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申请

穿越申请

她没有改变历史,她只是改变了她自己。

2月 11, 2021 阅读 1010 字数 6577 评论 0 喜欢 0
穿越申请 by  欧阳乾

1

我喝着咖啡,打量着来人,这是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满面风霜,脸色憔悴,穿着地摊款式的衣服,浑身上下最值钱的地方估计就是左手食指上那枚成色不足的戒指。在我接待过的穿越申请人里,几乎很少见到这样的顾客——并不是我有身份歧视,而是觉得像她这种社会阶层的人,基本上对于回溯人类历史都没有太大的兴趣。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郑秀枝。”她的回答带着浓厚的四川口音。

“年龄?”

“43岁。”

“身体健康状况?”

“良好。”她递过一纸表格,“这是刚做的体检报告。”

我接过体检报告看了一眼,放在桌上,说:“郑秀枝女士,首先请允许我向你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服务内容,全称是‘量子轨迹完全线性阶梯模式回溯’,当然,简单点来说就是时间穿越。虽然这项技术才发明出来不久,但已经相当成熟了,您大可不必担心它的安全性。我们目前可以提供在时间轴线上回溯四千年的服务,也就是说,我们最多可以把您送回商周时期,并且是任何地点。但是,有一条您要谨记:穿越回过去之后,您停留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

“只有半个小时?”她问道。

“没错。”

“半个小时之后呢?”

“半个小时之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就像一条河流一样,你只能对它进行暂时的拦截或者干扰,当你离开后,河水还是会继续按照它既定的轨迹流逝。历史是无法改变的,这是时间穿越的法则之一。”

“好,我明白了。”

“那么——”我又打量了一下她的脸,问道,“郑女士,您想穿越的时间是?”

“2008年。”

“十年前?”我有些吃惊了,花了那么多钱和时间,好不容易申请到一次穿越历史的机会,她只想回到十年前?在我接待过的顾客中,他们最晚也会穿越到清朝,跟名满天下的名妓陈圆圆喝上一壶花酒,或者是穿越到秦朝,一睹秦始皇大帝的真容。

“你确定?”我又追问了一句。

“确定。”

“好吧。”顾客就是上帝,我一边调试着机器,一边问道:“具体时间?”

“5月12号,下午两点。”

“地点?”

“汶川。”她又补上了一句,“育英中学。”

我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她,她也正抬头看着我,被两道深刻的鱼尾纹镌刻着的眼睛虽然憔悴,却波澜不惊。我停了片刻,递过去一张纸道:“填一下穿越申请单吧。”

两分钟后,她填完了申请单,交给我,我接过来看了一眼,说:“郑女士,穿越申请单是您进行穿越的唯一凭证,具有法律效力,请您严格按照所填的穿越内容进行活动,不要做逾越所填内容以外的事情,谢谢你的配合,否则,我有权利随时终止穿越。另外,我要提醒您一点:穿越到过去之后请遵循当时当地的风俗法律,注意自我安全。如果因自己擅自的出格举动而导致的人身伤害,本公司概不负责。”

“好的,我明白。”

“那么,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了。请闭上眼睛,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深呼吸。”

2

申请人:郑秀枝

申请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

申请地点:汶川

申请次数:第1次

申请内容:发出警报,告诉大家马上就要地震了,让他们离开危险区域。

当郑秀枝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站在育英中学门口前面的马路上。一辆自行车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差点把她带一个趔趄。郑秀枝吃惊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样的表情,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几乎每个穿越时间的人都是这样,先是怀疑,继而震惊,然后兴奋。这其中奇妙得莫可名状的感觉,估计只有每个身临其境的穿越者才体会得到。我躲在暗处,不露声色地观察着这一切——这是我们观察者的工作,虽然不能干涉穿越者的行为,却要忠实地记录下当时发生的一切,甚至在穿越者做出意外举动威胁到人身安全的时候,我们会施以必要的制止。

郑秀枝扫视过身边的景物,当她看到前方“育英中学”四个大字的时候,那本来还惊讶无比的眼神里突然散射出了炽热的光采。

学校大门口有一间保安室,两个保安正站在外面抽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郑秀枝冷不防地冒了出来,火急火燎地问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啥子?”两个保安对视了一眼,奇怪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

“几月几号?今天是几月几号,快回答我!”

“5月12号啊。”

“哪一年?”

“2008年啊。大姐你是来找人的还是干啥子的?”

郑秀枝并不答话,而是一把拽过保安的手腕,看了一眼电子手表上的时间,便立刻像疯了一般的冲进校园里,跑到教学楼前面挥舞着双臂大喊道:“都出来呀,你们都出来呀,一会儿就要地震了,你们赶紧出来啊……”

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惊动了正在上课的师生们,一些学生好奇的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打量着这个奇怪的女人。两个保安赶紧掐了烟头冲了进来,不由分说拖住郑秀枝就往外走。郑秀枝一边挣扎一边大叫:“你们放开我,放开我,说的是真的,一会儿就要地震了,要死好多人……”

“大姐你别这样,再这样我们就报警了!”

