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得到什么,想要亲近什么,都像是羞耻,是一种罪过吗?

3月 16, 2024 阅读 359 字数 10380 评论 0 喜欢 0
氯 by  一君

1

沉下去。水面在透明的皮肤上层铺成结界,世间唯有水能创造这样的结界。

绿子翻了一个身,耳廓的碎发漏了一些出来,像细碎的水草。与世界隔绝了,水面浮动起条状的光。大量的海水涌近身侧,耳畔有隆隆的声响。她闭上眼睛,另一个世界有人在与自己说话,她听不清,只感觉到水压轻轻地向她围拢。再翻一个身,光源便暗了,接着是墨汁蓝的海水的气味,所有的声音都消逝了,远一点地方的漆黑的洞穴,感觉不到恐惧,穿过去,黑暗便能温柔地拥抱自己……

她感觉触到什么滑腻腻的东西,反射性地一蹬脚朝反方向游开,消毒水的味道重新朝苏醒的嗅觉扑过来。绿子浮出水面,猛喘了两口气,水滴滴答答地从眼睛滴下来,她浮腾着用手抹了抹脸,一只耳朵进水了,按了两下,像被弹出的热水瓶盖子,闭塞的结界消失了,水又从耳朵里溢出来一点,换成人声流入耳膜。身体扑入泳池的水花声,男女靠在泳池边上聊天的声音,穿杂着几个小孩子尖利的笑声。她觉得有些累,划了两下胳膊把自己送到池壁边。

这是市里最好的游泳馆,夏天刚开始,人就陆续多了起来。她并不喜欢游泳,近来倒是在水里找到了一点独属的乐趣。她睁着眼睛,慢慢把自己鼻子以下的部分浸在水里,浴帽包裹住的头跟栗子一样圆,远远看去她很像一只浮在水面上的新型鱼雷。

那个身影像鱼一样迅速地游过去,不注意看的话,只是一条水面下经过的褐色流线。头两次,她还需要在百无聊赖中分辨一下,现在基本已经能确定了。那个褐色流线一会儿又从远处游回来,换成了自由泳。有几次绿子很想潜入水下观察它,或者在它旁边游动,但是她马上又胆怯了,怕自己蛙爬式的体态,半路溅起的水花会让这条褐线游到其他地方去。这样来回划了几轮后,他从水下跃出,水珠扑簌簌地从皮肤上滑落。绿子瞄了一眼那个线条分明的背脊,便把目光移开,她下意识地拉了拉泳衣肩带,蹬了一下泳池壁,朝远一些的地方游去。

蓝色观察日记:

今天是碰到“蓝色”的第七次。我给他起的名字。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没注意,滑了一跤,对面男更衣室有人出来,那个人想伸出手来扶我,我硬是摆摆手,自己撑着地爬起来了,姿势非常难看,本来想赶紧走人,抬头一看才发现是蓝色。他犹疑地看看我,然后就走了。后来我什么都没印象,只记住了他褐色的皮肤。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就觉得很郁闷,觉得自己像个变态。我决定以后在九点以后才来游泳馆,这样可以错开与他在岸上碰到的时间。下次的观察我会更不着痕迹地进行,以上。

3

下雨了。绿子眯起眼睛。街边的雨棚撑开来,抖落了一片水珠,路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拆迁的老式街区,楼上楼下一片收衣服的声音此起彼伏,她移开一点伞抬头看,正因为大多数人都讨厌下雨天,这便成了她心中可以偷偷拿来独享的小日子。更何况,下雨天,不但路上的行人少,游泳馆里也不会有多少人来。氯化钠的味道飘浮在封闭的空气里,湛蓝的水面带着一点清寂。自己的海洋变大了,也可以更惬意地发呆。

那时候她便很快注意到了那缕褐色。绿子心里溢出羡慕,她一直都很想拥有这样漂亮的泳姿,像年幼时得不到玩具的孩子那样渴望拥有。离开的时候她看到男孩湿着头发往外走,脖子上挂着黑色毛巾。他带着从淋浴间刚钻出来的蓬松感,随之而来的是他自身也带着一种湿漉漉的气息,干净的,微涩的,是她钟情的雨天的样子。

