动。小李要来了对方的电话,打过去一通骂,又威胁说要把电话录音然后进行投诉,竟然把定金都要了回来。

想要趁这个机会发一笔财的人也不少,我们常常收到消息,说某某富商准备包一架私人飞机,专门用来从美国往武汉运输物资。希望有物资的人寄到富商指定的某某仓库。

小李又发挥了他福尔摩斯般的直觉,他打富商留下的电话,反复询问各种问题。又通过谷歌街景,看富豪给出的收货地址到底是出租给个人的临时仓库,还是公司,住宅等私人地址。他还在网上搜富豪的名字,看他是否有注册公司,公司的营业范围,注册资本是多少。后来,他凭一己之力发现了两个类似的骗局,我们把消息传达给其他在做物资捐赠的团体,让他们也提高警惕。

小李脾气火爆,有时候也会误伤到人。因为听说有普通人冒充医护人员获取捐赠,然后再在网上倒卖牟利,我们群里想要获得物资捐赠的医护人员,都会在进群之后,提供工卡,从业资格证等身份证明文件。如果不及时提供,便会被踢走。

有一次,有个医生刚刚加了群,说需要面屏,就消失不讲话了。小李以为那位医生是骗子,在群里就直接骂了起来。一会儿说那位医生发国难财,一会儿问那位医生良心上过不过得去。谁想,原来那位医生才说了几句话,就被紧急呼叫去处理病人了。等过了几个小时后,才有时间把身份证明文件发过来。这次闹了个大乌龙,小李也挺不好意思的,之后好几天都没敢在群里面说话。

好在大家并不是很计较这些,没过几天,小李就和那位医生熟悉了起来,还相约说,疫情过去之后,要去对方的城市看看,吃对方推荐的美食。

3.

在美国的新手妈妈婷婷是心理学硕士。正在休产假的她一开始做了很多物资统计和物流统筹方面的工作。最近,前线物资匮乏的状况有所好转,大家筹集物资也暂告一个段落。闲下来的婷婷说自己反而有些不安。

“我是在武汉读的大学,很多校友都在武汉居住,有些甚至在最前线。我呆在纽约的房子里,每天吃得好,睡得好,反而觉得有些惭愧,觉得自己没有尽到最大的力量来帮助别人。”

后来,她利用自己心理学的特长,开始替医生做心理疏导。当然,用她的话来说,算不上特别专业的心理治疗,只是,听对方倾诉一下压力和苦恼,然后,她用专业的方法,替对方的压力和苦恼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

第一位找她倾诉的医生是在重症病房工作的。有好些危重症的病人,无论他们怎么全力抢救,还是没有救过来。医生们看到了病人家属在ICU外面等待时空洞无神的眼神,也听到了他们在一切无法挽回时撕心裂肺的痛哭,自己也慢慢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用医生的话说,治疗其他重症病人,好歹有一些前车之鉴,也有对应的药可以用,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式,让他内心深处充满了一种无力感。他学的就是治病救人,但现在却做不到。

医生下班很晚,好在那时候正好是婷婷那里的白天。她听着医生的哭诉,耐心开导,让医生意识到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最好,他不应该自责,而是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听起来都是很普通的套话,但是婷婷就有那种让人安心的魔力。

她还经常转换话题,和医生聊聊时下最火的电视节目,聊聊休息在家的那天要吃什么。医生后来说,和婷婷聊过几次之后,下班了都是沾了枕头就睡,不再胡思乱想,也不再自责了

4.

即使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群里的氛围也总是积极向上的。有人在群里发了让人心情沉重的消息,就一定会有人出来插科打诨,调节气氛。封城之后,菜蔬肉类这些资源没有平时丰富,大伙儿一直在如何尽力用有限的材料和有限的时间做出可口的美食。群里面晒出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时,阴霾的气氛也一扫而光。

过去的一个月来。大家互相关心彼此身体如何,吃了什么,睡了多少个小时,特殊时刻,这样平淡甚至有些啰嗦的问题,却显得愈发真挚。我们常说,虽然群里的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面,但已经是患难之交。非常时刻培养出来的友情,自然是非常坚固了。

刘文
6月 29,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公路旅行

    杰瑞和我都不是擅长早起的人,但长途跋涉的前夜,我们各自在床上翻来覆去,闹钟还没响就醒来了。然后我先洗漱,他用仅剩下的一个热水壶,冲了两杯速溶咖啡。 “早餐等路上饿...

    刘文 阅读 866
  • 这世上的种种告别

    派对进行了一大半,好多人已经跳累了,坐在椅子上,喝苹果酒或者青柠苏打水。男士把衬衫的领子开到第三颗,女生纷纷去厕所在脸上喷爽肤水。 我听到熟悉的带点大舌头的声音说“我来...

    刘文 阅读 1198
  • 露露

    露露搬进来那天,李学下了班就急匆匆地往回赶。他既怕露露动静太大惊动到了邻居,被房东发现他私自把公寓分租了出去;又怕露露东西太多,占据了太多公用空间。 10号高速公路并没有...

    刘文 阅读 3203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