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年前夜

千禧年前夜

闺女,下楼,爹教你吹笛子咯。

8月 19, 2023 阅读 283 字数 4819 评论 0 喜欢 0
千禧年前夜 by

陈富国用了整整一大茶缸的开水浇笛子嘴儿,甩干水珠后,递给陈秋。

“好听着呢,等爹闲下来就教你。”

陈秋点点头,从那以后把这笛子当宝贝似的带在身上。

她老姨寒碜陈富国,挣不来个大钱连小钱都没有,这么大的姑娘还得从收破烂的手里淘换玩具。

陈富国听完不说话,小姨子和他死了的老婆,像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男人总在想,天上媳妇想对自己说的话,兴许都正借着妹妹的嘴巴说出来。

反倒是陈秋,和媳妇长得没一丁点儿像,原模原样继承了陈富国的浓眉大眼硬头发,一把抓的马尾顶别的姑娘三把的量,又黑又扎手。

今儿个老四过来,围着陈秋打转转。

“陈富国,你小子毬毛不是,闺女养得是真水灵。”

老四又名张林,是陈富国的债主之一。陈富国欠他的三千块钱拖了小半年,其实手头也有钱,但那是留给陈秋升学用的借读费,陈富国舍不得拿出来救急。便总寻思,当初拉他搞鹿场就是老四的主意,鹿场黄了后,老四全身而退,反倒让自己赔了个底儿掉。于情于理,该通融总得通融一下。

陈富国从老四叫到林子又叫到四哥,张林铁定了心油盐不进。炉盘子上烤的果干被他吃得干净,一边剔牙一边拿脚碾地下的果核。

“都缓半年了,我这算得上仁至义尽了啊。”

“再给上一个月,我下周二就上坝要账,要上了我家都不回就给你送去。”

“你坝上还有个屁账。”

老四站起来在屋子里不忙不慌地转悠。

“这家都被你卖干净了,还有个屁账,糊弄鬼呢?”

“真有,老账了,还是我跑大车时欠下的。”

“别整那有的没的,今儿不见钱我不走。”

陈富国一双大手在胸前搓了又搓,盘了一遍眼前的熟人,没一个还能再伸手拉自己一把的。

陈秋靠在里屋的床沿上,盯着自己一双白球鞋发呆,那耳朵却支棱着一刻也没闲着。

张林走到里屋外,拿脚拨拉着折叠门,刺啦刺啦的声音像有人拿把钝刀子在你脑子里磨。

“实在不行,你就像杜保英学吧。”

张林朝陈秋看了一眼。

“嫁个闺女,无债一身轻。”

“他狗屁,我陈富国就是卖血卖肉也卖不着自己闺女。”

“他当初和你一个德行,可真等人进去办事,扭头就出去喝大酒了。”张林掏了掏裤兜,给陈富国手里塞了五块钱。

“行了,打酒去吧。别装模作样了,都光了腚还要个屁脸。”

“你干啥?”

“我看你闺女就挺上眼,过了这村没这店,兴许等明天我还看不上她了。”说完,拔腿就要往里屋走。陈秋一声尖叫,跳起来关门都来不及。

门被张林拽着发出更嘶哑的刺啦声,和着陈秋的尖叫,惊飞了院里一众偷吃的麻雀。

一个月后,陈秋被老姨接回了家。老姨没孩子,陈富国被抓之后,老姨跪在姐姐的墓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起誓,要把陈秋当亲闺女养大。

陈秋打量自己的卧室,一看就知道是老姨精心布置过的。但自己都是要上高中的人了,老姨的布置幼稚又夸张。躺在床上,看着一团挽成绣球模样的蚊帐,陈秋想起那天漫在自己和陈富国脚下鲜红色的,黏糊糊的液体。

张林倒下的时候,连哼都没哼一声。

陈富国抽光了身上的烟后,哑着嗓子打电话报了警。被带走的时候,说想和闺女留句话。带他的人是个上了岁数的警察,看着陈秋披头散发一直跟在后面,摆摆手同意了。陈富国隔着三个还是四个的警察,朝陈秋喊了一句:

