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

逃离

你喜欢雨,我喜欢你。

3月 18, 2022 阅读 1511 字数 10977 评论 0 喜欢 0

林晓秋一进门,我就闻到一股椒麻鸡的味道。 我对她说:钥匙我放鞋架上了。她点点头,没有说话,把椒麻鸡放在桌子上,去厨房拿了碗筷。我看着她的背影,她今天穿的是我送的那件包臀裙,印花是性手枪乐队的主唱照片,她喜欢这个乐队,我无感。

她把鸡撕成一块一块放进碗里,动作麻利,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就是她手里的那只鸡。我说:咱俩最后一顿饭,我本来想请你吃点好吃的。她轻微摇摇头:既然是最后一顿饭了,吃什么对我来说都一样。我走过去,想帮忙,她躲开了。

她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把瓶口的地方用清水冲洗干净,递给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喝任何罐装饮料从来不清洗瓶口,我嫌弃她不讲卫生,她嫌弃我有强迫症。我们彼此嫌弃的事情不止这一件,大部分是她逐渐迎合了我的生活习惯。她从不喝酒,但她的冰箱里总是堆满了啤酒——白啤、黑啤、精酿都有。我以前和她说过:如果是因为我而准备的,那大可不必,以后我再来你这我自己带。她说,你爱喝啤酒,我不希望你来我这儿连口喝的都没有,你说,当你打开冰箱看到满满当当的啤酒,会不会有家的感觉。我没有回答过她。

她把筷子递给我,问:你前段时间见的那个相亲对象怎么样。我回避着她的眼神:挺好的,昨天刚见了第二面,我俩也挺聊得来的——就像咱俩一样,聊天不会冷场,不会尴尬,我说什么梗她也能接得住,而且我们品味差不多,她穿衣风格也是我喜欢的那……我还没说完,林晓秋狠狠瞪着我,我及时地闭上了嘴。她把筷子扔在桌子上:你自己吃吧,我没胃口了。我夹起一块鸡肉放进她碗里:唉不是,我没说完呢,她哪有咱俩聊得来呢,咱们共同爱好那么多,上哪跟你比去啊,我是说相对于之前见的那几个相亲对象,她勉强算可以的了。林晓秋还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算了,反正我们最后一面了,以后你爱见谁见谁,我也管不着。

我不相信这次会是我和林晓秋的最后一次见面,我们见过太多“最后一次”了。家里一直催我结婚,和林晓秋之间发生过太多事,她不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她也清楚,我和她是没结果的,但还是在我身边耗了一天又一天。我从来不是一个果断的人,优柔寡断是我的性格弱点,我舍弃不下和林晓秋相处时轻松愉悦的感觉,当然更多的还是舍弃不下她年轻且比例完美的身体——说“完美”或许是有点夸张,是我喜欢的类型。我明确地告诉过她,我要开始相亲,我必须结婚,她说你该结就结呗,相亲而已,又不是真的谈恋爱了,等你恋爱了我就撤,你不也舍不得我么,咱俩能再见一天是一天。事实上她并没有自己说的那样洒脱,我见相亲对象之前必须要告诉她,如果当晚回消息回复得慢了她就会电话轰炸,微信留下几十条难听的话,每次都会发来一条消息:“我受不了了,咱俩见最后一面,以后谁也别再联系谁”。等我去她住的地方找她,见所谓的“最后一面”,她又开始抱着我哭,说舍不得,放不下,哭够了之后开始骂我: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我好恨你。我从来不会辩驳什么,她说的基本没错,我们俩刚在一起的时候,她情绪从来没有这么不稳定过,也不像现在这样没有安全感——超过一个小时不回消息就觉得我在和别的女人做爱。