“诶,眼乌珠不要瞎转。”门口滴眼药水的阿姨不耐烦地叨了一句,重新把她的眼皮扒开,“簌”的一下,眼前汪洋一片。

……

透过泳池水,看到的汪洋又不一样了。结界外有光线流动,隔绝了周遭嘈杂的声息。年轻的声音在水面上沸腾,逐渐聚集成一条流动的声带,好像还能听见有人透过那些在皮肤间流动的波纹叫她的名字,绿子,绿子……下一个……是教练的吹哨声……一转眼那么多年过去了。她恍惚地想,往前游动中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脚。在水中往后一看,一张陌生的脸,用手去够她的脚踝,抓着往前游。起先她以为对方是要借力,过了几秒那个人还是抓着她的脚,泳镜下露出白色的牙来。绿子猛打一个激灵,急急地甩动脚踝,没甩掉,她手脚并用拼命往前游,但是被扯住的脚使不上力,手胡乱地扑腾了几下,肌肉一紧张,就乱了阵脚,水流瞬间灌进嘴里。绿子感觉天旋地转,水流来回撞击着她。很多年前那个女孩子带她在水里翻筋斗的时候,就是那种惊惧。绿子感觉自己的身体像一根扯到最大程度的橡皮筋,立刻就要崩溃了,她的右手触到什么东西,抓到了救命稻草,她死死地拉住,借力露出水面,呛得喘不过气来。有人把她顺势拉到边上。

“不要紧吧,呛到水了?”

绿子还在惊惧当中,心脏怦怦乱跳,她一边咳一边四下张望,拉她脚的人已经不见了,鼻腔痛得她整张脸皱在一起。她望着旁边的人,张张口,一下子很想哭,但是脸上不知道是泳池的消毒水,鼻涕,还是自己的眼泪,反正都混在了一起,是蓝色在她旁边。胳膊上被她扯出一道红印子,大概是太着急,还有几个磕出的指甲印。

“谢谢……”她低了低头,慢吞吞转身去拉旁边泳池阶梯的不锈钢扶手,把自己打捞出池子。

“不游了?”

她转头看他,男孩子靠在泳池边上:“没事的,刚开始学是这样,多喝两口水就会了。”

“谁跟你说我刚开始游。”绿子憋了一口气,爬了上去,水嘀嘀嗒嗒落在地面上。她脚底有些滑,这才注意到刚刚被抓的地方有点疼。走到更衣室门口,她回头看到他已经重新跃入水中。她感到一阵薄薄的失望,她想进更衣室,又不想进去,在门口踱了几步,挡了好几个人的路,白花花的肉厌烦地把她挤到一边,她没站稳晃了两下,想了想又重新走回去,蹲在刚才上岸的地方。她抱住双臂看过去,看着蓝色从远处重新游过来,他的脸从水中跃起,她从他上方低头俯视他,对方的眼睛微微眯着,水珠顺着颤动的睫毛滚下来,毛孔都清晰可见。

“那个……你能教教我吗?”绿子小声地说。

4

能教我这个动作怎么做吗?

她看向杜笙。

男生从水里跃出头来,甩了甩头发,皱起眉头:“你说什么?听不见。”他抹了一把脸,“不是要练习吗?裹着条毛巾杵在那里做什么?”

