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妻子的双重生活

我妻子的双重生活

每个人的人生只要偏离十五度,都可能是一部犯罪小说。

5月 28, 2023 阅读 355 字数 10745 评论 0 喜欢 0
我妻子的双重生活 by  方悄悄

1

我和妻子是相亲认识的。见面时她拿着手机看网文,一个侦探小说,我说,我也看了这个,挺好看的,就是太不真实了。她瞅了我一眼,突然咕叽咕叽地笑起来,就是那开朗的笑声让我莫名觉得,哎,就是她了吧。三个月以后,我们就结婚了。

当然,也有现实方面的考虑。大概三四年前,我倾尽所有,还借了点债,在四环外边买了一套一居室的住房,后来我虽然升职加薪,但手头一直拮据,想置换一套大点住房的愿望始终不能实现。妻子呢,从小父母双亡,由爷爷带大,在北京远郊有一处老房和宅基地。她爷爷慈蔼,但毕竟年事已高,如果爷爷去世,妻子作为唯一的继承人就能得到全部财产。这样一来,我的换房梦想也许就有着落。

暂时,我和妻子还得窝在这四十多平的小屋里,想要换掉它的愿望使它还比实际狭小了二十倍。就是在这拥挤的空间里,妻子的缺陷暴露无遗。她是典型的梨形身材,上身扁平,下身却十分粗壮,但她在恋爱期间总是穿着长裙,掩饰了这一缺陷。开朗的性格原本是她唯一的优势,但婚后的她变得寡言少语。我拐弯抹角地问过她几次,是否对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满。结果她满不在乎地说:“没有啊,我是这样的,对陌生人比较好,熟了就不爱说话。”妻子一边说,一边对着镜子撩起了头发。正常人的脸可能是圆形、尖形,或者方形,但她的脸却是梯形!那一刻我怒不可遏,不,与其说愤怒,我更多地感到绝望;不得不承认:现代婚姻制度就是女人对男人的一场诈骗。

我开始主动申请加班和出差。部门的人事变动很大,留下来的人好像忘了我结婚这件事。领导也换成了个年轻小伙子,听说家里很有背景。因为我经常加班,对我印象倒很好,下班会叫我一起去应酬,去一些高档场所。我过去对此很不喜欢,但是没想到很快就习惯了。

结婚了吗?

没有。

买房了吗?

买了。

“那么你可以说是一个钻石王老五啦!”周围的人,男的女的,嬉笑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喝多了的缘故。

“你本来就是一个钻石王老五啊。”这时候有人对我说。

我实在没想到还会再见到李纱,因为她跟我分手,我才会下定决心找个女人(既然不是她就随便哪个女人)结婚的。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一个化妆品专柜,BA看一眼她,又看一眼我,眼神里写满了“你们不般配”。过了没几天她忽然失踪了,跟我留言说“配不上你”,但很多人都说她跟一个富豪跑了。

我无数次想象,李纱会哭着回来,告诉我她犯了错,钱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爱情,她爱我,永远只爱我,没有我不能生活。我知道这是完全无稽的幻想,没想到真的实现了。李纱因为跟我领导有些业务往来,那天晚上也去了同一个地方。在我们互相对望的一瞬,我忽然明白了生命的意义,除了等她回到我身边,我别无所求。

但是,我已经有老婆了。跟李纱相比——不,不能跟李纱相比,即使有“比较”这种念头对李纱都是不公平的。李纱在一家创业公司做合伙人,我老婆在一家培训学校当老师。我问过她几次学校的名字,她含糊其辞地说“就北大青鸟、蓝翔那种”,我也可以理解,这样的工作是不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就跟所有工作得不怎么样的人一样,她下班以后就对工作绝口不提。只有一次,她用一种轻松的口吻说,学生差不多几个月就会换一轮,很少有人上课超过半年。“这样最好了,我跟陌生人打交道比较轻松。”她的话语中没有一丝对学生的关怀和责任感。敷衍塞责而毫无愧疚,这就是她的人生态度。

