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的名字

玫瑰的名字

一生是最为漫长的瞬间。

2月 24, 2022 阅读 1931 字数 1653 评论 0 喜欢 0
玫瑰的名字 by  陈留

1.玫瑰的名字

他们在寻找亲吻玫瑰的人

在许多年前的宫廷夜晚出现

借用一句芬芳的譬喻

使她的脸庞羞赧至今

情人临走前欠下了一个拥抱

因为等待和抗拒

玫瑰的身体已长满难言的锈

玫瑰曾经独自去过伤心之城

在路途中见到

两座森林不断奔向对方

岛屿们向相反的方向撤离

两道雷电彼此追逐

在平原上孕育了最初的火焰

伤心之城没有名字

只在每个周日晚上

重复导演相遇与分离

可是玫瑰啊

你是否已经迷失了航向

你的日记里很久没提到他的姓名

面对月光下明亮的湖泊

你是否也会感慨面孔的黯淡

芬芳的爱人们四下飘散

芬芳的爱人们渐渐凋零

父亲在远方安排了盛大的婚礼

然后杂草遮蔽你美丽而无用的心

让我为你重新挑选一个名字吧

不管她美好还是苦涩如盐

用她打开那扇流亡的窗户

也许流亡即幸福

那之后我将追寻

就像当年玫瑰寻找一枚没有踪迹的吻

那之后我将追寻

直到寒冷的死亡封锁国境

直到你的名字

成为我遥远国境线上

唯一伤感的尽头

2.我希望下一秒下雪

雪是枚轻盈的量词

摆放在冬天的嘴唇之间

她曾让我们短暂靠近又分离

那过程叫作瞬间

我们同样用瞬间

来形容两朵雪花相继落下

在目睹凋零之后

我们用石刻代替了玫瑰

而凋零最为迅速

甚至让我忘记了我还想看一支舞

他们说如果不愿在秋天衰老

就至少要在初冬学会铸铜

那将用尽所有的尖锐与柔软

还有一身的白

可是除了被别人踩脏

白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我将她全部送你

你可以随意挥霍

或收集起来做铜像的心

又或者在飞行时

对准人群撒下

她会成为冬天最初的吻

使我们的目光热烈

摆放在冬天的嘴唇之间

雪是枚轻盈的量词

等待她落下将耗费我无数的瞬间

也许一生是最为漫长的瞬间

3.上午九点二十二分我想到了你

匆匆地我们经过

白桦树洁白的头颅高昂

你说到了秋天它们也不会落叶

因为我们住在南方

我们有一所南方的房子

屋顶是树皮或者茅草

我想他足够坚固 所以能够

在许多雨夜的阴影下遮蔽你我

还有一扇靠海的窗户

尽管我们离海千万里

你说傍晚时分能看见红色一片

那是海上的晚霞顺流而下

在下一个路口我们挥手告别

从肩头摘下一朵四月的花

一路上我们还没发觉

太多的言语被她偷去

于是我独自向前走

在上午九点二十二分又想起了你

你听见风吹过白桦林

你说那声音很美

4.送给石榴树上所有不能吃的石榴

后来想起她就想起了绵延

在这个秋天

她曾经像所有词语

在玻璃上铺陈无尽

看见她的目光就感到温暖

重新在血管中找到了血液

她是别人的诗里逃脱的韵脚

但我还是个寒冷的人

在绵延的秋日里沉溺雨水

无法轻易接受确定与变化

像充满矛盾而被撕毁的诗

钟爱一切模糊的表达

所以我该告诫自己

不要幻想能把她掌握

等到秋天过后

她的心将被分解成

无数串晶莹的泪水

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成熟

就已经长大

还是做一个旁观者吧

在离开的路上忘掉波折

昨日已与我擦肩而过

青年们摘下了她

涂抹恋人的指甲

5.一次大停电中的寂静

夜晚是易碎的

在光亮熄灭的时刻

纷纷随泉水流走

每一个碎片都倒映出错过

而现在连错过也已经流走

我们的青春

它的粉碎发生在最安静的瞬间

从墙壁上剥离了渐渐暗淡的面容

向来迟的客人致歉

光亮是易碎的

在夜晚喑哑的时刻

你不能就这样忘记

匆匆来到这里的过程

请借给我温暖的血液

用以偿还我在梦中穷尽的色彩

如今只有黑暗是永远沸腾的水

还没有来得及思索

我们就已经走向了湖面

6.感伤旅行

如果我在车站里转身逃走

姐姐 你会不会嘲笑我软弱

没有窗户的房间快困死我了

我还是那个在阳光下

睁不开眼的男孩

当我走进载所有人远去的车站

面对呼啸而过的生活却退缩

姐姐 你会不会将手高举

向我靠近 就像很多年前做梦

你抚摸河流中冰冷的脸

梦里你说 紧跟这些锋利的湿润

它曾经割伤你也割伤我

姐姐 我们太久没有说话

久到我终于明白

你只是我平庸生活里的幻象

现在 我正在背离车站

看见我们的一切流向天空

那些词语 我们都说得轻巧

后来忘记了该怎样取回

姐姐 爱只是把锈蚀的锁

但钥匙不在我们手中

7.我为什么不抽烟

夜里每一颗坠落的烟蒂都熄灭了星火

风捡起它 远远触摸往事的嘴唇

记起她的目光也曾在火中闪烁

但在白天 烟蒂就是烟蒂

被谁踩灭 也不会堆积成茫茫山峦如雪

他们为了扔下它浪费一个来回的生命

并且因浪费而感到幸福

夜里每一颗星火都将像烟蒂般坠落

照亮灰尘在长廊上久久盘旋

谁不曾幻想过一种甜蜜的生活

可是我们没有勇气 这事实远比烟蒂清楚

陈留
2月 24, 20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那段奋不顾身的日子,叫青春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成长是一瞬间的。没有漫长的打坐,也没有光影明灭的交替,忽然有那么一天,就被时光拽到了成人的世界,至此,泾渭分明。 17岁读高三的时候,我的豪言壮志是考上南...

    寻读经典 阅读 997
  •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插队的时候,我喂过猪、也放过牛。假如没有人来管,这两种动物也完全知道该怎样生活。它们会自由自在地闲逛,饥则食渴则饮,春天来临时还要谈谈爱情;这样一来,它们的生活层次很...

    王小波 阅读 803
  • IPhone Man

    1在苹果流行前,阿立还不是iPhone Man,只是一个来自重庆的普通大学生,长相一般,个子也不高。我记得体检时他努力踮脚,检测仪报出一米七零的语音时长长地松了口气,此后每次提...

    阿缺 阅读 3662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2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