林晓秋问我:你是不是对那个女的很满意,以前那些你都是见了一次不再见了,可她你见了两次。这个话题我躲不掉了,早点讲明白也好,我说:没什么满意不满意的,我说过了,她只是在那一批相亲对象里相对还算可以,她的牙不整齐,我不喜欢。可我要结婚啊,你才二十五岁你不着急,还能再玩几年,我不一样,我三十五了,谈个一两年摸摸性格,合适的话就结婚,备孕生孩子又得两年,等我有孩子,最快也四十了。我爸妈已经六十多了,他们都是那种传统的父母,有多传统呢,我给你说过吧,我以前想纹身,但我妈说了我要是敢纹身她就去死;后来我想买机车——多酷啊,我爸说这太危险了,我敢买他就给我车砸了。他俩现在身心都弱,在我身上承担不了任何一丁点的风险,至于结婚这件事,我他妈的根本就不想结婚,我一个人过独了也习惯了,我没办法,爸妈身体不好,我妈一提起来我没对象的事就哭,我爸喝完酒之后也会哭——这还是我妈告诉我的,你说人上了年纪是不是都容易这样。我爸妈一把年纪了,他们现在完全就是为了我活着的,那我呢,我除了听他们的话,少惹他们生气,还能怎么办,我跟你耗不起了。我之前亏欠你的那些,这么长时间,你约束我、要求我,我差不多也还干净了吧。

她没搭腔,低着头默默地吃碗里的鸡肉,我看到她眼里有泪,滴在桌子上。吃完饭后我帮她收拾好碗筷,林晓秋坐在床边一言不发,我起身准备离开,对她说:我走了。她无动于衷,我又说了一遍:我真的走了,钥匙在你鞋架上。她定定地看着我:你滚吧,快滚。然后开始脱衣服,走进卫生间,我听见水流的声音。我喝了不少酒,白的啤的掺着喝,头有点晕,意识还是清醒的,我看着她在我面前一闪而过的裸体,也开始脱衣服,跟着她一起进了卫生间。她背对着我,始终不说话,我从后面抱住她,我说:我也舍不得你,你是知道的吧。她语气冷漠:你只是舍不得我的身体吧。

做完之后已经凌晨一点,我瘫在床上,林晓秋的蓝牙音箱在放迪克牛仔的《酒后心声》:“情伤没有解药,谁的安慰都不要,你欠的爱,还不了。”我爬起来穿衣服,她帮我把T恤和袜子翻过正面后递给我,我挺喜欢她这些细节的,那一刻我觉得她难得的温柔。

到家后已经一点半,我妈还没睡,我换鞋、洗漱,她全程用凌厉的眼神盯着我,最后给我扔下一句“你还知道回来”,进了卧室。我打开手机,有几条陈媛发来的微信消息,第一条问我在干嘛,第二条:虽然咱俩就见了两次,感觉跟你还是挺聊得来的,只是有一点,你一到晚上经常无缘无故玩消失,没劲。第三条:看到速回电话。我回了她一句:我刚打游戏呢,没看到。我以为她睡了,她很快电话打过来,我按掉,给她发消息:我妈还没睡,有什么话你微信说吧。她说:你快过生日了,周末一起吃个饭吧,有个小礼物给你。

