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资深玩家

地球资深玩家

这是一场游戏,也是你的一生。

5月 12, 2020 阅读 577 字数 9583 评论 0 喜欢 0
地球资深玩家 by  欧阳乾

1

刚走到公交站牌,我就被一个姑娘给拦住了。

这姑娘二十出头的年纪,长相清秀,在脑后梳了个马尾辫,手里还拿着个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地对我说:“终于找到你了!”

“哎?”我上下打量着她,“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没错,我找的就是你,你必须要跟着我完成一个任务!”她吃完了煎饼果子,在衣服上抹了抹手。

这时候711路公交车已经开过来了,等车的人暗潮涌动,蓄势待发,随时准备上去抢座。一个大妈已经抢在了我的前头,看样子势在必得。我有些急了,说:“姑娘,你让让,我得上车了。”

“来不及了,你必须要跟我走!”她伸出油腻的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袖子。这可是我刚买的阿玛尼,今天第一天穿啊!因为今天销售总监要开部门会议,我想给她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

“你要干嘛!”我一下子打掉了她的手,“我说了你认错人了!”

“没认错,我找的就是你!”

周围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来,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感情。大妈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做了就得认,这种事,逃不掉的。”

我认什么啊我认?可面对众人公审般的目光,我忍不住脸上火辣辣的疼,只能先拉着她走到一边的偏僻处。回头看一眼,公交车上已经塞满了人,摇摇晃晃地开走了。

完了,弄不好今天是要迟到了。我朝她吼道,“你到底是谁,你想干嘛?”

“我叫程琳,你可以叫我阿琳……”

“阿你大爷!你是干嘛的?”

她忽然用无比严肃的目光盯着我,“我跟你一样,都是资深玩家。”

玩家?我想了一下,我除了天天上班跑业务忙的跟狗一样,根本不玩任何游戏啊。这一次,我确定她是认错人了,于是推开她向前走去,“离我远点!再烦我我就报警了!”

“欧阳乾!”没想到她准备无误地喊出了我的名字。

我转过头,意外地看着她,“你认识我?”

“我也是刚认识的。”她掏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来,只见上面用铅笔歪歪斜斜地写着我的名字,还有身份证号码。

“你从哪搞到的我的信息?”我恶狠狠地问她。

“NPC给我的。”她的语气倒很平静,“我知道这不符合规定,但事情紧急,没有办法,你是我能找到的距离最近的玩家。”

2

试想一下,你的一生都是个类似于“虚拟人生”一类的游戏,你每天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其实都是在游戏当中,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当然,在这个游戏里面,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玩家”,大部分的人都是程序虚拟出来的而已,包括你的上司、同学、朋友,甚至是媳妇,都是游戏设定的,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让你觉得这个世界更真实。

如果有人给你说出这么一番话,会不会觉得很扯淡?

这个叫程琳的小姑娘就是这么给我解释的,我当然觉得很扯淡。

“我明白,你是一个网瘾少女,玩游戏玩上瘾了。”我思索着说,“或许,你应该去找杨永信治疗一下。”

“不是游戏,我给你说的是事实!”她争辩道。

“事实?”我哑然失笑,“好吧,那你说我在游戏里,请你告诉我,我的真身又在哪?”

“你的真身在第三星系零号星际机场,正在待机前往3665小行星群联盟总部,但航班出了点问题,延误了三个小时,你觉得无聊,所以在脑域中下载了这款游戏。”

“三个小时?”我圆瞪双眼,“老子已经苦逼地活了三十年,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游戏时间跟现实时间当然是不同步的,你在现实世界的三个小时,就可以在游戏里过完一生。至于你到现在还没女朋友的问题,应该是进入游戏之前选择了‘普通’模式,所以生活的一般。”

“听着,我不管你是网瘾少女也好还是什么别的,别再缠着我了,OK?不管你从哪搞到我的信息,我也既往不咎,我很忙,真的,我已经连续两个月没跑成一单业务了,如果今天上班再迟到,肯定会被开除的,老子这个月还要等工资交房租啊!”