“我……我先在岸上练练动作。”绿子小碎步跑到他另一头,“不然……下水,不敢……”

“这破毛巾赶紧扔了,就你那块平板还遮到现在,你到底练不练?”杜笙泼了些水给她,她赶紧又跳远了几步。他没耐性了,转头跃进水里。

也算是中了奖,偏偏填了区里唯一一所有游泳考试的学校,今年学校刚从区级升成市级重点,绿子怀疑这几年新开的游泳课对德智体建设有重大功劳。她大概算是少数几个惧怕游泳课的。女孩子们在更衣室里鼓鼓嚷嚷,哀叫着按自己肚子上的肉,隔了几秒又尖叫着去扯旁边人的泳衣带子。男女更衣室间隔又太近,有时候传来一阵男更衣室打闹的声音,偶尔还会传来几句脏话,这边便捂着嘴噗嗤直笑。笑里又带着某种揶揄,大概是晓得,既然男声能传过来,这边的声音比必然能流过去。想到这一层,接下去不知道是该轻一些还是笑得更大声。绿子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女生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互相看看,低头笑着三三两两慢吞吞地移过去:“诶哟你别拉我……”嗔怪着打掉对方的手,泳池的气味见缝插针地刺激着鼻腔。男生散慢地站在后面,打闹着朝另一边看过去。暧昧不明的心思,全部都融化在蓝濛濛的池子上方。绿子裹着浴巾,慢吞吞把身体挪到柜门前,开开关关了几次,别人都在套泳衣了,她衣服还没脱完一半。偷偷地转头往边上看,大家都熟练地整理衣物,长凳上散落着各色的毛巾,胸衣,半截的泳衣。旁边的女生整理好关上柜门,看了一眼绿子,顿觉好笑:“快点呀,磨太太。”

等到她出去,常常队伍都已经排好,她只好迎着男同学的注目礼,低头一溜烟地钻进女生队伍里。还没开始游,刚刚穿反掉的泳衣已经折腾地她一头汗。

“怎么又是你,还躲,慢得跟乌龟一样。”体育老师不放过她,“等会儿让我看看你是不是比人家快。”

男生队伍一阵哄笑。

“热身!”

大家开始做伸展,真是丢脸,绿子看着明晃晃的池水想,胃里一阵焦灼。

游泳课算在期末的考核项目里,要是不过的话也有机会,七八九的月头都会有一次补考。教练看看她:“你们这些人差个两分能放就放了,可你到现在连个换气都不会啊,你也算是我教育生涯的一大挑战了。”他敲敲记录板,“还是要练练的,暑假记得来补考。”

剩下补考的学生大部分在七月都会考掉,等绿子拖到八月末,学校的游泳馆里基本上看不见人,这正合她的心意,对游泳倒是并没有什么帮助。她轻轻地滑进水中,用脚蹬着泳池底部慢慢往里面移,随后手扶着池壁,把头埋到水里。

“看妹妹游得好伐。小鬼头……”屏住呼吸,闭上眼睛。在水里,她们的嬉笑声由远及近地朝她扑来。

5

两个小女孩从她身边迅速地游过,阿姨和母亲的欢呼声从岸上游过来,她生得晚,姐姐的两个孩子没比她小多少岁,姐姐家中很富有,常常会好心地顺带着她一起出去玩。

“这小鬼,你看她换气的样子,好玩伐。”

“是呀,周盈盈也游得超级好,她们都很活络的。”

绿子抿着嘴唇慢吞吞地浮在水面上,觉得自己像一只肿胀的水母。她僵在水里,努力地也啪嗒两下水花,好掩饰自己的愚钝。不只是游泳的愚钝。

小的那个妹妹突然换气从水下冒出头,噗的一声口水吐了她一脸,咯咯咯直笑,鱼一样扑腾走了。阿姨在岸上看了也咯咯乱笑,大家庭的温暖让绿子在水里打了个冷颤。姐姐从岸边过来,也笑了,宠溺地抚摸小姑娘头发,表扬她游得好。绿子看到母亲也在那里摸女孩的头,她斜睨绿子一眼,什么都没说,回头又笑嘻嘻地捏小女孩的脸:“宝贝,聪明得来,再游一圈给我看看。”

绿子把头沉下去,憋着气,她用力蹬了一下游出去好几米,心里一阵暗喜,她希望有人能看到这一幕,但是没有人注意她。她埋入水中,再次起来的时候那个大一些的小姑娘仰着身体倒游到她身边,她的动作十分漂亮,身体像蛇一样灵活。

“要不要我带你游啊?”她翻了个身问绿子。

“我不太会游……”

