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Pang友齐大福

我的Pang友齐大福

浪漫的爱情就像麻辣火锅,林茉莉模模糊糊地想,这种东西以后我可能真的不能再吃了,但只要喝完这碗粥,我应该就能继续,绿茶满满地活下去。

11月 1, 2023 阅读 219 字数 4587 评论 0 喜欢 0

【第四个故事:怎样治疗绿茶婊的厌食症】

远远走过来一个又瘦又白、黑长直发、穿着粉色小洋装的女人,袅袅婷婷的样子,一看就是只绿茶婊。
没想到,她居然施施然到了我们这一桌,一坐下,就对齐大福诉苦:“我再也受不了我的助理了!”
“助理怎么了?”齐大福不动声色地问。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林茉莉。我和天霸、齐大福,那天在一家韩餐馆,兴致勃勃地要吃海鲜辣酱炒面。聚餐计划里本来没有林茉莉,但她看到齐大福发了微博,硬是打车穿过了半个北京城过来:“我也要吃!我今天要吃点刺激的。”
“助理又怎么刺激你了?”
“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啦?”林茉莉恨恨地说,“今天我让她加班,她居然说自己不舒服,迟到了一个多小时才来公司,还说加班代表能力不够!对了昨天她跑去跟另一个组的组长吃饭,什么意思啊,是嫌我对她不够好,想跳到别的组吗?来一份辣白菜五花肉。”
“那你对她到底怎么样呢?”齐大福问。
“我对她还能怎么样?Excel的公式手把手教,就差没帮她录入数据了。今天我是让她加班了,可我不是也加了整一天吗?五一大促只有二十天了,今天需求还没搞定,我也不想加班,我还失恋了呢!加一份肥肠炒米肠。”
“你怎么又失恋了?”
“渣男劈腿。”
“能不能来点新鲜的?”齐大福说,同时叮嘱服务员,“刚才她点的都取消,给她来一份酱汤配米饭。”
这——是——为——什——么?
要知道,不能拦着人吃饭,那是齐大福的一项基本美德,也是她发起“与福同Pang”大型公益活动的初衷。
不许人吃饭,只许人喝汤,这在齐大福身上,我们还是头一次看到。
而这就是林茉莉的特别之处。我们认识齐大福,是因为能吃,而她认识齐大福,恰恰是因为不能吃。

简单说来是这样:林茉莉长了一只特别敏感的胃。夏天的烤串,冬天的火锅,任何食材只要不够新鲜,进入她的胃半个小时以上,就能引发一系列复杂的有机化学反应,也就是,拉肚子。
这个特性让林茉莉很苦恼。单位同事聚餐,大家都吃得开开心心,只有她一个人对着菜单挑来拣去,反复询问服务员“都新鲜吗”(谁还能回答不新鲜)?但就算如此,她中招的时候也不少。一来二去,她成了全公司最喜欢喊饿但到了地方却又吃最少的人,相当于中学时候那个每次都说没复习却每次都考第一的优等生。人家越吃越胖,她却越吃越瘦,人家胖到了四海之内皆兄弟,她却瘦到了没朋友。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林茉莉做出了各种努力。她去健身,她去看中医,她吃胃药,她喝益生菌。但种种方法都收效甚微,该拉肚子的时候照拉不误。
她是在近乎绝望地寻找食物的过程中认识齐大福的,看到齐大福的微博转发有机市集的消息,她也好死不死地凑上去问了一句:你们这些吃的都新鲜吗?
“我还以为她是故意来找茬的。”齐大福说,“当时心情也不好,劈头盖脸给她教育了一顿。”
林茉莉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场回呛,结果一来二去,两人倒是聊上了,林茉莉还订了一个农场一季的菜,当上了会员。

不过这两个人的关系发生变化,还是从林茉莉的一个半夜三点的电话开始的。当时她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就想给齐大福一个人打电话,这事她自己也说不清。
巧的是齐大福那天正好失眠。一个Pang子居然会失眠,这件事可能超出一般人的想象,但这个问题暂时不重要。
“你怎么了?”
“我刚刚下班。”林茉莉的声音里带了一丝哭腔,“助理帮我做回归分析,但是把数据源搞错了,结果明天就要,我训她她居然还哭了,我只好自己做了一遍。”
“然后呢?”
“然后就是……我失恋了……”
那是林茉莉上上上次的失恋,时间是在半年前。当她跑完了精疲力尽的回归方程,打电话想让男朋友来接她的时候,接起电话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在给齐大福的电话里,林茉莉呜呜咽咽地讲了半个多小时,关于她跟这个男人怎样拥有一个浪漫无比的开始,关于她怎样在他没有工作的时候无怨无悔,怎样动用所有关系帮他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怎样打算过年就去他老家见他父母,最后,怎样得知他居然有个从小青梅竹马的女朋友。
齐大福后来承认,她听了一两句,就把电话开了免提放在一边,当作背景音,自己该干嘛干嘛了。只有到最后,林茉莉的一句话才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想吃火锅。”林茉莉说,“我要去簋街吃火锅。小山城,宽板凳,牛蛙,牛丸,变态辣,要吃到爆炸!大福你跟我去吗,我请客!”
齐大福愣了一下:“你不是不能吃这些吗?”
“可我想吃啊!不吃这些,我心里的东西发泄不出来……”
敢情这姑娘,是把拉肚子当成了心灵的出口啊!齐大福真是叹为观止。
不过,她到底也不是铁石心肠,想了想,她邀请林茉莉第二天来她家吃火锅。
齐大福那天做的火锅很特别,炖了一只鸡做汤底,涮菜只有青菜和蘑菇。那顿火锅林茉莉吃得痛快淋漓,第二天一称体重,重了两斤,再摸摸肚子,居然一切正常。
林茉莉站在体重秤上,莫名其妙地热泪盈眶。

