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往无重岛

飞往无重岛

蜗牛若是没了壳,怕也活不了吧?人还是要有点压力吧。

8月 7, 2020 阅读 675 字数 4907 评论 0 喜欢 0
飞往无重岛 by  程皎旸

(一)

想不到香港也有这样的地方。

“花在唱歌,草在舞蹈,大树倒立着行走,动物在空中飘着,吮吸阳光与雨露……

我一进去,也即刻失去重量,整个人很轻很轻,像羽毛一样飘起来……而后一周,我不吃不喝,只需日晒兼偶尔雨淋,便精力十足……”

以上是朋友A在脸书上的更新。

呵,开什么玩笑?米娅嗤之以鼻地为A的段子点了赞。

没过多久,又有人在脸书上发布类似的感叹:

“误打误撞去了无重岛,不用吃饭,不用落地!不用赚钱,不用供楼!真正无负重的生活呀!”

“不想再回来了……这无需负重的小岛,让我快乐得像童话主角!”

“请保护无重小岛!这是香港最后一片净土!”

作为资深文案的米娅,深知新媒体营销的套路,如果以上是KOL发布的消息,她断然不信,但偏偏发布者都是些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老同学、旧同事,他们如米娅一般,就快而立之年,却仍在几万蚊一呎的房市下,小心翼翼地与父母或另一半AA制活着——没有哪个公司会花钱找这样毫无影响力的人来做软广宣传。

于是,她约了其中一人见面。那人叫阿南,是她的中学同学。

“还好吗?”

“还好。你呢?”

“也还好。”  

此时,两人身处地铁站出闸口,米娅站在闸外,阿南在闸里,两人隔了一道栏杆,那上面还攀着许多双不同的手,两边的人就这么攀着栏杆聊业务、交接快递、谈情说爱等,为的是彼此双方都不必因出闸或入闸而付交通费。

“你说的那个……无重岛,是真的?”

“不假。”

阿南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相片,递给米娅瞧。

相中,天地仿佛消失,只有一片海,蓝得发亮,海上漂浮着花草、大树;城堡一般的小屋悬立,柴犬、家猫、兔、仓鼠……围着城堡翻滚。

“这就是我。”阿南指了指飘在一只柴犬旁,并摆出倒立姿态的人。

“怎么不用手机照?”

“这是无重岛居民给我照的。这地方用手机就照不出来,必须要用无重岛里的相机。”

见米娅望着相片愣神,阿南继而补充:

“那地方美得不真实。飘在空中,我感觉不到任何重量,眼前的景色也不再有上下之分,我的身体可以按心中所想,任意转换方向,一时贴在海面上,一时附在大树旁,凡尘的一切我都想不起来,大脑是空的,但心却很满,那感觉,怎么说呢,简直像吸了毒一样快乐——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我并没有吸过毒,总之就是——它已让我快乐,它也让我痴痴醉……”阿南自以为风趣地哼起粤语老歌。

“那你何必回来?”米娅打断阿南,半信半疑。

阿南歌声止了,叹口气:

“有个仔嘛。我走了,谁照顾他?”

“也对……”

两人沉默。

米娅望着阿南那消瘦的下颌,刚好在她额头上几公分,想起十几年前,就是隔着这样的距离,与他挤过巴士,行过年宵,躲在图书馆的角落看书——虽然无重岛的一切都听来荒诞,但米娅相信,中学时的爱人不会骗自己。

 “那……怎么去?”米娅终于问出口。

阿南收起相片,环顾四周,微微低头,山羊胡触到了米娅前额,低声说:

“飞过去。”

“什么?”

