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而出

破茧而出

在感情的世界里,不应该存在那么多唯唯诺诺的迁就。

7月 7, 2022 阅读 2236 字数 6287 评论 0 喜欢 0
破茧而出 by  黄小漾

1

陆梨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失眠的第几个夜晚了。

凌晨三点,陆梨还瞪大着眼睛,愣愣地看着天花板,用目光把吊灯的轮廓一遍一遍地勾勒着。屋子里安静得可怕,除了秒针渐次扫过的滴答声之外,就只能听见许乐粗砺而均匀的呼吸声。陆梨别过了脸,看了眼身旁熟睡的丈夫,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一笔笔涂抹在许乐笔直的鼻梁上,长长的睫毛上,更衬出了他轮廓分明的五官。

结婚三年以来,许乐的样子一直都没有变过,就像是时间在许乐的面前停住了脚步,神奇的魔法在许乐身上失去了作用一样。相反,自己却在岁月的侵蚀下变得面目全非,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汹涌的洪流早已把她带离了原地。松垮的肚子和日渐稀少的头发就像是两条锁链一样紧紧缠住了她,并且越勒越紧,叫她无法呼吸,也把她从许乐的身边越拉越远。然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也许当时大家说的是对的,像许乐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甘愿守着自己这个平凡的女人过一辈子呢?

到快接近六点的时候,陆梨赶紧闭上了眼睛,假装睡着了。因为许乐每天都会在六点准时起床,然后刷牙,洗脸,给陆梨和自己准备早餐。许乐准备的早餐很简单,却很用心:一杯温热的纯牛奶,还有一片夹着火腿和蔬菜的三明治,有时是番茄,有时是生菜。他没办法去做那些考究又费时间的复杂的早餐,因为到六点半的时候,他就必须出门去赶上班的地铁了。出门之前,他都会用一个浅浅的吻把陆梨叫醒,提醒她牛奶要在冷掉之前喝完。

陆梨没有工作,两年前陆梨怀孕的时候,许乐就坚持让陆梨辞职回家,安心待产了。不过后来陆梨的身体出了点状况,孩子没了,许乐也一直没有再让陆梨出去工作。还好许乐的工资很高,养活两个人完全是绰绰有余的。

许乐出门之后,陆梨通常会继续睡到八点再起来。牛奶这个时候早就已经冷掉了,有时她会重新热一热喝掉,但是大部分的时间里,她都会拿那杯冷掉的牛奶去浇种在阳台上的植物。至于三明治,她是从来不吃的,她也一直没有告诉过许乐自己不喜欢吃三明治。

不过现在,陆梨再没办法睡着了。她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用食指和拇指把床上掉落的头发一根根捻了起来,嘴里念念有词地数着:“一根,两根,三根……”等数到两百多根的时候,陆梨开始陷入绝望了,她无力地把头发团成了一个小球,紧紧攥在了拳心里。

陆梨也不记得自己是因为失眠才掉的头发,还是掉了头发之后失的眠。她只记得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都会小心翼翼地把头发捻起来,一根一根地数着。一开始还是比较少,只有四五十根,可后面却越掉越多,每天都至少要掉上百根头发。有一天早上,陆梨一如既往数着床上掉落的头发,当她数到第一百二十五根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了一根不属于自己的头发,那根头发很长,是深棕色的。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陆梨看了一眼,是孙菲打来的。也是,除了孙菲,还有谁会给自己打电话呢?陆梨才按下通话键,孙菲那边扯着嗓子大声说话的声音已经传过来了:“什么?你说许乐出轨了?什么时候的事?”

2

电话才挂了没多久,孙菲就风风火火地赶到陆梨家了。陆梨打开门,发现孙菲又换了一个新造型,原本栗色的头发被染成了亮眼的紫色,烫成波浪的发梢也被剪短拉直了,服帖地垂到她的肩膀上。

孙菲嘴里喘着气,眼里冒着火,倒好像出轨的人是她的老公一样,一进门就扯开嗓子喊了起来:“许乐人呢?给老娘出来,把话给我说清楚了!”

陆梨费了好大的劲,才一把将孙菲按在了沙发上:“许乐去上班了,这会儿不在家里。”陆梨面色如常,语气平静,一点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孙菲看着陆梨,表情有些诧异:“我说陆梨,你怎么还这么冷静啊,现在是你老公出轨了,在外面养别的女人,你怎么还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呀。你不生气么?你不着急么?”