“别怕啊,等爹回来还要教你吹笛子。”

陈秋翻了个身,听见楼下有动静。该是老姨夫回来了。

老姨夫是王新乡的干部,陈富国早些年还算发达时,偶尔还会来往,再往后,陈秋就没怎么见过这位老姨夫。

想着,老姨推开了陈秋的房门。

“秋啊,你姨父回来了。”

陈秋赶紧翻身下床,躲在老姨后面和男人问了好。

“可算来了,你都不知道,你老姨日盼夜盼就等你来呢。”

“晚上想吃啥?”

“都行。”

“我去四姑娘那买点儿猪头肉,整个鱼罐头?”

“行呀,你看她瘦的。”

等老姨和老姨夫下了楼,陈秋松了口气。趴在窗户上往下看,先是老姨夫出了门,又接着老姨追出去,和他说了什么。之后只剩下老姨夫的时候,男人抬头看向自己的窗户,陈秋吓得蹲了下去,再起身的时候,院里已经没人了。

吃饭的时候,陈秋问起了陈富国。

“小孩子别问这些,你爹够不争气了,你可得好好的,不然我死了都没脸面去见你妈。”

老姨抠着半截玉米吃。她和男人一直要不上孩子,去年在六峰山上找了个老道,说前世她是屠夫,血孽深重,得终身食素才能求子得子。

所以老姨上桌只吃玉米,一颗一颗地吃,眼睛都不敢往别的菜上瞟。

陈秋被呛了之后,不再说话,硬着头皮吃下了碗里叠得高高的猪头肉。回屋后,给他爹写了封信:

爸,我搬到老姨家了,别挂念我。你记得给我写信,也别忘了要教我吹笛子的事儿……

写完,陈秋攥着下楼。老姨正在厨房盯着剩下的那几块猪头肉发呆。

“姨,你会去监狱看我爸不?”

“不是和你说了吗,还没到探监的时候呢。” 

“那你去的话,把这信儿捎给我爸吧。”

陈秋把叠得方方正正的信纸递了过去。

“姨,你不是说我得18了以后才能去监狱吗,那之前你去的时候和我说,我想写信给我爸。”

老姨没说话,拿指甲掐了一丁点瘦肉放在自己舌头上抿,然后立刻吐进了炉子里。

“姨,那我把信放这儿了,你记得收起来。去的那天和我说声。”

“搁这儿吧。”

陈秋不知道一年老姨能去看她爹几次,要是按月算的话,老姨已经三个月没动静了。陈秋不敢催她,怕催烦了丢了这个信使。

其实原来陈秋和老姨关系还算亲近,但没了爹娘后,陈秋和老姨反倒越来越生疏了。

半夜的时候,老姨和老姨夫又开始干仗,陈秋躲在屋里不出去,从门缝里听见两人对骂:

“我他妈才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娶了你,什么血孽深重,老子看你就是生就了的盐碱地。”

“那也比你强,你他妈连人都不是。”

老姨不会骂人,翻来覆去就这一句话。半刻钟后院门一摔,陈秋知道老姨夫这是又走了,今晚可以安静入睡了。

起夜的时候,陈秋被守在床前的老姨吓得魂掉。

“姨,你有事?”

“没事,姨过来看看你盖好没,你老爱踹被子睡。”

老姨趔趄着起身,根本不像刚进来没多久的样子。

“秋,你早来月事儿了吧?”

“嗯,初一就来了。”

老姨没再说话,想着事儿似的退了出去。

临关门前说:

“这两天抽空去看你爹,我给他送几身干净衣服去,你要有啥想和你爹说的就赶紧写吧。”

“真的?”

“嗯。”

老姨没骗她,第二天一早,就装了个包袱说要去乡里坐客车。

“我送你!”