程琳摇了摇头,“看来你选的模式不是‘普通’,是‘困难’。”

“你管我选的什么!”我眼瞅着又一辆711路公交车开了过来,“别再缠着我,否则我要不客气了!”

说完,我就朝着公交车狂奔过去,因为我看的清楚,那车上空荡荡的,还没有多少乘客,运气好的话,也许还能占个座……忽然,一具温热的躯体从后面拦腰抱住了我,程琳贴在我背后喃喃地说:“你就相信我一次,不好吗?你真的是我能够找到最近的玩家了……给我两个小时,如果还不能让你相信我,我……我就做你的女朋友。”

我忽然全身都软了下来,只有一个地方是硬的。这不争气的身体。

好吧……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程琳带着我来到北关中学的后门,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像寻找猎物一样偷瞄着学校门口。我看了看表,应该快要上课了,我大惑不解道:“你干啥呢?”

“嘘……”她小声道,“过会儿会有一个染着黄毛的学生在这里出现,他是北关中学的小霸王,我们必须打倒他。”

“打倒他?为什么?”

“打倒他,就能获得支线剧情。”

“什么支线剧情?”

“我也不知道,要等打倒他后才清楚。”

我简直是无语:“……谁告诉你的?”

“NPC。”

“呃……你能告诉我,我们是在一个什么游戏里面吗?”

“《地球荣耀》。”

卧槽,这股浓浓的山寨味。好吧,我忍了。

我们在中学门口等了二十分钟,其间我看了两篇公众号,吃了一个肉夹馍,还找旮旯撒了一泡野尿,竟然真的看到一个染着黄毛的学生出现了!他嘴里叼着烟,一副屌到飞起的样子,喝止了两名经过的同学,还从他们兜里搜出了几十块钱,然后心满意足地摆摆手让他们滚蛋了。就在这时,程琳忽然大吼一声,猛然冲了出去,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一个飞踹,将那个黄毛踩在了脚下。

我气喘吁吁地追过去,急道:“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打人啊?他还是个学生!”

程琳却不理我,而是朝那个黄毛喝问道:“暴君已堕入黑暗?!”

黄毛的胸口被死死踏着,一脸惊慌,“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还不承认?快说!”

“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啊!”

“看你嘴有多硬!”程琳忽然从腰后摸出一把小刀来,抵在了黄毛的脖子上,“信不信我让你死在这里,回都回不去!”

完了,这妮子失控了,已经不是犯网瘾那么简单了。我真后悔一时鬼迷心窍,答应跟她来到这个地方,这要是出了命案,我也脱不了干系……我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就要打110报警,拨号键还没来得及按下去,那个黄毛忽然道:“暴,暴君就是恒生电子的家族CEO褚易宏,他确实已经堕入黑暗了,马上要建成大型强子对撞机,通过粒子对撞泯灭能量制造人工黑洞,毁掉荣耀的量子连接系统!”

我手里握着手机,像个傻子一样愣在了原地。

“果然……”程琳咬了咬牙,“原来真的有人想毁掉荣耀,他是疯了么?”

“不关我的事啊,我一点都没参与这个计划,你千万别杀我啊……”黄毛哀求道。

“滚回去上课吧!”程琳松开了脚,“今天的事情,你要胆敢向外泄露一句,我扒了你的皮!”

“我不敢,不敢……”黄毛满脸鼻涕眼泪,完全没了一开始的那副神气,夹着尾巴跑进了学校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在风中凌乱。

“路上给你解释!”程琳拉着我奔向一辆停在路边的出租车,“我们要立刻赶到恒生电子,阻止褚易宏的计划,晚一步,这世界就完了!”

3

出租车司机懒洋洋地靠在方向盘上,好像还没有睡醒的样子,一脸惺忪,“去哪?”

