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转发正能量

随手转发正能量

12月 13, 2019 阅读 353 字数 11416 评论 0 喜欢 0
随手转发正能量 by  张皓宸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何璐给男朋友付小天打了一下午电话,这是付小天去美国出差的第二天,算算这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现在怎么着也落地了,但一直提示关机,她听着手机里的机械女声,心里已经问候了人全家一百遍,稍后再拨你倒是给我通啊。
何璐,某广告公司创意总监,人称千面教主,在前一秒可以挂着空姐标准微笑拎着一大袋下午茶犒劳同事,后一秒开分工会的时候就骂得人狗血淋头,让人恨不得把上周喝的星巴克都吐出来还给她。她的衣帽间全部都是当季最新的大牌,整个化妆台和小冰箱里摆满了黑色系香水,按运势风水决定今天喷哪瓶,不化妆不出门,眼角的最后那一笔眼线喜欢飞到月球去,猛一看就是一个标准的现代女王。
但经不住仔细看。
她的爱好非常接地气,喜洋洋与灰太狼狂热爱好者,反感流行歌,酷爱网络名曲,动次打次那种。她还是人前精致,背后邋遢的典型,一定不要看她的家,因为你会以为她同时跟二十个糙汉住在一起,其实这番狼狈景象也不过是她男朋友一天没收拾所致。
她男朋友付小天,典型温顺小白脸,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何璐的宠物,看见主人必摇尾巴,有问必答,让他往前他跑得比运动员还快,让他摘个星星他还真的研究过给星星命名这件事。这一对天作之合的“玉童金女”在一起四年,追溯到大学毕业那天,何璐丢的学士帽砸中了付小天,没想到砸出了一段姻缘,说要一辈子做她的剥虾专业户以及洗脚师傅。
“出”和“轨”这两个字,在何璐的字典里根本无法组成一个正常的词汇。

电话打不通,下班后何璐只好一个人吃饭,路过某大牌旗舰店时心情大好地买了个包,嘴痒想吃泡芙,于是戴着墨镜下到负一楼,坐电梯的时候她觉得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看来是今天选错了香水,后来才知道选错香水的原因是今天风水不好,因为她看见付小天像逗小孩一样正喂一个整容女吃泡芙。
“肌无力吗自己不会动手。”何璐飘到两人旁边默默地对整容女说。
两人像是看到鬼,在泡芙店前忘我地尖叫了起来,何璐视若无睹,照常买泡芙,装袋,然后转身想走。小天突然把她拽住,半天憋出几个字,“我一直想跟你说……”何璐撇过头打断他,“你没在太平洋坠机,我真觉得有点可惜。”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像是路过家楼下看见两只野猫偷情一样,特别事不关己且潇洒。
然后一个人在酒吧哭成傻逼。
妈蛋付小天还说去美国,真是长见识敢骗我了,我一原装的竟然输给玻尿酸,谁给你的胆子劈腿啊,谁允许在老娘说不要你之前你先罢工的啊,何璐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全程戴着墨镜,镜片几乎都湿了。
从酒吧出来后,何璐的意识就进入了二次元,她觉得街上的行人都在笑,房子不是房子,车子不是车子,打着趔趄走了几步,她突然很想吃火锅。
因为酒精过敏,何璐从脖子到脸全起了红疹,眼线睫毛膏还伴随着干透的泪痕铺在脸上,以至于海底捞热情的服务生阿姨都看僵了,旁边表演甩面条的小伙儿吓得直接把面缠在了脖子上。何璐醉得已经看不清iPad上的菜单,丢给服务生随便点,服务生现在很想点120。
等开锅的时候,何璐瞧见旁边座位的一对男女,男人坐姿像个姑娘,一直埋着头,女人则正襟危坐,两手放胸前,看着像是在吵架。上菜的间隙,何璐一直在偷听他们讲话,女人每句话前会先加一句,李冲我跟你说,然后再开始进入正题,她说她讲话喜欢反着讲,作为男朋友必须听懂她的意思,还让他少点话语权,哪个男人不是绕着女朋友转的,还说手机的作用就是让他接电话的,不希望响了五声还没人接,以及一个有了女朋友的男人就不该再出去混局了,女人如衣服,朋友如手足,那是古人说的话,不给你衣服穿,你还有脸出门吗。
何璐听到这里,身上的汗毛已经全竖起来了,虚晃的意识中,好像看见平日那个趾高气扬的自己,也是这么跟付小天说话的,每个字句,每个表情都霸道到不可理喻,无以复加。
男人像个受气包一样照单全收,在一边点头如捣蒜。
你再这样,我可是要跟你分手了。那个女人轻描淡写地撂下一句话。
这句话何璐也经常说,她看见自己坐在对面咄咄逼人的样子,觉得胃里有些难过。开锅后的红汤不小心溅到她手上,一股无名火上头,她起身到隔壁桌站定,俯下身搭着男人肩膀醉醺醺地说,“你叫李冲是吧,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妈从小都没这么数落过你吧,有人是矫情丫鬟命,你还非给她当公主,你傻啊。”这话一出,那女的就不高兴了,嚷嚷着你谁啊你哪里跑出来的,然后非常小人物地说了很多难听的脏话,何璐吐了口酒气,把墨镜摘下一半,露出与眼妆混成一团的眼睛,歪着嘴,对着女人就一顿扫射,“你先闭嘴,我说咱能不那么作么,有时间列那么多不平等条约,好好让脑袋多装点实在东西吧,别把矫情当优点,长这么低调活得这么得瑟,以为全天下都欠着你啊。人一大好青年,被你训得话都说不出一句,这么个谈恋爱法儿,智商是往负二百五上靠吗,中情局怎么没抓你啊!”
她觉得好爽,骂得自己好爽。
疯子,疯子!女人气得说不出话,何璐在被服务生拽走之前,指着男人喊,“李冲,她不要你,我要!分手不就俩字儿,爷们,坦荡荡!”
被服务生拽走之后,何璐的意识就模糊了,她觉得自己身体变得好轻,接着思绪从海底捞飞到泡芙店,然后越飘越远,飘到决定跟付小天同居那天看的房子里,一起上课的教学楼里。后来,记忆一片混沌,最后能记得的,是那个桌上的女人变成自己的脸,而那个叫李冲的男人,胆小着佝偻着背,他默默回过头,变成了付小天的样子。