“你上学去,你只要好好念书你爹在狱里待着就有盼头。”

陈秋还想说啥,但又怕说多了惹老姨不高兴再不去了,便咽了下去。

这一天陈秋的心思都没在课堂上,她想着老姨跨过监狱的大门,怎么把东西递给陈富国,怎么和陈富国讲自己又考了年级第一,怎么带上陈富国的回信,又怎么坐上客车赶回来。

陈秋希望老姨快点儿回来,又希望老姨能留下来多和陈富国说说话。

那天老姨回来的的确很晚,进家就先去洗了澡。陈秋像条哈巴狗似的守在门外,等水声停下来,迫不及待就朝里面喊着:

“姨,我爸说啥没?”

老姨没动静,里面只短暂安静了一下后,便又响起吹风筒的声音。

过了十分钟后,老姨白着一张脸出来。

“没说啥,警察看着不让多说话。”

陈秋点点头,继续跟着老姨下楼。

“你爹挺好的,看得挺精神的,就是头发白了点儿。”

“和我爸说我考第一的事儿没?”

“说了,给你爹乐坏了。”

“信呢?”

“给了,说留着以后天天看。”

“还说啥了?”

“让你在我这儿好好待着。”

“我爸说他啥时候出来没?现在法院总该有信儿了吧。”

老姨灌下半杯白开水,抹了把嘴。

“秋,你爹杀了人,怎么着也得大几十年,但他要是表现好,兴许你成家了也就出来了。咱们在外面的人,就好好地别让里面的人惦念。听见没?”

“听见了。”

“你心里记挂有这么个爹就行了,杀人关大牢不是啥光彩的事儿,以后外人面前能不提就别提你这个爹了。”

“我爸是为了……”

“不管为了啥,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老姨又转身上了楼,砰的一声把卧室门关得死死的。

陈秋还有一肚子话没问完,但此刻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她回到卧室,又铺开一张格子纸,给陈富国写信:

爸,老姨说你好好表现,我成家的时候你就能出来,那你在里面就记得好好表现……最近天干,我拿蛤蜊油护着笛子,就等你出来教我吹呢……

写完信后,小院也没动静。今晚老姨夫又没有回来。

而另外一个房间里,老姨正哆嗦着给自己的右手上着药。小拇指被扑出来的火苗撩了一下,没出泡,但洗了个澡后开始针戳似的疼起来。

这是在烧陈富国遗物时伤着的。

陈富国死了,越狱的时候跳进河里,淹死的。

说是遗物,其实除了一张陈秋的一寸照片,也没啥好留的。

从监狱出来后,女人便下定主意怎么处理这些死人的东西了。他克死了姐姐,如今又让自己大老远的跑过来丢人现眼,对这个男人,女人心里没有半分同情。

但被火苗呛出眼泪的时候,她耳边突然又响起男人那声憨憨的“她老姨过来了啊”。

陈富国其实一直表现挺好的,为人和和气气,狱警还专门给他分派了室外的活让他透气儿。

半个月前听到监狱新来的人说,现在外面拐孩子都直接抢人,男三万女一万买给南蛮子,找不到下家就剁手跺脚送去讨饭,打这之后,陈富国便接连做了好几天陈秋冲他喊救命的梦。

自打自己进来,和闺女就好像成了两个世界的人,听不见看不见,好不容易在梦里碰着了,却是让自己急出一身汗的境遇。陈富国越想越慌,越慌越乱,乱到走了下策。

他只想逃出去看一眼陈秋,只要孩子没事他就继续回来蹲大牢。当初杀了人后他不也没逃吗。

那天陈富国被铁丝网刺穿得浑身鲜血淋漓,狱警在身后鸣枪,陈富国嘶哑着嗓子喊:

“我看一眼就回来,就一眼…”

之后一头扎进河里,再没上来。

巧的是,那天陈秋也没有睡好,半夜起来又给他爹写信,老姨给了她一个大牛皮纸袋子,说写好就放进去,等之后一块给她爹送过去。陈秋数着格子纸,里面已经有了十来封。

她便在新的信里写:

爸,我睡不着就又起来给你写信,刚做梦你教我吹笛子,我怎么也吹不成曲儿,你笑我和我妈一样笨……

老姨去过一次监狱后,再没提起下一次去是什么时候。陈秋想着等过年前再问上一句,毕竟牛皮纸袋子又都装满信了,再不去信里写下的那些新鲜事儿也要过期。

洗澡的时候,陈秋听到老姨和老姨夫在外面说话,然后老姨的卧室门响了一声,便没了动静。陈秋裹上睡衣,湿着头发回房。发现老姨夫正站在自己屋里踱步。

“姨父,有事儿啊?”