“齐州路恒生大厦!快!”程琳叫道,“给你二十分钟时间!”

“啊?”司机还没搞清楚状况,回头看了她一眼。

“没听到我的话吗?快!恒生大厦!”程琳吼了起来,像是一头发怒的母狮。

出租车司机一个激灵,仿佛被程琳给吓着了,二话不说,挂挡加油,车子猛蹿了出去。我一下子磕在了前面座位上,捂着脑袋说:“程琳,我觉得这一切你应该给我解释一下。”

程琳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语气十分严肃,“我现在要你跟我一起完成一项拯救世界的任务,你愿意吗?”

“我愿意什么啊愿意,我现在完全是一头雾水好吧!你说我们是在什么该死的游戏里,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出来啊?”

“游戏最大的乐趣就是让玩家不知道是在游戏里。我跟你一样,本来什么也不知道,但就在昨天,我被NPC唤醒了,同时,它把你的身份也告诉了我。”

“为什么要唤醒你?”

“因为事情紧急。你可能不知道,地球七十亿人口里,只有几百万个是‘玩家’,占总人口的0.01%都不到。因为这个游戏太庞大了,系统并不是那么稳定,有些玩家就在游戏里觉醒了,然后成为了开挂一般的人物,比如马云,王健林、比尔盖茨、巴菲特,当然,也不排除他们进入游戏时选择了‘简单’模式……”

“等等,你是说,这些人之所以那么厉害是因为他们开了挂?”

“废话,你以为呢?”

“呃……没事,你接着说。”

“但最近,有一名玩家也觉醒了,他可不止是要开挂那么简单,他想破坏掉游戏和现实世界的连接系统,把我们所有人永远留在‘地球荣耀’里!”

我悚然一惊,“这个人,就是恒生电子的CEO褚易宏?”

“没错,就是他!连接系统一旦断开,我们的意识就再也回不去现实世界了。褚易宏想留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呼风唤雨,纸醉金迷,却要几百万个玩家跟他一起陪葬!”程琳盯着我的眼睛,“那个现实世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有我们的亲人、朋友和爱人,他们才是我们生命中不可割舍的部分。所以,我们一定要阻止褚易宏的阴谋,你,愿意帮我吗?”

我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眸是如此深邃,仿佛星辰大海。我的胸腔忽然激荡起一片波澜壮阔的色彩,像巨浪一般冲击着我的肝胆腑脏。我本以为,我是一个平凡到尘埃里的人,默默无闻地出生,默默无闻地活着,默默无闻地死去,然后湮没在时间的长河里,再无踪迹。但现在,程琳却告诉我,世界并不是这样的,我面前摆着一个机会,能够做众生的救世主。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销售总监。沉默了片刻,我接通了电话。

“喂,欧阳乾,今天部门会议你知不知道?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迟到了多长时间?你这个月的业绩已经够惨不忍睹了,开会还迟到,你什么态度?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

“我干你大爷!”我突然朝着手机怒吼起来,“上什么班,开什么会,业什么绩,一天天的,到底有他妈什么意义!我告诉你,你们这些凡人,老子要去拯救地球了!”

骂完之后,我一把将手机折成了两截,扔出了窗外。

“欧阳乾,你……”程琳有些意外地看着我。

“阿琳,”我看着她,深吸一口气,“我愿意跟你一起,拯救世界。”

4

出租车开到了恒生大厦的前面,停下了,司机转过头,小心翼翼地问:“两位……是这里吗?”

程琳扭头看了一眼外面,“没错,多少钱?”

“不,不,不要钱……两位快下车吧。”

看着司机惊恐的眼神,我不由得一阵悲哀,看来他把我俩当成神经病了,但他根本想不到,自己见证了一个多么伟大的时刻。算了,他是不可能认识到这一点的,因为他跟我们不一样,他不是“玩家”,只是游戏里被创造出来的亿万个虚拟角色之一。我丢下一百块钱说:“不用找了。”

钱对我来说,已经没有意义。被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看重的金钱、工作、前途、学区房……对我来说都已经是浮云。

我们下了车,仰望着高耸的恒生大厦,心里充满了昂扬的斗志。我问她,“阿琳,你有什么计划吗?”