何璐是被楼上的施工声吵醒的,她整个人倒在卧室的地上,太阳穴突突直跳,已经记不清自己怎么回的家。房间里都漾着酒气,她艰难地爬起来,想喝点水,手却鬼使神差地去掏手机。一通电话都没有,一条微信也没有,付小天也是够狠的,她被甩了,她现在是全天下最可笑最可怜的人,竟然没一个人安慰。呵呵,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何璐摇摇脑袋,踩过地上狼藉的衣物和文件去客厅倒水喝。眼看已经十一点,她还不紧不慢地洗漱,化妆,用了好多遮瑕膏拼命遮住已经肿成青蛙的眼睛。
何璐到了公司后才点开微博,也是从此刻开始,醉后的危机才正式上演。

她关注的那些段子手大V们,不约而同转发了一条微博,原博是这么写的:昨晚11:40左右在XX路海底捞吃饭,碰到一个女生,戴着墨镜,身上有红疹,长卷发,身高160左右,她应该是喝醉了,但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很想找到她,告诉她我喜欢她,希望大家能帮我转发,照片如下。
何璐机械地点开配图,也是当场就醉了,图上是她被两个海底捞服务生扛走的抓拍,那张变形的脸和衣角被卷起露出的肚腩简直惨不忍睹。何璐呆坐在办公室,盯着那些说“随手转发正能量”的热心转发出神,感觉自己被谁拎去了火山口,像是《2012》里那个奇葩电台DJ一样,拥抱喷涌而出的岩浆,分分钟化为灰烬。
何璐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晚发生了什么,唯独记得有李冲这么个人,以及被火锅油烫过的手。像做了坏事怕被发现,何璐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她撑住脑袋,用力扯了扯阵痛的头皮。
恰好这时新来的实习生抱了一叠策划案敲门进来,看见她的电脑屏幕,单纯孩子本想借此跟领导套套近乎,就随口说了句,这人的衣服是不是璐姐也有一件啊,谁知偏偏撞上了枪眼,何璐一巴掌拍上桌子大声呵斥,“我怎么可能有这种衣服,把你眼睛给我洗干净再说话,策划案拿回去重写!”
“可、可您还没看呐!”
“眼神儿这么差脑子能好使吗,出去出去!”
何璐看见那实习生几乎是含着泪飘走的,她心里埋汰了自己一万遍,可就是控制不住情绪,这枚已经蓄势待发的地雷,谁踩上谁遭殃。
自此以后,何璐每分每秒都在关注着这条微博,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转发,更有很多热心的网友已经提供了好多线索和候选对象,更好笑的是那个叫李冲的男主角竟然还在自己微博上直播找当事人的动向,今天去了哪,见了谁,寻寻觅觅,一直没找到那个她。
那个她,现在很想死。