“你不要苛责她了,拆迁的农二代都这样,她们一出生就拥有了大部分人缺少的东西。”李纱说,“而我们都要靠努力奋斗。”她毫无怨尤的态度加深了我的愧疚。原本我的人生目标就是要让她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但却在她暂时离开的时候动摇,我觉得自己就是因为这种容易放弃的态度,才在人生中止步不前。

我想补偿李纱,更想向她证明,我为她能够付出一切——一切!她跟我的领导在筹备一个新公司,领导靠关系弄到了一批竹钢,承接佛寺的工程,因为资源都抓在领导手里,李纱害怕自己被甩掉,想尽力多增加投资,我把自己的存款全都给了她,还不够我就抵押了房子。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工程合同已经签订,预付款也已经打过来,李纱马上把钱还我,我执意不要。“也好。”她有些迟疑地说,“等款子全部结清,我们就……”她的眼睛湿润、明亮。我打算跟老婆提离婚。

就在这个时候,事情起了一点变化。我发现她跟我在一起时,开始变得愁眉不展。我按下不安,沉住气继续观察,发现她原本背的几个名牌包都不知去向,反而用起了一个藏蓝色的尼龙袋——是我们几年前一起去香港的时候,我给她买的,记得价格还不到两千。她越来越憔悴,甚至开始背着我抽烟。虽然每次见面她都喷了香水,但我对烟味很敏感……我感到莫名的恐惧,却又不敢问她。这一切都太像我们上次分手她突然离我而去的时候。

事情果然发生了。那天,我如约到了李纱的住所:没有人。我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屋里已经搬空,只留下了几样不值钱的家具。我发疯一般翻遍了每个角落,想看她有没有留下片言只语、蛛丝马迹,但是,什么都没有。陷入绝望之时,我听到了门锁的转动声。

是李纱吗?真的是她!她衣衫不整,喘着粗气,拼命锁上了门。看见我,她的眼神从警觉顿时变得涣散,还没来得及追问,她扑倒在我怀里失声大哭。

李纱被骗了。根本没有什么竹钢,也没有什么佛寺的工程,领导的那些关系和资源,只是空手套白狼的谎话。工程预付款打过来,很快又以追加投资的方式花了出去。那根本不是什么预付款,只是庞氏骗局付出的第一笔红利。

她所有的积蓄,连带着老家的几套房子都打了水漂。我的房子之前抵押给银行,我留了一小笔钱来支付每月的还款金额,现在这笔钱即将告罄。李纱浑身发抖:她还在小贷公司借了一笔钱。那些人能做出什么事来,想想都不寒而栗。

我去找了小贷公司的人,把李纱的债务转到我名下。另外我还多借了一笔。李纱说,她原本打算一个人逃到泰国,她在泰北的乡下有一处小小的住房,但她还是回来了,为了我。而我已经不顾一切。我告诉小贷公司的人,说我老婆在郊区有一套房子,还有宅基地。我拿到了一笔现金。

准备去泰国的那天早晨,我的家庭生活还与从前一样。老婆要我下楼去给她买早点。我买了上来,她却又不吃了,说有事情要迟到了。

“那你带着路上吃。”她看了我一眼,那一眼里有一种……说不清是什么东西。我躲开了,没有跟她对视。她出门之前,把鸡蛋灌饼塞进了包里。李纱的电话打来了:“你到哪了?”她说,“我在机场等你。”我收拾了东西,半小时以后打了辆车出发。“今天怎么这么堵?”我问司机。“环路上出了事故,挺严重的,还死人了。”司机听着交通广播,但还没等我听清到底什么事故,他就转台了。

我终于到了机场。在国际出发的大厅里,望向李纱所说的方位。我没有看到她,于是我踮起脚尖,眯起眼睛再看过去,就好像这样能看到更远的地方。电话再一次响了,我接起来以后才发现不是李纱。

“您好,请问是宋清元的家属吗?”