快要过生日的事情,我只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她提了一嘴。她问起我年纪,我跟她说下下周我就三十五了,没想到她会记得,还准备了礼物,我有点不自在。我想起林晓秋,去年过生日的时候她送了我一件粉色外套,某潮牌,是挺好看的,不过我嫌颜色太嫩,不适合我。她很固执,非要我穿着陪她一起出去吃饭,她说我白,这么穿显年轻。哦,显年轻。林晓秋是一个很重视仪式感的人,她喜欢过节,也喜欢送我礼物。我跟她说过:你刚工作不久,没什么经济基础,别送我太贵的东西,不对,就别再送我东西了,我讨厌过节,讨厌仪式感。她总说:行行行,你不过节无所谓,总不至于讨厌收礼物吧,我也没想送多贵重的东西,就图个纪念,以后你看到它们就会想起我。她觉得自己浪漫,我觉得她偏执,可现在我满脑子都是林晓秋——按照以前她早就提前准备好礼物了,等着我拆开它们,比我还要兴奋,仿佛收到礼物的人是她。今年她绝口不提我生日的事情,礼物自然没有,我忽然觉得,这可能真的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陈媛离我住的地方并不近,得十多公里,见面都是她开车来找我。我担心林晓秋会疯狂给我打电话,见陈媛之前把手机静音,放进背包夹层的位置。陈媛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我拆开,是一只耳钉,类似耳扣的样子,材质是复古的藏银,上面印着我看不懂的文字符号。我戴上,对她说:之前一直想买个这样子的耳钉呢,我很喜欢,谢谢。她笑了,我又看到那一排参差不齐的牙齿。陈媛比我小五岁,在一所三本学校当辅导员,性格爽快。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说:见你之前,我把你照片拿给我闺蜜看了,她说你长得挺帅的,一张标准的“渣男脸”。我不置可否。之前几次聊天,我发现陈媛的“三观”和我基本一致,这点对我来说已经很难得了;她话多,不至于让人不舒服的程度;除了牙齿,长得也还可以,身材差点意思,个子虽然不高,会打扮。和林晓秋比,总觉得她少了股劲儿,我说不上来。

吃过饭后我带陈媛去了一家精酿小酒馆,她开车不能喝酒,就点了杯茶,陪着我喝。我想起之前第一次带林晓秋来这里,她酒量很差,喝不到一杯就开始头晕,我指着其中一瓶对她说:这瓶,粉象,少女失身酒,估计你也就一口的量了——你啊,还他妈喜欢穿漏胸漏屁股的衣服,以后别跟别的男人一起喝酒了。林晓秋有些茫然地点着头,说:那你以后也不准带别的女人来这里。

陈媛拿起杯子和我碰了一下:我这就以茶代酒了,你一个人喝会不会觉得无趣。我摇摇头,她说:骗人,你刚都走神了。我放下杯子,问她:你身边异性朋友多不多。她顿了一下,没想到我会忽然这么问,她说:玩得好的也就两三个吧,不过我有一个gay蜜,你知道什么是gay蜜吧,我跟他关系真的很好,我俩经常一起逛街,偶尔会挽着一起走。我问她:你之前说什么,你的闺蜜看了我照片,说我是渣男脸的,你口中的闺蜜,不会就是这个gay蜜吧?她以为我在开玩笑,笑得很大声:哈哈哈那当然不是啦……看我没有什么反应,试探性地问:你会介意吗?我说:你们都肢体接触了,如果咱俩谈了,我肯定介意。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是真的困惑了:可他是个gay啊,我再跟他肢体接触我们也不可能发生什么。我说:那好啊,我也找个“蕾丝”,没事经常跟她逛逛街,手挽手一起走,你觉得怎么样。她的笑容立刻垮下来,没再说什么。我把杯子里的酒喝完,说:不好意思今天喝得有点多,有什么话说得不合适的地方,你也别介意,我是觉得咱们都老大不小了,真实想法就应该说出来,没必要藏着掖着,我或许为了迎合你,能装个一时半会儿的,可装不了一辈子啊,你说对吧。她没正面回答我:时间不早了,回去吧,明天周一还得早起。

把陈媛送进车里,我打开手机,没有未接来电,又打开微信,有不少消息,都不是林晓秋发来的。我点开她的朋友圈,零星的几条动态——我还能看到,至少证明她没删我好友。她以前说过,等见完最后一面,一定会把我删掉,不然会忍不住找我的。她没有删我,也没有给我发消息,搁以前早就开始各种方式“轰炸”我了。她在做什么。