网络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短短两天时间,线索就越加明朗了,泡芙店的收银员说这个女子来买过泡芙,好像撞见了自己男朋友出轨,海底捞的服务生跳出来说当时她喝醉了,把她送上出租的时候,记得她说了一声乐成公寓。绑着何璐的那条线震颤得越来越厉害,似乎有很多人正牵着线要找过来了。
下班后,何璐不敢戴墨镜,就戴了个帽子披了条纱巾,还一定要等公司人去楼空了才敢走。在最焦头烂额的时候,付小天来了电话,说要见她。
何璐竟然去了,她一路像做贼一样逃避所有行人的眼神,到了让付小天特意订的餐厅包厢,她看见电视上自己那张醉酒照片已经登上了民生新闻,电视机下的付小天正用叵测的眼神望着她,两个人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付小天帮何璐把茶水掺上。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何璐强装镇定,夹菜吃起来。
“璐,今天来我是想把话说清楚的。”
“不用说了,够清楚了。出轨两个字就已经高度概括一切了,你给它那么多阅读理解,人同意了吗。”
“璐,我知道你嘴皮子溜我说不过你,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怎么对你的你知道,你说什么都是圣旨我岂敢不从。但我今年已经28了,就算年纪可以陪着你耗,但自尊心真的也耗不起了。我们都不再是过去那个野蛮女友和受气包了,如果我再不活得像个男人一点,可能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你懂吗。”
“不懂。”
“何璐你别无理取闹了。”
何璐把筷子摔在桌子上,抬头问他,“我无理取闹?你有说过吗?我问你打从一开始我们在一起,你有说过你那么在乎你那颗所谓的自尊心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在自己世界里活得好好的,是你腆着脸给我骂,给我剥虾,给我当宠物,如果你觉得我强势,那你就反驳我啊,你把你的道理拿出来,把你身上那些连透视都透不出来的男人味砸在我脸上,让我觉得我该听你的。付小天,这都不是你出轨的理由,一个连“不”字都不会说,要靠出轨来证明自己自尊心的人,我觉得你是在侮辱男同胞吧。”
付小天的脸瞬间多云转暴雨,他握紧茶杯呵呵冷笑了两声,“说得好听,你除了让我仰视你,恭恭敬敬地帮你扶正你的皇冠,你根本不会给我平起平坐的机会。你把你那一套大道理绑我身上,觉得我这不行那不行,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以为自己真的就那么完美,那么重要吗?我真的好累,我眼睛看着疼,脖子仰着疼,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我真的想离开了。”
“给你一个小时,回去收拾行李,一件不留,头发也不允许。”何璐依然很镇定。
“你自己好好的。”小天无奈地起身。
“钥匙用完放桌上。”何璐说。
小天停了一下,然后悻悻地走了。留下何璐一个人和一桌子的菜,付小天点了她最爱的松鼠桂鱼和麻辣小龙虾,她招呼服务员上了份米饭,然后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一碗米饭下去,她戴上手套,准备剥虾吃,过去都是付小天把鲜嫩的虾肉剥好放到她碗里,现在只能靠自己。虾壳又烫又硬,好不容易剥开,却看见虾肉连着头部的黄色物体,她有些反胃,捂着嘴,眼泪大颗地掉下来。

李冲又一次落了空,这已经是他这几天见过的第十六个疑似海底捞女生了,事情其实变得有些啼笑皆非,因为爸爸是做房地产的,他也算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只是平时不主动露富,也最多是在微博上无意识地发些吃喝拉撒的生活照,只是被眼尖的人认出照片一角的包包是PRADA,餐厅是最贵的那家自助餐,以及座驾是玛莎拉蒂。
于是莫名其妙多了很多喊他老公的,以及很多女生都主动联系他,说自己就是你要找的人。李冲很无奈,即便何璐的样子不能记得完全,但她的声音绝对不会忘记。
那晚何璐带着醉意的声音让李冲一想起就浑身酥麻麻的,也是在她喊着“我要你”之后,他就燃起了隐藏在心的男儿本色,当即跟事逼女友提了分手,只是跑出去追何璐的时候,出租车已经走远了。