说来也真的可笑,在陆梨知道许乐出轨的那个瞬间,她的第一反应不是生气,也没有着急,而是如释重负,就好像她早就等待了很久的一个消息终于确认一样。

陆梨也坐了下来,悠悠地回了一句:“我有什么好着急的。”听到这话,孙菲被气得差点要抓狂,她冲着陆梨的耳朵咆哮了起来:“我说陆梨,我的陆大姐,你是傻了还是疯了?老公出轨都没什么好急那还有什么事能让你着急?你想想,每天跟你一起睡觉的男人,在外面搂着别的女人,说着以前跟你说过的甜言蜜语,你不觉得恶心吗?”孙菲的话像是一根针,在陆梨已经麻木的心上轻轻扎了一下,陆梨久违地感到一阵隐隐的心疼,可她还是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看着一言不发的陆梨,孙菲也知道再多说什么都是无益的。陆梨就是这样的性格,隐忍,沉默,从来不会为自己争取什么。孙菲问她:“你知道是谁吗?那个女人?”陆梨只是摇摇头,轻声回答道:“我怎么会知道呢?”孙菲继续问她:“那你是怎么发现许乐出轨的?”陆梨侧着脑袋想了一想,片刻后才回答道:“应该是我的直觉吧。”

听完陆梨的回答,孙菲也沉默了。这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就是这样难以解释,比如百慕大,比如金字塔,比如女人的直觉。孙菲不由得想起自己一年前发现老公出轨的时候,当时她也是毫无征兆地突然就起了疑心,然后在偷偷翻老公手机里聊天记录的时候,发现了那个令她作呕的女人。

孙菲把头仰了过去,让半边的身子深陷进沙发里,她不敢相信连许乐这样大家公认的好男人都会出轨,她不由得陷入了回忆,回想起当年大学的时候,她是怎么见证许乐和陆梨之间的爱情故事的。

许乐是个帅哥,这是大学军训的第一天,所有女生达成的共识。许乐的个子很高,大约有一米八的样子,刚来的时候,他梳了一个像赌神那样的大背头,但因为头发太厚,老是戴不好军训的帽子,就被教官勒令剪了个三毫米的短寸。

那个时候,许乐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每天军训的时候,都会有一群学姐慕名跑来,看这个传说中帅气的学弟。许乐的性格也像他的名字一样,乐观,外向。他跟周围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理所应当地,他成了班级里最中心的人物。

与之对应的,当时的陆梨,平凡得只能用朴素来形容。她本来就不是那种相貌讨好的类型,再加上不会化妆,扔到人堆里,你甚至都不会想多看她一眼。沉默内向的性格也像一堵坚硬的墙,把她隔绝于众人之外,不管怎么看,陆梨和许乐都是两个世界的人,就像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但感情不像几何数学那样可以用严密的逻辑解释,集所有宠爱于一身的许乐就是莫名其妙,一见钟情地爱上了陆梨。

许乐牵着陆梨的手一起来教室上课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等大家认出被许乐牵着手的那个幸运女孩是平凡的陆梨,那些羡慕的眼光又都变成了嫉妒和不解。就像童话故事里,王子一定是和公主在一起的,许乐就是王子,但陆梨肯定不是公主。

女孩的嫉妒心,是比尖刀,比毒药还要可怕百倍的存在。大家开始在背地里议论纷纷,没过多久,各种不堪入耳,离奇荒诞的流言也像春日里破土而出的种子,纷纷滋长出来了。有些人说陆梨表面上看起来单纯,其实私生活非常的乱,许乐是被她用最无耻的手段拿下的;也有人说许乐只是因为跟别人打赌输了,才会接受惩罚,追求平凡的陆梨,过不了几天,许乐就会把陆梨狠狠地甩掉;甚至还有人说陆梨为许乐打掉了孩子,还言之凿凿地说出某月某日在某家医院见到了陆梨。

陆梨是木讷的,是软弱的,面对这种种的流言,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委屈的她只有跟舍友,同时也是大学里唯一的朋友孙菲哭诉。孙菲是一个性格飒爽,雷厉风行的女孩子,她能跟陆梨成为好朋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们两个人互补的性格,在彼此的身上看到了吸引对方的不一样的东西。

陆梨的软弱总能激发孙菲内心深处的保护欲,不知何时,她早已成为孙菲心中最柔软的,最洁白的月光。孙菲警告了那些喜欢在背地说闲话的女孩子,然后她找到了许乐,告诉许乐既然你喜欢陆梨,就要保护她,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到伤害。这时的许乐才意识到自己的粗心,让陆梨承受着多么大的压力。许乐开始刻意跟其他的女孩子保持距离,只对陆梨一个人笑,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给陆梨她想要的安全感。