回去的路上忽然开始下雨,夏季的雨来得太不讲理了。我没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好几次都是林晓秋提醒我:今天预报有雨,带雨衣。我懒,嫌麻烦,即使她提醒了我还是不愿意带雨衣,索性跟她说,我喜欢下雨啊,夏天淋淋雨多舒服呢。我路过林晓秋的小区,她因为工作变动,刚搬来这里不久,自己租的一室一厅,离我爸妈家很近。搬来后还和我开玩笑:我现在终于自己住了,离你又近,你来找我就方便多了。我也开玩笑地回她:我就知道,你只是馋我身子。我再次打开手机,还是没有她发来的消息。我又打开微博——林晓秋喜欢玩微博,只要我一惹她生气,她就会故意把几张衣着暴露的照片发在微博上,每条下面都会有一百多条点赞评论,内容不堪入目。我问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就是想气你啊,你可是去见别的女的,我不过发了几张照片而已,激动什么。我真的被气住了,气到恨不得想掐死她。

这些照片都没有了,她的微博删得只剩下一条动态,是分享的一首歌,X Japan的《Endless rain》,上面有一行文字:你喜欢雨,我喜欢你。我看了看发布的时间,半小时前。

我在门外站了很久,犹豫到底要不要敲门,她会不会已经睡了,我甚至不能确定屋里有没有人,有一个人还是两个人,乱七八糟的想法快要给我的脑袋撑破,我借着酒劲敲门,里面没动静,我又敲了一次,林晓秋警觉的声音传来:谁?是我,我轻声说。

她把门打开,头发凌乱地站在我面前, 我送她的那盏小台灯还亮着。她问我:你怎么来了。我问她:你今天干嘛了。我们俩都没回答对方的问题,我抱住她,她没躲,但也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儿,她说:你衣服都湿了,又淋雨了吧,你先去洗澡,我把空调关了。

我裹了条浴巾从洗手间出来,林晓秋抬头看着我:耳钉新买的?还挺好看的。我把它取下,收进背包里,她把我的手机递给我:刚你洗澡的时候,有人给你打电话,我没动,你回一个吧。我把手机接过来,放进包里:不回了。林晓秋说:怎么,嫌我在不方便?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不打招呼就来,我们不是说好以后再也不见了么。我看着台灯昏黄色的光,有几只飞虫绕着它转,细小的灰尘颗粒在光线下震荡,我也想成为这样一粒微尘。我坦诚地回答她:我不知道。

她递给我两个盒子,一大一小,说:你下周生日了,礼物,本来以为没机会给你了。我接过来,挨个打开,大盒子是一本相册,里面是她给我拍的照片,和我们为数不多的几张合影,几乎每张照片下面都写有文字,我没细看,怕会难过;小盒子装着一个手链,皮质编制样式的,穿有金属,我把手链戴上,问她:好看吗?她点点头。

陈媛给我发消息:昨天晚上给你打电话为什么又不接。我说我昨天很累,回家之后就直接睡了。她说:如果你介意我gay蜜的事情,我可以减少和他的联系,也会保持距离,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不要平白无故地几个小时不回微信不接电话,我受不了,你干什么事之前先给我说一声。我说好。

和林晓秋刚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很介意我一下几个小时不回消息,说我没回消息就是在跟别的女人做爱。她说得没错,那段时间我骗她不少事,同时在见的不止她一个人。我以为自己隐瞒得挺好的,后来她还是知道了,我高估了她的承受能力,我不知道一个人可以因为感情的事情崩溃到这种地步——毕竟我在成为所谓的“人渣”之前,被欺骗过很多次,当下难过一阵,事后也都挺过来了。林晓秋不一样,她迈不过这个坎儿,我不知道她哪来的本事,翻出来我所有的亲密关系,一个个找她们聊天,劝退,不成就撒泼打滚,语言暴力,像个精神病一样驱散我身边所有的异性。有一个女的可没那么干脆,直接跟林晓秋杠上了,两个人就差打起来,我还得去收拾烂摊子,后来她俩一起骂我,骂就骂吧,我只希望这些事能快点结束,骂痛快了就他妈的都给我滚。