城市落寞得像是一座迷宫,那些夜晚的霓虹和过往的车辆行人在他眼里都是找到何璐的阻碍。李冲失落地坐在出租上,司机问他去哪,他只说往人少的地方开,看心情决定目的地。一路上司机都把打车软件开着,各式各样的声音涌进来,我在哪里,要去哪里。
我在这里,要找到你。
出租车一个转弯,缓缓驶向北面的商业街,突然,一个女声从手机里窜了出来,“师傅你好,我在北街,去乐成公寓。”
李冲一个激灵,上前抓住司机的脖子吼破了音,“师傅!去北街!去接这个女人!”

何璐拉低了帽檐,蹑手蹑脚走在人群里,三分钟前发出的打车信息还没有司机接单,她叹了口气刚想取消,突然就被接单了。打来电话的是一个心急如焚的年轻男子,一接通就像记者一样问道,你在哪?你是不是要去乐成公寓?千万别动我马上就来,好像还跟别人说了句“师傅你快点!”这司机也太饥渴了吧,何璐摸不着头脑,以为是恶作剧没有多想就直接取消了订单,她把手机放回包里,正准备走,一辆出租车打了个漂移停在她面前。
何璐盯了一下车牌,就是刚刚叫的那辆没错,嘀咕着还真是遇到奇葩司机了,看这个点也不好打车,于是开了副驾车门,毫无防备地坐了上去。

上车后,何璐看了看时间,付小天应该收拾完了,想想一会儿将面对一个人的家,难免有些怅然和感伤,她把头靠在椅背上,想睡一会儿。
突然,李冲从后座伸出半个头,傻愣愣地问候了句,“你好。”
出租车传来一阵气沉丹田的尖叫。
“司机停车,我要下车!”何璐抓着门把手,鬼片都没这么刺激的。
“不许停!”李冲整个身子挪过来直接把司机和何璐隔开,然后朝何璐一抹笑,“我是李冲,那晚海底捞,你帮我说话那个。”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乐成公寓,还有这声音,就是你了,我找你可久了。”
“你是小蝌蚪吗!哪里生的哪里玩去!司机停车,听不懂人话吗!”何璐觉得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了。
“我说你们小两口别闹了,老子在开车!”司机终于忍不住怒了,“载了一个奇葩不够,现在凑一对!”

后来他们纠缠了多久,何璐已经不想理会了,她几乎是快要跑到门卫保安那里喊非礼,才把李冲挡在了公寓外面。回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身心俱疲,晃了一圈,家里收拾得很干净,付小天果真什么都没留下,他的那把钥匙安静地放在桌上,像个被抛弃的孩子。何璐换上家居服,行尸走肉一般在客厅晃悠,想不起要干什么索性窝在沙发上看剧,昔日她跟付小天在这个沙发上的情景又浮现出来,那时的她头发还没那么长,一边敷着面膜一边让付小天给她剪指甲,小女人的夜晚好不惬意。她越想头越痛,索性闭上眼。
半夜从沙发上惊醒,何璐觉得饿,去厨房找吃的,打开冰箱的时候,看见一排付小天以前买的保健品,上面留着张便签,写着:这些就不带了,记得按时吃。何璐看完就蹲在地上哭了,脑里缺氧,全世界都是付小天的样子。
付小天我问你,自尊心这种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难道我们曾经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别人的故事?你要独立我给你,你要自尊心我也给你,只是求你别在这个时候离开我,我的那些被你迁就而来的坏脾气,都是属于你的,没有人会再要我了。没有人会再爱我了。

