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与尖刺

木与尖刺

我们很难再见面了……

5月 27, 2023 阅读 343 字数 6088 评论 0 喜欢 0
木与尖刺 by  子不语

树木往往能孤独地生长许多年,多半是周遭的冷漠和低压促成了这一点。

我也曾见过两棵挤挨在一起的树木,它们围绕着彼此,树干昏暗地弯曲着,不再指向虚幻而冰冷的天空,生命的力量向着对方倾斜,有一部分甚至如同尖刺般深深地刺入了对方体内。

有人告诉我,这是病态的,一种令人上瘾的依赖。

19xx年7月,写于卧室

(一)

除了这个拥抱,风把一切都吹得遥远而冷漠。植这样想着,他将头贴在女孩被风微微吹乱的长发上,露出了极少见的微笑。

“害怕吗?”他问。

“什么?”女孩在他怀里轻轻抬起头。

“在这么昏暗的地方和我拥抱之类的。”

“……害怕还是有的……害怕认不出你的气息和长相……害怕踩到地上的积水或者一个不小心狠狠地踩在你的鞋子上……”她微笑着说道。

植盯着她微微翘起的唇角,他需要承认那抹微笑对他产生了难以忽视的诱惑和鼓舞——倒映在心底的孤独和冷漠乱作一团。

他忍不住加深了这个拥抱,但动作依旧很轻,手环抱在女孩的腰间,雨水的气息从他宽大而僵硬的风衣衣角倾斜下来,只有樱知道这个拥抱有多脆弱,仿佛下一阵风就会将它远远地吹开。

于是她再次将侧脸和双手埋进了那个拥抱里,四周是都市里荒僻至极的墙壁,上面潮湿地贴着几张残缺的海报和广告语,更深处的灯光被摇晃的积水微微拉长,孤独感在其中轰鸣着。

被拥抱渐渐止住。

大约十分钟后,他们才分开,樱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头发和衣摆,植则靠着旁边的墙壁,安静地看着她。

“看什么?”她问。

“当然是你啊……很好看的”

她翻了个白眼,右脚轻轻踢了踢身边的墙壁,“什么时候回去?”

“下午三点……”

樱抬起手腕上的手表,看了一下时间,眉毛挑了挑,明媚地笑道,“有时间陪我去看场电影吗?”

“……好。”

他们选了一场很老套的爱情片,女主角据说之前是一位声音甜美的歌手,后来改行做了演员,男主角则是植没有听说过的一个人物,留着干净的短发,脸部的轮廓英俊而挺拔。

电影刚进展到男女主在黄昏下热恋的时候,台下就一半的观众睡着了,最后半个小时,睡着的已经占了大多数,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观众依然醒着,不过也是闭着眼,似乎买票只是为了听女主动听的嗓音。

植微微偏着头,看向身边的樱,她的眸子明亮地盯着荧幕,侧脸像是蒙着一层柔软而昏暗的釉质令他忍不住盯着她,目光在闷热而混浊的空气里纠缠着,耳边则是电影里男女主甜腻的对话——

“喜欢你……”

“有多喜欢?”

“……像是即便喜欢到不行了还是希望能更喜欢一点……”

下午三点,他们分别,樱留下来,继续在这座城市的大学里读书,植则独自去了另一座城市。

“记得给我打电话……”樱盯着他,踮起脚,将手里的围巾轻轻缠到他的脖子上。

“记住了……回去之后立刻打给你……”植微笑地看着她。

“嗯……”樱点了点头,唇角微微抿着,站在原地,直到看着植走过空旷的人行路口,钻进了一辆黄色的出租车里,她才转过身,沿着潮湿的街道离开。

(二)

植坐在出租车里,打开了分别前樱塞进他背包里的那个礼物盒。

盒子里是一块心形的巧克力和一张浅色的贴纸,上面写着——

别多想。

只是刚好想起还没做过巧克力。

你老实点收下——不要声张。

“女朋友送的?”司机微笑着问道。

“嗯。”

“这么着急吗……离情人节还有两三个月呢……”司机轻轻啧了一声,将烟灰弹进一个快要塞满的烟灰缸里。

植略微笑了笑,将那盒拆开的巧克力放在膝盖上,偏着头,望向窗外——似乎在跨越城市的时候下起了雨,潮湿的感觉弥漫在车子的玻璃窗和后视镜上,司机慢悠悠地降下雨刷。

植很少和樱说起他的工作,他总是长时间待在超市的柜台后面,穿着淡绿色的工作制服,无事可做的时候,便拿出随身携带的一本书看了起来。

“是爱伦·坡的书?”一位穿着浅色短裙的女孩指了指放在柜台上的书,问道。

“嗯……爱伦·坡的短篇小说集……”说着,植淡淡地看了一眼女孩塑料袋里的商品,包括袋装的面包片和几罐啤酒。

女孩笑了笑,“我也有一部差不多的书……倒是有趣……”

说着,她俯下身,从柜台旁摆着的糖果里挑出了几枚,放在手心里,问道,“这些一共多少钱?”