“不要紧啊,很简单的,我拉着你,你就会了。”

绿子犹豫了一下,双手放开壁沿。

“诶,我带你在水下翻跟头怎么样?”她嘻嘻笑着。

绿子赶紧摇头。

“真的很简单。你跟着我一起做就好了。”

她看着小女孩,愣了几秒去拉她的手,很简单的话,她觉得自己也一定能学会。

“喏,跟着我做,这样子翻过来。”她给绿子演示了一下,“来吧。”

“一二三——”绿子慌了,她没有下去,但是她马上又把头抬了起来,“我重新再来一次。”

她一咬牙,猛地钻进水里。不可以起来,她突然想,一定要翻过来。但是她失败了,动作没有做好,身体滑了出去。一定要做到,淹死也不可以起来,她恍惚地想,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她的心思,水面上有一只手用力地把她往水下摁。水呼哧一下灌进嘴里,刹不住车,她挣扎了几下,绝望地扭成一团。

一定要做到……以后,我一定会比她们……比她们任何一个都要好……

她猛地把头伸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气,男生穿着黑色泳裤面无表情地站在她面前。

“你怎么在这里?”杜笙扬扬眉毛,拉掉脖子上的毛巾。

6

蓝色观察日记:

蓝色每日平均进馆时间,8:10,平均结束时间:9:30,晴天入馆几率:高,雨天入馆几率:中,于更衣室门口制造偶遇几率:低。

以上。

7

手朝她伸过来。“我抓着你,别怕。”蓝色拉着她的手,“你姿势不太对,腿也没有用力,看过青蛙怎么划水吧?”

“能不能找一些姿态更优美一点的动物啊?”她眼睛进了水,脸皱成一团,面目看起来有些狰狞。

“什么……”

绿子的脸一阵青一阵红,放开他的手在水里踮着脚站直,“比方说蝴蝶啊什么的……”

男孩动了动嘴唇,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说话,他顿了两秒重新去拉她的手:“我觉得还是蛙吧,比较适合你。你再划两下给我看看。”

她不敢太麻烦他,生怕惹人厌烦,教不了多久便主动游开了。他过了一会儿也游去了深水区,在泳池里游得最快,两条胳膊交替着跃出又沉下水面。很久,人快散尽,他才游回浅水区,他朝绿子游过来,她这才发现他的头发是深栗色的,不晓得是天生的还是一直泡在泳池里的关系。池子的气味让她紧张,蓝色朝她游过来的时候,那些气味便暂时地消失了。他会不着痕迹地游到她旁边,像她看过的纪录片里那些温柔的鲸鲨。她假装没有看到他,两个人慢吞吞地一起朝前面游。绿子在水面翻了个身,转了回来,她的手臂不小心碰到他,泛起一股细密的针扎般的麻意,绿子不敢往旁边看,害怕一眨眼,他就变成眼帘深处黑暗海洋中的幻意。

对于有些人来说,幻象就跟饭一样,不吃就活不下去。年幼时。她呆呆地站在其他女孩子面前,幻想自己也会得到万般宠爱,尽管最后还是只能巴巴地看着她们得意洋洋地被大人搀着手离去;也在父母熟睡了以后幻想有人从窗口翻进来,说要带她走,她一边哭一边笑,问他你为什么你这么晚才找到我。

后来她发现,本来就没有人有义务去找到她,就像最后也没有人会伸出手把她搀走一样。因此,也没有人会站在泳池里,等着她学会翻跟斗,等着她学会用一张自信的脸来证明自己的优秀。就算学会了所有的泳姿,学会世故的技巧,她也永远得不到这样一张脸。每个人都在往前走,谁还记得过去谁发生了什么,早就被顺着泳池的循环系统流进了下水管道。