郑秀枝挣扎不过,发起狠来,朝一个保安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个保安惨叫一声,反剪了郑秀枝的手臂,将她拷在了保安室里面。

“疯女人啊。”那个倒霉的保安看着手臂上被咬的鲜血淋漓的一口,皱着眉道:“这女人从哪冒出来的?”

“兴许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另一个保安坏笑道:“别再传染给你什么精神疾病。”

“去你的!”他盯着自己的伤口,“打一支破伤风还是要的。对了,你打110了没有?”

“打了,罗队说他处理点别的案子,一会儿就过来……”

我看了看表,时间过得差不多了,郑秀枝已经在保安室里被拷了二十多分钟,一直在拼命地挣扎喊叫。两个保安蹲在外面,一边抽烟一边讨论着这女人的来历,就在他俩续上第五根烟的时候,地面突然颤抖了一下,紧接着,猛然间翻天覆地起来。育英中学的那栋教学楼,像是喝醉了的巨人一样,摇晃了两下之后“哗啦”一下就倒塌了。顷刻间,大地崩裂,烟尘翻滚,整个世界仿佛坠入了深渊。就在郑秀枝所在的保安室即将被吞没的时候,我出现在了她身边,抓住她瞬间移动了出来。郑秀枝紧紧地拽着我,哭着说道:“求求你,救救我的……”

我摇摇头,打断了她,“时间到了。”

我按下了结束键,在一瞬间,这一切立刻消失了,我们又重新坐回了穿越室里。我端起咖啡啜饮了一口,依旧温热。

郑秀枝满脸泪痕,坐在那里怅然若失,两个手腕处有着红肿的痕迹——那是他拼命挣扎的结果。

“历史是无法改变的,虽然我们能够真真切切地触摸到那些人,但既定的结果不会发生丝毫的改变。因为根据量子力学,过去的时间轨迹已经坍塌……这不是谁规定的,这是物理法则。你知道有多少人以为杀了秦始皇就能改变中国社会进程?这太可笑了。”

郑秀枝呆呆地坐着,一言不发。

“发出警报,告诉所有人要地震了。”我晃了晃她填写的那张穿越申请单,“郑女士,就申请内容来说,你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这跟杀死秦始皇改变中国进程有什么区别?很抱歉告诉你,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最后,感谢你使用本公司的穿越服务,如果有什么建议和问题,欢迎拨打本公司的监督电话,再见。”

郑秀枝依旧坐着不动,我正思考着如何委婉地劝说她离开,她却忽然道:“先生,我还想再申请一次穿越。”

“不好意思,您账户上的余额不足以支持再一次穿越申请。”

“求求你了。”郑秀枝把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那枚成色不足的戒指摘下来塞进了我手里,“大兄弟,求求你了。”

“别这样大姐,公司有规定,我不能……”

“我就想看看我儿子,真的。”

我看着她的眼睛,心底深处仿佛被触碰了一下,犹豫了片刻后,我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就破个例。不过,您还得再填一份穿越申请单。”

3

申请人:郑秀枝

申请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

申请地点:汶川

申请次数:第2次

申请内容:替孩子请假,带孩子离开学校。

郑秀枝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穿过学校门口正在吸烟的保安,穿过寂静的操场,径直来到了教学楼,初三四班的门口,敲了敲门说:“老师你好,我找杨小志,我是她妈妈。”

“妈,你怎么来了?”杨小志站在门口,有点惊讶。

郑秀枝一把拽住了小志,说:“小志,快,快跟我走,快点离开这里,这里马上就要地震了!”

“妈,你在胡说什么呀?你这是怎么了?”小志挣脱开她道。

郑秀枝瞪大了眼睛,“小志,妈真的没有骗你,这里真的快要地震了,不光是这里,整个汶川都要地震了。我后来从新闻上看了,学校里的教学楼一下子就塌了,小志,你得跟我走……”话没说完,郑秀枝的声音就哽咽起来。

“妈,你这是咋了啊?”小志奇怪地看着她。

两个人争吵的声音吸引了上课老师的注意,她走出来问道:“怎么了?”

“啊,是这样的老师,小志今天身体不舒服,我想先带他回家休息一下。”

“啥?”小志纳闷道,“妈,我身体好好的,没有不舒服啊。”

“不管舒不舒服,你现在就得跟我走!”郑秀枝抓住儿子的手就要离开,却被老师一把拦住,“这位家长,你是怎么回事,专门过来耽误孩子学习的是吧?这都初三了,距离中考还有多长时间,请你自己算一算。你知道这一节课要复习到多少个知识点?耽误了孩子的前程,拉低了学校的升学率,你负责得起吗?”