“计划?”

“对啊,不是要阻止褚易宏吗?”

“没有计划,我们直接冲!”

“冲?”

话没说完,我就被拉着冲进了恒生大厦,连着撞翻了两个保安,坐进电梯,直接上了最高层。电梯门刚打开就看到了一个房间,上面写着“CEO办公室”。一个工作人员在门口拦住了我们,“干什么的?褚总正在和欧洲来的专家举行‘强子对撞机签约仪式’,闲杂人等回避!”

“你才是闲杂人等!”我跳起来一脚踹翻了他,和程琳手拉着手闯进了房间,迎面就是一幅气势恢宏的万里江山图,把褚易宏衬托的更加青年才俊,英气勃勃。他真人比商业杂志上的照片更好看,不过二十五六的年龄,身材挺拔,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简直就是一个邪魅公子哥。有钱有势又帅得飞起,这样的人没开挂才怪。

他正端着一杯红酒,和几个外国人把盏言欢,看到我俩冲进来,也是一愣。程琳眼疾手快,跳过去就来了个擒贼先擒王,一把抓住了褚易宏,将刀子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喝道,“让你的手下都别动!”

正要冲进门来的几个保安见势不妙,只能乖乖地停住了脚步,不敢造次。那几个外国人则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个情况。

褚易宏却并不惊慌,他波澜不惊,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的微笑,“姑娘,看上去很面生啊,咱俩认识吗?哦,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有个姑娘打电话给我说怀孕了,不会就是你吧?”

“少在这油嘴滑舌!”程琳附在他耳边低声道,“我跟你一样,都是‘玩家’!”

褚易宏愣了一下,但表情只是一闪即逝,“什么‘玩家’,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还在装蒜!快让他们把协议合同书拿过来,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姑娘,有话好好说,你要协议合同书做什么,对你一点用都没有。这样吧,如果你们是为了钱,报个数,我绝不还价。”

我叫道,“谁要你的臭钱,有什么意义?只有现实世界里的失败者才会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

褚易宏苦笑道,“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你不用明白,现在就把协议合同书给我拿过来就行!”程琳手上用了劲,刀子已经刺破了褚易宏的皮肤,有血丝渗了出来。门口几个保安惊呼道:“少爷……”

“不要冲动。”褚易宏镇定地举起双手,“你想要协议合同书?好,我给你,但他们取不了,只能我亲手拿,保险柜是指纹识别的。”

“那就别啰嗦了,快点!”程琳喝道。

在刀子的逼迫下,褚易宏慢慢地转身,走到保险柜前,输入了一串密码,然后把食指按在指纹识别屏上,片刻之后,柜门“啪”的一声开了。

褚易宏拿出协议书,问道:“你想怎么处置?”

程琳指着我说:“把协议书交给他。”

我走过去,从褚易宏手里接过协议书,他的手指修长且苍白,像是一双弹钢琴的手,身上还弥漫着一股古龙香水的味道,我真怀疑他按照偶像剧主角的标准重新修正过自己。

这时候那几个老外也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指着协议书大叫道:“NO,NO!”

NO也没用!我掏出打火机就把协议书点着了,转瞬间就变成了一把灰烬。那几个老外捶胸顿足,如丧考妣,这可是一笔大买卖,但协议书没了,这合作只能暂时泡汤了。像这种项目,光重新签约就得花好几个月。

“好了,你们满意了现在?”褚易宏挑了挑眉毛,“可以放开我了?”

“放开你?想的美!”程琳一边劫持着他,一边向外走去,“你必须得跟我们走!”

“去哪?”

