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我们的年度最佳推荐

2019,我们的年度最佳推荐

既然是年度推荐,不如整点实在的。

9月 29, 2020 阅读 1073 字数 1514 评论 0 喜欢 0

本年度,我只推荐眼保健操

文 | 朱云翔

既然是年度推荐,不如整点实在的。

永远无法忘记本年初冬春交际,作为双眼5.0的火眼金睛携带者,在一次熬夜用眼后双目充血,灼痛,其态可怖。次日挂眼科问诊,医生取下拇指盖厚的眼镜,对我说:“冒得么斯感染,干眼症,你们这些年轻伢瞎搞,怪不得哪个。”

当时我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直到我检索到如下词条:“顽固的慢性疾病,多需长期治疗。”

接下来,症状不见好转,左眼仿佛塞进了一座火焰山,右眼同样干涩到难以视物,好在终于找到了发病根源:柔性屏蓝光过敏加过度用眼。

其后长达两个月,我基本告别了一切电子产品,终日与书为伴,黄金屋没见着,整个人倒是陷入轻度抑郁。我试过玻璃酸钠滴眼液、冷熏、热敷,眼球都被腌出药味,收效依然微弱。

直到我想起一项神秘的中国功夫:眼保健操。

不管您信不信,那之后,一切都在变好,时至今日,我不再需要每天定时拧开药水,把自己弄得泪眼朦胧。

我意识到,与年龄同步增长的不仅是阅历,还有眼镜度数。干眼症离我们很近,每一块显示屏都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移动互联网时代,无论从事何种工作,甚至无论是否工作,我都希望您照顾好您的视力。

没有比它们更忠实的朋友了。

贝雷帽的冬天

文 | 曲尚

我是贝雷帽的铁粉,基本上各种颜色和款式我都有,为了不同季节来搭配好看的衣服。

黑色属于百搭,对衣服颜色上没什么要求,与浅色系进行碰撞,也是一种穿搭方式。

我确实这样搭配过,去年冬天,我去见朋友时买了件淡紫色连衣裙,顺手拿起我刚入手的黑色贝雷帽,效果还可以,虽然跟我预期不一样,但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上周北京下雪,我跟室友外出散心,想着戴上最近新到手的贝雷帽出去见见雪景。

我打开衣柜,有仪式感地在一群帽子面前进行某种挑选,最终手指停留在那顶米白色的贝雷帽上,贝雷帽配上我的毛绒外套,显得很少女。室友喜欢焦糖色,正好配她那身焦糖色大衣。 

在不挑脸型的帽子界,贝雷帽想要往前靠一下。每个人戴上都是不同风格,我这种圆脸,两边用头发挡着就是显脸小,像室友那种鹅蛋脸,不过两个字:好看!

入手贝雷帽从未踩过雷,女孩子们相信我,值得入手!

尤其是冬天,戴上你就是人群中的焦点。

强烈推荐大家打手枪

文 | 梅头脑

推荐这个事,想着有一大堆,但细细琢磨都不太好写。

因为一旦不整个新鲜的东西,看起来都像打广告。

我思前想后,最后决定给你们推荐一下打手枪。

打92手枪。

因为步枪之类的我也就打过95,还只有10发,写不出啥东西来。92就不一样了,我打过将近300发,成绩也不错,还是能写一写。

打过枪才知道,同样是真枪,还有射击枪和训练枪之分。训练枪就是给你拿来训练的,很好理解,但是这种枪打不准,必须得经过校正,校正后的枪就是射击枪了。

射击的最主要困难在于:瞄准的时候,你会发现眼睛只能聚焦在准心或远处的目标物,二者择其一,根本不可能同时看清。电子游戏里边的千里之外机瞄杀人压根就是扯淡。面对这个困难,我们学习的解决办法就是聚焦准心,凭感觉找下八环(25米靶)。

之后便是准备屏息射击了——这一点倒是跟电子游戏一样。因为你的手不可能跟机器一样精准,一定会抖,所以你能做的就是在枪口的晃动中屏息,慢慢手指直线下压,感受到击发的临界点,预判手部的抖动,找准时机扣扳机。

印象最深的是,上课偶尔老师也会调皮,抓到玩手机的同学,会把他手机放在靶纸环外让他打。边上围上人确保他不往外放空枪,稍微抖一抖,手机就没了。

我之所以印象这么深,是因为觉得好玩拍照想发朋友圈。但是拍完照,我的手机也被放上去了。

之所以给你们推荐这个呢,主要是因为它小众,能吹一吹。

至于你们要是问我哪可以玩,这个……

年度推荐

文 | 张拉灯

关于年度推荐,我想了很久,终于得出答案——我的年度推荐就是这篇《年度推荐》。

张拉灯
9月 29,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十一月,买买买

    没有购物欲的人 文|张拉灯 其实我是个没有什么购物欲的人,不是装,是真的不觉得有那么多东西要买。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穷。 仔细回顾二十来年的人生,发现自己最狠得下心买的都...

    张拉灯 阅读 583
  • 秋天到了,可以借你外套穿吗?

    01丨现在是秋,应该保持温柔 张拉灯 十月,初秋,又换了新的室友。相逢离去如流水,我感到疲倦又新鲜,有气却无力。 这之前,我从没亲眼见过北京的秋。我来时正值冬季,一个只有...

    张拉灯 阅读 732
  • 无法退出的熬夜生活

    千万不要熬夜 文 | 张拉灯 “千万不要熬夜。” 凌晨四点半,我收到一条短信。号码不认识,莫名其妙,有点诡异。 “听到没,放下手机。” 突然又收到一条消息...

    张拉灯 阅读 783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