她那段时间精神状态不好,发疯的样子很可怕,我搬回爸妈家住之前,几乎天天去我家门口堵我,还会自残——即使我身边所有的亲密关系都被她清理干净了,她还是不相信,我不敢跟她来硬的。后来我把房子租出去,搬回爸妈家住,至于那些被她搞黄的几段关系,我倒无所谓,我要结婚了,这些人,迟早都得断。我做事太拖延,又恋旧,林晓秋算是帮我完成了它。

林晓秋知道我搬家的事情后,状态稍微缓和了一点,至少没再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不过情绪依然反复无常,好几次在微信上发消息骂我,骂完就拉黑,没过几天又把我拉出来,说想我了,想见我,我要是回复得慢一些,或者拒绝和她见面,她就又开始语言攻击,一连串的问号和惊叹号看得我头晕目眩,我很抗拒这些带着情绪的标点符号,也抗拒同任何人吵架,太累了。她就像同时拥有天使与魔鬼的性格,好的时候特别好,是个很有趣的人;坏的时候似乎要毁了我整个人生才肯罢休。我问过她:你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她说她早看过了,直接去医院看的精神心理科,医生说她双相情感障碍,得吃药。我说那你他妈的就好好吃药治病,放过我吧,我真受不了了,你跟我耗下去对你的病也没有任何好处,你年轻着呢,不是每个男的都像我这样,你会遇到一心一意对你好的。这段时间不管你怎么跟我闹我都忍了,因为我觉得是我对不起你,是我把你变成这样的,可我真的受够了——本来心情好好的被人上来劈头盖脸骂一顿你受得了吗?你现在对我没有任何信任,我去踢球你觉得我在跟别人做爱,我去上课你觉得我在跟别人做爱,我跟我爸妈一起吃个饭你还觉得我在跟别人做爱,我他妈的给你解释再多你也不听,不相信,上来就骂,你除了什么双相,是不是还偏执啊。她读完我发的这段文字,又把我拉黑了。

这次她拉黑我了很久,久到我以为我俩就会这么散了,我开始后悔,反复看微信上我最后给她发的那些消息,好像语气是重了一些。中间好几次想打电话给她,想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好好吃药,精神状态是否好些,始终没拨出去那串电话号码,远离我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治疗方式。

一个多月后,她把我从黑名单解除了,给我发来消息:有空没,见一面吧。我觉得不真实。我挺想见她的,又想到那些她“发疯”的场景,心有余悸。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拖着一天没回她消息,她没像以前那样,疯狂给我打电话,不停发消息催促我,我还以为她的病已经治疗得差不多了。晚上我打开她朋友圈,她更新了几张带照片的动态,照片里的人我快认不出来了。她瘦了很多,脸颊甚至有些凹陷,锁骨异常明显。她穿着一件露脐装,小腹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马甲线;她本来个子就高,瘦了之后显得腿更修长。我好奇这一个多月,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会暴瘦成这样。我回复她:好。她很快给我发来一个定位:18号楼2单元,你到了之后给我说一声我下去接你,这里的电梯刷卡才能用。

她穿着一条黑色露肩连衣裙,穿衣风格和以前相比变化很大,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她总是穿T恤卫衣,很少穿裙子,也不太注意打扮。我知道她在刻意迎合我的审美,心里不是滋味。她告诉我,因为工作变动,之前租的房子太远了,每天上班地铁转公交要快两个小时,受不了就搬到这里。我说你这离我爸妈家还挺近的,她愣了一下,马上说:那巧了,我不知道你爸妈家住哪里,这个地方是我新同事给我介绍的,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个月才一千块,我觉得划算,就租下来了。我说你不用解释,我都知道。林晓秋问了我的近况,我告诉她我一直在相亲,始终没遇见合适的,她眼神又黯淡下去,轻声说:是啊,你是该结婚了。