自从找到了何璐,李冲就开启了疯狂求爱模式。以往那个在女生面前胆小如鼠的富少,如今被何璐几句话就治愈成了超级赛亚人,所谓男孩到男人的转变也不过是一夜之间的事。他每天早上会开车去接何璐,尽管对方从没上过车;会隔三差五地送花到她公司,但一定会被她丢掉。初级战术以失败告终,李冲就来高级段位,他知道何璐的最大软肋就是被同事知道她就是那个海底捞女孩,于是特意在他们公司楼下等她,还穿得人模狗样地靠在自己的玛莎拉蒂前,让围观群众认出他是谁,然后再蹦蹦跳跳地迎接走出来的何璐。
何璐起初还能靠口罩和衣服伪装或者死守公司不出门这样的招数躲过他,后来这货竟然大摇大摆上他们公司抓人,还能一眼就拆穿故意穿成大妈的何璐,叫嚣着就算她化成灰也认识。
何璐没办法,最终还是上了他的车。
车上,李冲一直在讲一些自己无关痛痒的过去,小时候多么内向,因为样子清秀像女生如何被欺负的,初恋是怎样的,以及抱怨他那个逼死人的前女友。
何璐翻着白眼,终于忍不住了喊对方停车,义正词严地说,“你的过去怎样我不想知道,你的未来如何我也不想参与。你难道一点都没看出来我不想理你吗,你还犯着贱地把脸贴过来。干吗,我屁股上装着一整个南极你感觉不到冷啊。都跟你说了那晚是误会,误会,你不用把我说过什么话上升到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你发的那微博也把我三观都毁了,咱们扯平了!至于今天我能坐在你车上,就当是给你补补智商的,甭找了,姐姐我大方。”
听完这席话,李冲没生气反倒噗嗤一声笑,他说,“这点你跟我前女友挺像的。”
“不止这点像,哪哪都像!”何璐伸出手开始扳指头,“你说她爱钱,我也爱,你说她不给你自由,我也提倡不给男朋友自由啊,你说她没有女人的样子,我除了外表像个女人内心比爷们儿还糙,你说她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我除了我自己爽从没在乎过别人,你说她夺走了你身为男人的自尊心,妈的我也是这样的人啊……我男朋友也是因为这样才跟我分手的你知不知道,我不管那晚我喝了酒跟你说了什么神经话,我只知道,这就是我,他妈的我就是这么讨人厌!”
何璐自己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嚎啕大哭那种,以前她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可是真的开始数落自己的时候,才觉得一双手根本数不完。李冲见状,犹豫地挪了挪身子,电影里每到这个时候,女主角都会倒在男人的怀里,然后成就一对神仙眷侣。可当他把胸挺起来的时候,何璐哭得梨花带雨一记闷拳直接砸在他胃上,然后一记右勾拳落在他左脸。
李冲被狠狠揍了一顿。

后来,何璐给大厦的工作人员说李冲是个变态,调了几次记录,还真看到他鬼鬼祟祟进大厦的监控,于是只要他一出现,就会被保安赶走。即便下班再也接不了何璐,但他的情人玫瑰还是照常送去何璐的办公室,不止这样,她的一切社交媒体全部都充斥着李冲的身影,他究竟是有多闲才会在她微博下面每天不停写留言啊,还好微博话题更新频率快,海底捞事件很快也被网友淡忘了。如此死缠滥打的追求方式并没有让何璐对李冲萌生半点好感,仍然恨不得他立刻从这个地球上消失。

临近年终,公司接到一个大客户,老板直接给何璐批了一笔她从业以来最大的预算和奖金,于是她就正式从失恋的阴霾里转换到工作上,跟同事开了无数次头脑风暴会议,然后整晚整晚地熬夜看国外广告节的获奖作品,那段时间真的算是她人生的巅峰了,没去逛街,香水也不喷了,因为经常忘记卸妆索性涂个防晒就出门了。若家里之前像乱葬岗,那现在就像被原子弹轰过,满墙满地的设计稿和方案。这段时间的何璐,似乎把对付小天的怨恨全部发泄到这项案子里了,她要拿到客户最满意的认同以及最丰厚的奖金,来证明她不需要臭男人,一个人真的可以。
但是交项目企划书那天,她的世界又崩盘了。
原来这个客户,是李冲的爸爸,不用说,是李冲执意牵的线。何璐觉得自己被耍了,撇下正在开会的人直接跑出了会议室,当时李冲也在场,也跟着冲了出去。
他在走廊拉住何璐,解释道,“我知道你失恋不好受,才想办法让你换个心情。你看你这段时间都在忙工作,成绩这么好,不是没有那么难过了吗。”
“你是我的谁啊,我失恋好不好受碍着你了吗,你体会过明明是男友出轨,最后觉得是自己最差劲的心情吗,如果没有,那就把你那份同情心揣牢了送给灾区,送给你自己。”
“我不是谁,我就是喜欢你,想让你开心。”
何璐觉得这简直是史上最好笑的逻辑,她此刻好想在中国法律上多定一条,所有单恋者都该去死,从自己种下误会,到莫名其妙被追求,然后是好不容易想让工作把情伤埋掉结果都扑了空,一切都不顺利,一切都是因为李冲。她觉得好累,本来想说更多狠话,但到了嘴边,只冒出最丧气的一句,“好啊,既然你这么有能耐,那就用你的钱表示有多喜欢我。”