当他朝自己游过来的那刻,她便想到了自己幻想里那个从窗口翻进来的人,某一瞬间她以为这也不是真实的。

他大概是本性善良才会游到她跟前顺势做个特技逗她开心吧,尽管如此,也让人觉得怪受宠若惊的。绿子掩饰住表情,划水到他旁边,两个人都靠在边上休息,她想问问他住在附近吗?还是学生吗?从小就会游泳吗?就像所有正常的、会交流的人类一样。但是问了又有什么用呢?离开这个泳池,他们之间便什么都不是。

她想想有些气恼,不自觉地轻拍了两下水面。

“干什么,学不会学小孩子耍赖啊?”蓝色笑了,像海豚一样游到她前面,接着手掌对称斜插进入水面,前臂与上臂跟着进入,接着换了个动作,翻身头仰面露出水面,然后换成潜泳,伸直小腿,足部在水压中半屈半伸。

“你不是要找个优美一些的动物吗,这个叫海豚式打腿,要不要试试。”

你是海豚,我又不是海豚。绿子心里想。她朝他游过去:“好冷啊……”她露出一颗脑袋,躲进水里。他在水里一起一伏,流动的水勾勒出他从肩部到颈部的线条,她看得有些发愣,以至于他说了些什么她都没听进去。只知道游到远处,再朝他游过来,她很用力地游,时常一不小心又呛到几口水。蓝色在旁边指导她,他表情不多,偶尔笑两声,那天走之前,她的额发散出来,他便笑着帮她抹了一下脸。绿子在池子里拼命眨眼,好抖落水珠下落一般的心跳。

他其实没有与她游太久,只是时间在她心里像面团一样被拉长了。绿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换好衣服,头发也不吹,站在门口的饮料机前面,想了想又蹲下来,一副不知道选什么的苦恼,眼睛斜着往更衣室的出口瞅。等她重新站起来,他也正好出来了,头发吹到半干,脸被漂白了一圈。他朝她点点头,穿着宽大的白T恤和夹脚拖,懒洋洋地踱过来,像日剧里刚散步回来。随手按了一下,可乐滚落,拿起来,噗地扯开拉环,喉结浮动他喝了几口才想到什么,绿子赶紧转头假装继续陷入选择饮料的困境中。

“走了。”他用可乐在她肩膀上轻轻撞了一下,笑着转过身。

8

“诶,给我带瓶饮料,冰的,不要百事可乐,要可口可乐。”杜笙在电话里指挥她。

“不带,我家里只有百事可乐。”绿子没好气地说,在对方那个“你”字还没蹦出来前先搁了话筒。

“谁啊?”母亲听到从厨房里伸出头来。

“噢……同学,等会跟我一起去游泳馆练习。”

“原来还有跟你一样要补考的啊?”母亲笑了,接着传来整理碗筷的声音。

“是啊,他游得还没我快呢。”她胡乱抓起帽子和包,一边说一边蹬蹬蹬地下楼,过了两秒又蹬蹬蹬跑了上来,开冰箱拿了一罐可乐。

绿子关上柜门,把可乐包在毛巾里从管理阿姨旁边挤过去。

“这什么?”杜笙拿着可乐问她,“百事”两个字被用记号笔划掉了,歪歪扭扭又覆了“可口”两个字。

“有的吃蛮好了。”她戴上泳帽,小心翼翼和他拉开一段距离做热身运动。

“你那不是游泳,是泡尸。”杜笙把手搁在膝盖上,“到时候你就得跟下一届新生一起上游泳课。”

她一下急了:“我……我不是会……会憋气了吗!”

“你五秒才游了一米。”他把裤子系紧,后退着小跑两步,双臂并拢扎紧水里,绿子被涌起的水溅了一脸,怪叫几声。

她心中有种声音在说她希望自己一直学不会,这样她就可以在这个酷夏的傍晚一直留在这里,可以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再抓着她游两圈。她最喜欢他用左手抓着她往前游,他们像是这片鱼缸里的鱼。在教室的时候,他们坐在教室斜对角的两头,是乱发本子的人也不会搞错的距离。但是在这里,她离他只有一个手臂,如若还不满足,只要小小地蹬腿就可以靠得更近一些。像在海里迁徙的有了目标的鱼群。当然也持续不了多久,最后以他甩着手喊着“累死了”告终,顺便数落她不肯用力:“像拖了条几十斤的胖头鱼。”

至少也算是游起来了。刚开始的时候死活不肯下水,莫名其妙来了个人,把她的计划全打乱了。于是一个在下面自顾自地游,一个在上面裹着毛巾走,累了就坐下来把腿放进水里。杜笙冷不丁从水里跃起来:“真有素质,我在下游吃水,你在上游洗脚?”

