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神秘的一切

人是神秘的一切

人是冰封的深海,是火烧的葵花。

1月 22, 2024 阅读 221 字数 1609 评论 0 喜欢 0
人是神秘的一切 by  王晴

人坚强又脆弱,高兴了又沉默。

人聪明又愚蠢,热烈后又冷寂。

人是冰封的深海,是火烧的葵花。

孤独时沉入海底,盛放时粲然金黄。

人是神秘的一切,如若谁说能懂他,那一定是天下最大的胡话。

人类是唯一一种会给自己制造矛盾和冲突的生物,并且仰仗这一点活着。

[高兴]

有人说,你以为这愚蠢的世上真有什么是让人高兴的事吗?世上所有欢乐,都是苦中作乐而已。

我一度迷恋痛苦,认为人是不大需要高兴的,认为高兴是一件浅薄的事,并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进步。

痛苦才是营养,痛苦才能令人刻骨受教,见识世间,改头换面,并且坚不可摧。

可是如今,我要为鄙视高兴而致歉。

我曾经带着错误生活,那真是不可一世的自以为是。

高兴为人带来价值,产生效率。

高兴的时候,亲吻会甜,睡眠会香,看风景更美。连孤独都是享乐。

即便在深夜自我缠斗,也会莫名踌躇满志。

高兴是人生中最不可缺乏的事,除非你为一个死气沉沉的人生感到着迷。

[沉默]

这么些年,我一直以为自己有懂人的能力。

然而,世事如深渊,我终究还是被一些人事颠覆了想象。

事实证明,我那么费心地去探究人,有时却是让我更加糊涂了呀。

后来的追求,只想简之又简。

天气阴一天晴一天,蹚过阴晴圆缺,对愿望的要求变得简单,成真一个落空一个就好。像一块平衡木那样。

还是会忍不住假设美好,只是学会了忍住悲伤。

任何事物都有心碎和心醉的双重命运。

最终,幻想大不了做一只体察世界的鸟,抖动羽毛,悲歌欢唱,独自飞过所有的事物。像风一样不可捉摸。对所有的坚硬和柔软保持沉默。

跋涉过万里的行程,难过了就哭,开心了就笑。

让命运的归命运,自己的归自己。

最终都是一样的孤独,一样的裸足起舞。

你我皆是尘土。

[时光之蜜]

我无法赞同无趣的人生。

既定的路线,庸常的活法。遵循范例,枯燥有序。不包含奇迹,也不超越常规。

愚蠢之人,饱受其愚蠢所带来的疲惫之苦,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一个事物的两面是,无趣的人不大能体验到痛苦。

只有看见本质的人,才能看见痛苦。

对于痛苦,我有时会做些具体的想象。

想象它是个干瘪的蜂巢,黑暗,丑陋。作为人生不可回避的内核,占据在花园的中心,无法拆除也不可掩盖。

于是,就习惯了捕捉那些不期而遇的小美好。

花草的盛放。窗前的鸟鸣。诗歌和一个吻,手拉手的爱情。是这些微小稠密的小美好,填充着我们拖沓又急速的人生。

捕捉到它们,就等于往蜂巢里填充了时光之蜜,干瘪的蜂巢,才又得以饱满起来。

[清空]

一个聪明人讲,你要清空,才能尝到味道。说这话的,是一个咖啡品牌的创始人。

他说的是,品尝咖啡,要有一条不被任何味道感染的舌头。

那么品尝人生的味道,也需要一种全然的解放。

抵达智慧的方法不止一种,把弯路走直的人是聪明的。一旦费心思考,就会变得复杂。

人的所谓思考,无非是对多余能量的安放。

我曾对思考充满迷恋,可是负累怎么行呢?清空才能宽广。

用全部的热情去专注一件事,心无旁骛地只爱一个人。癫狂一点都没关系。

当你忘记了自己,你就拥有了自己。

纯粹是对感受最好的保全,专注是尊重生命最好的体验。

[冒险]

我准备持续进行冒险的人生。

无论作为生活者,还是写作者,我都愿意去体验人生的可能性。

跨山越海,经过落日荒风。

千疮百孔,体验爱与伤害。

游吟者,体验者,观察者。燃烧其中,从不隔岸观火。

在这个如火的世间,注视流经的繁华,忘记自己,就像忘记那个枝繁叶茂的你。

轻盈行路,学习体面,学习和解。

即便是个异数,走在一条行人稀疏的荒径,我都愿意心怀赤诚,为追求一切的真善美,而变得热切,毫不犹豫。

[人是神秘的一切]

时光的打磨,并没能使所有人都向生活俯首称臣。

生命是一连串的战争,自我也一样。

我们要实现生命的革新,必须学会隐忍。

隐忍自我的矛盾、怯懦、恐惧。

谨守七情六欲。接受一切的不可思议。

人坚强又脆弱,高兴了又沉默。

人聪明又愚蠢,热烈后又冷寂。

人是冰封的深海,是火烧的葵花。

孤独时沉入海底,盛放时粲然金黄。

人是神秘的一切,如若谁说能懂,那一定是天下最大的胡话。

王晴
1月 22, 20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背带短裤

    几年前一个夏天,我打算写本类似随笔系列的作品。那以前我从未动过写这类文章的念头。假如她不提起那件事——问我这样的事可否成为小说素材——我或许不会写这本书。在这个意义上,是...

    村上春树 阅读 979
  • 恋曲1980

    认识彭忠志时,我11岁,他大概是20岁,或许不止。 我们家住在北门三岔路,粮仓附近。那时农业税还没有取消,每年十月左右,农民们赶着马车,开着拖拉机来上粮,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丫头的徐先生 阅读 1486
  • 喝茶

    我不善品茶,不通茶经,更不懂什么茶道,从无两腋之下习习生风的经验。但是,数十年来,喝过不少茶,北平的双窨、天津的大叶、西湖的龙井、六安的瓜片、四川的沱茶、云南的普洱、...

    梁实秋 阅读 1420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