郑秀枝完全不答话,拉着杨小志就往外走,却被老师死死拽住,三个人就在教室门口纠缠不休,连隔壁班的学生都从窗户外面探出头来看热闹。老师有些生气了,大声说道:“这位家长,如果你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就要喊保安了!”

郑秀枝看着儿子,几乎要哭出来,“小志,你说,你跟不跟我走?”

“妈,到底是怎么了?你总得、总得给我说清楚吧!”

就在这时,两个保安闻声赶了过来,控制住了情绪激动的郑秀枝,“这位家长,现在是上课时间,请你先离开。”

“不,我不离开,你们听我说,这里马上就要地震了,我没有骗你们,真的……”郑秀枝一边挣扎喊叫,一边被保安拖离了教学楼。杨小志想过去看看母亲,却被老师一把拦住,“快点回去上课,今天讲的知识点很重要,属于必考范围。”

小志担心地看着母亲,“我妈妈她没事吧?”

“没事,先让她在保安室冷静一下,有什么事下课了再说。”

就在郑秀枝被保安拖到操场上的时候,地震如期而至,教学楼轰然倒塌。郑秀枝转过头,看着瞬间就变成了一堆废墟的大楼,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在滚滚的烟尘中,她到处寻找着我,大声呼叫着我的名字,当我出现后,她拽着我哭喊道:“快,救救小志,救救我的孩子……”

“对不起,我爱莫能助。”我摇了摇头,说:“时间到了。”

回到穿越室后,郑秀枝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我只能安慰她道:“大姐,人有的时候不能一味地重复过去,生活还是得要向前看。”

郑秀枝一把攥住了我的手:“求求你,再让我穿越一次!”

“抱歉,刚才已经算是破了例,我不能再犯一次错误。”

“求求你了,大兄弟,如果从这里出去以后,我知道自己就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求求你了!”

我叹了一口气,虽然我很想拒绝她,但一看到她的眼神,我就觉得如果拒绝了她,还不如杀了她。她不是那种在秦淮八艳的花船上过一把风流瘾的老板,也不是在群臣俯首的大殿上妄图睥睨天下的政客,甚至,他连普通人寻找历史碎片的乐趣都没有。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她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但是,我却想不出拒绝她的理由。

4

申请人:郑秀枝

申请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

申请地点:汶川

申请次数:第3次

申请内容:找年级主任说明情况。

郑秀枝直接推开了学校办公室的门,一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女老师站起来问道:“请问你找谁?”

“我找初三部的年级主任王秋海。”

一个正在批阅教案的男老师抬起头,摘下眼镜道:“我就是,请问你有什么事?”

“王主任!终于见到你了!”郑秀枝坐到他面前,脸色郑重,“我给你说一个事情,你必须要相信我!”

王主任一时间还有些蒙圈,“哦,好……你先说。”

郑秀枝看了一眼墙上挂的钟表,说:“已经过去了五分钟,还有二十分钟,这里就要地震了,会死很多人!”

“哦,这个,呵呵。”王主任勉强笑了一声,“请问你是……地震局的吗?”

“我不是地震局的,我是初三4班杨小志的家长!我真的没有骗你啊,王主任,不仅是这里,整个县城都要地震了,学校里的教学楼是最先倒塌的!你快点通知老师们赶紧下课吧,带着学生们去操场上避难!”

“我们没有接到地震局的通知,恐怕不能做这个决定。这位家长,你是不是听信了什么谣言啊?”

“不是谣言,是真的!你怎么不信我呢,等你看到了一切都晚了……王主任,你能不能给初三4班的上课老师打个电话,让他班里的杨小志过来一趟?”

“这个,恐怕不能。我们有规定,不能随便干扰正常的课堂秩序。这位家长,有什么事情能不能等下了课再说?”

穿着碎花衣服的女老师过来拉郑秀枝,“王主任很忙,能不能请你先出去一下?”

“不,我不能出去,你们听我说……”郑秀枝着急起来,一把将碎花女老师推开,顺手抄起桌上的一把裁纸刀,猛地抵在了王主任的脖子上,厉声叫道:“快,快点给初三四班的老师打电话,让杨小志赶紧来这里!”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全都站了起来,惊慌失措地看着这一幕,郑秀枝握着裁纸刀的手筋发白,尖声叫道:“都离我远一点!谁敢上来我就先捅死他!”

“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王主任举起双手,嘴唇颤抖着,“这位家长,你千万别冲动,有什么要求,我们都可以坐下来慢慢谈……”

“我没有什么好谈的!你现在就给初三4班的老师打电话,让杨小志出来,快!”