“去见NPC,你的事情,必须要上报管理总部,对你永久封号。”

我们就这样靠着一把小刀劫持褚易宏,走出了恒生大厦。刚出门口,几辆警车就呼啸而至,把我们围了起来。警察们如临大敌,举着枪朝我们喊话:“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手里的武器!”

废话,傻子都能看出来我们被包围了,可程琳手里的那把小刀,真的能算武器吗?

我朝着警察挥手大喊,“让开,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们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

警察完全不搭理我,而是继续喊话:“不要负隅顽抗,放开人质,主动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世界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你们不要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来……”我挥手大喊道。

“别喊了,他们都只是游戏里的人物,是不会明白你的话的。”程琳制止了我的徒劳举动,劫持着褚易宏对警察喝道,“放下你们的枪,否则我无法保证人质的安全!”

“少爷……”一个管家模样的人从恒生大厦里冲出来,朝着警察喊道:“放下你们的枪!快点,没听见吗?!要是褚总出了什么意外,你们担待的起吗?”

警察不情愿地放下了枪。我跟程琳一边警戒着周围,一边慢慢向后退去。忽然,一道强光闪过,我的眼前瞬间如白昼,脑袋里“嗡”的一声,同时我心里暗道一声糟糕,强忍着恍惚转头看去,只见数名警察已经一拥而上,将程琳按在了地上。那名用来劫持褚易宏的匕首,已掉落在一旁。

光震弹,没想到有一天我能亲身体验到这种武器的威力。

我们被带进了公安局,隔离审查。我将真正的世界观对着审讯我的警察同志讲了一遍又一遍,可他始终无法相信。

就这样熬了两天,我也累了,干脆闭上眼睛,也不做辩解了,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审讯我的警察被叫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问:“你跟程琳是什么关系??”

“我们都是‘玩家’?”

“玩家?”他呵呵一笑,“你是被她洗脑了吧。”

我懒得跟他辩驳,“你说什么就什么吧。”

“行。”警察收起了记录的小本子,“欧阳乾,你可以走了。”

“走?”我愕然,“去哪?”

“还能去哪?出去啊。怎么,你还想住在这里啊?”

“那……程琳呢?”

“哦,她有严重的精神病,重度幻想症,已经被腊山精神病院给接走了。”

腊山精神病院?我惊呆了,那可是市里戒备最森严的精神病院,关押的都是一些十分严重,甚至是穷凶极恶的精神病患者,比监狱还要恐怖。程琳她……最后竟然是这样的归宿?

我失魂落魄地走出审讯室,工作人员把进来前没收的个人物品还给了我。钱包、钥匙、工作证……还有一个装着我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的信封。

我紧紧地捏着那个破旧的牛皮纸信封,浑身都在止不住的发抖。程琳是精神病?她对我所说的一切,都只是一个精神病的胡言乱语?不,不,绝对不是这样的!是他们所有人联起手来陷害了她,陷害了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5

我来到了北关中学,想找到当时那个获得支线剧情的黄毛,但是我却惊奇地发现,北关中学根本就没有这个学生。

我找遍了所有的班级,他们都说没见过这个黄毛。最后我找到了年级主任,他听完我的描述后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我们学校可是重点中学,绝对不允许任何学生染黄色头发,更没有校园霸凌的现象。你一定是找错人了。”

找错人?怎么可能,我当时亲眼见他穿着校服从学校里出来,还顺便勒索了两个同学。怎么一转眼,他就人间蒸发了,像是没存在过一样?

难道他……也被抹去了?我心里一个咯噔。

我紧紧地攥着衣服,忽然摸到了口袋里的那个信封,心里一动,急忙拿出来仔细观察。果不其然,信封的右下角机打着一行发信人的地址,因为字体太小,几乎被邮戳全都盖住了。看来这封信,并不是亲手交到程琳手里的,而是邮寄给她的。

我按着信封上的地址找了过去。

市外的郊区,一栋有些年头的老式楼房,我踩着“吱吱嘎嘎”的木质楼梯,来到了302房间,然后按响了门铃。

停了片刻,一个长相和蔼的中年妇女给我开了门。

“请问你找谁?”