“两块五。”

女孩的眼眸似乎微微弯了一下,淡淡的眼影倾泻般落入他的目光里,他确信她笑了,一闪即逝的微笑。

植拉开棕色的窗帘,用右手挡住涌进来的阳光,微微眯了眯眼,随后他打开放在床榻边的收音机,独自听了起来。

“真是好天气啊……”

“东城的鱼价便宜了许多……”

“……春天的道路总是水泄不通的……到处都是……”

听到一半,植跑到楼下的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一罐可乐,他坐到路边的长椅上,弓着背,眼眸昏暗地盯着放在草坪上的割草机。

“你是……上次那个读爱伦·坡的?”惊讶的女声让他从漫无目的的思绪里回过神。

植看过去,那个女孩坐在隔壁的长椅上,握着一罐啤酒,嘴唇微微开合着,像是还有什么话没说完似的——

“……你住在附近吗?”

“有趣……不过别担心……我只是凑巧路过的……不会打扰你……”

“……话说你不在那家超市打工了吗……已经有一阵子没见到你了……”

她的问题不断,若不是她柔柔的嗓音,植想着自己大概早就僵硬着脸色离开了,不过他依旧耐着性子,将他从超市离开的经过告诉了她。

“原来如此……”她点了点头,随后又微微朝植的方向探出身子,说道,“……原来那家超市的老板这么黑心啊……”

“……也不一定……”植犹豫地说道,“也许只是我和那家超市不合而已……”

女孩显然没有听到他的解释,她低着头,右手托着白皙的下巴,严肃地说道,“那我也不去那家超市了……”

“……”

“很少能看到这么亮的月光……”樱在电话的那端轻轻呵了口气,说道。

“你那边……很冷吗?”植问。

“嗯……”她顿了顿,又笑出了声,“不过还好啦……不是还有你陪着吗……”

植站在阳台上,微微抬起头,他头顶的天空并不明亮,反而昏暗地覆盖着几片被风吹乱的云,一点暗淡的光亮从薄弱的位置投下来,坠落到一片冰冷的沥青上。

“明天……是周末吧……”她轻声问道。

“嗯。”

“有想过一个人要干什么吗?”

“……写字……散步……窝在房间里给你打电话……”

“嗯……听起来也不错……”她呼了一口气,伸出白皙的右手,无聊地拨了拨眼前空荡的月光,眉眼微微眨动着,“不过……还是要早点睡觉……”

“嗯。”

植沉默了一会儿,盯着阳台上凌乱的黑暗,说道,“我有点想你了。”

“……我也是。”

植已经是第三次见到这个女孩了,她将头发梳成一个干净的马尾,擦着跑步后冒出的汗,脸色微红地坐在旁边的长椅上。

“还不错……”她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还不错?”

“很多事物啊……现在的气氛……人群……声音……都还不错,”她试图吹了一个口哨,但声音嘶哑得令人同情。

植喝了一口可乐,问道,“你喜欢这座城市?”

“还好吧……”她微微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一直生活在这个地方,总会抱有某种情感……不太恶劣……也谈不上喜欢……”

植又喝了一口可乐,他木然地盯着不远处的草坪,嘴唇嗡动,“……我不怎么喜欢这里”

“为何?”

“很难说……一个人孤独久了,难免失去一部分温和的想法,看到陌生的街道和人群,总会逆着走,直到世界颠倒过来,孤独感被长长地吊在天空里……”

她微微抬起头,睫毛在清冷的暮色里轻轻眨了眨,一缕头发从额前垂到耳侧,良久,她偏过头,视线隔着偌大而荒凉的空隙,落在他的深色外衣上,她下意识地抿了一下唇角,轻声问道,“你……有女朋友吗?”

(三)

植将写好的小说寄到邮局里,便沿着原来的路径往回走,他没有打伞,弥散在半空的雨水染上了他的衣角。

独自穿过人群。

像是漠然地撞向一棵遥远而漆黑的树木。

“什么?”植少见地没反应过来。

女孩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有女朋友吗……”

“有。”

“我想也是……”

“为什么?”植忍不住问。

女孩仰起头,微微眯起眼眸,说道,“像你这样孤独得仿佛快要死掉的人,总该是有什么依托才撑到现在的吧……不然早就像被突然扔到雪地里的猫那样……冻僵了……”

她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几枚糖果,白皙的右手伸过来,“给你……”

“什么?”