陈媛和林晓秋几乎同时给我发来消息,约我见面。我回陈媛:今晚踢球,改日吧。然后换衣服,去找林晓秋。见面后,她追着我问和陈媛的发展进度,我如实说了——我们俩都有彼此不能忍耐对方的某些行为,暂时各妥协一步,估计长久不了。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那就希望你俩快点算拉倒吧。我忽然想起来,问她:你最近还吃药吗。她摇头:不吃了,不想吃了,我觉得自己状态还行,虽然你太久不回我,见相亲对象的时候我还是会不安,克制不住给你发消息,不过跟之前相比已经好太多了,你说是吧?我“嗯”了一声。林晓秋非要听细节,想知道我和陈媛到底忍受不了对方哪些事,我全告诉她了。她听过之后表情变得伤感,说:其实你俩很像你不觉得吗,你们都强势,都“双标”,有些事只允许自己做,不允许别人做,你不要不承认。我说:你说得对,她确实强势,我受不了这样,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被约束和控制。林晓秋看向别处,没有讲话。

上厕所的间隙,我打开微信,有一条陈媛的消息:你踢完了吗?要不要聊五块钱的。时间是半小时之前发来的。我回她:我跟朋友打游戏呢,晚点找你聊。林晓秋进来,瞪着我:你是不是在跟她聊天。我说是,我现在不管干嘛都得先跟她报备一声,她今天也有约我,但我来见的是你,你就别跟我闹了,让我回完消息,我很烦。林晓秋从卫生间出去,开始摆弄蓝牙音箱,一阵利落又猛烈的鼓声响起,是Joan Jett的《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林晓秋新买了一个投影仪,正对床脚那面墙壁,我们把灯都关掉,躺在床上看电影。昏暗里有一处光一闪一闪,是我的手机——陈媛打来电话。林晓秋把电影暂停,说:你接吧,我不说话,或者我去楼下溜达溜达。我说不用,太晚了,你就在这待着吧,然后按了接听键。陈媛找我就一件事:为什么不回她消息。我不耐烦:早都跟你说了我要打游戏。她不能理解我为什么会玩这么久,带着情绪问我:我们刚谈,不应该处在如胶似漆、每天都想找对方聊天的状态吗。我开了句玩笑说你还挺“恋爱脑”的,她没理我,把电话挂了。林晓秋看起来想问我很多问题,忍住了。我关掉手机,对她说:我俩这次应该是彻底崩了。她试探地问我:是因为我吗。我说,我自作自受。

我和陈媛就这么草草结束了,她和林晓秋不一样,性格强势还粘人,擅长冷战,我如果不主动找她,她不会再主动找我,断就断了吧。我没告诉林晓秋我们俩已经互不搭理了,不想看见她幸灾乐祸的样子,最近几天耳朵里总传来她的声音:其实你俩很像,你们都“双标”。林晓秋几次找我,我都拒绝,一方面是暑假班开课,我排课越来越密集,实在没什么时间;另一方面,陈媛的事告诉我,我再跟她耗下去我这辈子都别想结婚了——我难免会拿相亲对象和林晓秋作比较,没法儿好好相处。

可能是我拒绝她的次数太多了,林晓秋终于爆发了,直接去我校区堵我。我刚上完课出来,看到她站在我电动车旁边,没有化妆,模样憔悴。我从没想过她会跑来校区,憋半天说了句:你不知道我爸妈家在哪,就来校区堵我是吧,你他妈的不上班吗?林晓秋坐在我电动车后座上,一直哭。我说:今天晚上咱俩见最后一次,聊聊天,我真的不能再见你了,我们是在彼此耽误。我感觉到她靠着我后背,缓缓点头。

那天晚上过后,我们相互拉黑了对方所有的联系方式,我的生活开始趋向平淡,又见了几个相亲对象,皆不温不火。林晓秋送我的相册还放在床头,我一直没敢打开看过,她擅长写些煽情的话,会让我觉得离开她就是个错误,我就应该一辈子待在她身边。

还不到一个月,一串陌生号码打给我,我接听,是熟悉的声音。林晓秋说,我怀孕了,我完了。我以为她这次和以前一样,就是想见我,随便找个理由重新联系我——这招她之前就用过。她接着说:你别不信,你把我从微信黑名单放出来,我给你发照片,早孕试纸,一深一浅。