“我是。”

宋清元是老婆的名字。婚后太久没有叫过对方的名字,以至于乍一听到,我几乎想矢口否认。

“是这样的,这里是阜成门医院。您的妻子刚刚遭遇了严重车祸,正在我们院里抢救。情况现在比较危急……”

“什么?”

“情况很危急。胎儿是肯定保不住了。大人也……”

妻子什么时候怀孕了?我大脑一片空白。

2

“这么说他会相信吗?”王博放下电话,问我。

“肯定会。”我点头说,“我老公不是那种喜欢追根究底的人啦。”

尽管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还是习惯性称他为“我老公”。老公不算一个聪明人,也不是一个坏蛋。他只是男人中占99%的普通男人中的一个。

“所以您到底为什么要结婚呢?”王博问。他是我的学生,但不算什么正式的师生关系。五年前我在一个老年大学里挂靠开了一个写作班,教人写推理小说。来的人当然不只是老年人——老年人也是有的,大多是推理文学爱好者,理所当然。

大部分学生,在上课之前,我们在网络上就已经熟识了。不过,那时我们交流的一般是阅读感受,就某本小说的设定、密室的可能性、诡计的合理性展开讨论。如果说对作品的鉴赏力、阅读作品的数量,推理圈比我高明的人,可以说多了去了,但是,我却有一样他人所不及的才能:可以鼓励别人写出推理小说。

与其说鼓励,不如说“驱动”更为恰当。我能从一个人的闲聊中发现蛛丝马迹,拼凑出他完整的生活轨迹,并从中寻找缝隙,设计出一个小说的开头。然后,学生们会独自完成,或相互求助,把这个小说写下去。

这样的小说也并不出版,就用一个统一的假名在网上流传。也会收到打赏、募捐之类的款项,数额还不算少,但至今我们还未取用。

“每个人的人生只要偏离十五度,都可能是一部犯罪小说。”王博如是说。他是唯一一个结业了又回来的学生。回来是因为,他老婆被杀了,是的,真实的犯罪,然而,但那犯罪经过与推理小说相去甚远。他老婆是一名普通的民事法官,处理得最多的是离婚案件。有人会因为离婚而杀人吗?不可想象,但那个人就是用自制手枪把几颗铅弹射进了他老婆的肝脏。

有时候,我怀疑,他变得比过去更热衷于推理,是想要摆脱那种亲人死亡带来的巨大无序之感。

“我觉得说怀孕这件事完全是败笔啦。”王博说,“多余。”

他的潜台词是:你以为这个男人对你还有什么怜悯不成?

“兴之所至啦。”我讪讪地说。

我到底为什么要结婚呢?

吃中午饭的时间到了,我从包里摸出早晨没吃的鸡蛋灌饼。要赶到课上,还有一些准备工作,时间有些紧张。而且,路上还堵车了。

“电话没问题吗?”

“没问题,我用急救那边的电话给他打的。”冯煜说,他自己是阜成门医院的眼科大夫,“今早晨那个车祸是在我们医院急救的,太惨了,其实当场有死一个,还有一个伤得重的女的,下半身都被挤扁了,我看也是没什么希望。”

“可他要是再打过去问呢?”我说,“你同事接电话,说几句不就穿帮了?”

“你把事情搞复杂了,你想啊,其实他现在就在盼着你死呢。你死了,他开心都来不及,怎么会去查证?”王博说。

我没说话。

“刘巍你给查一下,看老师的老公有没有登机?”

