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份被祝福过的爱

这是一份被祝福过的爱

“老师,你在跟我爸爸谈恋爱吗?”

5月 24, 2023 阅读 336 字数 2159 评论 0 喜欢 0
这是一份被祝福过的爱 by  陈雪

那年他三十五,她二十五。

他个子高高的,宽厚的肩膀,略方的脸型,带着一个胶框眼镜。

她纤瘦,一头及肩头发,单眼皮眼睛,笑起来有酒窝。

都不是俊男美女,是平凡人里有着憧憬、心里有些孤单却也能自我满足的那种。

她是大学毕业到小镇来教书,住在学校宿舍,在学校被资深老师排挤的年轻老师,他是每天接送孩子去上学后要赶去上班的单亲父亲。起初两人全无关联,连学校都不是同一所,只是偶然在一个朋友家的聚会上遇见了,朋友是小镇里交游广阔的人,自从他丧妻后,时常想帮他介绍对象。但一开始朋友并未将她列入对象的范围,他们年龄差距太大了。

她对他没太多想法,三十几岁的男人会让她想起学校里那些过于老练的教师,已经失去热忱,把工作当作是谋生工具,喜欢挤兑新人,她被他们整得很惨。他对她的印象是,笑起来很美,不太爱说话,感觉有些防卫心。让他想起住家附近巷子里有人喂养的猫。

聚会过后,一次在电影院散场时偶遇,后来发现彼此都爱看电影,单亲带着孩子的他,只有每周五母亲来家里帮他带孩子,可以稍微喘口气,那时他就去小镇里二轮电影院看电影,她是最近才养成看电影的习惯。散场后一段散步,在街边上吃小吃摊,畅聊观影感想,话题一开两人又互推喜欢的电影,读了什么小说,有没有追剧?她自认是寡言的人,之前聚会上看他也不善社交,但在那个小吃摊上,他们天南地北地聊,直到他妈妈打电话来问怎么还不回家,他们才道别。回家后,两人时常通讯息,又约看了两次电影。

后来有一次,他说要带孩子去游乐园,问她有没有兴趣?她日常的工作就是教小孩,但是那个游乐园倒是一次也没去过,她就答应了。

他的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很聪慧的男孩,夹在他两中间形成最好的距离,三个人吃吃喝喝,这玩那玩,她看见他作为父亲的模样,他也见识到她当老师的特质。

后来他们时常给对方发讯息,也曾约到他家,他做饭,她帮忙切水果,她在小镇里朋友不多,学校宿舍简陋,住起来颇不舒适,她逐渐把他家当成一个避风港,是可以吃家常菜,一起看电视,陪小孩玩玩具的地方,“很疗愈!”她说。“家里乱七八糟的,让你见笑了。”他说。其实他家里打理得很好,一个男人带着个孩子不容易,但她没有看到颓丧或混乱,反而有一种独特的温暖,看他与孩子相处时,有种相依为命,彼此相惜的感觉。

第一个提出恋爱话题的,是那个早熟的孩子。

“老师,你在跟我爸爸谈恋爱吗?”孩子问。

她怔了怔,不知该怎么回答,她竟没想过这问题,他们的相处太过自然,而又不具备恋爱的前提,他们的年龄差距屏蔽了他们的感情。

“我不喜欢其他阿姨。”男孩率真地说,“我最喜欢的是妈妈。但我也喜欢老师。”

把孩子哄睡,她到客厅去,发现他刚才似乎听到他们的对话了。

他便告诉了她,孩子母亲的事。

他说,发现肿瘤之后,就动了手术,做化疗放疗,她都没有逃避,努力配合,第一次治疗是成功的,后来来年再发的时候,恶性肿瘤到处乱窜,发得很凶,不到一年她就病逝了。

“那过程大家都很煎熬。孩子都看在眼里。”他给她看妻子的照片,不知为何,她心里有种很触动的感觉,他对妻子的深情,以及那绝口不提背后的保护,她想起他去看电影的事,问他,“那是你们常去的电影院吗?”他点点头,红了眼眶。她伸手摸了他的脸,他低头吻了她。

他们几乎是先成为家人,才变成恋人,她才二十五,跟一个带着七岁孩子的男人在一起,光是想,就觉得爸妈不可能同意。可是她忘不了第一次走进他们的公寓,那种找到归属的感觉。

说不清楚,道不明白,她甚至感觉是那个已逝的女子将她带来了这个屋子,有一双命运的手在拉扯她,要她走进男人与孩子的家。

他说他喜欢她很久了,只是觉得自己有家累,又不是多出色的人,总想着自己对她的喜欢会不会是一种拖累。

“哪有什么拖累?”她说,“到这个小镇两年来,我是跟你在一起时才感到了快乐。”她近近地看他,发现他的脸长得很稚气,脱下眼镜后,一双小狗似的眼睛,给人很安稳的感觉,或许就是如此,所以他们才这样容易走近。

“或许你将来会后悔,才25岁,没有轰轰烈烈爱过,就走进了有孩子的家庭。”他握着她的手,以前她的手总是凉凉的,体寒的缘故,但常到他们家吃饭,长胖了两公斤,手气也稍暖了些。

“我这么闷的个性再怎样也不会遇到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啊!我向往的就是平凡简单的生活。我第一次走进你家,感觉就像回家了,说不上来那种契合的感觉,是我没经历过的。以前无论走到哪,我总是觉得与人生分,亲不起来。但是跟你相处时,就不会有认生的感觉。”她笑着说,酒窝里满满都是爱。

他们一起把屋子重新布置,却没有拿掉前妻的照片,她几乎从来没有为了他仍惦记她而吃醋,她甚至觉得自己与她有着神秘的连结,她安于命运的安排,愿意勇敢扛起这份不一般的爱情。她带他跟孩子回家乡时,起初三人都心惊胆战,但或许他生就一张令人信赖的脸,也或许是她坚定的神情不容拒绝,父母很快地从震惊中回神,认真与他们讨论将来。

回程的车上,三个人像是要去郊游似的,开心地谈笑,“该领证了吧!”那个早熟的孩子问他们,“让我们多恋爱一会吧!”他笑着说。她害羞地捂着脸笑了。

她匆匆回想这大半年的时光,每一天都是充实的,她心里荡漾着温暖的情绪,想起那个已逝的人,有一份牵挂,她在心里默默地说,“谢谢你,我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窗外景物飞过,光落在玻璃窗上,车厢里显得静谧,她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她有信心,这是一份被祝福过的爱,他们会好好的。

陈雪
5月 24, 20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 关 文 章 返回顶部

  • 此后就是属于我们的故事了

    她与他相识于一场婚礼,他是女方的朋友,她是男方的表妹,两人同桌相邻,都是单独前来。 婚礼办在一家婚宴广场,仪式华丽而浪漫,过程有笑有泪,师长致词的段落有些冗长,宾客们肚...

    陈雪 阅读 674
  • 不要在爱情里成为工具人

    跟好友们聚会,好友A的情人S正在不远处加班中,聚会结束我们去喝咖啡,A打电话问S下班了吗,S说,可以下班,也可以继续加班,看你们要聚到什么时候。 A问:“什么是可以加班...

    陈雪 阅读 2846
  • 爱可以被瓜分吗

    自从发现男友外遇,你已经无法分辨痛苦从何而来,欺骗?背叛?忌妒?羞辱?怀疑?害怕被取代?甚至已经感受到瓜分?太多感受同时存在,而更多的感受是“消逝”,曾经有...

    陈雪 阅读 1157

寻读经典 © Copyright 2024

备案许可证号: 粤ICP备16045007号-2