她见到我时整个人几近崩溃,身体一直在抖,我说你别害怕,试纸万一不准呢。她抬头,眼睛红肿,说:那你带我去医院测血HCG,我见网上说,这个更准确。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她执意要我现在就带她去检测,我们就近去了一家医院,挂急诊,单子已经开了,但检验科的值班医生不想给做,说话毫不客气:你没事挂什么急诊,我看你也不着急啊?哪流血了?还是说你是公安的?你让我测血我就得测?林晓秋捂紧腹部,眼眶泛红,声音颤抖地说:我肚子太疼了,你帮我查一下吧。我以为她的颤抖是装出来的,为了让医生给做检测随便扯了一个肚子疼的谎,可整个抽血过程她一直发抖。值班医生拿着血样走进检验室,扔下一句:俩小时之后取结果。

我拿着测血结果找产科病房的值班医生,她语气很轻:是怀孕了,35天后做个B超查看孕囊,确定宫内宫外。我牵着林晓秋的手,她的指尖冰凉。我觉得不可思议,我们一直都小心,她怎么会怀孕——唯一有一次,她经期刚刚结束,我射进去了,离排卵期还早,我们都没放心上。我把这个情况和医生说了,她问了问林晓秋的月经周期,说:周期不稳定,你们这样搞是有怀孕几率的。

回到住处,林晓秋一言不发,我上去抱她,说:你别怕,有我在,我会一直陪着你,带你去最好的医院,对不起,这事怪我,对不起,你别这样,我会负责的。她没有理我,过了很久,她终于开口了:你非要我打掉是吧?我错愕:难道你想生下来?她说:生下来可以,但你得跟我结婚。我低头:咱俩经历这么多事儿了,怎么结婚。手里的纸巾被她揉成团状,紧咬着嘴唇,她说:可以啊,我可以当做都没发生过,只要你以后好好对我。我说:你可以,但我不可以。她的眼神越来越凶狠,眼眶通红,一掌扇到我后背上,几近咆哮:你他妈就是这样负责的,我整个人生都被你毁了,因为你我变成了个疯子,现在怀孕了你他妈就只想让我去做掉,你是不是个男人啊,我为什么会喜欢你这种人渣。我背后火辣辣的疼,我挪了挪身子,坐得离她稍远一点,说:除了结婚,任何事,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满足你,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但结婚真的不行,对不起。

林晓秋不知道,我结过婚,仅仅持续两个月就离了,在我看来是一个抹不掉的污点,我从没告诉过任何人。

这件事发生在我刚读完研回国的时候。我大学谈了一个女朋友,也是我的初恋,那时候心思单纯,奔着一辈子去的。读研的第二年,她忽然和我提分手,我本以为是异国恋太煎熬,她扛不住,后来朋友告诉我,她在我刚出国的时候就和另一个同学好上了,两人在一起一年多,瞒了我一年多,才和我提分手。这件事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我缓了很久,一度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更不想陷入任何一段亲密关系里。直到我回国后,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有一个对我很好的女同事,她大我两岁,已经订婚了,对我极尽温柔,我摸不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一直装傻,暧昧不明。后来忍不住了,我问她:你已经订婚了,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她说她喜欢我,控制不住自己,就想一直跟我在一起。我那时跟着魔了一样,觉得世界上不会有人能比她对我更好了,我说:那你退婚,我跟你结。她真的把婚退了,我不敢让家里人知道,他们不可能同意,偷了户口本直接和她去领证,细节都快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那天我很兴奋,还以为这样做是浪漫。

可就在我们结婚的第二天,她忽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各种挑刺,吵架,随便一件小事都能跟我争论不休,我最讨厌吵架。那两个月对我来说简直是精神折磨,我常常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她了,上来就是一顿辱骂。我问她,你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她冷漠地说: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林晓秋精神状态最差的那段时间,常让我想起她,不一样的是,林晓秋变成这样我能找到缘由,而她是毫无征兆的。

