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 2020 阅读 307 字数 1811 评论 0 喜欢 0
鼻 by  周耀辉

(《一个身体》系列)
鼻,可能是脸上最不会老的器官。
脸上左右的眼尾皮都垂下来了,牵着爪一般的皱纹,嘴角也一样,垂下来了,牵着皱纹。一张脸,像一张纸给搓作一团之后再摊开来,偏偏坐在脸中央的鼻,挺挺直直,总是年轻的。
我出现这个想法,是我开始在医院做社会服务的时候。老人病房。
我的服务说简单不简单,说复杂也不算复杂,逗一群年老病人开心,做小丑。
一个星期两个下午,我必须按着法官判的刑罚来到老人病房,衣服倒不用换了,只要把一个红色的海绵球套在鼻上,我就成了另一个人,我就成了小丑。
一个大大的圆圆的红鼻子,是小丑的定义。
一百块,五百个,训练班的人告诉我的,他们给我五个。换一张逗人开心的脸,原来不贵。
躲在红鼻子之后,我一边依着两天训练班的教导,与老人嬉戏,一边可以肆无忌惮的看着她们的脸,和鼻。
直到她出现。
那个下午,阳光好灿烂,其他老人大概都有亲人带他们散步去,只有她,刚好斜斜地坐在病床上,一张侧面清楚地勾画在光之上,分明是个剪影了,尤其特出的是她的鼻。
我想起那说谎的小木偶。
至于后来我有机会认真地看了一下她瘦小的身体,证实了她的鼻果然是她身体延伸出来最厉害的部位。不过,那是后话。
当时,她听到我以小丑极其夸张的姿态踏进病房,马上把自己从沉思之中猛然扯回棉被之下。被,几乎盖到鼻上了。
但,我已经看到她的脸。好年轻啊,为什么躺在老人病房?
我以小丑极其夸张的语气问她。
轻轻的,轻轻的,她把整张脸从棉被暴露出来,再把手伸出来,摸一摸我的红鼻子,笑了,更像那说谎的小木偶,说:你是小丑,来听丑事,对吗?我就不怕老实告诉你,我做了四次整容手术,可是最后一次隆鼻之后,不知如何,闻不到味道。
你是小丑,她说,当然不怕丑陋,其实,我也不特别渴望漂亮,可,做女的,不漂亮不行啊,我的丈夫,一起都三四十年了,突然不要我了,跑去跟一个年轻女生谈恋爱。
我改变不了他的心,起码也改变了自己的样子。
你呢,小丑,你也好年轻啊,干吗来这老人病房?
我记起法官宣读判词的时候,叫我好好和老人相处,多点明白她们,多点想像她们年轻的模样,多点同情,不要再伤害她们。
我怎样伤害她们?也没什么呐,小石块,掷向她们,我讨厌她们年老的脸,我讨厌那些皱纹,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讨厌,我怕我有天跟她们一样,所以我拿石块掷向她们。
但因为我还没成年,法官判我做社会服务半年,在老人病房当小丑。记着,想象她们年轻的模样。
终于,我看到一群没有老去的鼻,和一个失去嗅觉的鼻。
我看着面前的——该怎样称呼她呢?看不到的,叫瞎子,说不出的,叫哑巴,听不到的,叫聋人,但,闻不到的?我看着面前的她,想不到别的,问:隆鼻,会失去嗅觉吗?
他们还找不到我失去嗅觉的原因,她说,隆鼻,应该没有这样的后遗症,还在检查。忽然,她想起了什么,说:你不会拿石块掷向我吧?
来,我们离开这里。
我随手把附近放着的一个口罩交给她,可能是我觉得她也该有些遮掩吧。我有红鼻子,她有白口罩。我看着她把口罩架在很挺直的鼻上,多像包裹着阳具的内裤。
离开医院,我们没有遇上阻拦,倒是路上,很多人望着这双奇怪的男女。我知道有人拿起手机拍我们。
我不管了,反正,我是小丑,逗人开心是我的本分啊。而且,有红鼻子,他们也认不出我。
我们越接近我要去的森林,路人越少,到了森林的中央,只剩下我们。你要找什么?她问我。
我说,一种红色的菌,我小时候在这个森林里碰过,那种气味,像是肉腐,也像是花香,很浓很浓,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也许,可以医好你的病。
她让我带着跑来跑去,开始喘气了。我忘了她的年纪。
看,这里。我终于在一棵老树下找到它们,红红的圆圆的,跟我的鼻一样。快,闻闻看。她把口罩从右边的耳朵脱下来,半垂着,然后俯着身体,鼻,慢慢的,慢慢的,几乎碰到红菌了。
我什么都闻不到,她说。
然后,她把身体恢复挺直,像她的鼻。然后,她对着我, 说:我好像闻到你的汗味。
在林中跑来跑去,原来我已经流下很多汗。
你,恢复嗅觉了吗?我问。我不知道,我好像只闻到你的汗味,她说。
如果世界上我什么都闻不到,只闻到你的汗味,你可以答应我,从此以后,也为我流汗吗?
她是木偶,在说谎吗?
我是小丑,笑着,说,我以红菌为凭,答应你。
假如有人从远处看过来,看到两个人,一个长了红鼻子,一个半垂着白口罩,在林中,还有红菌,倒真有点童话的意味。
不过,我们的童话不象白雪公主那些,她们有魔镜有苹果,是看的是吃的。我们的,关乎鼻。
是啊,看的吃的,很骗人,闻的,才真实。
所以,因为,鼻,最不会老。

周耀辉
1月 2,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一个身体》系列) 软软的,绵绵的,黏黏的,上次我的指头有这样的感觉是什么时候了? 小高看着眼前的面粉,揉着揉着,不由自主就想起这个问题来。忘了,却记起血玛告诉他别看...

    周耀辉 阅读 326
  • 当时的月亮

    他约她见面,这次只有他一个人。前一晚他们聊天时不小心营造出来的不合时宜的亲密氛围让她有点懊悔,但更懊悔的是她发了自己写的小说给他看。她想起自己已经多久没再陷入这种无意...

    荞麦 阅读 313
  • 心墙

    小时候,我家四周是一片空旷的田野,我常站在田埂上对别的小朋友说:“田间的那栋房子就是我家,这块田则是我家的院子,你们随时都可以到我家来玩。” 七岁的时候,我搬进城市,院...

    刘墉 阅读 321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0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