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童话

黑童话

等他完全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一直在奔跑。

4月 30, 2021 阅读 843 字数 1661 评论 0 喜欢 0
黑童话 by  马一木

001爱情
男人说:“人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000049。所以你不爱我,我不怪你。”
由于涉及数学,女人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002萤火虫
夏街街口榕树下聊天的老头,每天晚上都会提及多年前那只东渡的萤火虫。
同治年间,这个萤火虫出生在普通的家庭,看起来也无异样,飞翔时偶尔会出现电频不稳定的情况。
光绪年间,他越变越大。一到夏夜,人们都会看到他在稻田上飞来飞去,明明灭灭。老人们忙着制止那几个正准备拿起弹弓的顽童。
他最终定型为一个拳头的大小,没再长大,但心里是越发孤独。相熟的萤火虫相继死去。
他决定去太平洋那头看看。经过多日的飞翔,他到了美国。被一个蓬头粗服的中年男子抓获。这人叫爱迪生。
他把他制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电灯泡。

003鱼
玄鸟至和霎时施住在夏街靠河的公寓的7层半,已有三年。
他们每天抠脚丫,听7楼的夫妻吵架,听8楼的夫妻吵架,帮对方抠脚丫,模仿7楼和8楼的夫妻吵架。讲过去的事。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掏耳朵的鱼,隔天跳进一个人的耳朵里跳舞。他们很享受这点。
有一天清晨,他们看了看脚,干净得再没有余地了。叹了口气。决定干点别的。
玄鸟至带着鱼钻进了8楼的女人肚子里。霎时施钻进7楼的女人肚子里。9个多月后,他们同时出生了。
长达三年,7楼和8楼都在为孩子不会说话而苦恼。直到有一天,两家人在电梯里遇见了。霎时施对玄鸟至说,“该我用鱼了。”

004夜行军
卫兵霎时施站门口,不动。月亮把黑衣大食的皇宫照得像把不锈钢勺子。
入冬了,看不到一个喘气的活物。霎时施也没有证据表明自己还活着。铠甲太厚,他已经很久没察觉出心跳。
皇宫西侧2楼,公主开了窗。按理说,800米外听到开窗的声音,就像两只蚊子的呢喃。但霎时施觉得有一道黑色闪电把耳膜洞穿了,脑浆发烫。
他看到了公主,第一次看到公主。长发黑裙。月色本来已投向别处,这时也跑回来投向那扇窗户。把公主勾勒得半透明。
800米外,霎时施清楚地看见公主的每一个移动:伸出手,象牙般的肩胛骨在颤,恰当的胸脯自转着。某种臆想出来的气味经过银河迅速地到达他的鼻翼。
他深吸一口气。心跳开始撞击着铠甲。

之后的7天不表。第8天,等公主再次开窗,发现窗外悬挂着一个人。
公主并不惊讶。问,“你是谁?”
他说,“霎时施。你的卫兵。”
“为什么来?”
他从怀里取出一件孔雀羽毛和抹香鲸的抹香混纺而成的披巾,又小心取出用雨水串成的项链,不抬头,递了过去。说,“我想娶你。”
公主收下东西,没话找话,问“你是谁?”
“霎时施。你的卫兵。”
长达10秒的沉默。
公主说,“这样,冬天就要来了。你如果连续40天,每天24小时站在皇宫口。只穿一件单衣。我就考虑嫁给你。我喜欢岩石一般的男人。”
这对霎时施并不是难事。回到皇宫门口。脱了铠甲。放下刀。他把脱缰的心跳调整为零震动。把公主的浅笑、肩胛骨等物事锁进大脑深处,设置了密码。
站。站。站。站。
一天。两天。三天。
他觉得自己变空了。像一个不存在的人。躯体的各个组成部分也不属于自己。他微微地看见白色的碎片从天而降,一天大似一天,但并不知道那是雪。
有几次,冬天觅食的老鹰飞了下来,把他当成了一棵小树,停在他的脑袋上,喘息了一阵。
倒计时的声音倒是从不停歇地响,他能感觉到,秒表一样。嘀嗒嘀嗒嘀嗒。数字从大变小。逼近一个点。
有一个晚上,上弦月卡在远处那棵树上。他动了动自己的脚趾。手指。确认了呼吸的方式。醒了过来。心跳得比40天前还凶,“到时候了。”他想。
公主房间灯还亮着。他逼近。开始时步伐比较慢,加速度逐渐变大,抵达窗下前,他已经有了雪豹的速度。
他仰头看着,双手嵌在石头和石头之间的缝隙。
“该往上爬吗?”
他迅速在正反两极跳动。他嗅到了童年时,妈妈洗完澡哼着歌,身上飘渺的皂角味;一会儿又回到多年前那个僵硬的身体,目送父亲坐在矮种马上,头也不回地离开。
“如果被拒绝了怎么办?”他想。表情很皱。
想着想着,他的手已经离开墙壁。人已转身。窗户越来越远。一直站岗的那个坑也离远了。
慢慢地,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脱离了黑衣大食国那片灰色国土。像树木离开飞鸟。
等他完全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一直在奔跑。

马一木
4月 30,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陌生人的糖果

    按照八字先生的说法,我在六岁那年起运,从此开始十年一轮的大运。老人说,起运之前的命是轻飘飘的,很容易夭折。起运以后,人生才算真正开始,就好比树木牢牢地扎根于泥土。我倒...

    张悦然 阅读 829
  • 慢看

    好友从贵州考察回来,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这一幕:他看见数十农人耕种,另外有数十农人蹲在田埂上看这数十人耕种,从日出,到日落,日复一日。学者受不了了──难道一批人工作,需...

    龙应台 阅读 462
  • 兔子脖子的曲线

    于是你摘下了那摇摆着的花茎, 拿在你细心的手上, 带着缓慢的微笑, 把这朵被你毁掉了的小花插在你的纽孔上。 ——屠格涅夫《小花》 1 大致说来,世界上的熊,按颜色...

    琚峰 阅读 232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