“秋,过来坐。”

老姨夫关上门,挨着陈秋坐下,陈秋往床头凑了一步,老姨夫便紧跟着黏了上来。

“我老姨呢?”

陈秋想站起来,但很快被男人拽着手腕坐回了原位。

“你老姨睡了,我过来给你吹吹头发?”

“我自己吹就行。”

“陈秋,学校有人喜欢你没?”

“我不知道,姨父你出去吧,我想睡了。”

“秋,和我聊聊天呗。”

“我困了,你出去吧。”

“陈秋,你爹不管你了,我让你在我家白吃白住,你是不是得知恩图报。”

老姨夫一只手像泥鳅似的滑到陈秋腿上,热乎乎地捏着她大腿。

“老姨!老姨你来!”

陈秋叫了起来。

“陈秋,你得知恩图报。你老姨欠我的,你就替她还了吧。”

被摔在床上的陈秋,恍惚间好像听到了另外一个屋子传来女人的哭声,像是老姨,也像是自己的妈。

月亮好圆好大,陈秋瞥到书桌上那袋子牛皮纸袋,突然反应过来,陈富国杀了张林后,嘴里不停念叨的那句话是什么了。

“谁他妈也别想碰我姑娘,谁他妈也别想碰……”

第二天,陈秋扶墙撑着身子下了楼,老姨低着头给她盛了粥,递过包子,是陈秋爱吃的胡萝卜馅,天知道这个女人几点起床蒸了那一大笼屉的包子。

“姨,你下次去看我爹的时候,带着我吧,我听你话。”

老姨没说话,厨房蒸气升腾,另一屉包子也出锅了。

“姨,过年的时候是不是得去看看我爸,他那没厚衣服吧。”

“秋,先吃饭吧,你脸色不好,我给你和学校请假了。”

“姨,过年咱一起要去的吧。”

“这不还得两个多月呢。”

“那是要去的吧?”

炉子上的开水壶发出咕噜咕噜的滚水声,女人慌不择路地逃了过去。陈秋放下手中的包子,不再说话,扶着墙又上了楼。

当小院那排花盆里最后一个枯叶子也被风吹碎了后,陈秋趴在窗户上,听到不远处的鞭炮噼里啪啦地作响。楼下的电视里,漂亮的主持人说,千禧年到来了,伟大的新世纪也到来了。

陈秋突然一阵恶心,趴在床边朝着痰盂一阵干呕,吐出几口刚刚被老姨灌下的保胎汤子。

擦净嘴后,陈秋又从枕头下拿出了那根被蛤蜊油护理的泛着油光的笛子,抱在胸前趴在了窗户上,再一次想象着,想象着陈富国推开小院的门冲进来,冲楼上的她喊着:

“闺女,下楼,爹教你吹笛子咯。”

8月 19, 20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年少不再时,才敢怀念你

    阿豪是个富二代。我12岁刚遇见他的时候还不懂“富二代”这个词儿,只知道他可以一夜之间变出很多我们要吃上半年才能凑齐的奇多英雄卡,过不了几天就会换一个新的书包。那个时候,我...

    张皓宸 阅读 1265
  • 让我们捞一下月亮

    他每次上课都是一副慵懒的模样,蓬松的头发像从没打理过。晚到的他坐在最后一排,等到最后一个环节,所有人围成一圈手牵着手,念出“感谢生活赐予我的一切”,他才会走...

    蒲末释 阅读 1749
  • 外遇

    从来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结婚六年了,家明是一个不错的丈夫。至少我想他是不错的,他尽责,而且在家里,他是和蔼的,对两个孩子又好。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

    亦舒 阅读 1040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