“你是……NPC?”

“什么?”她一愣。

我急忙拿出那个信封,“请问这封信是不是你寄的?”

她看了一眼信封,笑了,“哦,你说这个啊……这个是我寄的,你先进来吧。”

她把我请了进去,给我倒了一杯水,“请坐。你是程琳的朋友吧?”

“我……是。那么你是谁?”

“我姓刘。”她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我是程琳的主治医师。”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差点晕倒过去。

“我知道,事情可能对你有些打击——如果你相信了程琳的那些话。”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得不承认,某些具有精神特质的病人,他们的洗脑能力的确很强。”

“刘大夫,你……是腊山精神病院的医生?”

“没错。”她喝了一口水,“一直以来,我都是程琳的主治医生,她患有严重的幻想症,无法接受现实社会,我们对她治疗了很长时间,不过并没有什么好转。无奈之下,我们采用了国外最流行的“情景再现疗法”——让她进入自己营造的幻想世界里,然后再让她自己发现这种荒谬,最后从主观上打破幻想。不过很可惜,程琳的幻想症太严重了,这一次的疗法虽然大动干戈,却收效甚微。”

我强忍着崩溃的内心,“但是我亲眼见到她从黄毛嘴里得到了支线剧情……”

“那个人,只是我们的一个工作人员,他是临时出现配合程琳的。对了,还有你,欧阳乾,你只是我们随机抽选的一个人而已,为了情景再现的逼真度,所以就没有派工作人员提前告知你真相。如果这件事情给你带来了什么困扰,我代表医师团队给你说声对不起。”

我低下头,双手用力揉搓着自己的头发,恨不得要把它们一根根拔下来。刘大夫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年轻人,我知道现实世界有诸如不如意,还有许多痛苦和磨难,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也要勇敢地面对它不是吗?这才是一种正确的生活态度。”

“谢谢你。”我站起身,低着头,匆匆地离开了。我不愿意在陌生人面前显露自己的脆弱,还有沮丧。我逃一般的跑到了楼下,仰起酸酸的鼻子,抬头看着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阵若有若无的气味钻进了我的鼻子里。

我愣了一下,随即扭过头,疯了一样朝楼上跑去,在到302房间的时候,我猛地停住了脚步,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装得挺像嘛。把他糊弄过去了,也是给我省了一个大麻烦。”

是褚易宏的声音!一瞬间,我浑身的汗毛都战栗起来!

“我都按你的要求办了,能放过我了吗?”是刘大夫的声音,有些颤抖。

“呵呵,怎么,NPC也会感到恐惧吗?”

“你知道的,即使我们是荣耀的虚拟角色,但也被赋予了独立人格。我不想死,真的,求你放过我。”

“放心,我当然会放过你,毕竟我是要成为这个世界主宰的人,怎么能失信于人呢?不过身为一个NPC,你实在是太大意了,竟然暴露了自己的位置。程琳已经被我弄进腊山精神病院了,你就进去陪她吧,在里面,你们可以尽情地告知更多人真相,看他们相不相信你们,哈哈哈……”

“不,不,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你不能这么对我……”

“进腊山精神病院怎么了?总比死了强吧。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愿意杀人,我就是怕麻烦而已。像欧阳乾那小子,我想弄死他,还不是易如反掌?只是懒得应对警察调查什么的,对撞机实验已经进入了关键阶段,我不想出什么意外。所以,你最好也乖乖地进去,别逼我动手。”

我一脚踹开了门,看到褚易宏就坐在我刚才坐的位置上,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一杯茶。储藏室的门大开着,他刚才肯定就躲在里面。

看到我闯进来,褚易宏脸色突变,“你都听到了?”

“废话,我又不是聋子!”

