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运症

厄运症

12月 2, 2019 阅读 18 字数 3114 评论 0 喜欢 0
厄运症 by  张寒寺

我的妻子是个很倒霉的人,总是觉得自己厄运缠身,用她的话说,长这么大,凡是靠运气的事,一件都没做成。

想买的衣服总是断码,想去的地方总是爆满,想点的菜总是没有,想爱的人总是有主。

她这么讲当然有点夸张,我虽然不怎么聪明,也还不至于相信,即便是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跟我讲了好几件倒霉透顶的事。

我的妻子临大学毕业前一个月才开始找工作,一方面因为考研失败(如她所说,遇上一个不认路的司机,害她迟进考场)挫伤了志气,另一方面手里握着一个学姐的内部推荐,让她不怎么着急。

照道理说,这一个月里已经没剩下什么好公司,无非是信心不足的小地方和他们心怀侥幸的HR联合烹饪出来的大饼,勉强能让饥不择食的最后一批应届生吃个半饱,免得他们自我追加一个暑假,还要靠读心灵鸡汤来消灭内心的焦虑和惶恐。

但是意外往往会击中那些没准备好的人,我的妻子就是其中一个,热心的就业中心老师告诉她,因为业务扩张的关系,一家国内排前三的物流公司要到学校补招十个管理培训生。稍有社会经验的学生都应该知道,管理培训生不过是一种好听的修辞,除了在互相攀比的时候增加一点筹码之外,别无他用。但这家公司如此之大,承诺的薪酬福利如此之好,即使是我的妻子,这种以为考研失败人生就从此无望的人,也重新燃起了希望。

而希望这个东西,面对不同的燃料,总是烧出不同的火苗,在这把熊熊烈焰的照耀之下,我的妻子顺利通过了一面,二面,在一群面如死灰的同学的注视下,满面春风地挺进了终面。所有人都以为,希望这一次终于烧出了美丽的青春之花,不负当下,不畏将来,所有你能想得到的烂俗句子都可以作为这一段经历的脚注。

但可惜,这朵所谓的青春之花只是一团烟花,也就闪耀了那么一下,在空气里留点难闻的烟火气,眼前就只剩下黑暗了。

在终面前一天,胸有成竹的妻子和她的室友们答应了男生宿舍的联谊邀约,坐着大巴车,奔赴郊区骑马。

骑马虽然是一种很时尚的运动,但在我个人的印象里,它总与厄运相连。

我的妻子在马上迎风驰骋,很难说她和马哪一个更亢奋——而这也成了最后当事双方争执的焦点,她骑得如此之快,以至于那个对她有企图的男生怎么也追不上——正如大学过去的四年一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妻子停下来等他了——她从马上掉了下来。

我问妻子那一瞬间在想什么,她说什么也没想,因为她昏过去了。

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我的妻子连续确认了几件事情:右手臂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那个追不上她的男生帮她垫付了医疗费;她的室友们和马场负责人争吵了一晚上,勉强获胜;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她无法参加物流公司的终面,即便他们大发慈悲,允许她免试入职,她也不能按时到岗。

我的妻子跟我讲这一段的时候,我正在喝咖啡,热气涌到心口,格外舒服,很想开心地大喊一声。但当看到她脸上一脸懊丧和悲伤的神情之后,我自知应该收敛,只好顺手递上一张纸巾。

于是,在静养了“最后一个暑假”之后,妻子去了学姐所在的公司,一个内部推荐名额可以为她保留这么长时间,她以为自己这一次是转了运。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势利的人以为决定工作幸福感的是公司规模,现实的人以为决定工作幸福感的是薪资数目,智慧的人以为决定工作幸福感的是内心信仰,到最后,他们会一起发现,真正的决定因素是他们领导的智商。

妻子的领导是一个反复无常的人,这种品性从他对音乐的喜好,对食物的挑剔,对星座的研究,一直蔓延到工作上的各种琐碎要求。

这一点在妻子负责的第一个项目——一本广告宣传册的时候,表现得淋漓尽致。

作为名义上的项目负责人,妻子对内听取领导的各种建议和需求,比如国际化、现代化、朋克范儿、蒸汽朋克范儿、北欧极简风、日本性冷淡风……对外承受乙方的抱怨和讶异,“又改?”“你们保证不改了!”“这个颜色搭配会让人生理不适。”“不不不,我们做不出那种效果,我的美术老师会和我断绝师生关系的。”

在这个过程中,领导以为自己在对乙方说话,乙方以为自己在对甲方说话,而事实上,夹在他们中间的——

“我觉得他们在用同一个对讲机朝对方喊话,叽里呱啦的,我就是那个对讲机,我的耳朵里都是他们的口水。”