“对,在中环码头,第五与第六号码头间,你会望见一个生得很矮,戴红色鼻套的阿婆,她会带你飞过去——我这张相,就是她帮我照的。”

(二)

夜晚七点半,米娅草草完成工作,推掉同事饭局,顺着放工的人潮,涌入地铁,挤在疲乏的身躯中,望着头顶上方的指示地图,从最东边的柴湾渐次亮灯到最西边的中环,才出了车厢,搭电梯,自A出口攀出地面。

中环的夜晚,天地满是灯,明晃晃,叫途人的风尘仆仆无处藏。

米娅逆着涌向地铁的人流,搭乘右手边电梯,上了通往中环码头的天桥,目不斜视,直行,拐弯,再直行,直到远远望到亮起深紫色灯光的摩天轮,才下了天桥。

天桥底下,十个码头,一字排开,分别去往香港不同的离岛;五号码头开往长洲,六号码头则去往坪洲,两者隶属同一公司,有着雷同的门匾:橙黄色底,白色字,写着目的地名称,门匾下暗藏付费通道与两三小店,人们或坐或立,在海风下,等待八点出发的船。

而码头与码头之间,除了平凡无奇的柱子外,并无其他。

说不上失望,米娅只觉得自己可笑。这世上怎么会有那样的好地方呢?“不用吃饭,不用落地!不用赚钱,不用供楼!”她想起某旧同事在网上发出的感叹,又想起阿南那瘦得陀了背的身子——或许大家都在用谎言自我安慰吧?

于是,她又原路返回,上了地铁,挤在车厢里,拿出手机,继续完成存在邮箱草稿里的文案,从最西南的中环,陆续换了四条地铁线,才到了最东北的马鞍山,下车,转小巴,回家。

米娅穿行在楼与楼间,不断遇到与阿妈熟识的街坊,他们不知怎地,欲言又止似的;直到米娅走近自家那栋,看更大叔拉开玻璃大门冲她说:

“快回家,你细佬又饮醉!”

一出电梯,米娅就见到躺在楼道里的细佬,好似砧板上的恶鱼,奋力挣扎,嘴里冒着酒气泡泡,逐一爆裂成毫无逻辑的咒骂。阿妈拄着拐杖,靠在墙边,身子一半僵硬,一半尽力弯腰,欲扶细佬,米娅见状,箭步冲过去,要搀阿妈进屋;阿妈不肯,拧着身子,拿拐杖指着细佬:

“你——救他,救他先——”

细佬足足180磅,米娅死活拖不动,只好叫看更大叔帮手,忙碌一个钟,才算把细佬安置在卧室的高低床下铺。

“你怎么就不知帮下你阿哥?!”

米娅对着躺在上铺玩手机的细妹发脾气。

细妹一声不出,翻个身,一头粉色短发,与米娅对峙。

深夜,细佬鼾声如雷,阿妈时而从卧室门缝传出病痛的呻吟,窗外洒进风,米娅躺在沙发床上,睡不着。她拿起枕边的手机,找到阿南的脸书,发了信息:

“今天我去了中环码头,没见到那戴红色鼻套的阿婆。”

脸书显示阿南最后上线时间是一个钟之前。估计他睡了吧。米娅放低手机,望着天花板,想象那无重的小岛。会是怎样呢?她想起儿时,每次放学回家,卸下沉重的书包时,都感到一阵轻盈,“像是忽然飞起来一样”,她跟阿妈讲,“别傻,人不会飞”,阿妈告诉她。后来她才知道,那种飞起来的感觉,不过是人体负重太久,忽然卸下担子时产生的错觉。所以,那无重岛,会不会是人们去离岛郊游,忽而忘却压力才产生的错觉呢?

算了吧,别痴心妄想,这世上不会有那样好的地方。再说,蜗牛若是没了壳,怕也活不了吧?人还是要有点压力吧。想开点,谁不是在还贷、供楼、养家呢?都一样,一样……

米娅仿佛睡着了,忽听“叮——”一声,手机响。她睁眼一瞧,阿南回了信息:

“不怕,我已给阿婆打了电话,她明天早上九点,会在那等你。”

(三)

翌日,米娅早早起床,将昨晚写好的文案发给客户,同时向主管请了病假,又从冰箱取出未吃完的凉瓜、茄子、薯仔、鸡蛋、青椒,通通洗净,切块,配以牛肉块或鸡蛋,一股脑炒了几锅,分成起码三日的量,装在碗里,封好保鲜膜,放回冰箱;随后,开始收拾行李。