从此以后这几乎成了林茉莉和齐大福的相处模式,因为林茉莉失恋的次数,实在是较为频繁。失恋了的她总是报复性地想吃点儿刺激的!“你真的不要这么作,你那恋爱叫恋爱?”齐大福这样教训她,“人家失恋是大病一场,你失恋就拉个肚子!”但说归说,她还是奋勇保护着林茉莉的胃,“只许喝酱汤”就是一例。
不过这一次,齐大福的保护并没有成功。
第二天她告诉我们,那间馆子不能再去,因为林茉莉早晨上了三次厕所。
“就一碗酱汤也能吃坏?”天霸表示不解。
“不是酱汤,她说大概是送的凉菜有问题。”
“可凉菜我们都吃了呀!”
“在这一点上应该相信林茉莉,只要她吃过没事儿的地方,食材肯定过关,比食药监局管用——反之也成立。”
然后她又加了一句:“只要是她喜欢过的男人,肯定是人渣,不是劈腿就是娘炮,至今为止无一例外。”

从那次以后我们都期待着再和林茉莉吃饭,再次体验她人肉食药监局的神奇功力,但是不巧,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林茉莉特别的忙。
她的部门总监跳槽,副总监扶正,空出来的那个位置,每个项目组长都在觊觎,但最有希望升上去的,毫无疑问是林茉莉。
“只要把五一大促做好就没问题,我有这个把握。”“与福同Pang”微信群里,林茉莉说话自信满满,又是一口的绿茶腔。
一切似乎都很美好,再加上,她又一次恋爱了。
这一次,是与一个大叔的浪漫邂逅,大叔和林茉莉不是一家公司,但在一栋大楼。他们总是在早晨的同一时间登上同一部电梯,林茉莉在三楼,他在二十三楼。有一次林茉莉晚到,大叔就在电梯边等了二十分钟,这就是他们交往的开始。
“果然外表绿茶就很占便宜。”天霸说,“要不你给我上节恋爱课,怎么让男人一见钟情?”
“大叔啊,听上去很美。”齐大福问,“不是我不相信爱情,我就想问你,这次真的靠谱吗?”
“靠谱,他对我特别好。”林茉莉说,“真的大福,他对我好到我一说饿了,他就放下工作去给我买吃的。”
“他给你买的什么吃的?”
“煎饼果子。别笑——我跟你们说特别浪漫!他总是会一次买两个,自己先吃,吃下去觉得没问题,才准我吃。”
“那你吃完以后肚子怎么样?”
“很好啊!”林茉莉说。这句话,不知怎么,我们都没怎么信。
不知道爱情的甜蜜会不会治愈林茉莉的肠胃,但工作的压力绝不会因为谈恋爱而减轻。五一大促迫在眉睫,林茉莉每天就像一根点燃了的鸡毛掸子一样,横扫各个部门——今年的专题流量要达到一千万,这是大领导给林茉莉下的死任务。对小助理的工作态度,她很不满意:“为什么要你准备的促销资料还没有准备好?你不知道三天以后专题就要上线吗?”
“我不打算准备了。”小助理说。忘了说,她和我国最好的女演员叫一个名字:周迅。
“什么?”
“我申请调组。我觉得你这个人,对同事缺乏起码的真诚和尊重。”
“什么?”
“我要去兰姐的组。”叫周迅的助理用一种大仇得报的口气宣示道,“你交代的任务没法完成,技术部门已经说了,他们抽不出人手来跟你合作,他们在忙兰姐酒店那边的销售专题。他们只能给你一个页面链接。”
“我知道了。”林茉莉咬着牙根说。
一切都很清楚。小助理真的挖了墙角,在她最不能出错的时候。
但有一件事周迅不知道。
林茉莉虽然现在做的是营销,但大学里的专业,是计算机。
没有当成苦逼的程序员,但是写几行代码,自己操作一个专题,这点信心……林茉莉闭上眼睛,在座位上靠了十五秒。
睁开眼睛的时候,她打电话给二十三楼的那位大叔,“我想辞职。”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林茉莉说,“就现在,我辞职,三十秒之内,你下来带我走,好吗?”
“你,你别冲动。”大叔不知怎么着了慌。
“那就一分钟。”
“可我……”大叔已把一口牙齿咬碎,“我今晚要陪我老婆吃晚饭。”
原来是一枚隐婚的大叔……林茉莉的渣男记录簿上又加上了光辉的一笔。她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浪漫的开头就这样迅速滑到了如此境地,只知道自己又一次被爱情骗得四脚朝天。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骗人的,就是工作了吧……林茉莉知道自己没有哭的时间。同事们纷纷下班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在背后传说她和助理的那一场好戏。林茉莉翻着邻桌的外卖菜单,给自己叫了一碗酸辣粉,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以后,等着胃部的抽痛来临,然而,并没有。
接下来的两天,林茉莉每天加班到三点,困的时候就趴在桌上睡一觉,醒来继续。大学里学的代码很多都过时了,她只能一边做一边打开网页看教程,但没有人理她,没有人向她伸出援手。
有时候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你想得到的,就像优等生必须得是绿茶婊,就像林茉莉想要的浪漫爱情,必须以一场翻江倒海的胃活动告终。