从此以后,何璐每天下班都带着李冲这个活体信用卡刷遍各大名品店,疯狂清空淘宝购物车,以及让李冲当他新一任的剥虾专业户及洗脚师傅,并且从不对他说谢谢。只是,这个当时被这样的女人吓跑的男人,竟然对何璐的一言一行完全免疫,每天笑脸盈盈地满足她任何要求。
很多女人有种通病,叫不炫耀会死症,一句话总结就是“我要告诉全世界我活得很好,老娘就是Queen”,对千面教主何璐更是如此。因为破罐子破摔大方接受了李冲的金钱攻势,而让所有同事和路人都以为他们在一起,男朋友长得秀气又多金,关键是还肯给她花钱,异常羡慕。这原本是一场啼笑皆非的误会,到后来让何璐在这份虚荣里忘了自己是谁,她每天在微博朋友圈上炫耀,在生活里更加横行霸道,没有向任何人否认,她只是想用李冲最讨厌的方式让他自己收手,反而让他们之间多了更多亲密的互动。

故事的高潮是圣诞节期间,何璐他们公司集体去兰卡威旅游,在吉隆坡转机的时候,大老板说今年利润与去年同比高了30%,最大的军功章颁给何璐他们这次房地产的项目,放话说这趟海岛之行,住最好的酒店,吃最好的洋餐,所有食宿开支不设上限。
从兰卡威机场出来,冬天转换夏天,摆脱一身厚重大衣,何璐他们一行人就疯了,这才是海岛的意义。他们的酒店在兰卡威最美的真浪海滩边上,每个人都是豪华套房,何璐躺在两米多宽的大床上,看着落地窗外绵延无尽的海,觉得这半年多承受的好与坏似乎也都值得了。
哦忘记说,这次圣诞假期,李冲也来了。他自掏腰包住在何璐对面,每天谨慎地盯着对方一言一行,像个太监一样驮着自己的主子去海边晒成狗。
同事们似乎都被李冲收买了,约好集体出海的时候,一群人都顾着自拍,拍着拍着人就不见了,最后只剩何璐和李冲两个游客在帆船上。
海上有个项目叫海水按摩,船边挂一个网兜,人躺上去冲浪,李冲知道何璐怕水,故意把她推到网兜里,然后跳下去享受她一边尖叫然后一边抱住自己的快感。上了小岛的热带雨林,就各种拿死蝙蝠毛毛虫吓她,当然返回码头的时候,他脸上和身上一定会留下何璐的手掌和拳印。
这女人不去当特警真是可惜了。
晚上的海滩BBQ,每个人带着麋鹿角,一片圣诞气氛,何璐准备把白天受的惊吓一顿吃回来。当晚所有食物分散在四个亭子里,左右都可排队自取,何璐吃过第八只烤大虾后,决定再来俩凑个整,于是优雅地晃到队伍里,看见餐盘里仅剩的最后一只,刚想夹,就被旁边的人夹走了。
抬头一看,竟然是付小天。
他的那个整容女友也同时看见了他们。这简直比偶像剧还要再狗血几个立方啊。
何璐装做陌生人回到座位,李冲见她端了个空盘子回来魂不守舍的,刚想问,就被一群点着火把跑进来的当地表演者打断了,一个皮肤黝黑的胖子扮成圣诞老人在台上说了些蹩脚的英文,然后更多的乐器掺合进来,那群人开始喷火和跳舞。
在游客们情绪都被点燃的时候,那个胖子好像说了句,“Don’t be shy”,然后那些表演者来每席餐桌上拉人了。非常幸运的,何璐被选中了,隔了三四张桌子的付小天也被选中了,非常不幸的,他们俩被组成了一对。
胖子让所有人两两一对听节奏向前顶胯和向后撅屁股,本来前面两对还好,可等到何璐和付小天,胖子鬼使神差地连续叫了好几个向前的口令,只见他们俩越靠越近,下面观众的欢呼声也随之越叫越大,场面好不尴尬。