那些上班常穿的素色衫裤、高跟鞋,米娅通通没理会,取出为数不多的卫衣、运动裤、瑜伽服、波鞋,塞到背包里。她总说要运动,总也没时间,这回,可以在无重岛上放松一番。扫视客厅,电脑、手机、iPad、耳机……全不要了,反而从储纳箱里翻出许久未用过的画薄和一盒彩铅。嗯,要把无重岛的一切都画下来,米娅想着。

早上八点的香港,阳光清澈,行人匆匆,米娅心情出奇的好,索性连地铁也不想挤,打了辆的士便上路。

一下车,米娅远远便见到一点红色在第五、第六码头间闪烁——那阿婆,看起来像个小学生,短头发,短手短脚,戴着小丑才戴的那种红色鼻套,四周张望着。

“你好——”米娅走到阿婆面前,挥挥手。

“米娅?”阿婆声音清脆,也像个孩子。

“对。我朋友阿南让我来找你。”

阿婆点点头,废话不多说,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透明的东西。

“来,戴上这个。”

米娅接过一瞧,那好像是个透明的潜水眼镜,但又比潜水眼镜大一些,像是超薄的透明盒子;眼镜架还连着一对耳机。

“这是?”

“等一下你要飞,戴上它,双眼不会受伤;耳机保护你耳朵之余,也可让你我在空中自由对话。”

原来如此。听到“飞”这个字,米娅感到莫名兴奋,乖乖戴上透明的眼镜,塞着耳机,眼前却忽然一黑,什么也看不到——

“别怕,我牵着你,很快你就能看到东西,稍微忍耐一下。”阿婆的声音从耳机传出,她握住了米娅的手,“来,向前走,对,迈步,迈步,再迈步,好,前面有一个小台阶,稍稍抬脚就能跨过去,对,没错,好,接着走——”

黑暗中,米娅一手紧紧握住阿婆,一手捏紧背包肩带,生怕等下起飞时,准备好的衣物会跌落大海。

“我们进入飞行通道了。”

大概行了五分钟,米娅听到阿婆这样说,来不及回应,就感到强烈的失重感,整个人仿佛坐上了游乐园的太空飞船,“噌”一下飙上天,在这快速的飞行中,米娅感到疾风拂面,微光从远处洒来,且逐渐强烈,眼看着自己就快睁不开双眼时,猝不及防,她急速降落,又360度在管道中翻滚几圈,疏忽间,眼前豁然开朗——一切比想象中的更美。

一片澄蓝大海,在阳光下泛着钻石般光芒;周身围绕各式花草,每一朵花都张着嘴在低声呢喃,米娅一边漂浮,一边触碰那些花,摸起来温热、柔软;紧接着,她看到不同的小动物,仿佛仰泳,缓缓翻滚,她看着看着,也忍不住摆出舒展的泳姿,畅快前行;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是一颗快乐的气球,漂浮在水面上。

城堡在更远一点的半空,墙壁五颜六色,落地窗透亮,映出城堡里的人家,有的飘在空中睡觉,有的悬挂着看书,还有的弹奏乐器、跳舞、玩游戏,个个着宽松的长袍,像是无欲无求的天使一般,面带安详神情。

不知怎地,米娅脑中浮现起自己的蜗居,300呎的地界,被家私、杂物、人挤得满当,阿妈总是一脸愁苦,细佬和细妹更是颓丧,如果……如果可以一家人都搬到这里,住进这大城堡里,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那该多好?

想到这,米娅又有点担心,万一越来越多人知道无重岛的秘密,全都搬过来,房价又被炒高,怎么办?

不行,得赶紧行动!

可是,要怎么说服他们呢?

米娅想着,啊,对了,照相,证明无重岛的真实——

“阿婆?”

米娅望不到阿婆,唯有对着空气喊。

“你要做什么?”

阿婆的声音再次在耳机里响起。 

“我想照相!”

“好!”