陆梨爱许乐,爱得十分卑微。她从来没有跟许乐说过一个“不”字,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所以当许乐问她喜不喜欢纯牛奶和三明治的时候,她才会眯着眼睛笑着说喜欢。许乐越是对她好,她就越加痛恨自己的普通。她知道许乐的优秀,也曾经装作半开玩笑地跟许乐说过:“你这么优秀,为什么不去找一个能配得上你的更好的女孩子呢?”那是许乐唯一一次冲陆梨发火,他告诉陆梨,在他心里,没有哪个女孩能比陆梨更好。

孙菲一直都觉得陆梨爱得太累了,在感情的世界里面,没有谁会比谁更加优秀,更不应该存在那么多唯唯诺诺的迁就。可后来她自己的婚姻却先出现了问题,于是她开始怀疑自己,想从陆梨和许乐的婚姻中找到答案。只是没想到,最后他们两人也走上了自己曾走过的老路。

不知谁家的猫叫了一声,把孙菲从沉思中艰难地抽离了出来。

孙菲问陆梨:“你打算怎么办?假装不知道,继续和许乐过下去,还是现在就跟许乐摊牌,把一切都跟他说清楚?”话才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在问的这个人是从来没有主见,只会慌乱问自己应该怎么办的陆梨。她正要继续开口,哪知道陆梨马上就说出了那两个字:“离婚。”

孙菲心里一惊,她转过头诧异地看着陆梨,没想到陆梨竟说得如此决绝。

3

礼拜天的时候,阳光很好,许乐本来想约陆梨出去看电影的,可陆梨推说身体有点不舒服,只想在家躺着,于是只得作罢。许乐是个坐不住的人,既然在家无事,索性拿起拖把,在家里搞起了卫生。拖到阳台的时候,他在洗衣机和墙壁中间的缝隙里扫出来一根牙印清晰的新鲜的烟屁股。他有些好奇,于是走到卧室问陆梨:“最近家里有人来过吗?”陆梨正坐在床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欧·亨利的小说《麦琪的礼物》。她抬头看了一眼许乐,摇了摇头,回答他:“没有。”许乐听完眉头皱了一下,继续问道:“像是修洗衣机的师傅之类的呢?”陆梨想了一下,又回答他:“没有。”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家里没有什么电器曾经坏过,除了孙菲,也没有什么人来过。”许乐听完点点头,略微停顿了下,又继续问道:“孙菲抽烟吗?”陆梨依然摇摇头:“没有,孙菲最讨厌的就是烟味。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许乐眼睛眯了起来,朝陆梨笑着:“没什么,随便问问。”

许乐说完就退出了卧室,来到了厕所,他把攥在手心里的烟屁股扔进了马桶里,然后狠狠按下了冲水键。马桶里的水顺时针急速旋转着,就像一只深邃的眼睛,直直地瞪着许乐。

听到陆梨跟她说她要和许乐离婚的时候,孙菲确实非常的意外。她了解陆梨有多么的爱许乐,也清楚这么多年来,她为许乐付出了什么。在孙菲的认识里,许乐就是陆梨生命的全部,是她活下去的理由。所以当陆梨平静而决绝地说出“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孙菲明白她的内心深处正承受着怎样的疼痛。

“没有办法挽回了吗?”孙菲小心翼翼地问道,其实离婚一年多以来,她时不时都会感到一丝后悔,尤其是在夜深人静,一个人的时候。再坚强的女人,也终究会在某个时刻变得软弱。后来的孙菲总是会忍不住想,假如当时她没有翻到那条该死的短息,假如她老公能把讯息删干净一些,没发现,是不是能等于没发生过呢?

陆梨说:“这跟挽回没有关系,甚至跟出轨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离婚罢了。”

孙菲听不懂陆梨在说什么,她以为这是陆梨最后的任性和倔强,于是她说:“好吧,不过离婚,也要有离婚的计划。既然是许乐出轨,咱们就要有许乐出轨的证据,最好是照片,到时候就算离婚,也对你比较有利。你有什么计划吗?”

