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用封面就能点题的故事

这是一个用封面就能点题的故事

那些手机里匆忙删掉的对话和照片,我不想知道你的,你也别问我的。

3月 30, 2024 阅读 331 字数 1688 评论 0 喜欢 0
这是一个用封面就能点题的故事 by  陈谌

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大三之前住在漳州校区,三间寝室十二个人共用一个卫生间,这条件其实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因为卫生间很大,有两个洗澡间和两个坑位,对于洗澡和上厕所都很迅速的男生而言,真的是绰绰有余了。

不过开学不久以后我就发现了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那就是总有人上完大号不冲水,更要命的是有时候居然还能拉在坑外头,对此我感到很气愤,因为本来就两个坑位,你污染了一个就只剩一个了,剥夺了我们根据个人朝向风水的喜好选择熟悉的坑位的权利,还增加了我们内急时需要排队等待的风险。

当然在气愤之余我还带有几分好奇,毕竟这究竟是何等的神人以何种姿势才能克服万有引力将粑粑以这种诡异的弧度甩在外面啊,这比拉在坑里的难度简直不要高出一个档次好吗。

本来这种事情自己心里骂一骂也就算了,但后来听舍友也在抱怨这个事情,于是我们宿舍有天就坐下来聊了一下,确认这个人并不在我们宿舍内部,但是用这个卫生间的总共也就十二个人而已,除去四个人就只剩隔壁俩寝室的八个了,因此我们都很好奇究竟是谁犯下了这滔天的罪行。

这个猜测的过程其实是很艰难的,因为我们学院的男生总归就这么点,大家平时都很熟悉,并且住在相邻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每个人看上去也都挺和善的,丝毫无法把那个在厕所里用奇怪姿势歪着屁股的神秘人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联系起来,这在人性上实在是有点太残酷了,一旦我们得知真相,这个人在我们内心里的形象应该就从此崩塌掉了,大家平时看他的眼神估计都不一样了。

于是我们在胡乱地做了一些以貌取人的排除法后,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话题的讨论,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个被我们冠以“脱靶哥”外号的人,还在作案不断,就连隔壁宿舍的哥们也看不下去了,在卫生间里贴了张纸警告他,但并未奏效,以至于这到后来变成了一则有些重口味的怪谈,因为这十二个人里几乎每个人都曾亲口提到过这件事,这使得一切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让人甚至怀疑有可能是鬼干的,对此我并不敢苟同,因为:如果连鬼都能拉屎,我们的地球该有多么肥沃啊。

最后的结局是,“脱靶哥”一直陪伴着我们搬到了厦门本部,陪伴了我们四年的青春,陪伴着每一个打开卫生间门的清晨夜晚,直到毕业前都阴魂不散。

现在想来,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十二个人中有人撒了谎,他在夜晚单独醒来,干了坏事,然后在白天还要跟我们一起装模作样地批判坏人,这个游戏后来被人做成了狼人杀,只可惜当时我们之中没有预言家,也没有女巫,没法抿出或是盲毒这匹铁狼。

这故事到这里算是讲完了,并没有反转,随着毕业的时间越来越长,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反转了,某种意义上它算是一个喜剧,但我这些年一直试图从中琢磨出一些深意来。

其实如果我们真有这个心,或者我们之中有一个特别较劲的人,这个案并不会多难破,毕竟总共就十二个人,装摄像头吧不太可能,天天监视人拉屎确实比较倒胃口,蹲点守候总是可以的吧,每进去一个就在暗处候着,等他出来就探脑袋进去望一眼,最多三天就能真相大白。

问题是这尽管很恼人,但说到底也并不是多大的一件事情,因此根本没必要费这个劲去追究,才使得我们被它困扰了整整四年。更多的也是我之前所提到的那样,这事情我某种程度上宁可不知道真相,这些人里大多数都是我的哥们,我不想让他们中的任何人被撕去伪装,要知道一旦我假定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有可能说谎,“脱靶哥”就是我宿舍里最好的哥们也说不定,这代价太大了,相比起换个坑位拉屎来说,后者真的不值一提。

所以有些事情吧,从人性上说还真有点让人为难,这话题如果说开来,能聊得很严肃很冗长,我想了想还是不往深了写了,不然就有点太沉重了,把之前好不容易铺垫起来的氛围给破坏掉了。

我曾试图揣摩“脱靶哥”本人的心路历程,或许是因为健忘,或许是因为他爱好这么做,但这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了,只是我始终无法释怀的是,想到睡在自己对床的哥们可能就是这个人,这实在是太令人感到不安了,不过仔细想想,我们中的每个人,谁不会有这样不为人知的阴暗面呢,大家既然都活得那么艰难,就不必费心彼此拆穿彼此审判了吧。

最后说句很矫情的话,希望每个人都能活成自己朋友圈里的模样,那些手机里匆忙删掉的对话和照片,我不想知道你的,你也别问我的。

陈谌
3月 30, 202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逆行的钟

    1、 他喜欢傍晚时分在墓地旁散步,独自等待太阳从西边缓缓升起。 墓地是个神奇而神圣的地方,人们在这里复生,在这里开启自己痛苦的生命历程,并开始自己返璞归真与遗忘的旅程。...

    陈谌 阅读 571
  • 魔界村往事

    1 下午去阿瓜家的时候,他正在熬一大锅肉汤,我揭开锅盖往里头望了一眼,浓稠的汤汁上漂着一层厚实的油花,像极了村东头那条废弃的臭水沟,我皱了皱眉头,胃里也不禁随着跳跃的肉...

    陈谌 阅读 1680
  • 时光若刻

    1、 我开始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在5岁那年,准确地说是在1990年的11月2号。 那是一个起风的星期五,天气有些阴霾,早晨起床时妈妈让我多穿点,因为今天开始要降温。那天早上...

    陈谌 阅读 2318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