“查过了,登了。”刘巍说。他是这一期的学员,在建筑设计院工作,对自己现在的职业非常不满,“比起现实的建筑我更喜欢虚拟的建筑”,他最爱玩的游戏就是俄罗斯方块,听说这个游戏要被拍成电影,他兴奋不已。

登机了啊……有些遗憾然而……我慢慢地吃掉了已经变冷的鸡蛋灌饼。小贷公司的人应该很快会上门来要债了。

“你老公的房子已经抵押过一次了,你知道的吧?”王博说,“哦对,你不会不知道,陈刚给你查过了。”

听到这话,陈刚微微点头。他在一家银行的个人信贷部门工作。通过熟人,查到老公名下的抵押贷款并不困难。但是,尽管房屋属于他的婚前财产,抵押房产的时候还是需要夫妻双方签字到场。在银行工作的学生多方打听,得知当天“我”的确去了。“不过当然不是老师你本人了。他们讲,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陈刚在电话里哧哧笑着说。

即使在最普通、日常的生活里,任何人也都有可能犯下罪行,或成为罪行的对象。同时,他的罪行一定会通过日常生活的改变而显现。这就是我教给学生们推理小说创作的规律。

要设计一桩犯罪的时候,一定要细细描绘好犯罪双方的职业、爱好、生活路线、作息规律。必要的话绘制一条24小时的时间线。而一篇小说最简便的开头,就是在这根线上截取一个点,让这个人在此时此地消失。

现在消失的人是我。如果这是一个小说的开头,那么我,一个家庭主妇,在上班的路上突遭横祸,并且再也无法得知丈夫针对她的一场阴谋。

现在这个小说该如何进行呢?我茫然无知。

决定故事走向的,应该是人物的性格。只是对这个性格,要看从谁的角度去理解。老公本人,可能认为自己善良、忠实、宽厚、能干,具有传统男性的所有美德,但在我看来,他性格的最大特点是:志大才疏,同时心软,容易轻信,也容易被他人操控。

举个例子:我们婚恋的过程就充分体现了他的性格。我很清楚自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是,我将自己装扮成智商一般、对他有点小崇拜、愿意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他的模样,认识三个月以后他就求婚了。

结婚以后,他的作息规律与恋爱时有了改变,下班时间晚了很多。从我的角度,很容易推测出他对这段婚姻的不满。我没预料的是李纱突然出现。诚然,我是因为老公遭受了恋爱的巨大打击才决定跟他发展关系的,处在这种心理状态下的男性,往往带有一种“献祭”般自暴自弃的心理,对女性的判断力也容易失常,这对我有利。但是我没想到,他的前女友是这么一个人。

简单来讲:这女人是个惯犯。

老公一直很不清楚,为何自己在买房之后,尽管升职加薪,经济状况却没有得到明显的改善。他一直将这归咎于独自偿还房屋贷款,但我梳理了他的消费习惯,得出结论:他的日常开销,哪怕加上房贷,也只占他收入的一小部分。重要的开销是恋爱开销。这一部分,如果男人不长个心眼,可以是个无底洞。

世界上有那么一种女人是有花钱天赋的。而且这钱往往花得无知无觉。你觉得自己并没有给她买下她渴望的那个包、那双鞋、那辆车,但是,钱其实已经花出去了,而且花得并不比那个包、那双鞋、那辆车少。

陈刚帮我查过我老公在各个银行的流水。我老公曾经大额地、频繁地透支信用卡,然后仅采用最低还款额,这样的情形持续了两年多。“这样的人我见多了。”陈刚说,“一开始以为自己只是偶尔超支,下个月一定就能缓过气来,或者等着某笔款项到账,但希望总会落空。他们根本不晓得自己要背多少利息,到后来就连一开始欠了多少钱都不清楚了,每月最低还款额不断提升,最后为了凑出这笔款子,都要绞尽脑汁。有些人于是办了好几张信用卡,这张取现还那一张,只知道取现的利息是每天万分之四,从来没有认真算过复利一个月是多少钱。如果只是欠银行的钱也还好,但最后这些人都去借了小贷公司。然后就是回老家,贱价卖了父母的房子或者一点点土地,这样的人不管多年轻,一辈子也已经完了。”

我问他:“就没有例外的吗?”