陆梨点点头,冷静地说:“有。”

4

陆梨怀疑许乐出轨,并不仅仅是因为一根不属于自己的长头发。

最近一个月以来,许乐总会偷偷地一个人跑到厕所里小声地接电话,等陆梨问起来的时候,他却闪烁其辞地告诉陆梨只是一些关于工作上的事。许乐不知道的是,每次自己说谎的时候,他眨眼的频率都会比平时快一点,陆梨知道许乐是有事在瞒着自己,可她很识趣,并没有再多问什么。

这时候的陆梨,已经开始掉头发了。她没有告诉许乐,只是一个人半夜失着眠,用目光一遍遍勾勒着天花板上吊灯的轮廓。这本来应该是又一个普通而漫长的夜晚,直到许乐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

本来陆梨是绝对不会去看许乐的手机的,可是在这个百无聊赖的漫长的夜晚,失眠的陆梨竟鬼使神差地拿过了许乐的手机,点开了那条未读的微信。

是一个叫馨缘的女人发来的,内容只有简单的两个字:“知道。”

知道什么?陆梨又往上看了一眼前面的聊天记录,只见许乐发给那个女人的话是:“一直到下下个礼拜六之前,都绝不能让我老婆知道哦。”再前面的聊天记录,早已经被许乐删得一干二净了。

陆梨突然觉得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都冻结了,她在脑子里想:“要让我知道什么?到底要我知道什么呢?”她很想打字过去问问,可终于还是熄灭了屏幕,蹑手蹑脚地把手机放回了原来的地方。

第二天,许乐回来得比平时都要晚,陆梨假装不经意地问起,许乐却只是眨着眼睛回答说:“哦,工作上有点事情没做完,留下加了一会儿班。”嘴角却不自觉流露出一丝发自内心的笑意。

5

孙菲的计划是偷偷调查许乐最近做了些什么,跟哪些人见过面,她要把那个第三者找出来。孙菲有一个表哥是做私家侦探的,调查这些东西对他来说是轻车熟路,小菜一碟。很快他们就查到了许乐最近频繁地在跟同一个号码打电话,孙菲用微信搜了一下,就是上次那个叫馨缘的女人。她的表哥也查到这个号码主人的底细,她叫李馨月,是许乐的高中同学,学生时代曾经热烈地追求过许乐。

“真贱!”孙菲忍不住破口骂了出来。

他们还查到许乐前几天偷偷花了十几万买了一枚很名贵的钻石戒指送给了这个李馨月。孙菲好心提醒陆梨道:“你要当心许乐偷偷转移财产啊。”

陆梨没有回答孙菲的话,因为这并不是她的计划。

后来的日子,每天都那么难熬。陆梨偷偷进行着自己的计划,也默默地等待着那个礼拜六的到来。终于,微信里提到的那一天还是来了,现在的陆梨已经不关心那件事情究竟是什么了。她看着在厨房里忙东忙西,快乐地哼着歌的许乐,突然毫无由来地说了一句:“许乐,咱们离婚吧。”

许乐听完陆梨的话,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他回头的时候,嘴角微笑着,眼泪却已经在脸上肆虐了。

陆梨的话并没有让许乐感到突兀,因为除了上次那个烟屁股之外,陆梨还故意在家里放了一些别的不属于许乐的男人用品让许乐发现。可许乐每次都是偷偷把东西藏起来,或者扔掉,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我出去买包烟。”许乐说着就低头出去了,连门都没有关,可其实他是从来不抽烟的。

6

陆梨打通了孙菲的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汹涌的泪水已经倾泻而下。

孙菲匆匆赶来的时候,门依然是开着的,陆梨看到孙菲,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孙菲,嚎啕大哭了起来。她终于还是失去了他,而这一切,都是她一手计划好的。陆梨究竟是什么时候产生和许乐离婚的念头的呢?不是她发现许乐出轨的时候,也不是她知道馨月这个女人存在的时候,而是两年前,当她意外流产,医生跟她说她以后恐怕也很难再怀孕的时候。那个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再也没有理由霸占着许乐,夺走他更多的幸福了。

陆梨实在是太爱许乐了,就算是离婚,就算是出轨,她也不愿让许乐成为被指责,被唾弃的那一方,这就是陆梨全部的计划。

陆梨哭得声嘶力竭,撕心裂肺,被压抑太久的感情在这一刻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倾泻。时间静止了,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陆梨的无尽的悲伤和不舍。

“请问,是陆梨陆小姐家吗?”一个人手里捧着一束花,站在门外小心翼翼地问着。

孙菲回答道:“是啊,你是谁?”

那人走进了屋,把满满一束玫瑰交到了陆梨的手上,对她说道:“这是许乐先生在我们馨缘花艺为您定制的鲜花,今天是您和许乐先生结婚三周年的日子,许乐先生说,爱上你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事,以后的人生,也要一起走下去。”

陆梨看着手里的花,呆住了,还是孙菲先发现了藏在花束中间的那枚钻石戒指。陆梨把戒指拿了出来,发现戒指的内侧还写着一行小字,她仔细看,才发现那行小字写的是:

Love You Forever

黄小漾
7月 7,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