这时候,那个整容女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想把付小天拉下去,胖子“NoNoNo”地阻拦,台下的游客也起哄,整容女急了,大吼一句标准的东北Chinglish,“He is my boyfriend,要跳也是with me!”说着抱住付小天就是一顿亲啊揉的,骚劲一秒钟释放,停都停不下来。
何璐当场傻眼了,平时最得力的那张嘴今天完全派不上用场,李冲本来不知道付小天就是何璐前男友的,但听到桌上她的同事议论,也就恍然大悟,冲到何璐跟前,丢下他毕生的羞耻心,脱掉T恤,把一旁表演者的草裙借来穿上,牵起何璐就是一段华丽丽的冲式舞步——乱跳。他不仅把眉毛已经挤成一团的何璐搬上搬下外加绕圈,还故意用屁股把付小天和整容女挤出观众视线,整容女看不过去,一边往两人身边挤一边问,“你谁啊”,李冲一个转身,“何璐的银行司机兼保镖,行动人行立牌,抗压人肉沙包,三字简称,男朋友”,然后两手合拢作揖说,“东北滨崎步,幸会幸会”。这一外号,把整容女直接逼急了,她把表演者的火把抢了过来,拉着付小天钻到何璐和李冲中间,把小天当钢管一样扒着来回转,马戏团都没那么精彩。
最后是李冲情绪到了高点,直接亲上了何璐的嘴巴。付小天见状,一拳朝李冲脸上抡过去,这段精彩表演,才彻底结束。
音乐和台下的游客都安静了,胖子也识趣地抱着吉他下了台,招呼多余的表演者散开。
“不爽了?我亲何璐你不爽了?”李冲拎起付小天的衣领质问道,“那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会成为别的女人?”
“李冲你闭嘴。”何璐皱着眉,觉得丢人。
“你跟她在一起那么久到底有没有真的了解过她?”李冲更激动了,“她不是霸道,只是有主见,她不是强势,只是给自己安全感,她不是神勇铁金刚,那点脾气只是用来掩饰她心底的脆弱罢了,如果你懂她,就该让她去决定她能决定的,放弃她可以放弃的,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不要让她失望,在她脆弱的时候扶她一把,在她每次说她很好的时候就别真的离开了,就该知道她能一直欺负你霸占你所有的时间,是因为她爱你!”
“我让你闭嘴!”何璐扇了李冲一耳光,“你心灵鸡汤看多了会说那么多排比句就是懂我了?你不过是一张我拿着都嫌重的信用卡!我谢谢你这么会夸我,但你真夸错人了,没那么多只是而是,我就是那样的人。那句话你听好了,李冲,你女朋友不要你,我更不会要,就算你死了,我都不会为你哭一下,你还在这逞什么英雄啊!”
时间在此刻好像停顿了几秒,空气稀薄得像是只能依稀听见远处的退潮声,沙滩上的圣诞树孤单地亮着彩灯。何璐捂着嘴,眼睛像被木炭熏过一般红,她看着李冲光着上身穿着草裙跑走的画面觉得特别好笑,不是笑他们这一场相遇有多么喜剧,而是笑她自己,这么多年过去,原来最懂她的竟然不是自己。
她终于知道,有人不光能忍受她身上的刺,还能拔掉这些刺,有人能为她昂首挺胸而鼓掌,也能在她脆弱低下头的时候,帮她接住掉落的皇冠。
而这个人,最后也没能留下。