绿子脸红到耳根,想跟他争辩,想想也说不过他,她连小孩子都说不过。把腿缩了回去,杜笙拉住栏杆爬上来,“你泡吧,再泡会儿天也该黑了。”

她被气得说不出,咽不下,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拿掉毛巾。考试的时候必须要直接从岸上跳下水的,像她这种老太婆式的试水法一定又要挨教练的骂。她看到晃动的水,心里又一阵惊惶。绿子还在权衡自己什么时候下去,突然被人从后面绊了一脚,直直地朝水里扑去。等到杜笙把她像死鱼一样从水里捞起来,她立马拍掉他的手,一边哭一边捡起毛巾跑出去了。虽说是生气,更多是感觉丢脸。隔了两周,想到只能赶上月末那场补考了,只好硬着头皮再朝游泳馆走。

男生还在那里,看到她,两个都互相没说话。空荡荡的游泳馆悄无声息,只有水花的声音。绿子下水,沿着岸壁练习换气。她在水底下睁开眼睛,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形朝她移动过来,水纹覆上他的身体,她感到身体周边的水流发生了变化。杜笙从她旁边起来,若无其事把侧过头把耳朵里的水倒出来:“我教你吧。”

9

蓝色观察日记:

又是雨天。连续一周的雨天,蓝色一直没有出现。他也是幻象中的一员吗?

如果再看到他的话,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呢?

是不是人在某个时间段错失了机会,就再也不能弥补了呢?

另,这几天游完泳,很饿,一直去吃门口的牛腩面,感觉自己已经胖了。接下去要不要吃两碗,依照是不是会见到蓝色而定。

以上。

10

大概在两周后绿子重新看到他了,他从楼上走下来,绿子情不自禁地在泳池里朝他招手。他先是愣了一下,也笑着跟她挥了挥手。她已经学会一些了,朝他游过去,只有这样一点点距离,她只盼着能再快一点好。蓝色在岸边蹲下来,看着她满是水花的脸,朝她笑。

她在心里轻轻地雀跃一声,又返游回去。她也搞不懂自己的热情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大概就是从这池底开始,随着氯气慢慢地弥散开来。晚上回去的时候还淅淅沥沥有些小雨,蓝色早出去一步,绿子看了看门口桶里自己的伞,迅速跑出去了,她靠近前面人的身边,他拿着手机在发消息,雨水滴在上面,拿袖口擦了一下,放回口袋里,看到绿子走到他旁边来:“你也没带伞?”

“嗯。”绿子挠了挠头发,“反正也是湿的。”

他看了她一会儿。她是故意让头发湿答答的,披散在肩膀后面,虽然她也说不清到底为什么,好像这样能增添一些她为数不多的女人味。她也喜欢闻到这种湿漉漉的气味,夏天里,这种湿气带着蓬勃的生命力。多年前她也闻着这种气息走过路口,两个人头发都湿湿的,背着包沿着马路走回家。那是她在陆地上和他交集最频繁的时候,两个人实际上也没什么话说,就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好在城市里不缺任何声音,行驶的汽车也好,自行车的铃声,亦或是街边小摊上油墩子从锅炉里腾起来的滋滋声,就着这些声音,他们就不需要多说什么,反正都很累了,慢慢沿着人行道走就好,慢慢沿着夏天走就好。

“下学期要分班了吧?”杜笙在街口等红灯的时候问她,顿了几秒慢悠悠地问她,“你除了游泳还有什么要补考的?”