当时他笑着说,很少有例外的情况。“不过你老公就是个例外啊。”

陈刚说,我老公,突然有一天,就像被电鳗击中了一般,完全停止了信用卡透支。随后,顽强地以每月固定一万元的金额进行还款,最终还清了款项,并且在还清的那天,立刻注销了信用卡。

“毕竟老师的老公也不是一般人啊。”当时,刘巍一边玩俄罗斯方块,一边面无表情地说,我也不知道那是讽刺还是夸奖。

突然转变的原因有且只可能有一个:就是他跟那个女人分手了。

陈刚说到这里时,王博变得若有所思。他回家翻了老婆的遗物,下堂课就带了过来。他说,他对这个女人有印象,因为他老婆办过她的案子。

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有人到民事法庭起诉,说自己遭到了女子以结婚为名的诈骗。那案子荒谬得让人匪夷所思,两人根本没见过面,原告所提出的证据只有一张张的微信截图,证明他和这个女人在谈婚论嫁,并且通过微信打给了她大笔款项。原告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普通男子,因为家里拆迁突然有了笔钱,在某婚恋网站上认识了这个女人。“你怎么确定对方就是骗你的呢?”听到这个问题,男子歇斯底里地大喊:“她长得这么漂亮,要不是一开始就想骗我,怎么会看上我这种人!”该案最终因为证据不足,未予受理。被告也始终未到场。

王博说,她老婆在家里叹息说,其实这种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诈骗。但是,如果有人下定决心利用婚事搞诈骗,是很难抓到真凭实据的。

此时此刻,班上的大家凑在一起翻看着李纱的照片,大概有八十多张吧,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的确是个美人。

“这么想要钱,为什么不找个有钱人嫁了?”冯煜问。

“这就是人家的脑子比我们老师清楚的地方了。”王博说,“老公有钱跟自己有钱完全不是一回事。要想人生痛快,还是得自己有钱才行。”

面对这样的冷嘲热讽,我也不好意思开口争辩什么,例如“我结婚又不是为了钱”之类。王博对婚姻的看法很严酷,这当然也是因为他老婆。导致他老婆被杀的离婚案,是妻子通过婚内负债再离婚,让老公几乎丧失了全部财产;老公不服起诉,但根据婚姻法41条,他理应承担婚内共同债务,并且要卖掉自己母亲的房子还债。

就是这个案子给王博的老婆招来了杀身之祸。并且,杀人犯在击倒他老婆以后,立刻就自杀了,连复仇的机会都没留给他。但这也是好事,因为王博曾经说过,如果那男人没死,也没被判死刑,那他会亲手杀了他。

“什么狗屎婚姻,婚姻就是以爱为名进行的一场诈骗。”面对王博这样忿激的言语,我也努力控制住自己,不问出“那你和你老婆的婚姻呢”这种听上去像挑衅的话。

况且,我现在自己就陷入了被诈骗的局面。老公找小贷公司借钱,这我并不意外,从他的现金流状况我就知道他早晚会走到这一步。老公自己没有留意到的是,他在决定孤注一掷之前,流露出的蛛丝马迹:他在纸上列出算式,我一看就知道他在反复计算自己可以贷款的金额;他具体问我郊区房子近期有没有拆迁的希望,还关心起了我爷爷的身体。

要说老公对我没有丝毫怜悯,那也不全是事实。在决定把我推向深渊的同时,他对我的脸型不再挑剔,主动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看我的眼神里也有一丝不舍:他舍不得的当然不是我,而是他决定与我(或者随便哪个女人)结婚时,所选择的那种平庸的命运。如果我爷爷去世,我拿到房屋拆迁款,他也会慢慢安于跟我在一起,过上城市中产阶级的生活。