“糖……没过期的那种……”

周末,植给樱打了电话。

“那只黑猫不见了。”她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星期……我和朋友约好去街上找它……结果跑遍了街上所有的玻角落,都没找到它的踪影……”她低声说着,像是难过极了。

“也许只是跑去别的地方了,过段时间就跑回来了……”植安慰道。

“嗯。”

动荡的情绪在电话里传递着,

只有语言在渐渐堆积,如同潮湿而黑暗的火药。

“抽烟吗,你。”女孩问。

“不抽。”

她挑了挑眉,“有趣,很少有不抽烟又不说话的人……”

植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偶尔还是会喝酒的。”

她似乎很感兴趣,唇角微微翘起,“耍酒疯吗?”

“我很少喝醉……”植盯着她,淡淡地说道。

“酒量差的人都这么说……”她忍不住吹了一个口哨,眼眸微亮地说道,“……今天下午有空吗?”

“做什么?”

“喝酒。”

植盯着喝醉的女孩,淡淡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威士忌,她穿着白色的短裙,侧脸贴在桌子边缘,右手抱着一只空着的酒瓶。

“喝醉了?”老板走过来看了一眼。

“嗯。”

“大概之前很少喝酒……才喝了四五杯就醉成这样了。”老板微笑着,摇了摇头便转身走开了,留下植坐在女孩的对面,他微微仰起头,又喝了一杯,窗外的阳光微暖地照在植的衬衣上,他的侧脸冷漠而安定,眉毛稍稍挑起。

女孩轻小的呼吸声在附近微微弥漫,她不知何时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趴在桌子上,熟睡着,化着一点淡妆的明媚侧脸显得柔软而动人。

他握着玻璃酒杯的手指动了动,又僵在了半空——酒杯空了。

于是,第二天醒来,植便接到了女孩打来的电话。

“有事吗?”

“你说呢,自然是昨天的事……”

“昨天……你喝醉了。”

“我知道。”她似乎咬了咬牙,“所以之后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

“讲得仔细些可好?”

植喝着放得有些冰凉的白开水,微微皱眉,“……那时你喝醉了,我从你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打过去却发现是游乐场的服务电话……实在找不到别的什么线索……老板便建议我先将你拖到附近的宾馆再说……”

“拖?”她在意地吸了口气。

“……也没有真的拖出去,先是打算抱着的,但又觉得不太妥当,如果换成背着大概率也是一起摔倒……那种状况下我没想太多,只好将双手托住你的腰和肩膀……姿势有点别扭地抱着你离开了。”

电话那端响起漫长的呼吸声,“然后呢?”

“然后我送你去了一间宾馆……办完了入住手续之后,将你放在床上,盖了一条薄被子……中途又看到你穿着的高跟鞋,便将那双高跟鞋也脱了……之后告诉楼下的店员明早八九点的时候上来叫醒你……做完这些已经快到凌晨一点了……我给你写了一张纸条,又在房间里待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什么别的事了,便离开了……”

“你……没有做别的事?”

“没有。”

她敲了敲昏沉的额头,唇角微微抿着,“你发誓?”

“自然可以……”

“那倒不必了……”她顿了顿,似乎想起什么,试探着问道,“对了,你抱着我的时候觉得我有多重?”

植愣了愣,微微回忆道,“不是很重,像抱着一盆绿色盆栽……不过比盆栽要柔软许多……也更匀称……”

“好了。”她打断道。

良久,电话的那端传来类似反省般的轻声哀嚎——

“再也不和你喝酒了……”

(四)

植看了一眼床边的日历,是一个寻常的日子,但窗外却隐约有几声轰鸣的礼炮。

他推开晒得发烫的玻璃窗,探头望了望——什么都没有。

令人生厌的天空。站在楼下吸烟的人低低地咳嗽着。

“我喜欢你。”

“为什么说这个?”樱疑惑地歪着头,唇角含着笑意。

“只是想说了……忍不住……”植握着她的手,走在荒凉的街道上。

樱微笑地说道,“忍不住的话……我可是随时欢迎你跑过来的……”

她出神地盯着地上摇曳的影子和光斑,头发微微垂到肩上,“植很喜欢我?”

“嗯。”

“想拥抱?”