“你是怎么察觉到异样的,不可能啊,刚才NPC的说辞应该滴水不漏……”

“的确是滴水不漏,我也信以为真了,但出纰漏的是你,褚易宏,你身上的古龙香水暴露了这一切!”

褚易宏低下头,在领口处嗅了嗅,忽然笑了起来,“行啊,你这狗鼻子,还挺灵的。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你也别活了!”说话间,他脸色陡变,从后腰摸出一把枪对准了我!

刘大夫,哦不,NPC惊叫起来,“你要杀人?”

“杀人怎么了?”褚易宏笑起来还真是他妈的邪魅狂狷,他摆了摆枪口,让NPC站到我身边来,“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干脆把你们都干掉,以绝后患!”

我第一次被人拿枪指着,脑袋里一阵发木,不知该如何应对。褚易宏冷笑着,看我俩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两条死狗,他的枪口似乎已经瞄准了我的心脏。就在这时,忽然一道银光闪光,“叮”的一声撞在了他的枪上,随即“砰”一声枪响,我能感觉到子弹几乎是擦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火辣辣的疼。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待我清醒过来的时候,褚易宏的枪已经落地,他的右手上赫然插着一把匕首,那造型我再熟悉不过。我猛地转头,看到了穿着一身病号服的程琳就站在门口!

“你……”褚易宏双眼圆睁,“你不是被关进腊山精神病院了吗?”

“你以为区区的精神病院能关的住我吗?我可是觉醒者。”程琳的语气冷若冰霜。

“好,既然你来了,那我就一并解决好了,正好省事!”褚易宏说着,伸出左手就去捡地上的枪,程琳朝着我们大喊了一声,“趴下!”

我跟NPC立刻趴在了地上,程琳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此时,褚易宏手里的枪已然开火,虽然左手有失准头,但连射之下,还是有一枚子弹贯穿了程琳的胸膛,时间仿佛变成了慢动作,我看到她胸前洁白的病号服上绽放出了一朵鲜艳的血花。

“不!”我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

程琳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她一下抱住了褚易宏,然后撞破窗户,从楼上跌了下去。

一阵风猛然灌了进来。

晶莹的玻璃碎片像莲花一样盛开在地上,程琳就躺在莲花里,圣洁苍白,气若游丝。在不远处躺着已经死掉的褚易宏,那把插在他手上的匕首,此刻已经插在了他的心脏处。

我把程琳抱在了怀里,双手按压着她的伤口,可鲜血还是不停地涌出来。她伸出手,轻轻抚过我的脸庞,“欧阳乾,别哭。”

可我的眼泪却像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下来,噼里啪啦的砸在地上,无论如何也止不住。她虚弱地笑了笑,“抱歉,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了。”

“我不要你做我女朋友,我只要你活着……”

她的瞳孔忽然放大,里面散射出五彩的光芒,“欧阳乾,听我说,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撑到游戏结束的那一天……”

“我知道,我答应你,”我泣不成声,“我一定会把褚易宏的事上报给管理总部,让他永久封号。”

“不止是如此啊……”她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凝固的微笑。在风里,我听到了她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这是一场游戏,也是你的一生。”

欧阳乾
5月 12,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AI觉醒

    上帝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第一日 房间里的日光灯管老化了,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左侧方的墙角处有些漏水,下面的墙皮都开始斑驳了,找时间应该叫个修理工人过来处理一下。百...

    欧阳乾 阅读 1255
  • 拳王阿珍

    1 第一次见阿珍,是在一个愁云惨淡的黄昏。 当时我结束了训练,在更衣室冲了一个澡,破旧的热水器像得了老年痴呆一样,从花洒里喷出来的水不是太凉就是太热。其实不光是这个热水器...

    欧阳乾 阅读 2510
  • 穿越申请

    1 我喝着咖啡,打量着来人,这是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满面风霜,脸色憔悴,穿着地摊款式的衣服,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地方估计就是左手食指上那枚成色不足的戒指。在我接待过的穿...

    欧阳乾 阅读 100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