即使她这样对我,我也从未想过要离婚。离婚是她先提出来的,我被折磨得实在受不了,同意了,她又说:离婚可以,但你得赔偿我,给我八万块钱。我愣住了,我说我刚毕业,没有这么多钱,她说:你没有,但是你家有。我已经想不起一丁点她对我好时候的样子。我回到家,跟我爸妈坦白所有事,他们给我转了三万块钱。我带着她去银行取,我对她说:八万没有,就这些,你爱要要,不要滚。她把现金塞进包里,然后我们去办离婚。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我问她:你是不是骗婚的啊,两个月净赚三万,你可以靠这个发家致富了。她扇了我一巴掌,头也不回地走了,我至今再没见过这个人。

初恋让我不相信爱情,她让我不相信婚姻,我的亲密关系像是被上了诅咒,之后遇到的几段恋情也都不顺遂,充斥背叛。我觉得世间所有人都是如此,彼此欺瞒、伤害,我开始变得同他们一样。林晓秋是唯一一个在感情上没有欺骗过和伤害过我的人,可我做了不少让她绝望的事。我不能和她结婚,那不是救她,是害她。

林晓秋把夏凉被打开,盖在腿上,眼神空洞,她把空调关掉,说:好,不结婚,不生,我做掉,等做完手术,我就回老家,谁也别再祸害谁,你滚吧,我困了,我好累,想睡。我把台灯关掉,说:明天我来找你,这几天只要有时间我都会来陪你,你休息吧,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不静音了。

第二天醒来,手机没有一通林晓秋的电话, 也没有任何她发来的消息。我打电话给她:你在哪?她说她去办离职了,现在根本没心思上班。我说:你在家休息也好,生活费不够了给我说,我给你转。她轻轻“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我一整天课,忙得没时间主动联系她,晚上九点半刚下课,我就给她发微信,准备过去找她。她一直没有回复我,打电话也没人接,我站在她家门口,忽然一阵心慌,敲了敲门,没人应,我翻包想找钥匙,才想起来早就已经还给她了。我一遍又一遍打她电话,皆无人应。

每天晚上下课之后我都会去找她,敲门,没人理会,打电话发消息一样无人应,她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我甚至想要报警了——为什么一个人会忽然消失得这么彻底。一周后的一个晚上,我照例去敲门,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男人,我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一阵愤怒涌上来:你他妈谁啊?林晓秋呢?男人被我这种态度搞懵了: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敲我家门干吗?我也懵了, 问他:你是新搬这的租客么?他点点头,我说: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你知不知道之前的租客去哪了。他一脸狐疑地看着我:听房东说好像回老家了吧,走得很突然,房东还和我抱怨半天,本来签了一年合同,没住俩月就搬走了。我搬过来的时候,房间里还有不少她的零碎物品没清走,你是她朋友吗,你看看这些东西还要不要了,给她带走吧。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屋内全是陌生的陈设,角落里堆放着我送她的那盏台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

吴明芳
3月 18,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一截盲肠

    1. 在出站口的地方,秦路率先看到了我,朝我用力挥动他的右手。我回应了他,向他走过去。他的左手握着一个可以折叠的合金手杖,站在我面前。他试图用右手接下我的行李箱,我避开了...

    吴明芳 阅读 794
  • 那个必须独自承担的下午

    长江中下游天灾。 一张照片,照片中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紧紧地抱着一只小狗走出废墟。这里是湖南临湘的一个小山村,两天前这里还是个宁静的村庄,一场暴雨引发的泥石流将村庄完全...

    宁远 阅读 642
  • 因为胖过

    裤裆磨烂这件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女性的两腿之间崇高又神秘,但胖女性的两腿之间只剩下摩擦起电和三番五次被磨破的牛仔裤裤裆。这事难以启齿的程度不亚于被人曝光内心深处...

    咸贵人 阅读 637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