听到妻子这样形容,我喷出了嘴里的咖啡。

她仍然很后悔,她觉得要是考上了研究生,现在应该正在明亮的教室里读外文书,结识聪明体贴的学长,又或者,如果没有骑马,说不定正在大公司里快快乐乐地做一个白领,不担心前途,不担心工资,至多为中午去哪家馆子而发愁。

这就叫命运,我说出这句话,听起来似乎很无力。

还好,由于乙方换了一个对接的设计师,既善于折腾,又善于被折腾,再加上妻子竭尽全力的吹捧和安抚,一本虽然杂糅但还算看得过去的广告册交付了,皆大欢喜,领导对自己卓越的领导能力和前卫的艺术品味感到欣慰,于是决定奖励自己(顺便也奖励团队)一次去美国公费旅行的机会。

总算可以抛下一切,抛下连续倒霉的阴影,抛下有可能衍生了这一系列厄运的城市,去太平洋对岸换换风水,换换心情。

终于有一件好事要发生了,妻子再次以为。

“结果我他妈被拒签了!”妻子愤怒地把拍打空空如也的咖啡杯,“凭什么?我们一共七个人,只有我被拒签了!我的英语水平明明是最高的!”

她哭了起来,我也算是美国大使馆的常客,但从未见过一个人为了拒签而哭得如此伤心,可能,不仅仅是为了这个,也为了那些无以名状的,没人解释缘由的,来不及拒绝的,一股脑塞到她生活里的厄运,大概吧。

我看着她哭了十分钟,哭花了眼妆,哭花了腮红,直到她停下,我擦擦嘴,“那么,你想听听我倒霉的故事吗?”

她点点头。

我握紧咖啡杯,收紧笑容,尽量不让她以为我说的是谎话。

我告诉她,我曾经打算去美国学平面设计,选好了学校,定好了方向,但学费上始终有缺口,父母那边已经无能为力,朋友们也捉襟见肘,只能靠自己。于是我去郊外的一个马场打工,喂马,洗马,打扫马棚,这份工作很臭很累,很少有人愿意干,所以给的钱还不少。

原本可以按时凑齐学费,可惜,只做了不到半个月,有一个女大学生摔马受伤,摔她的马刚好是我负责的,马场为了息事宁人,不但开除了我,连工资都一并扣光。

说到这里的时候,妻子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没有回应她,继续说道,于是我没能去成美国,只能留在这座城市找工作,很不顺利,因为整个人失了神,面试总是出错,说话也不在点上。我怕自己绝望,胡思乱想是平静生活的死敌,而空虚是胡思乱想的温床,就想把空闲时间都填满,所以找到朋友的工作室,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活可以交给我。

他们让我帮忙设计一本广告册。

妻子几乎要跳起来了,我把手指放在唇边,让她继续听。

这是我见过人格最分裂的甲方,平均每一个小时变换一次需求,他们就像是在带着我复习现代艺术设计史,每一种风格都要尝试一遍。不过还好,我技术过硬,耐性又好,总算完成了任务,甲方和我对接的人还鼓励我说,我天生就是为中国的甲方而生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想,为什么一定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学习呢,我的所有技能原本就不是从课堂上学来的,说不定,直接上项目才是最适合我的深造方式。

想清楚之后,我决定留下,作为旧的告别和新的启程,我就到大使馆这边来看看,看看还有没有留下什么可以怀念的。

我停住了话头,转头看她。

她闪动眼睛,坏笑说:“原来你也这么倒霉过。”

“是啊,我们两个都像是得了厄运症的人,不停地倒霉,不停地被某种东西拽着,离自己本来向往的东西越来越远。”

“意外总是会击中没准备好的人。”

我看着眼前那些排队的人群,“是挺意外的,我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看见一个面无人色,看起来随时可能上吊的女人。”

她把咖啡杯放在长椅上,“所以你就买了两杯热咖啡过来?”

我也把咖啡杯放下,和她的并排,“是啊,我想要寻死的人,应该也不会担心别人的饮料里有没有下毒。”

这个后来成为我妻子的女人笑了笑,侧过脸看着我,“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张寒寺
12月 2, 20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预知症

    父母不知道,作为他们孩子的我,天生就有一种难以说清楚的怪病。 我可以预知未来。 第一次听说的人会以为我很幸运,竟然有特异功能,其实不是,严格地说,我只能预知与自己有关的...

    张寒寺 阅读 48
  • 牛校牛在哪?

    我在哈佛做了一年博士后,这一年,除了领钱,基本也没有什么别的任务。为了防止自己整天缩在家里,把薄薄的那一沓钱翻来覆去地数,我决定去旁听几门课。 那天我去学校我所在的机...

    刘瑜 阅读 158
  • 致亡妻

    谦,日子真快,一眨眼你已经死了三个年头了。这三年里世事不知变化了多少回,但你未必注意这些个,我知道。你第一惦记的是你几个孩子,第二便轮着我。孩子和我平分你的世界,你在...

    朱自清 阅读 89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19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