可他不知道,我根本没有爷爷,他见过的我爷爷也是我的一个学生。老人家当年考警校时梦想成为神探,却干了几十年户籍警。“平静的一生啊!没有一点波澜。”当得知要帮我冒充一下爷爷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老公从没想过,如果我真的父母双亡,家里还有价值七八百万待拆迁的土地,又怎么会嫁给他呢?那样的我,早就去金融街找青年才俊了。

所以,李纱在骗过一轮之后又回来找我老公的原因,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像我老公这么天真的男人,恐怕也很少了。

“你可是自己看着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啊。”王博说,口气中不是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你现在打算怎么办?从法律上讲,你一点机会都没有。你老公一共欠了七百万,摊到你头上三百五十万。中国还没有个人破产法,你每个月的收入里留下基本生活费,剩下的还一辈子。除了那份假的资产,你还有别的资产吗?”

我摇摇头。

“那你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可不是一句玩笑话。说死就死,只是,不像今天早晨这样随意地编造一条死亡消息,而是真正的死。

为了躲债而假死,这是推理犯罪小说中经典的桥段。一想到真的可以在一个人身上付诸实行,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冯煜说,他的弟弟在偏远县城医院工作,可以帮我弄到死亡证明。只是我自己还是要亲身过去一趟,“逼真一点就需要做一些网络聊天记录啦,去见网友什么的。那破地方没什么景点。”

不过,我们后来决定省略这些无谓的东西:把事情搞得太复杂,就会留下破绽。人从世间经过,就如蛞蝓,身后总会拖着一条痕迹。如果有人感兴趣,就让它追踪这条无意识的痕迹好了!越是刻意设计,越是会出意想不到的问题。

新的身份由老户籍警帮我搞定。

“这真的可以?现在不都联网?”

“全国有两个身份证的人那么多,人家有你也可以有,放心。”

“就一个问题,死亡以后注销身份证,你没法坐飞机火车回来啦。”王博说。

“要么干脆别去了。”刘巍说,“先上了火车,再偷偷溜下来,火车站出站又没有登记。只要别买卧铺,卧铺列车员会发现你没去。买个硬座,鬼才会注意你。”

“你这样想省事可不行。关键是制造完全重合的路径。如果她本人不去那个县城,一切就缺乏真实感,怎么进医院,怎么死亡,总之事后对时间会非常麻烦。”王博反驳道,“这样,新的身份办下来要多久?”

“不好说。这种事情靠关系,快也要一个月,大半年也有可能。”户籍警——我爷爷回答。

“在新身份办下来以前,你能就在那个县城呆着吗?或者坐一个短途车到邻县?”王博问我,“你可以拿我老婆的手机,我一直没有注销。等新身份证办下来,我们就给那个手机打电话。火车票我们也给你买好。你在车站说身份证丢了,申请一个临时的,就能上车了。”

“可我在那边住哪?没有身份证,连旅馆都不能住。”

“那种小地方不一定。我可以让我弟弟给你租个房子。”冯煜说。

“那我一个单身女人,要是万一被人盯上了呢?”我忽然感到很生气,莫名其妙,气得肝疼,“那时候杀我可不犯法啊!因为我本来就死了!”

“可是老师,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啊。你本来可以在发现他出轨的时侯,就跟他离婚的嘛。”陈刚悠悠然说道,“这个小说的开头,完全是你自己写好的,你现在生什么气哪?”