“自然。”

她的身子缓慢靠过来,双手谨慎地环到植的腰间,淡淡的香气伴随着她的一缕头发贴在他的胸口处。

“喜欢?”她问。

“喜欢到快要不行了……”

他们原本打算下午去游乐场,中途却突然下起了雨,结果一起被困在了游乐场的金属设施里。

植将一把灰色的伞撑过她的头顶,眼眸低着,看向她被淋湿的肩膀,“很糟糕吧……今天。”

樱盯着他,白皙的侧脸下意识地仰起,声音清冷,“你来找我就是一件极好的事了……见到你,便只觉得之前大部分孤僻的情绪忽然消失了……说不出的温暖……如果你还想和我拥抱,那就更好了,我大可以松一口气,坦然地投入你的怀里……”

“我有点依赖你……这是实话。”她将侧脸轻轻贴近他的肩头,“见不到你的时候便觉得十分无聊,数着时间和地上的石子,一个人跑到公园里散步,到最后总会成了渐渐的徘徊,徘徊又成了荒凉地在原地画圈……”

她走得稍微远了一些,植将伞默默地探过去。

“……抱歉。”

“你不用道歉。”她转过身,盯着他,“我们既然是彼此喜欢的,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些事怪你……因为你而出现的改变和情绪大多数还是欢喜的……”

“所以说……我很喜欢今天……和你约会的时候……”

(五)

女孩在对面眯着眼睛,品尝着一条烤鱼。

“有心事?”她问。

“嗯。”

“关于女人?”

植抬起头,看了看她,没有说话。

“想和她和好还是想和她睡觉?”

“……两者都有。”

女孩轻轻吹了个口哨,颇为欣赏地看了植一眼,“很诚实嘛……”

她低着头,拨了拨盘子里凌乱的鱼刺,说道,“这事很容易……”

“为何?”植惊讶地问道。

“你喜欢她?”

“嗯。”

“她也的确喜欢你?”

“当然。”

“事情了结。”她淡淡地说道。

植将他最近写好的一篇小说的名字改成了《房间之死》。

“……瘫痪的事情在房间里膨胀着,堵塞住狭窄的门窗……迈克知道这间房子已经死了,只剩下靠近地基的几根木头依旧腐烂而臃肿地活着……”

植将一只装满威士忌的酒杯放在狼藉的桌子上,他独自坐在客厅里,看着上次见面时樱塞到他手心里的纸条——

我喜欢你,说不出的喜欢。把这句话写到纸上花了我一天的时间,每次都脸红到忍不住微微咬牙,将纸揉成一团,扔进某个秘密的垃圾桶里。

见不到你的时候,想念总是庞大得令人担忧,像是在漆黑的夜晚里升起一团明亮得发烫的月亮。

“如果有一个女孩在想念你该怎么办?”植看向女孩,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连夜跑到那座城市,敲开那个女孩的门,把她紧紧抱住……”她吸着吸管里的饮料,说道,“换作是我,被这么做了绝对会沦陷的。”

植沉默地盯着手里的酒杯。

她暼了一眼植的表情,唇角轻轻向下撇了一下,“你……为什么会这么迟钝呢?”

说完,她便安静地喝起手里的果汁,直到吸管被吸得嗤嗤作响,她才抬起头,淡淡地说道,“不过说不好我也快要走了。”

“……为什么?”植看向她。

“去另一个地方工作……报酬据说还很不错……”说着,她看了植一眼,突然又笑出了声。

“又不是要失踪,表情那么严肃做什么?”

“但我们很难再见面了……”

“见不到也可以聊天啊……都已经是xx世纪了,总不至于还有什么成灾的相思病吧……”她开玩笑道。

植盯着她脸上的表情。

“好了,还是说你的事吧……”她偏着头,摆脱道,“既然有喜欢的女孩子走到你身边,当然不能让她白白逃走……”

(六)

樱站在约定的地方,她穿着浅色的女式衬衫,将双手背放在身后。不远处是被漆成棕色的长椅和几只荒凉地飞落着的鸽子。

她轻轻呵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呼出的白雾在半空渐渐消散着,目光里,有熟悉的人影从更为遥远的雾气中走来。

“在做什么?”植微笑地问道。

她摇了摇头,将微红的鼻尖靠近他的肩头,轻声说着——

“不做什么……在清晨发呆……等你……”

子不语
5月 27, 20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有关爱情片

    据说有不少观众在呼唤国产爱情片。其实,国产片子里提到爱情的也不少。小时候我看过一部《战火中的青春》,那片子是打仗的,小男孩挺爱看,但看完又觉得有点腻腻歪歪的不对劲。现...

    王小波 阅读 787
  • 罗生黎明

    小五是我刚来上海工作时的室友,在我记忆中,每到周末他一整天都待在家中,从不出门,也没带回过一个朋友。一个冬日里,我半夜起床上厕所,撞见他正在夜阑人静的客厅中抽着香烟。 ...

    朱肖影 阅读 1347
  • 路上的情书

    我捡过一封诀别的情书。 情书上有这样看来普通的句子:“当初是我选择了你,心里明知与你不会长久,还是执着的选择了你。” “这些日子以来,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一段路。” “你是一...

    林清玄 阅读 114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