“……”绿子低头挪了挪脚尖,“反正我应该会分到比较后面的班去。”

她等着他来讽刺她两句,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为了缓解尴尬,她想着可以张口自嘲几句,但是突然也什么都说不出口。于是便又安静了,在路口挥挥手,各自转身回家。

绿子突然抬头看向男孩,雨有些大了,滴在他们的头发上,脸庞上。她转身停在红绿灯路口,他也转过来。

“你回去远吗?”她问。

“不远。你也早点回去。”

绿灯了,她往前走,才发现他没跟上来,而是在马路对面朝她招手。原来他不是这个方向的,陪她等而已。他转身,又回头朝她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真是有礼貌啊,明明跟我无话可说。她抬头望了望下落的雨,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11

九月末,游泳馆的人比暑假里少了一半多,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绿子呆在岸边看男孩游来游去,就像她一开始观察他一样。他也游累了,裹上毛巾坐在她边上。游泳馆的上方有一排玻璃天窗,抬头可以看到漆黑的夜空,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月亮的边角。

她朝他游过去。 

“你喜欢在大海里游吗?”绿子抬头望天窗望。

“是,大海更自由。”他笑笑,“跟泳池完全不一样。”

“前两年我去海边的时候。”绿子裹了裹浴巾,“听当地人说有块水域很容易碰到小鲨鱼,我就过去了。那边只有零星几个人。从露台可以直接跳下去,下面有非常多的鱼,某一秒它们会集结在一起像漩涡一样绕着你游过去,接着就会看到那一两条小鲨了,有个男孩子带我下去追鲨鱼,噢,我带着呼吸阀。”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他游得很快,有时候快要碰到它们了,下一秒就不见了,回到岸上看它们明明就在下面。又重新跳下去,又什么都没了。我们找了一个多小时,连它们的尾巴都没有摸到。后来我回到岸上往下看,那两条小鲨鱼一直在下面,只是人朝哪个方向,它就朝反方向绕路避开了,永远都碰不到它们……就是这样子,明明就在眼前,但是靠近一看却什么都没了。”

“当鱼真好,要是能一直躲在水底下,不用起来就好了。”她的声音轻不可闻。

“什么?”蓝色揉揉耳朵。

“没什么。想喝可乐了。”她的眼睛弯成两条线。

她睁开眼睛,蓝色又沉到水下去了,偌大的空间里都是水花溅起又掉落的声音。要是真的能跟他这样说话就好了。她讪讪地笑起来,佩服起自己的想象力。若真能说这么多话,真能这样和他交流,就不会到现在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了。可是怎么办呢,若是能与人这样无碍地相处,也不会喜欢沉在水下的感觉,也不会来到这里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想要得到什么,想要亲近什么,都像是羞耻,是一种罪过吗?

那个时候为什么会那样呢……大概是,什么都令自己害怕。

明明可以那么自然地打招呼,结果低下头故意装傻就走过去了,像从来都没有交集过一样。但是到底害怕什么,她不知道。害怕他朝自己走来,又害怕他原来不是朝自己走来。

只要再拿出几瓶特意存着的可乐,自然地走过去,问他放学去不去补习班坐几路车,最近一次模考是不是比她还差。明明都是那么普通自然的话,也许他身边的几个朋友还要在旁边打趣,他一定会佯装要揍他们,然后跟她一起走出校门。就那么简单而已。但是那几瓶可乐在书包里放了一整个学期,每天从冰冷变成温热,化开的水每次都把练习谱给弄湿,久而久之,放在可乐旁边的那本册子边角都被磨得白白旧旧的,湿了以后搓掉的字也看不大清楚。还是每天带着,幻想有一天可以勇敢一点,竟然就这么浪费了每一天的机会,甚至,连机会送上门的时候也慌乱地逃走了。

不要自作多情了。算了吧,会是我吗,怎么可能会是我。

废物。她冒出一股恨意来,忿忿地拍了一下水面,声音惊动了两边靠在岸边休息的人,她也一惊,乘蓝色会看过来之前憋了一口气,立刻沉入水面。

“下次我过来的时候,我们比赛一下,我先让你十秒。”