我无言以对。

“要不干脆趁那个时间整个容好了。老师你只要把下面这块——”刘巍用手遮住下颌的两边,“这两块骨头磨掉,其实长得就还行,我观察过。”

“不要磨!”王博好像也生起气来,“就这样不挺好吗?像刘玉玲。啊别说这些没用的了!你不能回家,现在要马上去车站。车站找几个自动提款机,把公用账户上的钱都取出来。不要网上购票,直接车站买票。只要顺利离开,死掉,过几个月就可以再回来了。”

真的可以一切顺利吗?我忽然困惑起来。鸡蛋灌饼吃完了,胃里却像仍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我几乎不由自主地从包里摸出了手机。早晨出门之后,它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可我现在……

王博飞快伸手夺过手机,越过我的头顶,把它扔进了水槽。“现在是生死攸关,别想那些没用的事情了好吗?”他喊道。

然而就在此时,手机响了。

所有的人都倒抽一口凉气之时,医生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不好意思是我。”他做个手势。“什么?谁?要找他老婆?”说到这里,他用手捂住听筒,有些惊慌无措地,看向了我。

3

醒来的时候,我用了好一阵才适应眼前的黑暗。被重击过的后脑勺隐隐作痛。

在我办好登机手续时,李纱告诉我,她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不能跟我一起去泰国。

“你落地就找我表哥好吗?”她说,“我跟他说好了,他会去机场接你。”

现在,她就在跟一个人激烈地争执,那个人的声音听来有些耳熟。是小贷公司的人吗?我拼命回想。

“不是说让你跟他一起上飞机的吗!”那人说,“就差最后一步,之前的功夫全都白费了!”

“我怎么知道他上了飞机还要跑下来?我又不是神仙!我要是神仙,就不会让你二十倍杠杆去炒股了,我们根本不会落到这一步!”

“你还有脸说我,你自己又好到哪去了,石家庄一枝花你装什么白富美,我要不是被你骗了,早娶了我妈领导的女儿了,人家三环里有五套房子,你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第一个冲动,居然是冲上去痛殴这个男人,因为他居然敢侮辱李纱!

可是李纱的回答却让我心头再度一沉。

“好了现在怎么办呢?我真的,我一直盯到他办了登机手续,我以为……现在怎么办呢?”

那卑微的口气,真的是我的女神吗?她一定是受到了胁迫!

“唉麻烦,先让他把钱拿出来。”

“我刚找到他的卡了。”李纱迟疑地说,“密码先别问他,就试下我的生日吧。”

眼睛被蒙着,手脚都被什么东西绑得死死的,嘴上封的,我感觉是胶带。缠绕鼻端的是浓烈的烟味,李纱身上的那种烟味。我努力地回想着,自己现在是在哪里。

登机以后实在忍不住又跑了下来,到医院去询问老婆是死是活,医生还在盘问我身份,我被李纱一个电话叫到了郊外……她好像告诉我说,领导的工程还有一点剩余的物资,我们可以卖掉换点钱……事情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我的后脑勺又痛了起来。

现在我是在哪里呢?听声音应该是在某个建筑物内部吧。

“你不是说他特别讨厌他老婆,根本不管她死活吗?你以为你真的是天仙啊,啊,我为什么被你这种人给套牢了,你根本什么事都办不成!”

“你呢,你又办成了什么事,我说买房你偏要炒股,才搞成现在这样!”

这两个人互相埋怨的口吻,就像是电视剧里落魄的夫妻,李纱的声音又高又尖锐,但每到关键时刻,气势又会一下弱下去。

难道小贷公司的人是李纱的老公?到底是怎么回事?

“卡已经被挂失了!你这个废物啊,现在全完了!”

是谁挂失了我的卡呢?难道我自己在昏迷时不知不觉这样做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李纱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不然我们俩一起去泰国吧。”

“你白痴啊,一穷二白逃到泰国去,我为什么不干脆留在北京啊?我在这好歹还有份正经工作吧?”

“那我怎么办,他会不会去告我……”

“你被告得还少吗,不是一直都没事?”这时候,男人的声音忽然带上了一丝恶意,“实在没办法,你跟了他不就完了吗?”

“我跟他?你开什么玩笑?”

“说实话他有什么不好?对你一心一意,工作不也不错吗?我们单位那些男的,不是我说,就是有个北京户口,有个事业编制,多少年轻小姑娘投怀送抱,我看个个都比你强。”

这话听起来更加熟悉,我的心忽然要炸开了,这是我的领导!

