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打墙

鬼打墙

6月 18, 2019 阅读 566 字数 1022 评论 0 喜欢 0
鬼打墙 by 井上雅彦

“胡扯,真是胡扯。我绝不相信。”

“哟,说得那么疾言厉色的,这正表示你是相信的。说真的,你其实也害怕了吧。”

“我和你不同,不是亲眼看到,就绝不相信。你会为这样的事害怕紧张,这倒叫我羡慕。你似乎还以害怕紧张为乐事呢。”

“哟,你怎么会这样想。”

“听着怕人的故事而发抖——你在这样子的时候最有魅力。我就爱看你那样子,所以才特地在半夜里跟着你来。……嗯,真邪门。”

“怎么了?”

“现在说的这句话,刚刚好像才说过。”

“不记得啊。不过,你真不相信地方上的人说的这些传说吗?”

“当然。这地方古时候是个刑场,这样的地方总不免有迷信的附会,十之八九总是杜撰的。”

“那也不尽然。这一带最近才有过这样的事呢。一个年轻的警察外出做例行巡逻,却好久好久都不回来,大家不禁为他担心起来,于是找寻到祠堂附近去,却看到他老在同一个地方绕着圈子走。后来一查,发现他是绕着半径约莫二十米的地方打转,还一本正经地在巡逻着呢。”

“他自己难道不知道?”

“他自己虽然也急着想回去,可是再怎么走,总是走回原先的地方去。如果不是有人找了来,他还会一直在那儿走下去呢。这一定是狐狸作弄的无疑了。”

“什么?狐狸作弄人啊。”

“古时候的文献就有类似的记载啊。过路的商旅给狐狸作弄了,一边的腿就短了那么几寸,因此,自己虽以为是在一直向前走,结果却是在绕着圈子打转。”

“哈哈,那倒像是圆规了。你真相信这样的事?”

“奇怪的事情还有呢。这附近的小学分校里也出现过狐狸童子。”

“什么?什么是狐狸童子?”

“这分校因为学生不多,所以都要在朝会时点名。”

“这又怎么了?”

“学生的人数多出了一个。”

“不算数的混在里边。”

“这不算数的一个就是狐狸童子了。奇怪的事,还多着……”这种故事好无聊。”

“譬如说,半夜里只男女两人在那儿谈心,四下也没什么人,可是不知怎的,谈着谈着,似乎另外有人加入谈话,可是两个人却都浑然不觉。”

“真叫人毛骨悚然。”

“而且也不知什么时候起,两个人的魂魄都给调了包了……”

“于是就说那是狐狸或狐狸童子在作弄人了。胡扯,真是胡扯。我绝不相信的。”

“哈,说得那么疾言厉色的,这正表示你是相信的。说真的,你其实也害怕了吧。”

“我和你不同,不是亲眼看到,就绝不相信。你会为这样的事害怕紧张,这倒叫我羡慕。你似乎还以害怕紧张为乐事呢。”

“哈,你怎么会这样想。”

“听着怕人的故事而发抖——你在这样子的时候最有魅力。我就爱看你那样子,所以才特地在半夜里……哟,好奇怪。现在说的这句话,刚刚好像才说过呢……。”

井上雅彦
6月 18,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冬天的萝卜

    前两天和朋友谈到窖冬菜的事,不由得想起了前年冬天的萝卜。 前年入冬前,我继父突然来到我家里(他和我妈一个在县上一个在乡下,平时分开生活的),扛着一大袋子萝卜。他说:“...

    李娟 阅读 34
  • 非血之爱

    爱有无数种分类,我以为最简单的是以血为界。 一种是血缘之爱,比如母亲之爱亲子扩展至子孙爱姥姥、姥爷、爷爷、奶奶,亲属爱表兄、表弟、堂姐、堂妹……甚至爱先人爱祖宗,都属于...

    毕淑敏 阅读 70
  • 思念

    小学二年级的孩子好像很喜欢邻座那个长头发的女孩,常常提起她。每次一讲到她的种种琐事时,你都可以看到他眼睛发亮,开心到藏不住笑容的样子。 他的爸妈都不忍说破,因为他们知...

    吴念真 阅读 76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