“好好,有话好好说,你别着急……”

“没有时间了,你现在就打,快点……啊!!”

随着郑秀枝的一声惨叫,一串电火花在她背后“噼里啪啦”的闪烁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碎花女老师已经踱到了她的身后,拿起抽屉里放着的防狼电击棍狠狠地戳在了她的腰眼上。顿时,裁纸刀铿然坠地,郑秀枝浑身抽搐,两眼一翻,晕厥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回到了穿越室里。她猛地睁开眼睛,左右打量了一番,然后颓然地低下了头。

“没来得及,是吗?”

“不,是根本没有人相信你。”我喝了一口咖啡,“他们把你电晕之后,就绑了起来,还拨打了110。就在等警察来的时候,地震发生了。”

郑秀枝双手捂着脸,肩膀抽搐着,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好了,大姐,我早已经给你说过了,历史是无法改变的,你不要再费心思了。如果你能改变历史的结果,那么现有的物理定律都要重写了。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停了半晌,她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眼眶红红的,“我明白了。我有最后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

“能不能再让我穿越一次?”

“不可能了,大姐,我已经为你破两次例了,再一再二不能再三。”

“大兄弟,求你了,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

“不好意思,大姐,公司有规定的,我不能这样,这已经超出了我的权限。”

“求你了,大兄弟,求你了……”郑秀枝忽然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急忙扶起了她,“这是干啥,大姐,你快起来,唉……是不是真的最后一次?”

“真的是最后一次。”她急忙答道,对天发誓。

“好吧——”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最后一次了,下一次说什么都不行了。”

“谢谢你了大兄弟。”她抓住了我的手,眼里噙着泪花。

“因为你,我这个月的奖金估计都扣没了。”我苦笑一声,递过去一张申请单:“例行公事,这个再填一下吧。”

郑秀枝填完之后递给了我,我随手就折叠在了一起。她奇怪道,“你不是要看一下吗?”

“不用看了,”我摆摆手说,“反正不管你做什么,历史都是无法改变的。这个申请单,主要就是留作公司日后检索的一个资料备份而已。”

5

郑秀枝再一次地站在了育英中学的门口。

这一次,她没有制造任何的麻烦,静静地穿过马路,穿过校门,穿过那两个正在抽烟聊天的保安,穿过静静的操场,来到了初三4班的门前。她站在门口,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就那么安静地看着正在认真听讲的儿子,眼睛里全是幸福的目光。

也许,这才是历史正确的穿越方式吧,我在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为了我的工作,当然,也为了郑秀枝。她很认真,站在门口看着上课的儿子,一动不动,像是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她的专注仿佛放缓了时间流逝的进程,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想起来看看表,顿时脑袋里“嗡”的一声。

14时28分04秒。

地震发生了。

我猛地抬起头,去寻找郑秀枝,却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在教室门口,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顷刻间,整栋教学楼倒塌了,烟尘弥漫,伴随着地面剧烈的震动,变为了一片废墟。人们的叫喊声和建筑物的倒塌声交织在一起,天与地仿佛在一刹那间倒转了过来。直到两分钟后,一切才逐渐平息。

我暗暗咒骂着自己的失职,向下潜行,穿过那片已经成为了废墟的教学楼,寻找着郑秀枝的身影。终于,在废墟的最下层,一块断裂的预制板的下面,我看到了两个紧紧抱在一起,已经被尘土掩埋的尸体。

没想到,她竟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她没有改变历史,她只是改变了她自己。

我鼻子一酸,竭力忍住冲出眼眶的泪水,手里紧紧捏着口袋里的那张穿越申请单。

申请人:郑秀枝

申请时间:2008年5月12日14时

申请地点:汶川

申请次数:第4次

申请内容:和孩子抱在一起。

欧阳乾
2月 11, 202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AI觉醒

    上帝说:“要有光。”便有了光。 第一日 房间里的日光灯管老化了,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左侧方的墙角处有些漏水,下面的墙皮都开始斑驳了,找时间应该叫个修理工人过来处理一下。百...

    欧阳乾 阅读 1255
  • 地球资深玩家

    1 刚走到公交站牌,我就被一个姑娘给拦住了。 这姑娘二十出头的年纪,长相清秀,在脑后梳了个马尾辫,手里还拿着个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含混不清地对我说:“终于找到你了!&...

    欧阳乾 阅读 578
  • 一个人的门派

    1. 自从我见到棍子的那天起,他就过着苦行僧似的生活。 棍子原本不叫棍子,只是因为他太闷,时常不说话,往那一杵就跟个棍子似的。 棍子是我工作不久的时候,通过一个搞房地产的...

    欧阳乾 阅读 1194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