原来,原来……不能相信的事实一下在大脑里炸开,我的后脑勺又剧烈地痛起来。

“我死都不会跟这种恶心的人在一起的!”李纱尖叫道,“明明结婚了还在外面搞三搞四的,还觉得自己特别纯情,我碰到他我就想吐!”

从脸上划过的滚烫的东西,是眼泪吗?但是,我却只想笑。如果不是嘴被封住,我一定会笑得很大声。

“什么声音?”

“你别疑神疑鬼。”领导说,“我给他揍的那一下,他三天都醒不过来。”

你也别太自信了啊!我已经醒来了啊!

“那现在怎么办啊?他是不是都发现了?”

“你说呢?不发现他会去挂失卡?你把他带到这来的时候,有人注意吗?”

“没有。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反正去泰国也是杀,在这里也是杀。”

“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放心吧这种荒郊野外……”

我知道自己在哪了。之前说要投资的时候,李纱带我考察过“工地”,感觉已经靠近河北了,在一个山区里人迹罕至的地方,已经打好了地基,旁边屋子也盖好了几间。

我当然看不懂那到底是不是佛寺,但当时那种情况……我丧失了判断力,也是情有可原。也许我当时就感觉到不对……但我潜意识里,期待着“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就好了!”,因此绝对不会去追问。这就是我的人生,在这些关键之处,细微地偏离了方向。

大概只偏离了十五度吧……距离我原先计划与老婆共度的生活。

老婆,对不起。想必你在医院的急救间里,也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我们来世再……

可是如果在这里杀掉我,几年没有人收尸,我会不会变成孤魂野鬼?到我投胎的时候,老婆应该也早就跟别人跑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丝毫不能感觉到生命即将结束的紧迫,脑子里尽是这样的胡思乱想。

直到有人狠狠掐住了我的脖子。

“能不能伪装成自杀啊……”旁边是李纱怯懦的声音。

“你他妈少废话!过来搭把手!”

我用力挣扎,意识却很快变得模糊。在濒死的混乱思绪中,我听见……

我听见了一串遥远的笑声。

掐住我的手好像松了。

“到了吗?到了吧,我闻到烟味。”

“要快点了。卡挂失了,对方感觉不对,恐怕就会杀人灭口。”

“跟挂失有什么关系,人家本来就没想让他活。”

我拼命吸了几口空气。上方有敲砖头咚咚的声音。好像有谁被卡住了。

“这种楼通风管道明明应该都很宽的嘛。”听见一个不满的声音,“啊,施工又没达标!比俄罗斯方块差远了!”

“明明可以砸门进去,为什么要爬管道啊!你们也太追求效果了吧!”

“总之是过来了啊!”这个兴高采烈的声音,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开朗。

眼前还是一片黑暗。同样的黑暗既包围着我,也包围着妻子。我想象妻子在那黑暗的地方,健壮的双腿一定爬得分外敏捷。

方悄悄
5月 28, 20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初夏的房间

    5、因为毕业将近,那段时间我不得不一直不断地在找工作,有时候一天要参加两个面试。因为内心深处不太相信自己能找到工作,所以什么地方都会投简历,从会计师事务所到银行到商场...

    方悄悄 阅读 1319
  • 我的pang友齐大福

    第二个故事:齐大福在巴黎也没什么艳遇 我的朋友齐大福最近去巴黎了。 她不是去旅游,而是去参加婚礼和……买菜做饭的。 到达的第一天,她连时差都没倒过来,就在闺中密友陈子楠位...

    方悄悄 阅读 1279
  • 我的非常环保的男朋友

    有过一个非常环保的男朋友。 真的非常环保。家里没有多余的东西。出门如果可以骑车就骑车。从工体到西单,半个小时就骑好了。要么就坐公车地铁,反正很少打车。最值得一提的是,...

    方悄悄 阅读 2534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