两天以后专题完成上线,凌晨四点,林茉莉终于打车回了家。她想她应该洗个澡,但又觉得应该先吃顿饭。可是,就在“吃饭”这个念头从她脑子里闪过的时候,她都来不及扑向马桶,就哇的吐了。
她吐出了两天前吃的那碗酸辣粉。
林茉莉蹲在浴室的地板上,淋浴的水冲过头顶,她呆了一会儿,忽然听见自己的说话声。然后她再呆了一会儿,渐渐可以听清,原来那个声音一直不断地在重复:“我累我累我累我累”……林茉莉深吸了一口气,连身上的水都没擦就蹦到了卧室,拿起电话,拨通了齐大福的号码。
齐大福接起电话的那一刻,那头首先是静寂无声。
然后,林茉莉爆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哭声。
“大福!”她哭得几乎连气都喘不上来,“大福怎么办!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你到底怎么了?”
“我两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了,现在吃什么就吐什么,真的我快死了,大福,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打120?”
“打个屁的120。”齐大福断然否决,“你等着,我来看你。”
齐大福到的时候,林茉莉披着毛巾,头发上还滴着水,奄奄一息地窝在床上。
“你怎么了这是?”齐大福问,“工作把命搭上了?”
“我又失恋了齐大福。”林茉莉想到这点又悲上心头,“为什么我总是这么倒霉?”
“因为你啊,又没有那个胃,又总想吃点重口味。”齐大福说,“你家有纯净水吗?”
“客厅饮水机——你要干吗?”
“我给你做点吃的。”
“喂你别给我做火锅啊,这会儿吃火锅我真会挂了。”
“谁给你做火锅啊美得你。”齐大福的声音从厨房遥远地传来,“病人只能喝粥。”
林茉莉想说,粥也不用熬了,我什么都吃不下,我这么失败的人还是饿死了算。可是,不知道齐大福用的是什么米,粥的香味浓得不像话,从厨房那边慢慢飘过来,终于充盈起整个房间,让她觉得模模糊糊的安心又温暖。浪漫的爱情就像麻辣火锅,林茉莉模模糊糊地想,这种东西以后我可能真的不能再吃了,但只要喝完这碗粥,我应该就能继续,绿茶满满地活下去。

五一过后,林茉莉升职了。
她升职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掉了那个和影后同名的前助理。
“真的看着她收拾东西离开工位的时候我开心极了。”林茉莉说,“居然还有人为她求情,我就想问了,到底我们谁是绿茶?”
“当然是赢到最后的那个。”齐大福说。

方悄悄
11月 1, 20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初夏的房间

    1、那一年春天我生活在北京。这并不是我在北京的第一个春天,不过,是在那年,我从学校宿舍搬了出来,住进了一个朋友的家里。说是朋友,其实又不怎么熟。情况是这样:我搬进那套...

    方悄悄 阅读 1230
  • 我的pang友齐大福

    第一个故事:喝醉的文艺女青年还配不配吃早饭 我最讨厌那些明明瘦得要命的女人自称吃货了。实际上她们根本吃得没我多。随便到了一个餐厅就拿出手机来拍照,然后呼喊道:“太赞了!...

    方悄悄 阅读 3499
  • 我妻子的双重生活

    1 我和妻子是相亲认识的。见面时她拿着手机看网文,一个侦探小说,我说,我也看了这个,挺好看的,就是太不真实了。她瞅了我一眼,突然咕叽咕叽地笑起来,就是那开朗的笑声让我莫...

    方悄悄 阅读 354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