见不到身影的阿婆,忽然紧握住米娅的双手,将它们摆出剪刀手的形状,紧接着又说:“开心一点,好,笑——”

“咔擦——”一声,伴随一瞬闪光,米娅再次陷入黑暗——漂浮的感觉顷刻消失,唯有干硬的大地在自己脚下。

紧接着,她感到有人从她脑袋上摘下那透明眼镜与耳机:灯光大亮,刺得米娅微眯双眼,零星掌声响起,人声在她耳边叽叽喳喳,逐渐,光线恢复正常,只见眼前是一个小小的办公室,站着三五个着制服的年轻男女,正对着自己微笑;四周围是玻璃制成的墙壁,墙外陆续有人经过,有的望一望里面,有的则大步向前,前方便是码头入口,上面写着“去往长洲”;而办公室门上挂着一个牌匾:“新码头科技工作坊”。

“恭喜你呀,米娅小姐,成为我们虚拟无重岛的第99位体验者!这里是你的优惠劵——”

两张电影票大小的卡片,被硬塞到米娅手中。

“嗱,体验一次只需9999港币,若需要摄影服务的话则加收1000港币,但由于米娅小姐是由阿南先生友情推荐来的,那么可以给米娅小姐打一个8折,你等等,我算给你看——”

一个陌生的女子从办公桌上拿出计算器,噼里啪啦敲了敲后,又拿到米娅眼下。

米娅望了望那数字,又望了望那女子,不愿相信:

“所以,我刚才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

“也不能这么说啦!米娅小姐刚刚佩戴的眼镜,是我们公司从国外引进的新科技产品,它在虚拟实境的基础上,融合最真实的失重体感服务,再加以360度摄影,为亚洲压力指数第一的香港人,提供最舒服的心境旅程……

但由于目前还在神秘推广期,所以欢迎每个使用者任意邀请亲朋好友来参与推广……月底正式推出……

希望香港家家户户,都购买一副虚拟无重岛飞行眼镜,在繁忙之余……

已有九成试用者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使用感受,好评度百分百!对了,米娅小姐,请问你有脸书吧?”

米娅不置可否。

“请米娅小姐在脸书上发布一段好评吧?如果这样,刚刚的费用就可以——”陌生女人继续在计算器上敲打,“再优惠这么多!这个价钱而已——”

米娅看也不想看,又问:

“阿南在你们公司工作?”

“哦,不不,他不过是积极参与了我们的朋辈计划。”

“朋辈计划?”

“嗱,米娅小姐,如果你成功邀请一朋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参与我们的神秘推广期试用,你将可以获得百分之十的提成喔!邀请人数无上限!你看,不如这样,我建议……”

陌生女人还在说着什么,米娅仿佛也听不到了。

她看到玻璃门外不断有人望进来,像是在观赏动物园里的把戏。想到这,米娅感到一阵羞赧,条件反射似的紧握住了背包肩带,这一刻,她又想起了背包里的运动服、画薄和彩铅,还有那一串不愿再提的白日梦。

程皎旸
8月 7,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火柴盒里的火柴

    (一) 火柴觉得房子在逐渐缩小。 床在变短,天花板在变矮,四周的墙在向中心靠近。 “你一定是还没睡醒。”阿诚轻抚她的背脊,嘴唇贴上去,呼吸沉重且迷人。 尽管阿诚...

    程皎旸 阅读 591
  • 烧野猪

    10岁生日那天,妈妈没空陪我庆祝,因为赶去探望外公,但那根本多此一举,他早在拂晓的灰茫里跳了楼,被人发现时,太阳已经出来了。我没能见到外公躺在马路上的样子,妈妈不让我去...

    程皎旸 阅读 1273
  • 笑与泪

    太阳从那些秀丽的公园里收起了它最后一道霞光,月亮从天边升起,温柔的月光泼洒在公园里。我坐在树下,观察着瞬息万变的天空。透过树枝的缝隙,仰望夜空的繁星,就像撒在蓝色地毯...

    纪伯伦 阅读 372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1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