接下来的几天,李冲就消失了。
何璐不敢去找他,也全然失去了旅行的心情。回国后,遇上寒潮,何璐睡了个昏天黑地,十二个小时后醒来,她无力地滑开手机,显示无服务,怪不得没一个电话吵她,当她用WIFI打开微博时,才看见飞机最新失事的消息,她看着航班号有些头晕,便下床喝了杯水。从客厅一路回卧室,从桌上的花瓶、摆件、冰箱贴,到鞋子、包包,床头的公仔,全部都是李冲送的,不知不觉,这张信用卡已经完全霸占了她的生活。
她收拾好心情,然后又刷新微博,关于那架失事飞机的讨论接踵而至。昨天,她刚从这架飞机上下来,而且她清楚记得,李冲说跟她的航班号一样,只是晚了一天。
她骂了句脏话,咬着已经发青的嘴唇,泪如雨下,是谁说,不会为他流泪呢。
何璐颤颤巍巍地点开李冲的微博主页,看见他一天前发了一条微博。
我的女王,自从爱上你,我变得好霸道,自从爱上你,我收藏了好多笑话,自从爱上你,我看见像你的姑娘都想亲一下[哈哈],自从爱上你,我无所不能,自从爱上你,我也爱上现在的我了。我只是来谢谢你,不要想太多,好好照顾自己,不行就我来照顾你。

何璐倒在床上,把手机甩在一边,她突然想起那晚在海底捞的情景,她记得自己醉醺醺地坐在出租上,好像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她转过身看见李冲大老远边跑边吼,“姑娘,我叫李冲,谢谢你!!我一定会找到你!!”
白痴!何璐张着嘴,眼泪从眼角落在耳朵上,好痒。她觉得一辈子所能发生最大的悲剧应该就是现在了吧,是跟付小天分手的十倍,哦不,二十倍,三十倍。她的悲剧,都是自己作出来的,在拥有的时候轻易虚掷,失去后再自扇耳光,秉承着那一套“本该是如此”“我脾气就是这样”的圣母教条,向所有人证明失恋的人最伟大,既想让别人包容,又忍不住把向她走来的人推开一次又一次。

暮色四合,何璐的眼泪一直没停。
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再一次鼓起勇气看手机。
刷过几条最新失事飞机的消息,看见几个段子手集体转发了一条一个小时前发布的微博。
卧槽我女朋友是那班飞机,但是值机柜台上没她乘机信息啊,手机也打不通,求各位能联系上她的亲朋友好友速速通知我,电话185XXXXXXXX,转发送楼送车啊!女朋友照片如图!
配图还是她那张在海底捞戴墨镜露肚子的照片。

李冲说,那晚他跑走之后,出海去另一个小岛独醉了三天。他一直记错了时间,7号回国记成了8号,所以根本没上那架飞机,但以为何璐在上面。
那段时间,关于飞机失事的消息不绝于耳,穿着家居服的何璐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播报,又有新的国家主动参与搜索失事飞机黑匣子的下落。她记得那天与李冲重逢的情景,两人相拥而泣,像是失而复得的情侣,在一起好久的家人。
何璐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只手,正被李冲牵着。
要有多幸运,两个人才能健康无事地执手偕老。平行时空里,飞机上的人都回了家,自此谁都别忘了,能拥抱到身边的人才是最奢侈的事。

一百个人,有一百个对爱情的态度。我们谁都会受伤,也都会在爱里成熟,不依赖天长地久的承诺,不抱有唯我独尊的自负,在一百次冲动之前,看看自己在这段感情里的收获,别轻易觉得爱可弃,心可医,一个人能行。最好能记着,别人给你的爱,都是无辜的。

随手转发正能量。
圣诞快乐。

张皓宸
12月 13,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有些人就是为了找你,才去你们相遇的地方

    单身的人总说一个人挺好,没有嫉妒也没有失望,但每当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时却没人在乎,发个烧去医院吊点滴得靠自己挂号,在机场上个厕所还要拎着行李箱去时,就有那么一瞬间不...

    张皓宸 阅读 380
  • 喜欢你是一场漫长的失恋

    Z,事到如今,你一定会感激在这不长的生命中可以遇见一个闪闪发光的人是多好的事吧。就算你们没有在一起,也至少把他当过信仰一般遥远地爱过,这青春就无悔了吧。 Z,你常说,自己...

    张皓宸 阅读 277
  • 他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却是你喜欢的那个人

    这个世界上的寂寞单身男女,大多分为两种,一种是自己长得丑,还嫌别人长得丑,一种是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必须得跟你标准相符。总之,爱情这大浪淘沙,让该恋爱的都爱上了,爱不...

    张皓宸 阅读 327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