她紧紧闭着眼睛,在水面下面想。她这么对他说,要问他的名字,要伸出手,碰一碰她看了一个夏天的背脊,趁他不注意用力把他推下去,像所有普通的女孩子那样,像原来那些她从来没敢做过的那些事一样。

要朝他的位置坐得更近一点,看一看天窗里那块月亮的全貌。

绿子这样想着。

12

黄梅天过去后,她换了新泳衣,两节式的墨绿色,有细长的胸衣袋子和精巧的扣环。她交叉着双臂等在更衣室门口,来回走了半天还是走到岸边,把头发打湿,曲着双腿坐下来,坐了半天也没看到人,便想换个姿势,她想象着蓝色这时候如果进来了,她就一边绞头发一边站起来跟他打招呼。最近趁着监管不严总想着不带泳帽,否则她的头就会跟小孩子一样圆,看起来实在有些可笑。她已经掌握了几个泳姿,原来也没有她想得这么恐怖,但是对水总有一层间隔,想亲近又不能太过亲近。

水面在透明的皮肤上层铺成结界,世间唯有水能创造这样的结界。她翻了个身,重新扎进水里,后脚往后蹬,有那么几个瞬间,她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愉悦,一种难以言语的解脱。游泳池水的味道融进皮肤的褶皱里。

她一直朝前游,从池子的一端到另一端。天气越来越冷了,有时候停一会儿就冻得直哆嗦,忍不住浮起去淋浴房里冲一下再重新出来的念头。往泳池壁上一蹬腿,她往回游去。

但是她没有再看到蓝色。

那个熟悉的健康的身体,好像游进了她以往梦中海里的洞穴。也许是正好错开了,也许是她恰好没注意,总之她确实没能再看到他。不管是在泳池里,更衣室前,自动贩售机旁,游泳馆的滴眼药水的正门口。是不是去外地上学了呢?或者也就是天冷了懒得过来了吧。

终究还是没有机会,绿子裹着毛巾快走去淋浴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笑。

就像所有最终会消失的人一样。那家好吃的牛腩面也因为市容整改关掉了,节省了她两碗拉面的钱。

于是她不晓得为什么,自己还要一直来这里,好像成为了她生活中一件普通又固定的事。也谈不上热爱,只是,来了也就来了,来了就想一直往前游。

13

蓝色观察日记。

今天我好像又在池子里看到游得非常快的褐色线条了,我朝他游过去,但是等我游到那里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后来我在岸上看到那个人了,他的背影跟蓝色很像,我差点叫出声,但他不是蓝色。

他从前平均进馆的时候要比我晚一些,导致现在已经习惯了八点之后才来。天气变冷了,游着游着便冻得想骂人。曾经那么恐惧的蓝色水面……其实现在也没有多喜欢。还学会了蝴蝶的姿势,但是青蛙也有它的可爱之处。

还以为没有了蓝色和夏天,自己不会来游泳了。一定是被氯的味道蛊惑了吧。

是世间少有的我可以亲近的味道。

以上。

一君
3月 16, 20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今天晚上不吃你

    大概很多年前,放学回来,如果看到在弄堂里踱步的鸡,我就知道,我们家今晚要吃鸡了。 我妈一直告诫我要有礼貌,弄堂里看到人要叫。我生性腼腆,总是怯生生的,不过跟鸡打招呼我...

    一君 阅读 1136
  • 杨夏的夏

    这是我头一回来兆凌家,说不紧张是假的。他嘱咐我不要带什么东西,稍微意思意思就行了,话尾又加了这一句。于是我路过静安寺给他母亲买了条淡鹅黄的真丝围巾,想起来我都从来没给...

    一君 阅读 1177
  • 43号公路的来信

    1 那绳子比她想象中扎得还紧,朗曼歪过头把牙齿凑上去。她的指甲已经不怎么好使了,所幸牙还没全部掉光。几分钟前,她就听到窗缝里漏进来的喧闹声,这是这片街区的通病,她向来都...

    一君 阅读 177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